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吶,生小孩很痛對不對?]

[那當然,該怎麼形容呢.....不對,生小孩的是我又不是你。]

[我心疼.....]

天狼星撫上夜星的臉頰,夜星拍掉了他的手,一臉不悅的望著他。

[現在心疼有什麼用啊.....你快點走開啦,人家護士醫生都在等了,別在這裡肉麻來肉麻去了,去去。]

夜星坐在病床上像趕小狗似的向天狼星揮了揮手,天狼星還是緊握著夜星的手。

[可是.....]

[好啦好啦,天狼星,快點啦,等一下就會見到面了.....]

雷木思和哈利準備把他拉開。

[不要啊~~~~~]

[雷木思,哈利,快把他拉走!]

總覺得夜星突然變成了某慈禧太后,怎麼那口氣跟電影中的一模一樣啊?還有還有,那天狼星哀嚎的聲音可比擬被拖去廠子(閹割太監的地方)的那個慘叫的聲音。

[天狼星....不要太誇張啦,我都沒緊張你在緊張什麼啊。]

夜星笑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緊張啊....每一次你都少根筋,普通走路也會摔倒,天知道你這次會不會從病床摔下來....]

[啊?你說什麼?親愛的?]

說完親愛的之後就捏他的肩膀越捏越大力。

[嘩啊啊!!!好痛啊.....]

[夜星...當你叫天狼星親愛的的時候你難道不覺得噁心嗎?]

哈利發問著,因為他有聽說過夜星最討厭"親愛的"這類的稱呼,夜星放開了天狼星的手。

[當然啦,你看雞皮疙瘩都上了起來。]

夜星指著自己的手臂說著。

[夜星你啊....]

[好啦,我的肚子真的越來越痛了,待會見。]

[我打從出生以來都沒有看過這種進手術房前還能這樣子活動的孕婦....]

護士小小聲的說著,之後就把夜星推進了手術室。






[.......]

[天狼星.....你真的不必那麼緊張。]

雷木思望著正在手術房前走來走去的天狼星滴汗道。

[.....其實我原本不想來的....]

哈利有點懼怕的說著,雷木思把目光轉向他。

[為什麼?]

[因為......]

[啊!!!!!!!!!好痛好痛好痛!!!!!!!!!!!]

從手術室那傳來了叫聲,雷木思滴汗,天狼星愣在原地。

[就是這個原因,上次妙麗生榮恩的孩子也是這樣,聽到這種叫聲總覺得好恐怖...天哪我好無能.....]

哈利躲在陰暗角落說著,雷木思拍了拍他的肩膀。

[上次夜星生紗羅他們的時候我也有感覺這樣.....]

[......我要.....]

天狼星垂下頭說著,雷木思有不妙的預感,天狼星剛剛就靜靜的聽著夜星的叫聲好像沒任何反應,照常理說他應該會....

[我要炸掉這家醫院啊~~~!!雷木思不要阻止我,我要殺光這家醫院的所有人啊!!!!]

[別衝動啊天狼星!!]

[呼吸器呢?雷亞,去拿呼吸器啊!!你叫夠了沒!給我閉嘴!!!]

剛衝出來的護士呼了正在發瘋的天狼星一巴掌,天狼星當場愣在原地。

[拿來了護士長!!]

[好,快點進去幫醫生的忙!如果你再叫的話不用等你炸掉這家醫院我會直接在手術台上把你肢解掉!]

說完也跟著拿呼吸管的護士進去了,天狼星一等人都愣住。

[好....好強啊.....]

[是不是只要當醫療人員都是這種個性啊...]

[夜星現在很危險嗎......]

天狼星貼在玻璃上,雖然是霧狀玻璃,但是還是可以看見夜星帶著呼吸罩痛苦的模樣。

[以前也是這樣.....夜星從以前身體就很虛弱,沒想到他過了那麼多年還是一樣...]

[我怎麼不知道?]

[他不想讓你擔心啊,放心啦,他沒事的,以前他還比這個嚴重呢,他說如果告訴他的話你一定會逼他墮胎。]

[這個笨蛋.....]

他喃喃自語著,他想起了之前夜星為了待產住進醫院的時候,他對他說了一些話。

[啊~真累啊....]

夜星坐在病床上說著,天狼星正皺著眉頭削蘋果。

[呃......]

[好啦,不會削蘋果還逞強,我看等你削完後只剩下蘋果籽了。]

夜星從天狼星手中搶過刀子和蘋果開始削著。

[啊....辛苦你了,你難道不用去教書嗎?]

[我想陪你啊。]

[好啦好啦,獎勵你....]

說完切下一片蘋果下來餵給天狼星吃。

[應該是我要餵你吧。]

[沒差啦,都一樣....喂,天狼星。]

[嗯?]

[如果有一個選擇,要你選擇小孩或是我,你會選哪個?]

[為什麼要問這個?]

[因為吶.....]

夜星想了想便不再講下去了,只是笑笑的吃下剛剛自己削的蘋果。

[我只是想說如果你真的要小孩的話不要顧慮到我,就只是這樣子而已。]



<待續>


++++++++++++++++++++++++++++++++++++++++++

後記:
因為這裡快變成大豆迷的聚集地了XDD所以先把打完的部分放上來以免有人反對...(爆)
圖片..因為文中有蘋果,圖中的女主角剛好和夜星一樣是黑頭髮...所以我就決定用這張圖了...好啦我承認我很隨便...|||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和你的相遇,在別人的眼裡只是一個愚蠢的幻想.....




Sirius.Black,I miss you so much............

I miss you......anytimeanywhere....







[關櫻縷!!!]

[有什麼事呢?]

我淺笑,望著那位叫我的同學。

[你有夠犯賤的,聽說你嗆陳亞敏對不對?快給我道歉!!]

[對不起。]

我微笑的說著,之後把注意力轉回了我的課本上面。

不知道又是誰把責任推到我身上,我每天的生活就只是上課讀書吃飯打電腦睡覺這個循環而已,嗆人這種無聊事我不想做,但是我常常無緣無故擔這個責任。

只見那位同學乾脆的把我的筆盒摔了出去,我抬頭看著他,準備起身撿我的筆盒,下課在教室裡鬧來鬧去的人彷彿一瞬間都凍結住似的,都望向了這個方向,因為他把我的手踩住了。

[我不需要那麼沒誠意的的道歉!!我告訴你我早就看你不順眼了,我....]

[看不順眼又如何呢?]

我說著,握著筆盒從他的腳下抽了出來,連看都不看一眼的走回座位上。

[誰不知道你根本就是為了要討老師歡心所以才裝可憐的?]

[你不也是嗎?是誰在欺負別人的時候一看到老師來便乖乖閉嘴?]

他真是吵死人了,我想著,昨天看地理看太久所以沒時間看國文,所以我決定不理他繼續背我的國文。

他繼續發瘋似的把我的國文課本拍掉,我望著在地上的國文課本,轉過頭來瞪著他,他冷笑。

[唉呀呀,生氣了嗎?]

[是沒錯,我生氣了。]

我微笑著,立刻嘓了他一巴掌,全班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他愣住,之後就很快的瞪著我。

[你......!!]

大概是我平常都沒有反擊所以其他人才會那麼驚訝,其實我已經快忍受不住了---他們似乎年紀越大越幼稚越囂張....我相信時間過久了任何人也都會忍受不住。

[你耍賤夠了沒?]

[你.你這傢伙----]

他突然撲了過來瘋狂的抓著我的頭髮,我在一瞬間火氣都上了起來,歡呼聲在周圍響起。

[我看你爸媽都沒教你怎麼低頭的嘛?真是教育失敗。]

[你.......]

我真的火了,我瘋狂的往他的身上亂抓,直到他的臉上出現三道血痕,他愣住,按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你!!!!]

[老師!在這裡!!]

他一看到救兵來了,便把按著臉的手放了開來。

[老師....他打我...我沒打他他就突然打起我來了.....我原本只是想要請教他數學題目怎麼解....]

[好好好,關櫻縷,怎麼回事?]

[我承認他的傷痕是我抓出來的,可是他真的欺人太甚。]

[打人本來就是不對的行為!所有對的事情如果動手打人的話都會變成不對!!你那麼聰明應該懂這個道理!跟他道歉吧。]

[可是有些是事情是例外,事情永遠不可能只用言語解決不是的嗎?我只是做自己認為對的事罷了,他不也是?]

[你認為對的事不一定是對的啊!你們其他人再他們打架的時候袖手旁觀幹麻?為什麼都不阻止他們!!]

這位年輕過頭的老師大喊著,全班突然靜了下來,他嘆了一口氣。

[只好把你們交給訓導處了,順便通知家長來學校一趟。]

[不.不要!!!]

我大聲的叫著,全班愣住,都轉過頭來看著我。

[求求你...老師...]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你們要打架,跟我去訓導處。]

[....好......]

他去訓導處去很多次了,但是我除了公事之外都沒有為了這種事踏進去訓導處...





[你們可以回去了。]

主任說完後我爸媽牽我走出了訓導處。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聽那個同學講是你的錯...]

[他們都把錯怪到我身上。]

我悶悶的說著,爸媽看了我一眼,嘆了口氣。

[真的嗎?]

[那個人的家長是教務處主任.....]

[你們不相信我?]

我錯愕,他們以前都很相信我,他們對望了一眼。

[也不是說不相信....只是.....]

看著爸媽猶豫的樣子,我轉身就跑,雖然我知道這很幼稚---但是我還以為會有人相信我,這種感覺真的太難受了。

[櫻縷!!!!]

真的太過分了,我跑到了大馬路上,一心只想逃開他們,但是卻沒想到一輛車子往轉角的地方直接撞了上來---


[!!!!]

車子的駕駛馬上緊急煞車,只不過已經來不及了,我感覺得到我自己正躺在血泊中,視線都已經被血蓋住了...

好模糊好模糊.....

[來這裡吧。]

一個老人伸出手來說著,原本沒有力氣的我突然一言不語的坐了起來,有點猶豫的伸向了他的手.....






[喂....喂!你怎麼滿身是血啊?]

[什麼?]

我坐了起來,眼前只有兩張雙層的床,我一望去窗戶外面就是一片藍天。

[.........?]

[看來你沒事啊!太好了!]

一陣爽朗的聲音說著,我轉過頭去,露出不解的眼神。

[......頭好昏。]

[什麼?]

一陣眩暈感又讓我倒了下去,那個男孩的臉好模糊....可是好像很熟悉....




[喂....死了沒?]

[........還沒死,因為我聽到了令人討厭又覺得說話的人很白目的聲音。]

我不甘心坐了起來回嘴著,發現眼前的情景已經不同了,在漆黑的夜空中只有北極星還有淡紫色彩雲點綴著天空,原本晝日靠光線照亮的房間現在已經為了夜點了一盞盞明燈了。

[你說什麼~~~~~!]

[好了,詹姆,別生氣了。]

[.......我怎麼..]

看著自己身上的制服,藍色的制服上已經佈滿了很多已經乾凅的血,深色裙子上也有一些分辨不出來的顏色。

[你肚子餓了吧?要不要吃點東西?]

[等...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應該躺在醫院的...怎麼會這樣?]

[你為什麼會躺在醫院,來,這是我向伊凡絲借來的長袍,等等去浴室換。]

一個有深色短髮的男生說著,我愣住,接過長袍。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茫然的望著剛剛遞給我長袍的人,他愣住,接著撇過頭去。

[你...你問雷木思!我不知道!]

[.....雷木思?]

這個名字好像有點熟,好像在那裡聽過...

[是我,鄧不利多交代我們這一個月裡好好照顧你。]

[鄧不利多....]

好像也在哪裡聽過。

[.....頭好痛。]

[大概是貧血吧,你先去換衣服,等等在吃藥。]

深色短髮的男生重新轉過頭來,我呆坐在地上,垂下頭來。

[怎麼了?]

[.......我起不來....]

起不來這實在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對我而言至少是這樣,我現在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而且因為身體的關係,我整個身體都軟掉了。

[我幫你。]

說完後深色短髮的男生便揹了我起來,手上掛著黑色長袍。

[....下午那個是你嗎?]

[當然是我,我現在要放你下來了,站的起來嗎?]

[嗯....大概...我想睡覺。]

[喂....喂!不行睡啊!]

可是當他這樣說的時候就來不及了,我早就已經閉上眼睛見周公去了。

[真是的....]

他嘆了一口氣,溫柔的把櫻縷放在了他的床上,順便幫他蓋被子。

[詹姆,今天我跟你擠一張床。]

[什麼~~~~!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背叛你的兄弟~~~~~!!]

詹姆誇張的大喊著,天狼星斜視他一眼,直接把他踹到床上去。

[好了,睡覺囉。]

雷木思關燈,詹姆嘆了一口氣,只好認命的跟他睡在一起。









[..........這是哪裡啊。]

[霍格華茲。]

[什麼?]

我坐了起來,發現旁邊擺著麵包和牛奶,深色短髮的男生正在看著我。

[他們呢?]

[去上課了。]

[那你呢?]

[我請假,麥教授批准了。]

[...你到底是誰?]

[天狼星.布萊克.....快去換衣服吧,你昨天在我的背上睡著了,所以...]

[我...在你背上?]

我的臉紅了起來...我什麼時候變的那麼不像話了?不僅爬不起來,又睡在別人的背上......

[你....怎麼臉紅了?]

他說完後臉也紅了起來,我撇過頭去,摀住了臉。

[我....我.....我發燒.....]

[是嗎...那有沒有事?你覺得怎樣了?]

我想了好久才掰出來這個爛理由,他的語氣有點失望。

[.....好了,我要換衣服....]

說完我爬下了床拿著衣服往浴室走去,他只好傻傻愣愣的看著我走向浴室。

[.....洗個澡好了。]

現在腦袋裡亂成一團,我脫下衣服,等浴缸裡裝滿水後再泡了下去。

身上原本乾凅的血一瞬間在水裡暈開來,我看著充滿血色的浴缸裡,把放到水中的手抬了起來....

[血啊.....]

我望了望水裡,充滿血色的水裡突然浮現了一個畫面,我愣住,手僵在了半空中。

畫面中出現的是我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裡靠著一個呼吸器活下去,爸媽正在不分日夜的在我的身邊守候著。

[......我是植物人?]

我驚訝的說著,快速的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奔出浴室,拿起桌子上的刀子往手腕上割。

[喂!!!你幹麻,不要做傻事!]

完全沒感覺....

[怎麼會.....]

我馬上又衝進了浴室,緊握著浴缸邊緣看著水裡,那邊的我手上出現了一道血痕。

[怎麼回事?]

他衝了進來扶住了我的肩膀,和我一起望著水面。

看到我媽媽流出來的眼淚,我終於崩潰了,瘋狂的拍打著水面,他的畫面在一瞬間分解掉。

[你冷靜一點!!]

他大喊著,我像是沒聽到似的,繼續拍打著水面。

[你給我冷靜一點!!!!]

他很用力的抱住了我,我愣住,轉過頭來望著他,他緊抱著我不放,我的頭腦在一瞬間都冷靜下來了。

[你回的去!你一定回的去!!你不要這樣.....]

[..........]

我停止動作,垂了下頭,他看見我的反應鬆了手。

[......對不起。]

我掙開他的手走出浴室,重新坐回床上。

[冷靜下來了嗎?]

他走回浴室坐在床上,我點了點頭。

[嗯,還好。]

[啊....我還沒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關櫻縷,姓關名櫻縷。]

[嗯.....櫻縷,你要待在這裡一個禮拜,是鄧不利多交代的,所以.....]

[我知道,要不是他,我現在也不會在這裡.....應該說是精神體沒有被撞到分解,所以我應該感謝他把我的精神體帶到這裡,嗯,一個禮拜啊......等等,你剛剛叫我什麼?]

我剛剛才反應過來,他剛剛是不是叫我櫻縷?

[.....櫻縷。]

他的臉在一瞬間紅了,我一臉疑惑的望著他。

[你發燒了喔。]

我手伸過去想摸他的頭,他卻趕緊避開而且還摔下椅子。

[我又不是瘟疫,就算是瘟疫你也早就被傳染了....這是你的床吧?我到另一張床去睡好了。]

[等....不要!]

[不要?]

[我是說...我..我沒生病!我照顧你就好了,吃完快去睡!]

[是嗎....]

反正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事,乾脆聽他的話好好睡覺好了,我嚥下麵包喝下牛奶便倒頭就睡。

果然頭昏昏的就比較容易睡啊.....

[.......]

天狼星靠在床上看著他,這個幾秒鐘就入睡的人,他通常展現出來的都只是個防備的面具,好像從來都沒有人碰觸過他的秘密似的。

[.......我也一樣。]

他喃喃自語的說著,對這個已經熟睡的人不知不覺中有點心動。

[叫做關櫻縷...是嗎?]

他不自覺的伸手撫摸著他的臉,記得以前詹姆總嚷嚷著說他和莉莉是另一半,天狼星於是問最像女孩的雷木思另一半是什麼東西。

雷木思於是笑著回答說另一半就是心靈相通吧.....心靈相通就是那種能一看就看的出真實的他,然後彼此的想法對方都知道........

[他就是我的另一半嗎......]

天狼星玩弄著他的髮絲淡淡的說著,不自覺浮出了一絲笑容。

[......?]

我緩緩的張開了眼,發覺有一隻手從我頭的旁邊縮了回去,那隻手的主人嚇的無地自容,慌張的把手亂揮。

[天狼星?]

我感到他的臉很紅,我知道我的臉也很紅,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只是覺得....好奇怪。

[冷靜下來了嗎?]

現在換我講這句話了,我淡淡的笑著,原本手忙腳亂的他停了下來,全身放鬆的坐回了床上。

[......一個禮拜,能嗎?]

我不自覺的說出了這句話,天狼星愣了一下,便把右手撫向了我的臉。

[能,絕對能。]

我聽到這句話緩緩的垂下了眼睛,他的臉在我眼前慢慢的擴大開來,一陣濕潤的感覺從我的口中擴散開。

[嗯......]

過了一陣掙扎後他才放開了我,我們吻完後他立刻把我擁入懷裡,我躺在他的胸前,他的心跳聲有點急速。

[.....只有一個禮拜....]

他淡淡的說著,我悶在他的懷裡,想要假裝沒聽見他說的這句話,但是做不到。

我頭一次才擁有自己還活著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只能持續一個禮拜。





他帶我去霍格華茲各個地方走走,全霍格華茲都傳說天狼星已經有女友了,但是聽到這樣子的天狼星只是笑笑的把我攬進了他的懷裡,我第一次感到不好意思。

我們似乎只要看看對方就知道彼此心裡都在想什麼,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斷了的弦又重新接起來似的。

但是時間很殘酷的,我抓不住,也無力去抓住。

以前的懦弱養活了自己,所以現在堅強不起來。

最後一天,麥教授把我叫進了校長室,進了校長室後,我看見了一個跟我印象中完全相同的一個老人,就是當初像我伸出手來的那個人。

[是你....]

[是的,那我也不說題外話了,你想留下還是回到原本屬於你的地方?]

[什麼?]

我完全愣住。

[是的,可以選擇。]

[是嗎....]

我露出笑容,想要留下,可是突然又想到了那天在水面上浮現種種的畫面。

[我在那裡是植物人....如果我決定留在這裡的話...會怎樣?]

[你的身體就會送到這裡來,你的父母會不知道你到哪裡去了。]

他說完了這句話,那天在水面上的畫面在我的腦袋裡又被我快速的閱覽過一遍,但是接下來出現的是天狼星。

[.......請讓我道別,在午夜12點之前你直接把我傳回去。]

[你真的決定要這樣嗎?]

[是的。]

我轉過頭去,走出了校長室。

真的懦弱過頭了,而且太想念爸媽了,我果然就是小孩子....





[天狼星,我們翹課好不好?]

我微笑的跟著他講了這句話,他笑了笑,牽起了我的手往霍格華茲外面跑。

我們玩的很快樂,穿越通道去了活米村買了一大堆可以淹死詹姆的東西,之後又回到房間分享戰利品。

夜晚悄悄來到,他在晚上偷偷的牽了我出去平原那,我笑了笑,也跟著他去。

[喂......早上你怎麼了?你不太對勁。]

[有嗎?]

我淺笑著,他緊握著我的手。

[又是這種笑容!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

他停下腳步扶著我的肩膀,我從淺笑變成冷笑,我只知道,要讓他忘了我,就是要狠下心來----

[因為我突然發覺到,我不喜歡你了,就是如此。]

[什麼?]

他全身就像被震攝住了一樣。

[你該不會以為我喜歡你吧?別開玩笑!才一個禮拜而已,誰會喜歡上你。]

[我知道你說的不是真的!我直到遇到你才有真正活著的感覺.....你說的不是真的。]

[廢話連篇!我要走了,而且永遠都不會再回來。]

我甩開了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向前方,我這個灰姑娘當公主也已經當夠久了....也是應該回復原形的時候了...

[.......不要走,我求你....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

他懇求似的說著,我掩住了臉,眼淚無法遏止的落了下來,我停下腳步,發覺我已經走不動了。

一陣白光從我腳下冒出,我把掩住臉的手放開,任憑眼淚沿著臉留下。

[對不起......]

天狼星的聲音漸漸離我遠去,我閉上眼睛,說了這三個字。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只看見醫院的天花板,在我的身旁沒有任何人,因為現在是深夜。

我拔掉呼吸器,眼淚不自覺的落了下來。

[唉呀......]

我摸著我的眼淚,那種濕潤的感覺就像我和天狼星第一次的吻。

[我怎麼會哭呢.....]

我縮了縮有些僵硬的身體,用手掌蓋住我的眼睛,和天狼星相處的畫面在腦海中像一部電影一樣不斷的撥放著。

[...對不起....對不起....]

我痛哭著,在病房內除了我的哭聲以外,只有窗外車子一輛一輛過去的聲音。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