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遇到他,是五年級的時候陪詹姆去莉莉家見他父母的時候。

那時候的她站在樓梯間,看到我們兩個後,就輕柔的漫步上樓。

她和莉莉長的有點像,她擁有一雙很美的褐色眼珠,還有纖細的腰身,充滿薄荷香味的棕色長髮,跟莉莉的氣質完全不同,她非常文靜,但卻也很冷,總是用一種冷冽的眼神看著東西。

而到了晚餐時間,我征征的看著她穿著雪白的絲綢上衣以及雪紡裙,披件深紅色的披肩從樓上走了下來,冷冷的看了我們一眼之後準備出門。

好玩的人。

我直覺的那麼想著。

我拉住了她纖細的手腕,她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只是皺了皺眉。

[不如我們一起去吃?這樣也不會打擾詹姆和莉莉談話。]

她看著我可以迷倒所有女孩的笑容,甩開的我的手,長髮飄逸在空中的她頭也不回的關上了門,那殘留下來的薄荷香味在那一瞬間----緊緊的束縛住我的心。


我無法坦承對她的感覺,我相信,他也是。













今年的冬天非常的冷,大約到了零下十五度左右吧,我一個人踩到在已經積的厚厚的雪上,在我身旁上滿街的情侶像是忽視我般的穿過我的身旁。

自從莉莉進了那個魔法學校-霍格華茲之後,我的一切都變的虛渺。



他們不再在意我了,就算我在學校考前三名他們都只會敷衍的說幾句話,接著用一種很失望的口吻說:[就算你再好也比不了莉莉....莉莉他是個那麼好的女巫....]


女巫到底有什麼好?我冷笑,就因為莉莉他是個女巫,我就什麼都不是?

所以自從那次起,我就像空氣般,完全沒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不如我們一起去吃?這樣也不會打擾詹姆和莉莉談話。]

老實說我很高興,再我穿著披肩準備一個人獨自出去吃飯的時候,那個莉莉男朋友的朋友出乎意料的拉住了我的手,那是我有點感動的想,終於有人注意到我了....

而我望進他的眼神裡,我發覺他只是想增加拜倒在他俊秀美貌下的犧牲品時,我火氣上了起來,用力的甩開了手,冷冷的走出去外面。

我憤怒,只因為當我以為終於有人注意到像空氣般的我時,他竟然只是想要玩弄我。

我一直不斷的憤怒的切著牛排,直到我的氣消了之後,那塊牛排已經變成一堆肉泥了,於是我在叫了一塊牛排,卻看見服務生滿臉恐懼的表情....我有那麼恐怖嗎?我無辜的想著。

我無聊的望著窗外,看見雪開始下了起來,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我吃完飯之後,不好的預感成真了,窗外吹起了夾雜大雪的暴風,也就是俗稱的暴風雪。

我一直等到餐廳的服務生(同一個滿臉恐懼的服務生)很害怕的跟我說本店關門了,於是我點了點頭,出去站在了他們餐廳的門口,有點茫然的不知道該去哪裡。


突然,我看見旁邊有一群比我大三四歲的男人虎視眈眈的看著我。

看到他們的眼神,我嚇了一跳緊縮著身子,當下我是非常害怕的---因為我沒有像莉莉那般可以保護自己的力量,我想逃走,但是我逃不了,腳已經害怕的不能動了。

我看見那群男人開始走近了我,我不自覺的開始發抖著,可是那群男人卻停下腳步,興致缺缺的走回原來的地方,瞪著我。

我疑惑,看了看後面-我才發覺他們不是瞪著我,是瞪著我身後的那個人!

[我找了好幾個餐廳。]

他有點責備我的語氣對我說著,把他手中拿的大衣披到了我的身上--我的身子馬上暖和了起來,暖和到
還稍微有點熱的地步。

那個是剛剛想要用他的美貌征服我的人!那個莉莉男朋友的朋友!

我想逃走,無奈因為天氣冷身子又被他緊緊扣住的關係,只能哀怨的看著他那牽著我的手。

[你用了?]

我小心翼翼的說著,大衣是不可能那麼溫暖的。

他轉頭回給了我一個笑容,我竟然看的出來他在默認。

[因為怕你會冷。]

他緊緊的牽著我的手,好像是要讓我安心,我皺眉。

[你剛剛很害怕對不對?]

他說著,原本想開口罵的話就這樣硬生生的吞了下去,我不曉得他為什麼會知道我很怕。

[.....因為我在發抖?]

我選擇了這個答案,他看著我,滿臉笑意。

[答錯了,因為你的眼神很害怕。]

我愣住,抬頭疑惑的望著他。

[那麼容易看的出來?]

[別人看不看的出來我是不知道,但如果是你的話...我一定看的出來。]

他滿臉笑容的說著,我知道他講的並不是甜言蜜語,而是真心話。

想到這裡,剎那間我滿臉通紅,低下頭不停的看著自己正在前進的腳。





他告訴我他叫天狼星.布萊克,我也告訴了他我的名字,佩妮.伊凡斯。

而今晚因為暴風雪太大了,我的父母決定把他們留在家裡一天。





今晚的暴風雪的確很大,住在閣樓呆呆的坐在木頭地板上的我,看著窗外的風雪,完全睡不著覺。

我並不是在擔心這場暴風雪會不會掀開屋頂之類的蠢事,反正雪就算吹的再怎麼大力還是不會掀開我的屋頂,他還是會停止,還是會融化成水,接著再被蒸發掉化為水蒸氣消失在空氣中...

反正總有一天都會這樣消失掉的,不管是什麼,全都會消失掉的.....

我再也不想在乎那些會消失在這世上的所有人了....

我真的好累.好累..





突然有個人轉開了我的門。

原本在心裡哭泣的我嚇了一跳,轉過身來,發現是那個帶我回來的人-天狼星.布萊克。

他似乎剛剛在跑步,接著關上門,整個人攤了下來扶著地板。

[你.....]

我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他露出一臉傻笑。

[剛剛和詹姆在玩枕頭戰....然後突然想到你,我就上來了。]

[都幾歲了還在玩枕頭戰......]

我有點責備的說著,伸手把他的長髮梳順,接著原本攤在地上的他突然伸出手來握住我的手腕。

[.........為什麼會突然想到我?]

我望著他握著我的手腕的手,說著。

[因為你在上樓的時候看著正在和莉莉他父母聊的很開心的詹姆,那時候我總覺得你在哭......]

他放開我的手腕,望著我,原本讓我梳直的長髮又散落在地上。

[現在也是在哭。]

[.....是嗎。]

我冷靜的說著,為什麼他總是看透了我?我討厭他那種總是看透我的眼神。

然後我突然想起了那件事。

[你們不是可以施那個什麼...什麼現影術的嗎?為什麼你用跑的上來?]

他聽到我的這句話愣了一下,接著笑了出來,爬起來看著一臉疑惑的我。

[雖然我早就會現影術了,但是那可要取得可以現影的資格,我只要在早一年生就可以拿到了。]

[原來喔...]

[你對這種事很有興趣?]

我愣了一下,發覺被他套出話來了,我立刻羞紅了臉,死瞪著他。

[我沒有!]

我大聲反駁著,他給我一張『你說沒有就沒有』的笑容。

[......我為什麼會有一種想打你的衝動.....]

[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種話他更是笑了開來,活像一隻哈巴狗在地上滾動,我厭惡的看著他,接著嘆了一口氣,躺了下來。

[我真的越來越討厭你了。]

[你確定是越來越討厭?]

[......閉嘴。]

我翻了個身,其實我也不確定是不是討厭他,只知道我對他有種很奇怪的感覺。

他突然從我的背後把我的腰攬到他自己的懷抱中,我嚇的雞皮疙瘩都上了起來。

[你....]

[你的頭髮好香。]

他喃喃的說著,在床上的厚棉被和枕頭突然飛了過來,蓋在我們兩個的身上,枕頭也塞到了我們的腦後。

他把我整個人翻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了我。

[做什麼....]

[你今天就讓我當抱枕睡,好嗎?]

我抬起頭來望向了他,他閉著眼睛,表情似乎很哀愁。

[......你看起來也在哭。]

我嘆了一口氣,伸手輕輕抱住了他。

[.....那麼容易看的出來?]

[套一句你說的話.....別人看不看的出來我是不知道,但如果是你的話...我一定看的出來。]

他愣住,笑了出來,伸手撫上了我的臉。

[說的好。]

他輕輕的吻上了我,我睜大雙眼,看著眼前的他,他的舌依然在我的嘴裡輕輕的攪動著。



如果是平常人對我這樣做的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推開他。




但如果是他的話,我就推開不了他。

我只能整個人軟攤在他的懷抱裡,沉醉於他的溫柔中。






自從那次之後,他們就常常來到我們家,聖誕節,復活節,還是萬聖節,他和波特都會跑來我們家,有的時候看到他和莉莉在吵架,我不禁懷疑他們的感情真的有那麼好嗎?好到什麼節日都要一起過?

[對對對,他們感情很好,好到莉莉每天會施一次繳械咒來對付他。]

天狼星趴在地上心不在焉的說著,此時他正看著一本魔法書,身旁擺了一套全身紅色的聖誕老人裝,還有那一串白的假鬍子。

沒錯,你猜到了,今天是聖誕節,我的房間有個壁爐,上面有煙囪,當我從窗戶看著樓下的波特進門,正在納悶他怎麼沒來的時候,他就穿著聖誕老人裝全身沾滿白雪,從煙囪那摔了下來,而且因為那時候我在點火取暖,所以他的屁股就著火了,直到波特跑來我房間一邊在地上滾來滾去哈哈大笑一邊解咒之後他才沒事。

[你幹麻穿聖誕老人裝?]

我拿起手帕擦擦他臉上的髒汙,他一臉傻笑。

[送你禮物啊。]

他遞給了我一個禮物,裡面散發出來甜甜的香味,我拆開包裝,看見了一對很漂亮的白色緞帶。

[這.....]

[聖誕快樂。]

他拿起緞帶開始整理我的頭髮,我低著頭腦袋一片空白。

[你每一次都不愛綁頭髮,頭髮都已經長到腰了,所以我才想說買這個最適合你。]

[.....天狼星。]

[嗯?]

[你剛剛把我的房間弄髒了。]

他愣住,一臉擔心我會生氣的樣子,他知道我很愛乾淨。

[照理說我會生氣,但既然你有送我禮物,我沒送你禮物的話......我就不生氣了。]

我平靜的說著,但是我的臉已經紅到耳根去了,他愣住,笑了出來,開心的把我攬在懷裡。

[想說謝謝就直說啊。]

[......你怎麼又知道了.....]

我埋在他的胸膛裡,低喃著。

這句問句沒有問號,因為我早就已經知道了答案。





今年是認識他的第二年,他六年級的時候。

[......不要扮吸血鬼嚇人。]

我冷冷的說著,看著拿著一顆蛋跑進來,長著尖牙全身穿黑色還披了個斗篷的天狼星。

[你為什麼都那麼閒.......]

我說著,他拔掉了牙齒,笑嘻嘻的向我走來。

[送你禮物啊,今天不是復活節嗎?]

[.....吸血鬼不是萬聖節才扮的嗎......]

我皺眉的說著,看著他送給我的一顆小金蛋,又開始皺眉。

[這是什麼.....]

[你陪我去我家,我就告訴你。]

在月光下穿著黑色斗篷,而且還是長髮的他,還真的有點像吸血鬼,而且還真的有那幾分魅力。

[為什麼要陪你去你家......]

[放心,我們家沒有任何人。]

[......這樣最好是可以放心的了.......]

魔法世界的人安慰的方式都那麼特別嗎.....

[好了,走吧。]

他把金蛋丟給了我,跳上掃帚,只用單手抓著掃帚,另一隻手向我伸了出來。

[願意跟我來嗎?我美麗的公主。]

原本想叫他趕快下來那不然會摔下去橫屍在路上的我又再一次的把話全都吞了進去,他的長髮還有黑色斗篷飄散在空中,我看到這幕,不自覺的伸出了手,跳上掃帚。





[......你為什麼會有一棟自己的房子....?]

[其實我是逃家。]

我睜大了眼睛,看著眼前比我家小一倍的房子,他尷尬的搔了搔臉,把我抱下掃帚。

[你也會逃家?你這天狼星大情聖?]

我挖苦著他,前幾個月我無意間聽到莉莉和波特說天狼星以前都交很多女朋友常亂搞,可是.....

接下來我就沒有聽到了,之後見到他時跟他冷戰了一個月。

[我最近都沒有了喔。]

[我知道,反正我也不是你的誰......你是不是情聖應該不關我的事。]

我這樣講著,其實心裡已經很清楚這樣子我抱他他抱我的關係已經很明顯了...

他只是沉下了臉,我這才發現他和我都是不擅長用言語表達感情的人。

他把我抱到沙發上之後就走進廚房,我看著這房子的環境,我想那個提供他資金的人一定給了他很多錢吧,這雖然沒有太多東西,但是總覺得每個東西的質地都很好,連沙發都很舒服。

過了許久,他端出了一杯果汁放在桌上,接著坐了下來輕易的把我整個人都抱在他的懷抱裡。

我喝了一口南瓜汁,甜甜的味道經過我的喉嚨,他嘴角一勾。

[不怕我會下藥?]

他說著,我愣了一下後就笑了開來。

[還記得莉莉知道你常常找我的那件事嗎?我相信就算你敢你也不敢做。]

他玩弄著我的髮絲,也笑了開來。

[那時候她氣炸了,連續施了三十個繳械咒在我身上。]

[而且我相信你一定要我願意你才敢做。]

果汁太甜了,我皺了皺眉放下了杯子,躺臥在他的懷裡。

[那現在可以嗎?]

我愣了一下,抬頭看他,他依然是笑笑的望著我,但眼神有點不一樣。

[我相信你現在想要做的不是跟我在床上纏綿。]

他愣了一下,快速的把臉埋進了我的頭髮,緊緊的抱住了我。

[你總是那麼瞭解我。]

[你也是啊。]

我輕輕撫著他的頭。

[今天他們帶著阿爾發來找我了,幸好我沒被他們擊中蠻橫咒。]

他輕輕的說著,力道也放鬆了下來。

我沉下了臉,阿爾發是那個備受寵愛的弟弟。

[我知道阿爾發是個很善良的孩子,只可惜他太過於懦弱,沒辦法逃出來,如果可以的話....]

[是不想要救他出來,還是沒辦法救?]

我輕輕的說著,他瞪大了眼睛,但是眼神裡完全沒有驚訝。

[人都是一樣的,雖然不是被他所傷,但還是會把一切都怪罪給他。]

[......你也是的,對不對?]

[你不知道我這幾年是怎樣過的,完全變成了空氣,所以我曾經一個人躲在角落用最惡毒的話詛咒她,如果我有詛咒成真的力量,我想莉莉她應該已經死了很多次。]

[.......]

他聽著我那麼坦率的說著,原本鬆下來力道又因為心疼而抱緊了我。

[我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害怕,於是我就從跟莉莉吵架轉變到完全不理她以及我的父母。]

我輕輕的說著,綻放出一個笑容,我知道他看呆了。

[所以你根本就不用在意你現在的感受,我不希望你難過下去,因為你的這種難過我已經經歷過了,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替你分擔一些。]

我笑著,吻上了他的唇,其實我知道他一直忍著,因為他很清楚我不喜歡別人逼我做任何事,但是今天是個例外。

於是我輕易的被他壓倒了,他長久以來積壓而成的激情在那一瞬間爆發出來,我只是一直被他吻著,啃咬著,我只想和他永永遠遠的在一起,我只想把我的一切全都奉獻給他......





我是不是真的已經愛他很深了?


我想在這一刻,答案顯現的非常清楚。









早上,我迷迷糊糊的醒來,下身的疼痛差點讓我起不來。

我把散落在床上的內衣還有衣服都拉到我自己的身邊穿了起來,接著忍著疼痛下床,看見正準備叫醒我的天狼星。

[早啊,天狼星大情聖。]

我甜甜的笑著,他也笑了出來,吻了吻我的唇。

[你是不是應該要換一個稱呼了?]

他把吐司拿給了我,接著拿出了昨天他送我的那顆金蛋。

[換一個稱呼?]

我看著那顆金蛋被他輕輕的用手指彈破,那顆金蛋冒出了綠芽,慢慢的攀升上去......接著長了一朵潔白的花苞,我看著那個花苞輕輕的被打開來,裡頭露出來的是一顆淡藍色的心型寶石,隨著花苞盛開的同時,那金色的戒身也慢慢露了出來。

[換一個"我的親親帥哥老公"你覺得怎樣?]

我笑了開來,抱住了他。

[你換的稱呼好噁心。]

我依然開心的笑著,吻上了他的唇。

[真對不起,我現在只能給你這樣的東西。]

他有點抱歉的說著,輕輕的把戒指套上了我的手指。

[就算你給我的只是一個從路邊撿來的拉環,我也跟定你了。]

我堅定的說著,他想不出來我會說這種話,於是他笑了開來,緊緊的把我抱住。




[我不可能會答應的,而且你已經和爸爸朋友的兒子-威農.德思禮說好訂婚的事宜了。]

我愣住,波特和莉莉驚訝的看著我們兩個牽著的手,還有我父親說的事。

[我連威農.德思禮這個人都沒見過。]

我冷冷的說著,我感覺到天狼星緊握著我的手。

[約好的事不能反悔。]

他坐了下來,一臉僵硬的拿著報紙。

[爸爸----]

[你應該是很清楚的,莉莉,布萊克家族不管在麻瓜界還是魔法界都是極具污名的----啊哈!德里亞.布萊克今晚殺了第三十六個人,被害者被殺害的樣子可媲美十九世紀末麻瓜界有名的開膛手傑克手法,那是你的親戚?]

[是的,他是我的遠房表哥。]

天狼星僵硬的說著,我感覺到他現在非常想要大聲反駁我父親。

[所以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寶貝女兒嫁入這個家族,我-----]

[我已經脫離那個家了,伯父。]

天狼星鄭重說明著,我緊扣著他試圖給他鼓勵,沒想到看到這個舉動,父親的臉竟然開始生氣的漲紅。

[可是他們還是會追殺你,是麼?]

[.....是的。]

他承認。

[那我怎麼可能讓我的寶貝女兒----]

[寶貝女兒?]

我冷冷的出聲,牽著天狼星的手走近了他。

[我算什麼寶貝女兒?我被你們寶貝過嗎?]

[佩妮,不要對你爸爸---]

[你也是一樣!]

我大聲對著在一旁旁觀的母親說著,他似乎為此驚訝。

[你們都不關心我!只有天狼星他們關心我!!你們這兩個偏心的----]

我還沒說完父親的大手就打了我一巴掌,打到我整個人重重的摔到地板上。

[佩妮!]

天狼星衝了過去緊緊的抱住了我,莉莉和波特也跑了過來扶住我。

[我的決定就是決定!我不准你嫁給布萊克家的人!我不准....]

[為什麼莉莉就可以帶他回來?為什麼你們就對他和顏悅色?]

我不甘心的回著嘴,他的臉又紅了幾分。

[因為莉莉他是特別的!他是女巫!你不是!!]

一瞬間全家都靜了下來,莉莉摀住了嘴,不可置信的聽到這個荒謬的理由。

[終於說出來了,我就猜到是這樣。]

我忍著淚站了起來,甩開了天狼星的手,在那一瞬間,我的心抽痛了好大一下,到現在我的心還在痛。

[我要詛咒你們,我要詛咒你,詛咒他,我要詛咒德思禮家的人!!]

我一邊用力的扯開嘴角一邊流下了淚,而他,竟然笑了。

[一個不會魔法的人,有什麼用?]

他冷笑著,我扯開的嘴角掉了下來,眼淚不停的流著,最後我奔上樓去,試圖找個沒有人的地方讓自己被完全擊潰的心好好冷靜下來。

[佩妮......]

天狼星他悄悄的關上了門,並且把門鎖住,蹲了下來看著我不停的瘋狂拉著自己頭髮的樣子。

[你知不知道我答應你的求婚我下了多大的決心?我怕如果我和你生出一個會魔法的小孩,我怕我自己會虐待他會漠視他,就像我父親一樣----]

[我都知道。]

他輕輕的抱住了我,溫柔的吻著我的淚,我緩緩的冷靜了下來,但是淚還是像斷線珍珠般不停的流了下來。

[我沒有人愛,我沒有人疼,沒有人關心我,沒有人.....]

我不停的喃喃自語著,我知道我自己已經完全崩潰了。

[你有我愛!你有我疼!你有我關心你!]

他大聲的說著,我愣了一下,有好多想說的話在那一瞬間很神奇的消失不見了,我用那雙滿是淚水的眼框看著他,眼淚還是不停的流著。

[都是我的錯......]

我喃喃的說著,他緊抱住了我,我渴望的伸出手來,卻總覺得抓不到任何東西。

[都是我不是身為女巫......]

[我什麼都不算....在他的眼裡,我們什麼都不是......]

[我到底算什麼......我們到底算什麼.....]

我只能這樣反覆的哭泣著,而他只能這樣緊緊的抱著我。






我們都瞭解我們彼此是多麼的相愛,但是我們都沒辦法去伸手改變那已經決定的事實。

我沒辦法違抗父親,他沒辦法不被人追殺,也沒辦法改變他是布萊克家長子的事實。







只要這三點都做不到,我們就不可能在一起。

但是我們在這三點之中,連一點都做不到。

我們沒有勇氣去做,也沒有能力去做。











從那一天起,他就再也沒有來見過我,我知道他在考慮,但是我不知道他在考慮什麼。




而那一對父母,在莉莉和波特就學期間暗中替我舉辦了婚禮,他們似乎對我不反抗的樣子感到非常滿意。

[佩妮.伊凡斯,你願意嫁給威農.德思禮,守護他一生一世嗎?]

我回頭看著那一對父母,他們的眼中閃著淚光,但是眼神卻狠狠的瞪著我。

[願意。]

我願意害他半生半世,我在心裡冷笑著。

你們逼我的,你們所有人都在逼我,你們自私所帶來的結果,就是在逼我,讓我把我和他的小孩教育成一個胖到出不了門的大爛人,而我就會偷偷存好一筆錢簽下離婚協議書,到世界各地旅行,永遠都不會回來英國這種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









而我決定先糟蹋我自己,把我自己的頭髮剪短,燙成歐巴桑頭,穿著歐巴桑裝扮,讓原本很中意我文靜氣質的威農.德思禮感到相當的不滿意。

聽說這個人是在學校對我一見鍾情的,於是他在暗戀我好多年後,他拼命的求他父親無論如何一定要讓他娶我,他父親和我父親在生意上一直都是很重要的夥伴,尤其是他父親,更是我父親的大客戶,而且在這幾年一直給我的父親非常龐大的一筆重要資金,所以如果不答應的話,他就要斷絕我們家所有的資金來源,讓我們家走上絕路。


這是我灌醉他,他自己笑著說出來的結果,當然他隔天就完全忘記了。






在一天的清晨,我安撫完那正在大哭大鬧,我差點打他的小混蛋,打開門準備拿報紙的時候,一個小孩放在門前,那小孩睡的很安穩,而他的身上放著一封信,上面指名了我,看完後我放聲尖叫,燒掉那封信之後就趕緊把那額頭上有閃電疤痕的孩子抱進屋內。









時光飛逝,現在那個叫哈利.波特的孩子已經就讀霍格華茲三年級了。

今天是威農.德思禮的姐姐瑪姬要來的日子,所以我正一邊等著烤雞烤好一邊無聊的望著鄰居的繡球花。




突然,我看到了一個大黑狗的身影。



『不要故意吃我豆腐!』

我看著撲向我拼命舔我嘴唇的大黑狗,猛力想推開他,但因為他太大隻了,所以我反而被他壓倒。

『誰在吃你豆腐啊?』

那隻大黑狗變成天狼星,燦爛的一邊笑著一邊舔我的臉頰,我只能一直被壓在他的身下,一邊跟他笑鬧著一邊推開他。



那些被我拼命埋藏的記憶解放了出來,我發覺我的淚滴了下來,於是我趕緊跑到水龍頭那裡去洗臉。

我一邊洗臉一邊拼命的抹著一直溢出來的淚,我把眼神移到了窗外,那個---我一直很熟悉,但是顯的有點髒亂,憔悴男人看著我,眼裡充滿不捨。

我趕緊把廚房門鎖住蹲了下來拼命的哭泣著,等到哭的有點虛弱的時候,我才勉強起身,那個人已經變成了一隻狗,默默的離開,還不捨的回頭看了我幾眼。

目送他離開之後,我把他解釋成一種太思念天狼星而產生的幻覺,打起精神來,把烤好的烤雞放在桌上準備開飯。








天狼星死了。

這是那個霍格華茲的校長,鄧不利多所說的話,而且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很專注於我的反應,僅管別人看他的時候是專注於哈利。

天狼星留給了哈利一棟房子,他之前有跟我提到說,那是他最不想回去的地方。



而他也提到了一件事,說我虐待達力,也就是我和威農.德思禮的兒子,虐待的程度遠比對待哈利更過分。

那是他們應得的,我漲紅了臉,這樣子想著,他什麼都不了解.他什麼都不了解,有什麼資格說我?

而他察覺到說不動我的時候,他帶著哈利走了,手中拿著掃具的我,把他們兩個德思禮趕上床之後,騙他們說我要打掃房子,於是在他們熟睡之後,我狠狠的悶在廚房大哭了一場。



我後悔我那時候為什麼沒有勇氣去反抗他們,如果有勇氣的話,或許現在一切的一切,都會不同了,這全都是我的錯,全都是我的錯,如果我當初肯鼓起勇氣好好說服你......



『你總是把所有的錯都怪在自己身上,我不喜歡這樣的你,但我也喜歡這樣的你。』


在混亂中我聽見了他曾經說過的話,接著我笑了,但是眼淚還是滑過臉頰滴落了下來,把我的橡皮手套積成一個小水窪。

我那一夜只能拼命的流著淚,因為我知道,不管再怎麼去想那時候的當初,一切終究還是來不及。






在他們去加拿大旅遊的時候,我編了一個理由留在家裡,收拾行李,拿出儲存已久的積蓄,換掉歐巴桑裝扮,燙回長髮,穿上那尺寸從以前到現在完全沒變的雪白絲綢上衣以及雪紡裙,綁上天狼星送我的,那個充滿甜美香味的白色緞帶,在清晨時招了一部計程車坐了上去。

[要去哪裡?]

[機場。]

我對著司機說著,他點了點頭,我望著窗外的風景,徹底的迷失了方向。

那顆總是只為我指路的天狼星已經消失了,那我該怎麼辦呢?

我無神的望著窗外,一幕幕景象隨著車子的移動速度消失不見。





我想,我只能自己去尋找那顆別人都以為已經消失的星星吧。

我相信他不會死的,他會永遠的陪在我身旁,所以我要去找他,讓他出現在我面前,開心的變成一隻大黑狗撲向我。




他會永遠的陪在我身旁。




I still believe it.


<番外篇。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