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女主角都已經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那其他的人呢?



在那件事的幾個月後,雷木思一個人走在寂寥的長廊上。

心裡想的全都是那天失蹤的她。

他並不喜歡艾思,從那本書才知道自己對艾思的感情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兄妹之情,也知道自己其實一直喜歡的人是那個風宿華。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是她吟唱宋詞的時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她把人打的稀八爛的時候?

他想他是一輩子都不知道這個答案,他只知道自己現在非常非常的思念他。
他期待自己有一天能與他相見。



[既然你有本事騙我姐,你就要好好的給我打一頓!!]

言寧當著眾人面前指著天狼星的鼻子大聲的說著,天狼星愣住,露出乖乖讓你打的認命表情。

[還有!你要找一個很愛我姐,個性溫柔不吃喝嫖賭的男人!!還有那個男人要能應付我們風家大大小小上至高堂下至弟妹,接著一定要跟我姐結婚!!]

言寧看著天狼星屈服的樣子感到不爽,所以又提出那些令人感到頭痛的條件。

[有那種人?]

天狼星皺眉,這種人太難找了吧....

[去你的!]

言寧踹到天狼星之後在用力的踩踩踩,惹的女生發出心疼的尖叫。

[不管有沒有那種人,你一定要找到直到我追到我的親親賽佛為止!]

[為什麼是到那時候?]

[因為我一定會和我的親親賽佛共築一個家之後找我未來的姊夫啊ˇ]

[如果真的有那個時候的話,我就會和詹姆波特變成好朋友。]

一個冷到冰凍的聲音從後方傳來,賽佛斯勒帶著怨恨的眼神冷冷的看著言寧,一語不發的轉頭就走。

[啊~~不要走啊,我的賽佛~~~~]
言寧帶著小跑步跟著賽佛斯勒離去,眾人看著這有點無言的場面。

[有這種人才有鬼....]

天狼星喃喃的說著,原本在一旁見死不救的雷木思默默離開,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他原本不可能會做的事。




[宿華.....]

雷木思看著眼前眼睛有點紅腫的宿華,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但其實看到宿華這種憔悴的模樣,心裡正在淌血。

[要不要去逛逛?]

[好啊。]

宿華憔悴的面容上扯出微笑,雷木思牽起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出學校。




他們越過了山澗,宿華被雷木思輕引到了一大片盛開著灼白花瓣的油桐林,宿華一臉驚訝的看著雷木思,他笑而不語,走到了一顆最大的油桐樹下坐了下來,宿華和他背靠背的坐了下來。

[這讓我想起了一首宋詞,雖然不太符合現在的景象。]

宿華伸出雙手接著那一朵朵落在手上的油桐花瓣,露出微笑。

[什麼?]

[李清照的聲聲慢。]

宿華說完後從口中吟唱出一種雷木思聽不懂的語言,雖然聽不懂,但雷木思聽的出來,那旋律非常悲傷且優美。

風吹起了宿華的髮絲,百合清香與油桐花香混合成甜美的氣味在空中飄散著。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雷木思,這首宋詞很美對不對?]

梧桐花飄落在宿華的身邊,她露出憔悴的笑容。

[.....我喜歡你。]

雷木思輕聲說著,轉身抱住了宿華,純白的梧桐花瓣交錯在宿華的黑髮中,形成了強烈對比。


[.....雷木思,在我的家鄉,有一個地點叫斷橋殘雪,那裡在冬天的時候一片雪白,景象很美,看起來也很寂寞,我現在的心就像斷橋殘雪上那被雪覆蓋的樹一樣,一層層的防備心埋沒了我對人的信任心,現在我已經沒辦法去相信任何人,我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麼堅強,我其實比一般人更為脆弱,從小那對白目父母就常丟下我們兩個出去渡N次蜜月,所以我平常都要堅強起來去照顧言寧......我想這大概就是物極必反吧,現在我不用照顧言寧了,好不容易放鬆下來跑到霍格華茲讀書,接著在這裡就被天狼星布萊克徹底集垮我那裝堅強的心....]

雷木思放開了宿華,他已經很清楚答案了。

[我想要自己一個人跑去旅行,逃學也沒關係,反正我的成績早已經到達超勞巫測的最高級。]

她故做瀟灑的撥了撥頭髮,拍拍屁股站了起來,雷木思臉上帶笑的站了起來,可是那個笑容有些僵硬。

[我一定會回來的,希望你能等我。]

宿華臉上帶笑的笑容讓雷木思沒辦法扯起笑容,接著他走了,從此失去了蹤影,直到了他們畢業,詹姆和莉莉結婚.....經歷了許多事之後,她還是沒回來。







時光飛逝,從宿華失蹤的那時候開始,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二十四年了..... 詹姆和莉莉的孩子哈利波特打敗了佛地魔,艾思從簾幕那救回天狼星和他結婚,生下了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娃叫莉莉,言寧依然追著賽佛,只不過照這樣看來訂婚的日子也不遠了。

雷木思發覺他已經無法靜靜的等著她了。

[雷木思叔叔,你要去哪?]

四歲的莉莉拉著拿著行李箱準備出發的雷木思,他溫柔的蹲了下來撫著她的頭。

[我要去找一個我等了很久的人。]

[那你為什麼以前不找她呢?]

莉莉偏著頭不解的問著,這種表情讓她想到很久以前艾思問自己朋友是什麼的那件事。

[因為我怕如果我跑去找她的話,她會找不到我。]

[嗯,雷木思叔叔,你要找到她喔!]

莉莉由衷的祝福著雷木思,他笑了笑,向莉莉揮手之後就走出大門。

倫敦街頭飄滿濃霧,雷木思尋找著去中國的港口鑰。


他相信自己一定找的到他的。


當他這樣想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的長袍被人拉住。

[先生!我迷路了,可以請問一下,王十字車站怎麼走嗎?]

有點熟悉的女聲對自己說著,雷木思回頭,一頭長到腰際的黑髮,熟悉的瓜子臉,還有她身上的百合清香讓雷木思當場愣在原地,而那女人一看到雷木思,也愣在原地。

[.....雷木思?]

女人絕美的容顏和宿華的身影重疊,雷木思克制不住自己,行李箱一丟就緊緊的抱住了她。

宿華一愣,也伸出溫暖的雙手輕抱住了他。

[我回來了。]

於是她對雷木思這麼說著。



TimeFlies~* 94/9/22




《純真》

一個瞎了右眼的女孩。

[.....這裡是哪裡?]

她有著長至腳跟的頭髮的,穿著拖曳在地上的和服,戴著黑色眼罩,手上卻抱著一個同樣戴著黑色眼罩,可愛的包子臉上勾起醉人笑容,眼神迷人且奸詐,穿著軍服的娃娃。

[.....咦?羅伊的娃娃怎麼抱在我的手中......?]

她望著現在她坐著的地方,一個紅色的車廂內,列車即將到站。

[.....咦?]

她打開車門,看著呆立在前方的長髮男孩。



他和她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姐啊,妳什麼時候身上有百合花的香味?』

『有喔....大概是莉莉幫我打扮的時候弄上去的吧。』







最近雷木思和艾思一起出去的時間變少了,天狼星很樂於這樣的改變,甚至還當著宿華的面抱著艾思,向雷木思宣示艾思是他的所有物....抑或著是情人?

而宿華看到這種情形只是默默的走開,接著在葛萊分多塔的房間裡就會傳出某隻人妖的哀嚎。





雖然出去的時間變少了,但是相對的,天狼星越來越好奇他們出去的那段時間做了什麼,當然以狗的大腦容量來說,想像到的是不外乎是那種圈圈叉叉十八禁的東西。

所以他決定跟蹤他們,據說是因為好奇。

[不....與其說是好奇,不如說是在忌妒.....好痛!不要打我!]

[什麼忌妒?我是擔心艾思!]

[既然不是忌妒.....那風宿華呢?]

[喜歡他啊。]

詹姆看到天狼星的反應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望著上次偷拍莉莉的照片,照片中的莉莉點著頭,看起來非常同意詹姆所說的話。

[莉.莉莉~~~~]

詹姆因莉莉第一次同意自己的意見而感動的大喊著,用他的香腸嘴貼近了照片,照片上的莉莉驚愕的看著香腸嘴正逼近著自己,到了像框邊死命的比著中指。

[我先借走了。]

天狼星滴汗的看著進入失魂狀態的詹姆,隨手拿起擺在一旁的隱形斗篷步出門外。





[說!!你為什麼會喜歡上賽佛斯勒‧石內卜!!!]

宿華指著正在吃洋芋片的言寧大聲說著,莉莉去開級長會議所以不在場。

[我不是跟你講過了嗎,因為他可愛,有夠像女生啊ˇ還有還有,他是第一個我告白之後打我巴掌的人耶對了對了,他還是在你發飆的時候沒逃走的人,將來如果你發飆的話,你的弟媳...不對,妹夫說不定會保護我呢ˇ。]

說完拿著洋芋片的言寧呈現心花朵朵開的狀態,看的宿華懷疑言寧因為變成女生受到太大的刺激而精神異常。

[我可憐的弟弟.....姊姊帶你去龐苪夫人那.....]

說完宿華心疼的抱著言寧,言寧皺眉的推開宿華。

[為什麼我喜歡我的親親賽佛就是神經病?]

言寧不滿的嘟著嘴,可愛的表情絕對讓一堆人噴鼻血而死。

[因為你從男生變成女生再喜歡上男生,這很奇怪。]

[我把我的親親賽佛當成女生看,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反倒是你......]

[啊?]

言寧一臉欠扁的樣子看著宿華,後者露出疑惑的神情,順便拿了一片洋芋片塞進嘴裡。

[你越來越像女生了,而且是那種情竇初開,正值懷春時期的女生喔。]

宿華愣住,接著頭上冒出青筋,狠狠的搥了言寧一拳,痛的言寧都流出眼淚來,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絕對會讓人不怕死的跑去挑戰宿華。

[你這小子~~~~我本來就是女生!!!!]

[本來就是女生?]

言寧挑眉,把剩下的洋芋片都倒進嘴巴裡。

[可是我好像記得某人曾經因為校長機車所以當全校學生面前放火燒了他那禿頭只剩剩下的頭髮,然後毆打騷擾你的人把他打到現在都沒醒來,就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某人才會在北京惡名昭彰沒人敢娶。]

[..........]

宿華聽了這些事後只是埋進枕頭不回答。

[還有一件事,我聽說在這裡有個好像有被SM癖好(因為被宿華打還喜歡她)的花花公子跟你告白?接著又跑去跟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在一起。]

言寧拿出另一包甜食開始吃,宿華原本埋進枕頭的臉抬了起來。

[跟我很像?]

[就是那個一臉純真,有著綠色瞳孔還有綠色頭髮的那個人啊,我記得是鄧不利多的乾女兒.......]

[艾思?我和他很像?]

宿華疑惑的皺著眉,她可不認為艾思和自己很像。

[對啊,除了你的鳳眼,髮色及瞳孔的顏色還有氣質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很像,連你身上的莉莉幫你弄的百合清香都很像。]

宿華的眼神在聽完言寧的話的那一瞬間轉變成驚訝,她跳了起來盯著言寧,看的言寧很不習慣。

[天狼星他玩過的女人都是怎麼樣子的?你通常都會摸清楚別人的底細,所以你應該有探聽到吧?]

她激動的搖著言寧的身子,這小子要打聽人的話連那個人最喜歡的顏色都會問,而且還會記的牢牢的,所以她一定有探聽到。

[有啊,長髮,體味是花香,還有瓜子臉.......靠,不會吧。]

言寧說出了很沒氣質的話之後一臉擔心的樣子看著宿華,宿華放開了言寧的身子,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姐?你要......]

[我出去一下,只是確認一下事情。]









天狼星的身體罩著隱形斗篷悄悄的跟在雷木思和艾思的後面,一臉不悅的盯著雷木思那隻牽著艾思的手,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對艾思的心意。

雷木思帶領著艾思緩緩的走入有著昏暗燈光的隱密長廊,艾思一臉習慣的望著眼前的長廊,雷木思則是掛著一貫溫和的微笑,捧著一本書,這讓天狼星感到疑惑以及不滿,難道真的像自己所想的那種圈圈叉叉年齡禁的東西嗎?天狼忍住把艾思搶過來的衝動緩緩的跟在後面。

他們走入了一個地牢,空氣中飄散著艾思身上特有的百合清香。

當然天狼星也跟了進去,但他絲毫沒在注意正在擊昏艾思的雷木思。





他看到了一個很大的冰塊,裡面有一個傷痕累累的艾思,眼前的人兒半睜著眼睛,透露出無奈以及傷心,看的天狼星有點心痛。

[睡吧,你很快就會好了。]

雷木思撫著艾思的頭,拿出剛剛捧在手上的書開始翻閱著,從夾在書中間的書夾來看,這本書他已經看了很久。

天狼星脫掉隱形斗篷,無視於雷木思有點驚訝的眼神,坐到了他的身旁撫著艾思的髮絲。

[雷木思,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雷木思微笑不語,遞給了他手上剛剛在看的書,天狼星靜靜的接過那本書,開始翻閱著。






過了許久,天狼星停了下來把書還給了雷木思,接著目不轉睛的盯著躺在床上的艾思。

[......天狼星,你有沒有發現到一件事?]

雷木思開口問著,天狼星不捨的把眼神移到了雷木思身上。

[什麼事.....?]

[你以前所交的女朋友,其實都是艾思的代替品?]

[......我知道,包括宿華,她的長髮,她的臉,還有她轉進來第二天身上就有的百合清香。]

天狼星的臉沉了下來,再次伸手撫著艾思的髮絲,一瞬間,擺在旁邊的冰塊爆開,濃郁的百合花香飄散在空中,而冰裡的艾思也消失了。

[在冰裡,全身是傷的艾思是之前靈魂因為時間的關係而幾近毀滅的那個艾思,鄧不利多即時的把她的靈魂封在那裡頭。]

雷木思看著那一片片掉落下來的透明碎冰露出微笑,天狼星也笑了,而原本在床上沉睡的艾思緩緩的睜開眼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天狼星。

[雷木思,我告訴你喔........]

[嗯?]

雷木思看著蹲下身撫著艾思臉頰的天狼星,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就算艾思不是我前世的戀人,我還是會愛上艾思。]

天狼星溫柔的說著,艾思不可置信的用雙手摀住嘴巴,積滿眼框的淚水輕易的流洩了出來。

他無聲的抹去了艾思的眼淚,覆上了她的唇。

門後窺探的人影,在那一瞬間逃出地牢。




[老姐,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老姐?]

言寧驚訝的看著門口眼框微紅的宿華,原本躺在床上看書的莉莉也跳了起來,擔心的跑到了宿華的面前。

[怎麼了,宿華??發生了什麼事?]

宿華一語不發,言寧嘆了口氣走下床伸手抱住了宿華,宿華一愣,在言寧的懷裡像小孩似的大哭了起來,還一邊喊著我一點也不喜歡他之類的話。

[老姐,你就好好的哭吧......]

言寧輕拍著宿華,宿華還是不停的大哭著,言寧沉下了臉,莉莉靜靜的看著言寧,她竟然露出了那種我要保護姐姐,十足的男子漢表情。




[我明天就會幫你出氣的,我保證。]

言寧輕聲說著,抱緊了宿華。

<待續>


冰封-完結篇預告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雷木思,這首宋詞很美對不對?]

梧桐花飄落在宿華的身邊,她露出憔悴的笑容,和雷木思背靠背的靠在梧桐樹下。

[是啊,好美的宋詞。]

雷木思輕聲說著,轉身抱住了宿華,純白的梧桐花瓣交錯在宿華的黑髮中,形成了強烈對比。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題目就知道這篇文在講什麼,酒量差的夜星?廢話,天生的啊!嗯嗯,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但是你錯了!完完全全錯了!


既然夜星的社交能力那麼的強,她沒理由不會喝酒的!



這件事從夜星出版遺忘這本書時就開始鬧的沸沸揚揚的,現在更籲為霍格華茲四大怪談之一!

因為實在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

當她正要啟程去度她和天狼星的第N次蜜月時,她心愛的讀者提出了這個問題,只見夜星皺眉,轉頭問著天狼星。

[我的酒量很差嗎?]

[對啊,但是這樣的你很可愛ˇ]

天狼星親密的攬住了夜星,只見夜星抬起頭來望著他。

[真的嗎?]

[對啊。]

接著免不了一陣甜死人的氣氛,讓旁人都想要組成去死去死團。








其實這是有原因的!這就要從夜星還是個小羅莉的時候開始談起......




[爸比,那是什麼?]

夜星睜著他可愛的大眼問著,望著桌上那一罐罐的葡萄酒。

[那是葡萄酒喔,要不要喝啊?]

說著他把一瓶葡萄酒擺在了夜星的面前。

[老公!兒子他們都醉倒了,你不要教壞夜星!]

[好啦好啦!]

老婆的聲音在廚房內響起,他隨便的回了幾聲後就倒了一杯葡萄酒,完全不在意堆在一旁已經醉倒的兩個兒子。

[我告訴你喔,正港的台灣人就是要從小開始喝酒!如果你喝酒的話,你一定會變成女中豪傑的!]

他驕傲的說著,夜星的瞳孔浮現一絲光芒。

[女中豪傑?]

[沒錯!]

[我要喝!]

夜星豪邁的說著,搶了酒杯一飲而盡,在她喝完的那一瞬間,也倒了下去。

[老公!!]

老婆氣沖沖的跑出廚房搶走在她手中昏倒的夜星。

[她只是個七歲的可愛小羅莉耶!!]

[將來對他的社交方面幫助很大耶......]

[大個....]

當她正要說出很沒為人母氣質的字時,夜星睜開了她的大眼,站了起來。

[.........]

夜星的父母睜大了眼睛看到了他站在西瓜前,盯著那顆西瓜。

接著,夜星伸出了手往西瓜那裡一劈,原本以為夜星的手會斷掉的父母,想抓住她的手卻活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很沒形象的睜大了嘴巴。



如果你看到一個超級可愛的七歲小羅莉劈開一個很~~~大西瓜的話,我想你也會這樣。




俗話說,物極必反。

當你給一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小羅莉太多的葡萄酒,可愛小羅莉就會變成暴力小女孩。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題目就知道這篇文在講什麼,剛開始不讓夜星住女生宿舍的原因?那是因為夜星沒房間住啊!嗯嗯,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但是你錯了!完完全全錯了!


如果沒房間位置的話,為什麼夜星還能住進莉莉他們那間房間?而且依照老鄧的能力,變出一張床並不是一件難事!



這件事從夜星出版遺忘這本書時就開始鬧的沸沸揚揚的,現在更籲為霍格華茲四大怪談之一!

因為實在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

當夜星和天狼星到活米村買東西的時候,她心愛的讀者向他提出了這個問題,然後夜星靜默了幾秒說:[對喔...老鄧!你要給我解釋清楚啊!]然後天狼星開心的說不用在意那麼多,結果被夜星揍飛了...隔天上了報紙頭版:[家暴?!知名院花柳夜星當眾人的面狠狠揍了他的老公一頓!]



不說廢話,正文開始囉ˇ







[唉呀呀,等夜星來了之後該讓他住在哪一間房間呢?]

一切都從偉大的校長室開始,此時麥教授望著她,眼神嚴厲到幾乎是某漫畫的某中尉。

[校長,我建議您應該要安排一間女生宿舍給柔雪住,那不然,和我住也可以。]

[可是沒有多餘的空位喔.....]

[我知道伊凡斯小姐那有一張空的床位。]

[聽說天狼星那群人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生想接近他們?]

校長摸著他的鬍鬚笑笑的說著,完全忽略麥教授所說的話。

[有,布萊克先生就有很多女生接近他。]

好歹她是夜星的姑姑,她可不能讓那些臭小子來毒害她的姪女!

[有雷木思保護他,而且夜星他其實蠻熟悉他們的。]

[熟悉?]

麥教授皺眉。

[而且,我想她現在還小,如果知道米奈娃你是她的親戚的話,我想她會驚訝到口吐白沫。]

我能把這句話當作是對我嚴肅的形象讚美嗎?麥教授想著,緊皺眉頭。

[我想就這樣決定了!]

鄧不利多開朗的笑著,完全看不出來他已經是個活了將近幾白年的死老頭(這句話是夜星聽完這件事後加的)。

[啊?]

麥教授驚訝,她自己都還沒決定耶。

[喔呵呵,接下來一定會很好玩。]

別以為我沒聽到這句話,麥教授咬牙切齒的想著,但是他拿這個校長束手無策。



就是因為這樣,夜星的悲慘人生就開始了(拭淚)。




啊?你說就只有這樣的原因?

那是當然的啊!如果鄧不利多不是因為好玩才決定這樣做,那他就不叫鄧不利多了!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感謝娃娃贈圖ˇ


看題目就知道這篇文在講什麼,湯姆對夜星的感情?那是因為夜星是個可愛的美少女啊!嗯嗯,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講。


但是你錯了!完完全全錯了!

湯姆好歹也是驚天地泣鬼神的佛地魔王,怎麼可能會看上一個毛頭小丫頭....啊,他那個時候好像是毛頭小子。

何況就算湯姆有BL的傾向,對象也要是我們攻受皆可的小哈哈!(眾毆)

啊....離題了...重點不是這個。




這件事從夜星出版遺忘這本書時就開始鬧的沸沸揚揚的,現在更籲為霍格華茲四大怪談之一!

因為實在太不可思議,太神奇了!

當夜星到霍格華茲領回喝太多紅酒而攤在雷木思辦公室裡的天狼星時,她心愛的讀者向他提出了這個問題,只見夜星的臉沉了下來,淡淡的說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接著天狼星醒了過來,看到了夜星有點難過的表情,喃喃的說:[夜星...我心疼....]一把吻了下去,周圍的讀者興奮的拿起相機猛拍,隔天他們就變成了報紙的頭版....標題是這樣的:[甜死人不償命?!天狼星當眾人面前對夜星蛇吻!]

好了!這篇不是用來搞笑的!

正文開始囉ˇ










我一直都看著你,只不過你絲毫沒有發覺到。

[我的主人,聽說鄧不利多要把秋家的女兒帶回這個世界。]

[是嗎?]

我淡淡的說著,總覺得這件事沒什麼,只是一直盯著水晶球。

[你先退下吧。]

[是的。]

食死人紛紛退出了這個房間,我靜靜的看著水晶球的畫面,一個女孩瞇著眼在麻瓜的電腦桌前無聊的盯著螢幕,接著出現了鄧不利多的臉,然後她消失在那個空間之中。

秋家的女兒明明是對我有巨大威脅的存在,為什麼我在猶豫要不要殺他呢?





[湯姆.瑞斗,你總有一天一定會被別人解決掉的......]

秋維斯冷笑著,我皺眉,下了索命咒,往下一個房間走去。

[柔雪,到那裡要好好生活著,永別了---]

輕柔的女聲在房間內響起,我打開了門,那個女人抱著嬰兒往後退。

[秋維斯已經死了,接下來就該你。]

我冷漠的說著,在那女人的眼裡閃過一絲憤怒,但是他沒有任何反抗我的舉動。

[不反抗我?]

[我注定會死在你的手中,所以我不反抗,但是柔雪她,長大之後會連我們的份反抗你--]

一個女孩有能力反抗我?我冷笑,那嬰兒開始大哭,那女人輕拍著嬰兒,我看到那幕感人的畫面冷冷舉起魔杖,她的生命就輕易的消失在我的綠光中。

嬰兒看到她母親死的時候反而停止大哭,我蹲了下去用魔杖頂著那女娃的額頭,那女娃竟然用一種很平靜,想要救贖我的眼神看著我。

我冷笑,收起魔杖,真是有趣!一個嬰兒竟然露出這種眼神。

那我就看看,你們家的女兒什麼時候會反抗我吧。

我看著地上快消失的嬰兒,踏出秋家。






曾幾何時,看著她生活的樣子突然變成了我,除了殺人之外唯一的樂趣?

我看著她快樂的成長,我看著她第一次上麻瓜小學的樣子,我看著她第一次作弊第一次被老師唸,第一次收到聖誕禮物,第一次去日本,看到神社失火的樣子興奮的哇哇大叫,第一次看到她因為生氣隱藏不了她的魔力用一桶髒水潑濕一個她討厭的人,第一次表演彈琴結果失敗大哭的場面,第一次暗戀一個人,然後發現他是一個爛人所以出手打他的畫面。

她的生活過於美好,害我有點羨慕她。

當他到這個世界時,布萊克家的長子被他狠狠的打了一頓,她紅著臉大叫的樣子真是可愛,她第一次施魔咒成功抱住布萊克家的長子的畫面,讓我有點想要殺了那個人,她第一次變成男生被波特家的人亂摸而踹飛他的時候,我覺得她很可愛,當他看到布萊克家的長子跟別人在亂搞的時候那種傷心的模樣,我想殺他的意願又增添了一些。

這種感情....是什麼?

為什麼我會對他感到高興,也為他感到傷心?

這種感情....到底是什麼呢?






[主人,您要去哪裡?]

食死人的聲音帶有些許慌張,我穿著好多年前的霍格華茲制服踏出門外。

[去禁忌森林。]

[可是您...]

我關上門,施了現影術,來到了禁忌森林,不知道怎樣,我突然很想見她,見那個每次牽動著我的情緒的人。

好想見她好像見她。

我喃喃自語著,完全沒注意到,我的背後有一堆正虎視眈眈的蜘蛛....








我被咬了。

那些蜘蛛似乎在我的身體裡面注入了一種毒素,我按著我的手,雙唇開始發白,攤在樹下。

[誰?]

好熟悉的聲音.......是她嗎?不行,如果讓他接近那裡的話,她會有危險。

我舉起魔杖準備狠下心把她轟出去森林外,她皺眉,蹲了下來拉起我受傷的手臂。

[別這樣,我是個好人。]

[你.....]

她溫柔的說著,我驚訝於她的溫柔,雖然她現在是男生,但是我還是認的她是誰。


她是那個,當初想救贖我的女嬰啊。





[別看我這樣,我可是未來的準治療師喔,來,吃下去吧。]

她笑著,從口袋中拿出巧克力,我有點怔怔的望著那塊巧克力,之後把它吃了下去。

她不停的盯著我的傷口,完全沒注意到後面已經爬滿了一堆蜘蛛。

[快逃......]

[啥?]

我虛弱的說著,他皺眉,很沒氣質的說出啥這個字。

接著她的眼神從疑惑轉變成驚愕,他快速的抽出魔杖把魔杖插入地上....啊啊,不愧是秋家的女兒啊,連分裂結界都知道該怎麼使用。

[你快逃,這個結界只能分裂出另一個相同的結界,本體必須要待在這裡。]

這我當然知道啊,但是你要怎麼辦呢?

[可是你....]

[你是第一個給我治療的人,我有能力可以逃出去,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她急急的說著,汗滴落在她的肩膀上。

[........我叫米,Me。]

如果是湯姆瑞斗這個名字,她一定會露出驚愕的眼神,我想著。

[好,快點走吧!!!]

她大喊著,我愣了一下,那你該怎麼辦?

但是我沒辦法思考那麼多,因為她叫我走,我卻想聽從她的意見。

我奔了出去,看見被蜘蛛覆滿的結界,而那縫隙裡面,一個女孩正在哭泣著。




她想到了那個布萊克家的長子吧?我想著,在離開的前一刻,我看見了鄧不利多抱起了她,並且望向了我。







接著我回到了我原本的生活,殺人,計畫著統治魔法界的事,還有望著有她身影的水晶球。

為什麼他總是一直牽動著我的情緒?

照理說,如果有這樣的人的話,我會毫不猶豫殺了他。

但是,我沒辦法下手。

真的沒辦法下手。





最奇怪的是,當那個布萊克家的長子要死的時候,我竟然救了他。

[為什麼您要救這個低賤的背叛者呢,主人?]

魯休斯‧馬份問著我。

[因為他是個很有利的工具。]

我回答著,臉上浮現一絲冷笑。

明明不是這樣的,我只是在觀察情況的時候,突然看到,啊,如果他死了的話,她一定會很傷心的。

然後我就救了他。

而且我沒後悔這個決定。

為什麼我不後悔呢?

我埋下了這個疑問,看著在倫敦廣場上,看見天狼星喜極而泣的她。





[湯姆,你還不認輸?]

鄧不利多用魔杖指著跪在地上的我,我的喉嚨乾澀到發不出聲音,為什麼我多年來的努力就敗在這裡呢?我有點氣憤的想著。





直到她打開了門看見了我,我才了解到我為什麼會敗在這裡。

[你....是米?]

她看著我,眼神中有驚愕,但是有更多的不捨。

我就是為了這個女人敗在這裡的,可是我卻沒有感到滿滿的不甘心,尤其是看到他這樣的眼神後。

[我沒忘記你......]

我已經知道我快死了,我站了起來,眷戀的望著她,多年以來,所有的疑惑終於解開了。

[即使過了很久.....我還是沒忘記過你.....]

我在她臉頰上輕輕的一吻,她流下了淚,我逐漸透明的身體沒辦法抹去她的淚,我感到有點遺憾。




她的身影和當初躺在地上的女嬰重疊了起來。



我浮出一絲笑容,啊啊,我終於知道了,我為什麼會一直看著你。







『我愛你。』


這就是我所有疑惑的答案。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忘了他,我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吧,也許,逃避才是最好的選擇。』

她淡淡的說著,依賴性的窩在我的懷裡,我安慰的摸了摸他的頭。

『但那畢竟是如果,也許,我雖然無法給你正確的答覆,但是我很肯定的是,如果你忘掉他的話,你的樣子會比現在還要糟。』

我正經的回答著,他給了我一個苦笑。※





[艾思呢?]

[不知道,大概是和月影出去了吧,他們每次都很晚才回來。]

[月影那傢伙.....]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艾思的床還有雷木思的床依然空著。

要約會也不是這樣的吧?天狼星恨恨的想著,完全忘了某人以前常溜出去和一堆女生約會的事情。

至少自己在艾思的名義上也算是她的監護人,要溜出去也要經過自己的同意吧,天狼星臉上的表情漸漸扭曲了起來。

[老兄,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表情那麼的變化多端。]

詹姆懶懶的說著,手上抱著寫著"莉莉"名字的抱枕。

[擔心艾思不行喔。]

天狼星白了他一眼煩躁的坐了下來,抓亂了自己的長髮。

[我們回來了。]

雷木思爬了進來,在他背上是熟睡的艾思。

[艾思怎麼了?你們去了哪裡?]

原來你也會說這種話啊,雷木思壓下心裡的不滿,把艾思放到了床上蓋好被子。

[沒有啊,只是去外面逛逛。]

雷木思聳聳肩,這種態度讓已經很火的天狼星更是火上加火。

[去逛逛?你們從早上就出去到了現在才回來,你竟然還理直氣壯的跟我說去逛逛?]

[獸足,你如果有時間對我發飆,不如把你對宿華的關心全都移到艾思身上吧,我今天很累,我要睡了。]

雷木思不理他就爬上床睡覺,詹姆無奈的笑了笑,看著呆在原地的天狼星,關燈睡覺。

詹姆覺得他們的友情不可能就因為幾個女人而這樣瓦解掉,所以他並不擔心。









[你們聖誕節不是要回去嗎?]

宿華跳起來對著他的親生爹娘大叫著,此時他們正在悠閒的喝著茶。

[因為言寧他要過來過節啊ˇ]

[霍格華茲不是你的家啊啊啊啊!!!!!]

宿華的理智線終於斷掉了,開始翻桌。

[喔呵呵,我的兒媳婦,言寧大概今天就要到了ˇ]

[.....風爸爸....我叫莉莉,不是你的兒媳婦....]

坐在教師席上的鄧不利多哈哈大笑著,麥教授則是皺眉,心裡計算著要把宿華扣幾分還要做幾次勞動服務才好。









[你們這兩個不知羞恥的混蛋爹娘!!!!]

一個嬌媚但是卻帶著極度憤怒的女聲大喊著,原本在翻桌的宿華還有說服莉莉當他兒媳婦的風爸爸風媽媽回頭一看,一個極度美麗的女子正拿著行李廂氣沖沖的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他穿著不合他C罩杯尺寸的中國服衝了過來,讓留下來過聖誕節的男生個個噴鼻血昏倒,除了剛剛皺眉的看著宿華翻桌的某史萊哲林學生以外。

[你是.....?]

[你們這對死沒良心的爹娘竟然忘了你們的兒子?!]

一瞬間靜了下來,宿華衝上前不可置信的盯著那兩團肉。

[言寧?]

[廢話!!]

宿華伸手去摸那兩團肉還順便捏了捏她那細緻的大腿,接著不可置信的放開了自己的手,那個被她摸的人則是無奈的看著他的姐姐。

[啊啊啊----我夢寐以求的C罩杯竟然長在我那騙死人不償命的老弟上----而且還那麼好摸---這世界還有天理嗎嗎嗎嗎----]

[重點就是C罩杯啊----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們知不知道老姐那A罩杯的衣服穿起來很不舒服耶!!!]

言寧拉著她爹娘的衣襟大叫著,她爹娘則是拿著扇子呵呵笑著躲避言寧的眼神。

[你知不知道我前幾天生日的時候就在我眾女朋友的面前變成女生這件事是有多.......]

[言寧,你剛剛說什麼?我那A罩杯的衣服很難穿?]

[親,親愛的姐姐,我沒有說.....]

她放開她爹娘的衣襟後退了好幾步,大家都有見識到宿華發飆的時候是怎樣的情況,何況是跟她從小被她打...不對,疼到大的弟弟(妹妹?)。

接著宿華開扁,鄧不利多笑笑的趁宿華開扁的這段時間走下去把桌子都回到它原來的位子,接著跟風氏夫婦交談了幾句話,又呵呵笑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宿華代替她已經被打成爛泥的弟弟....應該是妹妹發問著,此時他們的位置正在校長室。

[話說言寧出生的那一年.....]

承言站了起來一臉裝帥的樣子遙望遠方,眼角似乎沁出了淚水?

[宿華你也知道我們是發明新魔藥的負責人,那時候我們夫妻倆剛發明了一種變性藥水。]

[然後我們就把那種藥水滴一滴在言寧要喝的牛奶裡,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們,我知道這種藥水不會死人,也會成功變性,但是就是不知道藥水的時效多少.....]

梓寧躲在角落畫圈圈的說著,讓宿華聽了差點昏倒。

[結果到了言寧十三歲的時候,看到他已經開始遊走於花群中,我們怕言寧將來回復女生的身份的時候會鬧自殺,又聽到世界上最偉大的魔法師鄧不利多的學校霍格華茲要和宿華你的學校舉辦交換學生的活動,你又剛剛好是所有科目都全校第一名的優等生,我們又剛剛好是符咒學的老師,所以.....]

[所以你們就把我送來這裡先跟鄧不利多校長混熟後,再和一直很想去中國參觀的孚立維教授交換你們的位置?]

宿華不等承言說完就懶懶的說出這段話,她的爹娘點了點頭。

[你們算什麼父母啊,竟然餵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變性魔藥?]

她話中的怒氣所有人聽的很清楚,風氏夫妻慶幸自己現在在校長室,宿華才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你準備要把言寧帶到鄧不利多校長面前請求他的幫忙,卻沒想到在言寧十三歲生日的時候他自己就已經變回女生了?]

[小宿華你好聰明喔~~~]

梓寧準備撲抱她的女兒,她白了自己的母親一眼,自顧自的說下去。

[依照言寧的個性不是會發瘋就是會自暴自棄變成同性戀,所以現在.....]

[老姐,你說錯了。]

從後面傳來一個嬌媚的懶聲,言寧已經換上和她尺寸相同的衣服靠著牆邊。

[言寧?]

[你們這對爹娘給我滾回中國去好好的教書,我已經通知孚立維教授回來了。]

親生爹娘露出燦爛的笑容,確信親子關係不會破滅後就走出校長室整理東西。

[校長,真對不起,麻煩你那麼多....]

[不會的,喔呵呵呵。]

[那就好,那我們先出去了。]

宿華忍住白他一眼的衝動禮貌的走出校長室的大門,牽著言寧的手走了出去。




[你剛剛說我說錯了是怎麼回事?]

[我沒發瘋也沒變成同性戀。]

[怎麼可能?]

宿華盯著那正懶懶的望著自己的弟...不對,妹妹,她依然不習慣自己弟弟或是妹妹胸膛上比她大兩倍的那兩團肉。

[是真的,我愛上賽佛斯勒了。]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雷木思的雙眼在黑暗中失去焦點。





他輕撫著那塊遮住他上身的布,垂著頭,雙眼空洞。





『月影,因為我有女朋友了,所以今晚不能陪你----』


他尷尬的笑著,雷木思輕眨著睫毛,浮出一絲笑容說,沒關係的。

然後他開心的離自己而去。





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雷木思不懂,他望著自己正在發抖的雙手。

他看見從門口透出的皎潔月光,覺得好害怕-----




詹姆和彼得被麥教授罰勞動服務沒辦法脫身,天狼星去約會,那他現在在做什麼?

是不是在湖邊欣賞著那令人害怕的滿月?是不是在樹下講著將來會實現的承諾?是不是因為知道今天寢室不會有人,所以去做了大人都會做的事?

每件想像到的事都令雷木思感到好害怕,比看到從門口透出來的月光更害怕,比要狼化之前的恐懼感更強烈。



『我是喜歡你吧?』


雷木思在心裡想著,他縮緊了身子,呼出白色氣體。



『我現在還來得及嗎?』



來不及了吧,雷木思苦笑,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問自己的蠢問題。

月光皎潔的讓雷木思想起他被狼人咬的時候,那時候他慌張的想逃出森林。


『----不要過來!!!』


他在心裡大聲喊叫著,後面的成狼不停的追著他。


『救我!救救我.....』

但是沒人救他。




[雷木思?]

思緒拉回了現在,雷木思彷彿聽到了天狼星在叫著自己的名字,但是他望著四周,除了殘破不堪的景象,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他不可能在這裡的,他和他的女朋友約會去了。


他的身子冷顫著,空洞的望著沒有人會出現的門口---





我好想聽到你說喜歡我,真的好想聽到。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