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編輯,也是個小說家,從不透露自己照片的小說家兼編輯,上半年是編輯,下半年是小說家,是個可以忙裡偷閒的工作,前途一片光明。

Mr.劉是總編輯,外表上看起來光明正大是個新好男人,實際上是個屁,家裡有個漂亮老婆,非要我愛他愛的很深的時候才一臉正經的對我說她有老婆了,因為我足不出戶,所以完完全全都不知道這種事。

別人很羨慕我有份好工作人又長的漂亮也富有文學氣質,但是他們都不了解。



林依夜,我的個性就如同我的名字,有那種很深很深的黑暗.........









12月31日晚上11點。

我不陪公司裡面的人一起瘋,買了一大堆吃的東西回到家裡,一邊開電視開電腦看著電視上的歌手在那邊搔首弄姿的唱歌,還扭來扭去炫燿自己的身材多好。


今年又是獨自一個人,沒有目標,不知道要怎樣活下去,這社會我已經看的太透徹了,所以,麻痺。


不知道我這一生是不是要做編輯做到死。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腦中浮現了一行字。


【在11:59:56到12:00:04時,電腦螢幕上,打上Sirius Black。】


我冷笑,這不是哈利波特的教父名字嗎?大概是我同人靈感浮現了。






現在是晚上11:59分,我開始吃著泡麵看主持人在上面鬼叫。



【快呀。】

輕柔的聲音不斷的催促著我,我打算不理她。

【在11:59:56到12:00:04時,電腦螢幕上,打上Sirius Black。】

我懷疑我撞鬼了。



11:59:50

我的手突然不受控制的伸向鍵盤,我感到一陣害怕。

11:59:56

我的手就像是受人控制似的,自動打上名字開頭的S。

11:59:57

電視上的人正在倒數計時,瘋狂的往前推擠。

11:59:59

我打上B.L.A.C.K。

12:00:04

我的手終於恢復了自我控制的能力,我動了動手指,感覺,很怪。

嗯,這一定是我的幻覺,套一句非常知名的話:[這一切都是幻覺~~~嚇不倒我滴~~~]

我繼續拿著泡麵趴在沙發上吃著,突然我的旁邊有一堆光發了出來,我嚇的趕緊抱著泡麵退開我的沙發。

[怎麼........]

被光包圍的一個男人降落在沙發上,全身破破爛爛,手裡還握著一個細長的東西,讓我不自覺得很想說一聲SHIT。

[這....?]

我放下泡麵慢慢的靠近他,那個男人受了傷,要不是太攻.....不對,是那個瘦,那不然其實蠻好看的。


.........天哪,我到底在亂說什麼啊.....

[.....Sirius?]

我脫口而出這句話,然後我趕緊掩住了嘴。

算了...現在管他是誰,最重要的是他的傷蠻嚴重的。

急救箱急救箱....

如果是別人的話應該會大叫一聲打他丟出窗外吧.....

看來我真的很怪。

不對...丟出窗外是蓄意謀殺。

[嗚.....]

那個人皺了皺眉,我看了看他再看了看那依然冒煙的泡麵.....



嗯,吃飯皇帝大,我還是先吃好了。

我再一次坐在沙發上吃著泡麵。

[........]

他的頭突然擺在我的肩膀上,頭髮隱約散發出一種香味,好像睡的很熟。


[.........|||]

我從出生以來第一次感到無言的滴汗,我知道我的臉有點紅....我看我移動到電腦桌前好了。

只不過說也奇怪,平常我看到一個人很神奇的從天而降,我應該會把他踢出門外的。


但是這個人.....讓我有種很莫名溫柔的感覺.......所以結論是,我真的是個怪人。

嗯....蔥燒排骨麵真美味。


[........啊啊啊啊啊啊!!!!!!!!]

...............醒來啦。

幸好我家有隔音設備,那不然那麼像殺狗的慘叫聲,很可能警察杯杯就要來探望我了。

我看見他瞪大眼睛看著我,我吸了一條麵。

[莉....莉莉?你沒死?莉莉?]

......莉莉不是哈利他媽嗎?

[你怎麼在這裡?詹姆呢?這是什麼地方?]

[我叫林依夜,我不叫莉莉,我原本就是活的,這裡是我家我當然在這裡,我不認識叫詹姆的。]

我懶懶的趴在椅子上,怕麻煩乾脆一次講完。

[怎麼可能!你明明和莉莉長的.....]

[我叫林依夜。]

我簡潔的說著,吃了一口麵,在把整碗湯喝下,露出幸福的表情。

他反而用手用力的按著傷口,我看了他一陣子,才發覺我原本要做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

[天狼星.布萊克。]

[好,你先去洗澡,我等等幫你擦藥。]

太荒繆了,我知道我在作夢..........可是麵那麼好吃,不應該是作夢的....

[...........]

他快速的.一語不發的拿著那一個疑似魔杖的東西指著我的喉嚨,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眼裡散發警戒的意味。

[怎麼?想殺我?那就請便。]

我擺出個歡迎的手勢把泡麵碗放在旁邊戲謔的看著他,他的眼神似乎嚇了一跳。

[你不相信我會殺你?]

[我相信,反正我最近得憂鬱症非常的想死,但是我找不到方法,然後你又剛好要殺我...那就請便吧。]

他眼裡突然露出了不忍的神情,收起魔杖坐在沙發上。

[...........喂喂,你過來一下。]

我的手向他擺出招財貓的動作。

[你是在叫狗過來嗎.....]

[你要這麼想我也不反對啦。]

他乖乖的走了過來,我咳了咳,雙手往他的兩邊臉頰上給他捏下去---

他痛的哇哇大叫,趕緊退到了後面去....啊,剛剛好像捏的太大力了....

[你...你!!!]

[果然不是夢....看來,接下來會變的很麻煩.....]

[麻煩?]

他撫著自己被捏的臉說著,我點了點頭。

[我去拿劉.....拿我老爸的衣服來,你給我去浴室洗澡。]

我指著浴室,他不悅的瞪了我一眼。

[小姐,你有必要用那麼不爽口氣跟我說話嗎?]

我挑了挑眉,擺了擺手。

[Of course,這是我的家,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男人突然在我家出現,你說我難道不會生氣嗎?]

[.......說的也是。]

他妥協,我笑了笑,至少他懂我的感受,他走進了浴室,而我,走進了更衣室裡,尋找劉承初之前留下來的衣服。

爸媽都搬去日本住了,當然這個家沒有任何屬於他們的衣物,在一個獨居女人的家裡,有男人的衣服....理所當然的,不是老爸的就是男朋友的。

算了...別想這些了,最重要的是現在該怎麼辦啊.....真麻煩啊。

[.....唉....]

為什麼現在已經有夠多的事擺在我眼前.....卻又出現了一件比現在的所有事加起來還要麻煩的事....

原本想哭的衝動又被這些事的麻煩程度壓了下去,我拍了拍自己的臉,走了出去敲了敲浴室門。

[怎麼?]

他露出了半個身體打開浴室門,我愣住,很快的別過頭去把衣服推給了他。

[啊...謝謝。]

他重新關上了,我坐在地板上聽著他浴室裡一滴滴落下的水聲。

那些是真的太麻煩了,我不想要再去做了....

大概是人的惰性吧,我想。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