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內有特典本封面&書裡的後半部片段試閱,不想要劇透者請勿入內。







今天和親愛的星羽去了一趟千業,結果書籤沒拿到真是殘念。


接下來就是驚恐的100本疊起來狀況了。




啊好像不是這張



正確預估數量:96本。
這就告訴我們不要印太多本,住的地方樓梯也不要太陡峭,那不然這樣子隨時都會有崩塌的危機Orz


好虛的封面啊(被圍毆)
為了彌補那麼虛的感覺,我就決定把後半部他們成人版的試閱放上來。
請大家不要拿遺忘來打我,兩公分真的很厚啊Orz








遺忘後半部試閱☆



『我懷孕了。』

想起這句話,心裡的黑暗逐漸侵蝕彼得的理性。
他摀著已經露出一抹冷笑的臉,鬆開了手丟下夜星,逕自離開。
他們都知道這麼一走,兩個人就已經形同陌路了。

「彼得……」
我還是無法改變一切。
當疑問句已經變成了肯定句。知道已經無法改變什麼的她擦了擦眼淚,強忍住傷痛,站了起來。
既然已經無法改變彼得背叛的事實,至少結果必須要改變。
現在不是哭泣的時候。

 

**

其實她沒有對別人說過這些事情,也沒辦法說。
六、七年級的時候,有許多的惡夢都伴隨著自己,每一日。
她夢到好多好多,那個長大的『自己』在哭、莉莉和詹姆他們滿身是血的躺在血泊中、冰冷僵硬的樣子讓她到現在想起來還會起寒顫,還有雷木思受到迫害離開英國、彼得露出猙獰的樣子。
以及天狼星在阿茲卡班受到折磨的樣子。
黑暗冰冷潮濕的監獄裡,他默默的坐在骯髒的地板上、聽著牢籠裡所有人的尖叫聲、看著所有的人發瘋的樣子,獨自撐過這十三年的歲月。

**

天是灰白的。
睜開眼睛,夜星第一次所想到的是這句話。
身旁是抱著臉上佈滿淚痕、已經熟睡的紗羅和尤利安,睜大眼睛看著自己、緊緊抓住自己的手的賽佛。
夜星稍微愣了一下之後,露出微笑。
「他們兩個很難哄到睡覺吧,小石……」
等不了夜星繼續講下去,賽佛勒斯就伸手緊緊抱住了她。



大家應該看不懂這幾段是在說什麼。
所以啦,如果想看懂的話,一定要買書喔!(被打死)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只是我一路走來的一點心得,想要先看到實體書外表的朋友請點進來看。 





為什麼作者要以嚴肅的心情發一篇呢? 




大家看到這張可能還不清楚為什麼要放上這張圖片。 



大家可能還是不清楚為什麼又要放上另一張圖片。 




 
大家應該很清楚為什麼要放上這張圖片了吧?T___T
順便宣傳一下被我拿來當範本比較的阿緹小姐所寫的本,明年FF11他第一天有要擺攤喔XD
遙久時空三同人小說本【戀】通販網址:http://www.geocities.jp/saltear2000/haruka/haruka3.htm
他的本超好看的ˇˇ


 二十萬字可能沒什麼,兩公分厚聽起來也沒什麼,但是實際上去看才令人驚恐,當時去印刷廠看到稿子兩堆疊放在那裡的那一瞬間,我愣然了很久。 



看到正面沒什麼。 




但是看到側面好令人驚恐啊!!!                        (拍到我的腳了耶[喂])    

順帶一提其實行李箱的書只有三十四本而已,而且當初還差點爆開(默)還有幾十本還沒去領。




雖然封面薄薄一張很虛也沒有折頁(其實我還想玩燙金燙銀....可是成本啊Orz),但這都是為了壓低成本,拿到書請不要拿書K我,會很痛。
打了這篇其實只是要拿到實體書的朋友有心理準備,封面真的單調,但是真的很厚。
遺忘除了拿來看、拿來泡泡麵、隨手一拿還可以把他當成凶器使用,太太們您看多好用,三種願望一次滿足耶!
(被打)

雖然封面很虛但是內容很豐富,我還有一家五口(?)要養活所以大家要買啊~~~(喂)

PS.書是用作者收藏本拍的,所以如果收到的話絕對不會像照片中一樣有點爛爛的。


順帶一提我上首頁了耶,好令人害羞。(喂)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雷木思】

那女孩,我真的很喜歡她。

她是個東方女孩,只要是英國天氣有一點點的寒冷,她都會很神經質的穿上那純白色的喀什米爾毛衣,整個身子縮在一起幾乎不想要離開床上或是桌上半步。

她是我第一次遇見、知道我秘密還笑笑的說『我不會把它說出去』的人,因為當初詹姆天狼星他們知道的時候,接受事實的速度都沒有她快。

或許是時間使然,因為她似乎知道我們的事情,也或許是這個人本身,她能那麼快接受並且馬上對他們又踹又打叫他們好好學化獸法、自己每天晚上都躲在被窩偷看有關於化獸的書,她比每個人都還要努力,就只是為了要在化獸的時候陪我。

她不是因為憐憫我我知道,就跟天狼星他們一樣。

或許我早就知道她會跟天狼星走的越來越近,所以當時才會說出『不要跟天狼星走太近』這種假借為他人好之名行破壞之意的話吧。

那天的下午,因為賽佛勒斯‧石內卜的出現,她想起了我們之後會發生的事情。

當初她自己一個人走上台待上分類帽的時候,分類帽還思考很久才決定不把她分在雷文克勞而把她分在葛來分多,雖然她很勇敢聰明,可以說是個完完全全的葛來分多人,但,她還是感到有些沮喪。

但是她的沮喪抵抗不了她的睡意,就這樣沉沉入睡,如果是因為我的原因才讓她安心入睡的話那該有多好,只不過我知道不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

就算是這個原因,也只是因為我們是朋友而已。

然後,我低下了頭,輕輕的吻了她的臉頰。

直到回過神來,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

這個有如蜻蜓點水般的吻,卻讓我想要她想要更多更多。
【夜星】



「夜星!快點出來呀!」

當我正好眠準備假日睡個一整天的時候,莉莉還有絲玟鬼吼鬼叫的衝進了我的房間,當場撕破我夢中的詹石鬼畜H本。

「啊啊~~~我的詹石鬼畜H本....」

原本正要打開來看的、嗚,我的詹石鬼畜H本,你死的好慘啊!

「咦咦?H本……不對重點不是這個啊!」

莉莉差點受到引誘,接著她慌張的大叫著,把還沒有睡醒的我拉到了交誼廳裡。



『天狼星的老婆發生婚外情?情夫竟是他身旁的全校公認最可愛男生的雷木思路平!』



我完全傻眼。

交誼廳上高高掛著一張照片:雷木思吻我的照片,我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圖片張大嘴巴,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過了三秒後,我睡意全消,天狼星的老婆?情夫?雷木思?他x的*%&**%....(以下省略),是誰幹的好事!我又囧又火大。

我ㄧ邊憤怒的大罵著貼的這人的祖宗十八代,一邊抽出魔杖想要撕毀它,可是卻怎麼樣也撕不毀。

「哇嘀哇唏!嚗嚗消!$&*#&*&*&*!」

我拿出魔杖不停的對那張紙施一大堆咒語,多到連我自己到最後都分不清我說的是髒話還是咒語了,媽的,我就算了,雷木思這樣子一堆男人追就夠可憐了,名聲怎麼能被我搞壞啊。

「夜星!冷靜啊!」

莉莉他們上前拉住了我──大概是被我嚇到了,因為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那麼生氣的我。

稍微喘了一口氣,我開始瞪著正在圍觀的人潮。

「誰用的,說的話,我或許不會對他下惡咒!如果不說的話、塔朗泰拉跳!!」

我惡狠狠的用魔杖指著角落逃竄出來的蟑螂,魔杖頂端爆出光芒──而那些蟑螂便開始跳了起來。

「我就會讓那個人全身脫光光站在教師席上跳鋼管舞,不信的話你們試試看啊!」

我瞪著在場的人,沒有人講話,除了幾個活像是三姑六婆欠人扁的女生在低聲咒罵著我……又是天狼星親衛隊,我天生造了什麼孽啊,硍。

「一大清早的是誰那麼吵………啊……」

一起床就想要衝到餐廳的詹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照片,瞪大眼睛傻眼了幾分鐘之後便開始狂笑。

「哇哈哈哈哈!天狼星的老婆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何拍桌狂笑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想要化解氣氛還是根本就沒大腦,反正我的手已經開始在癢了,什麼原因都不重要了。

「夜星,別衝動啊!」

艾蜜莉和絲玟衝上前拉住準備追打一邊狂笑一邊逃走的詹姆,莉莉則在旁邊激動的說:「上啊!那不然我幫你!」

「這是怎麼回事?」

當我正準備上前追打詹姆的時候,天狼星愣愣的看著眼前放大N倍的相片。

我同時也愣住了,一股涼意從我的心頭竄上來,不對、我在害怕什麼?我明明沒有做什麼,為什麼我在害怕?

我在擔心他會誤會?還是誤會之後,怕會傷了他的心?

我愣愣的看著他走了過來,而他的瞳孔的那一抹深藍冷到令人心寒。

「哈哈哈,天狼星你這也信……天狼星?」

天狼星輕輕推開了想要解圍的詹姆,我從來也沒有看過他這樣子的表情,當他看小石時、當他正瞪著露西亞時,他用的不是這種『顏色』。

「你說啊。」

我知道這是他真正憤怒時的口氣,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清楚他憤怒時的口氣,是因為從第一集就無緣無故喜歡上他的原因嗎?




我只知道,我生平第一次那麼害怕別人會誤會我。



「不,天狼星,是我的錯,跟他沒關....」

「雷木思,閉嘴,」他因為憤怒而開始顫抖,伸手托起我的下巴的他露出一抹冷笑,「是他在勾引你,故意你的身邊睡覺,然後你就吻了他的臉。」

這是什麼荒謬的想法?我自認為沒有勾引別人也沒有本錢勾引別人,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想法?

「────你的髒手別碰我。」

我冷冷的瞪視著他,他不太明顯的愣了一下,表面依舊一臉冷漠。

「你別自以為是了,你說的那個勾引、嚴重的侮辱了我的自尊,我現在壓力很大,除了要背負我看的見的未來,還要背負你自以為是的背叛,我什麼都要背負!你以為我是每天閒閒像他們一樣只會勾引男人嗎?」

我有些憤怒的指著那堆把照片貼上去的天狼星親衛隊,頭好痛,大概是沒睡飽又感冒吧。

伸手拍掉了天狼星托起我下巴的手,其實我心裡很清楚只要我留在這個世界,就永遠不可能會跟我那生活十幾年的世界的人道別,接著所要面對的、是詹姆、天狼星、莉莉將在未來的某一天,在我的面前死去。



只要一想到就讓人很想哭。



我不是為了天狼星留下來的,但是他的確是那百分之五十的原因,現在突然覺得、這樣子想的自己好笨,好不值得。

我轉身離開,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

前面是什麼樣的路我也無所謂了、就這樣走下去吧,什麼都不要想。





────我想要這樣做,可是我發覺自己完全做不到,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如果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時間在我的面前殘忍的消逝著,我會崩潰。

和莉莉他們在一起、和詹姆他們在一起很快樂,所以我無法忍受他們的死亡。

心臟開始不受控制的抽痛了起來,我瞪大眼睛呼吸開始急促。


怎麼了?


我記得以前小時候、不,最近也有這樣過,好像是情緒激動的時候會──


「夜星?」


不知道是誰叫我的名字、是誰?


抓緊胸前的衣服,我的全身開始不斷發冷,支撐身體的力氣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攤在地上。




『你喜歡他啦。』



我真的喜歡上他了嗎?



我問著自己。

是的,你喜歡他。



夜星,你不是看到他名字時就喜歡上他了嗎?

當時你根本就不知道他長的怎樣,他人好不好,只是相信他一定會再出現書上。

只是相信他是那個妳值得去喜歡的人。

而他,不只出現在你的身旁,還真心的喜歡上了你。


所以、我喜歡他。

會害怕他會誤會,會想要緊抓著這份感情不放,會想要阻止未來某一天即將發生的事情。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喜歡。



眼前一黑,我失去了意識。




















【天狼星】

─────老實說,我煩惱的徹夜難眠。

我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才是真心───有的時候靠的太近,等到真正不在自己身邊的時候,才會警覺到實際上自己根本就不如想像中的那麼了解她。

所以當她不是整天都陪在我的身邊、搬到伊凡斯和她朋友的寢室時,我慌了。




而當我ㄧ走到交誼廳、看見牆上那雷木思低頭吻了夜星的照片,我的口中吐出的全都是一些冷漠到連我自己都想不到怎麼會對夜星說的這些話。

我無法忽視夜星拍開我的手時,那在眼中幾乎快要掉出來的淚水。

於是我就愣愣的看著她轉身離開,明明可以去阻止她走,可是心裡幼稚的部分卻阻止我不要過去向她道歉。



然後她停下腳步開始顫抖,呼吸開始亂了腳步。

我愣愣的看著原本走路總是活蹦亂跳的她倒了下來,一瞬間我的心完全冷了下來。

我衝向了她,把已經昏迷的她抱了起來,想也不想的衝向醫護室,我發覺我的手腳都在顫抖著,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懼感從我的心頭竄起,我努力的維持好自己顫抖的雙手雙腳恢復正常運作,最後才發覺自己原來那麼懦弱

害怕失去她、害怕傷害她、如果她真的離自己遠去,自己一定會開始墮落吧。



果然、我喜歡她。

【夜星】

「這孩子真笨,麻瓜醫生應該有提醒過她情緒不能太過激動了吧?真是的,竟然休克了。」

意識有些模糊。

口中有點苦苦的黏稠味,大概是剛剛龐苪夫人硬灌下魔藥的關係,感覺有點想吐。

「那……請問……」

「放心吧,只要她醒來再喝下藥水,這樣就可以把病徹底根除了,」我彷彿可以看到龐苪夫人嚴肅的臉龐,「今天待在這裡一個晚上,病人需要休息,你們就快出去吧。」

「話說回來,布萊克先生,你什麼時候才要滾出去?」

絲玟的口氣很嚴厲,我還是第一次聽到她這種口氣,害我嚇了一大跳。

「我希望她能原諒我……我要等她醒來。」

「我說過了,病人需要休息!」

龐苪夫人發揮趕人功力全部打算把他們趕走,老實說我鬆了一口氣,因為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們。

「等....你要幹嘛?」

艾蜜莉有些驚訝的說著,我疑惑她正在驚訝什麼的時候,突然有股熱氣輕柔的碰觸的我的耳朵。

「今天晚上我會偷來這。」

「布萊克!你給我滾出去!」

發覺正在性騷擾自己病人的龐苪夫人大怒,我想如果有掃帚的話他會考慮把他們全都掃地出門。

等他們全部都出去後,我摀著雙耳跳了起來,驚慌失措的望著龐苪夫人,我知道我的臉一定燒紅了起來。

「雖然是因為布萊克你才會變成這樣,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就是青春啊。」

「龐苪夫人!」

她開始哈哈大笑,我想要反駁可是卻找不到適合的詞語。

「好啦,快點喝下藥吧。」

龐苪夫人遞給我一個裝著褐綠色的濃稠液體,外觀上看起來好像是蜥蜴加鐵的噁心液體,啊靠!我在杯中怎麼看到一條尾巴,不會真的是蜥蜴吧?

「全都要喝下去。」

龐苪夫人嚴厲的看著我,我只好乖乖的捏著鼻子喝下去。

嗚,好噁心,真的是滿滿的鐵味,這堆鳥東西到底加了什麼啦,我哭。










夜晚。

藥效開始發作了,我發現我的心臟正在激烈的收縮、疼痛著

現在我的心臟正在快速的收縮著,劇烈的疼痛著,幾乎到了全身痠痛的地步。

他媽的,我從沒想過會那麼痛,是因為在心臟部位嗎?

痛苦的在床上掙扎著,我繃緊了身子痛到幾乎快要咬舌自盡。


「你很痛嗎?」

整個人快要被撕成兩半的痛苦讓我差點就沒注意到天狼星已經來到了醫護室,我半睜著雙眼有些勉強的看著他。

如果抓著他的話,他一定會被我的指甲劃傷的。

「沒關係啦,你儘管抱著我沒關係。」

他爽朗的笑了笑,輕輕的抱住了我。

魔藥依然不放我休息一下繼續劇烈的疼痛著,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他在感覺卻沒有那麼痛了。

「你記得明天是什麼日子嗎?」

明天?我記得是……咦?嗄?我的生日?我顧不得激烈的痛楚,有些發愣的看著天狼星。

「詹姆和雷木思聯手計畫好要耍我們啦,然後我們兩個就這樣子跳了下去。」

「啊靠……我明天要打詹姆一頓……」

我有些虛弱的呢喃著,緊抓著天狼星的衣袖,想要把激烈的痛楚都發洩在力氣上。

「等你身體好了之後我陪你一起打,」天狼星原本想笑出來,可是卻好像想到什麼似的沉了沉臉,「對不起。」

「……啊啊痛死了啦,事情都過去了說這些幹麻。」

因為我們兩個什麼都不懂吧。

天狼星上過的女人手指頭加腳趾頭恐怕也算不出來,可是真正的戀愛說不定這是第一次,所以他優先選擇朋友是人之常情,如果是我的話、我恐怕會這樣。

激烈的痛楚再次襲來,我咬著幾近發白的唇,埋進了天狼星的胸膛。

「我好痛,陪我睡覺。」

「嗯。」

原本想要開口多說些什麼,卻發覺、其實這樣已經夠了。




所以。




在黎明開始之前,我希望你能陪在我的身邊。









「詹姆,」雷木思望著正要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好友,他抬起頭來望著他,「謝謝。」

當他看見天狼星和夜星吵架的時候,他有點驚慌,因為他壓根沒想到自己偷吻夜星的畫面竟然會拍下來,而且夜星還昏倒了,於是詹姆就跟天狼星說:其實這一切全都是陷阱,都是因為夜星生日到了要耍他們所做的陷阱。

詹姆靜靜的看了雷木思幾秒,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你這笨蛋,快點睡覺吧。」




<試閱到此結束>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想要這禮拜就擺上通販訊息,但是真的很對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我忘了去量重量了(泣奔)
但是確定下禮拜日那幾天一定會放上來。
為了表示歉意,我先把封面放上來,證明我是真的有去送印Orz



就是這樣了 請大家期待(被巴)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今天是我正式來到這裡的一個禮拜之後。

「夜星小姐。」

當我正悶在寢室的椅子上讀著【一千種藥草以及其特殊功效】時,一臉嚴肅的麥教授走到了我的身旁。

「咦?....啊!對喔!」

差點忘記今天麥教授偷偷把我抓去辦公室講的事情了,我把書夾丟到書裡面夾好後,便開始跑到雷木思的床上收拾我的私人用品還有行李。

「啥?夜星你要離開霍格華茲喔?!」

彼得看到我收行李的舉動驚訝的跳了起來,原本在一旁傻愣愣的看著我收拾行李的天狼星也大驚失色。

「太過分了!他又沒犯什麼錯!」

兩個笨蛋,我嘆了一口氣。

「麥教授,我知道去那的路,您可以先去休息沒關係。」

我對著麥教授笑了笑,她瞪了天狼星一眼(我也不知道,自從我真正定居後她就常這樣),便走出了門外。

我轉過頭來望著滿臉疑惑的他們。

「我收拾東西是因為要搬離寢室啦,那不然你以為我今天沒喝下變性水是要等著被人撲嗎?」

只見兩人紛紛轉頭望向正在悠閒看書的雷木思(詹姆去獻花,但是八成會被莉莉轟回寢室),我則是開始清點我要搬去另外一個寢室的東西……咦?我寫功課常抱在懷裡的熊寶寶跑哪了?

「雷木思!你怎麼事先沒有告訴我!」

當天狼星正在對雷木思鬼吼鬼叫的時候,我瞄了他一眼……不會吧……

「麥教授已經把你視為對夜星有害的生物了,你認為他會叫我告訴你?」

「天狼星,你讓開一下。」

我把正準備不知死活跟雷木思吵架的天狼星推下床,開始在他的床上翻找東西。

「喂……」

他急忙想把我拉離床上,我卻偏偏抓到了一個熊寶寶。

只見我最愛的熊寶寶被我發現,一臉冷汗的看著我,我則是很疑惑,我從小到大抱那麼久了怎麼都沒發現他已經有靈性了……靠!這樣好恐怖!

「你、你想對人家做什麼!」

沒錯、那句話是熊寶寶講的,而且聲音我從小聽到大,因為那是我自己的聲音。

天狼星僵在原地,我愣愣的看著熊寶寶嬌羞扭捏著身子,一臉害羞的躺在床上準備任人擺佈,怎麼?現在是什麼情況?

「……天狼星…………」

「………」

大去之期不遠矣,我彷彿猜的到天狼星這時是這麼想的。

「天狼星?怎麼了?」

只見熊寶寶突然換化成一個模糊的、只穿著一件薄紗的人影,輕撫著看到他更僵的天狼星,我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她是這十幾年間我每天早上照鏡子都會見到的人,就是我自己。

「夜、夜星,聽我解釋……」

「現在這種情況解釋的了?」

我陰陰的說著,直接抓起只穿著薄紗的我狠狠的丟到地板上,拉下布簾一臉陰狠的望著在床上的天狼星。

「夜星,」雷木思懶懶的說著,「天狼星沒有用它解決生理需求。」

「有辦法恢復原狀嗎?」

雷木思思考了一下,「好像沒辦法。」

「那你就去死吧。」

我開始下手扁了天狼星一噸,接著不知道是手癢太久沒打還是怎樣,等我發洩完之後,天狼星已經被扁的不成人形了。

我冷冷的下床拿起行李,把那個只穿著一件薄紗的自己用外套裹好,一手拎著行李一手拎著自己就這樣走了出去。

「夜星,不用我幫你忙?」

「不用啦。」

我笑笑的說著,那個自己重量其實只有熊寶寶的實際重量,嗚,這點很狠心的提醒我自己有多胖。

「夜星!我來幫你的忙!」

莉莉一看見我從寢室走出來,便心情很愉快的跑向了我,看來她剛剛也扁了詹姆一頓,而我的另外兩個室友-艾蜜莉和絲玟、也過來幫我提東西。

艾蜜莉和絲玟是莉莉同寢室的室友,我發覺他們這兩個真的很奇妙的合得來,艾蜜莉天真可愛又活潑,連A片都不知道是什麼,絲玟跟天狼星有得拼,是個情場高手,只不過她天生喜歡下手的是那種純真的男生,跟天狼星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甚至還很討厭天狼星的樣子。

「怎麼會拖那麼久啊?」

艾蜜莉問我,我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忘了,然後又因為這個東西。」

我拎著天真無邪的自己給他們看,他們一邊傻眼一邊把東西搬進寢室裡。

「妄想症作祟啊……」

「看來要先把這個東西恢復成原本的樣子,雖然沒辦法回覆原狀……反正將來說不定有用……」絲玟輕輕揮動著魔杖,而被裹的緊緊的我馬上變成了我原本的熊寶寶、就這樣飛到了木製盒子裡,「喔對了,他沒上過你嗎?」

不愧是跟天狼星同種的絲玟。

「你可以去看看他現在的樣子,」我咬牙切齒的說著,「他如果敢在我畢業之前上我的話,他就會全身脫光光倒吊在有大魷魚的湖裡,然後大魷魚就跳來跳去想拉他下去。」

「那畢業之後呢?」

艾蜜莉睜著大眼疑惑的問著,我愣住,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夜星,你臉紅了。」

絲玟嚴肅的指著我已經燒紅的臉頰,我大驚失色趕緊摀住了我的臉。

「才、才沒有!」

交友不慎,嗚。

當絲玟拉著艾蜜莉摩拳擦掌準備調侃我的時候,莉莉突然發出尖叫聲。

「哇呀!」

莉莉像看到了寶物一樣大叫,我湊了過去,發現他拿了我11本的犬狼/狼犬/詹石同人誌。

「原來雷木思和天狼星有圈圈叉叉的關係呀!」

「不,」我急忙否認,這流出去我會被雷木思丟到禁忌森林,「這是別人畫的啦。」

他們全部都跑向了那堆同人誌,我鬆了一口氣,幸好被轉移注意了。

「喔喔喔喔!好那個....」

看來他們同人女的資質被我開發了,默哀個三秒後我開始很惡劣的猜想接下來詹姆他們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我靜靜的看著他們的反應,很興奮、非常興奮、超級興奮……我突然有點後悔買了那幾本同人誌。







隔天,我拖著沉重的黑眼圈和莉莉他們來到餐廳....都是因為昨天莉莉他們拉著我說同人誌這裡怎樣那裡怎樣,所以這就是我突然後悔的原因.....只有艾蜜莉不受打擾的睡了個香甜的覺。

....現在、他們還在這裡討論!嗚,媽我錯了,我不該把我全部庫存的同人誌都帶到這裡的,對不起。

拿著手中的磚塊書,一碰到椅子,我就直接不吃東西索性死攤在桌子睡覺上,我已經睏到連冷硬的桌子都覺得非常舒適了,嗚。

恍惚模糊之際,一雙大手撫著我的頭髮。

「……滾開……」

我呢喃著,換了個方向繼續睡。

感覺那個騷擾者還沒離開,我的鼻頭被某種東西輕觸著,周圍的起鬨聲越來越大,我反而睡的越來越沉。

突然、前方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我疑惑的走近他準備瞧個仔細,卻發現他……他……他是我最喜歡的漫畫人物!!

看著優雅的動作以及輕柔的口吻我不禁囧了,顧不得三從四德(?)就直接撲了上去在他的懷裡磨蹭著。

「我喜歡你....」

啊、好幸福,和服柔軟的衣料還有他的香氣圍繞在我的身旁,嗚,我死也甘願了。

接著、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束藍髮,我疑惑的抬起頭來望著他,只見天狼星陶醉的抱著我,嘟起嘴巴準備親下去。



啊~~~不要啊~~~!



我直覺性的痛毆了夢中的天狼星一拳,醒了過來才知道我從椅子上跌了下來,天狼星則剛剛好被我擊中臉瞬間K.O.。

胸前別著天狼星咬著玫瑰花的白痴徽章的天狼星親衛隊又狠狠的瞪著我,怎、怎麼回事?

我看著上方那個人頭.....哇呀!!!!惡夢成真啦!!!!!!

「我知道了……原來我可愛的夜星在害羞,哈哈哈哈。」

說完他從地上爬起來,直接把我撲倒在地,麥教授……麥教授不在啊靠!

「放開我啦!這裡還有人在看耶!」

「喔喔,沒人看就可以了喔?」

「啊靠!不要挑我語病!」

「喔喔天狼星衝吧!」

「來場禁忌的青少年H戀吧!」

「●!你們給我走開啦!老鄧你為什麼不救我啊啊啊啊~~~~」

我一邊推開天狼星一邊望向教師席,本校偉大的校長正在跟別人喔呵呵啊哈哈的談笑著……別以為剛剛我沒看見你一邊看好戲一邊吃檸檬雪寶的樣子!硍!

「呵呵呵~~今天的霍格華茲真熱鬧啊。」

我聽到老鄧這麼說著,怒上加怒,我突然有種衝動想要把這老人的檸檬雪寶下瀉藥。








「喂,夜星,你真的不理天狼星啦?」

莉莉、絲玟和艾蜜莉在我旁邊說著,這是當然的,混帳一大早就吵的要死。

「我原本就睡眠不足,現在他害我更睡眠不足了.....」

剛剛施個繳械咒才擺脫掉他.......唉,很累耶,沒力氣了啦,氣死我了,混帳王八蛋,嗚。

「可是明明是你先抱他的。」

單純(?)的艾蜜莉疑惑的說著,我撇開視線臉上出現三條斜線......這的確是真的沒錯,但是這完全不是故意的。

「明明都男女朋友了還在裝。」

絲玟活像是剛看完愛情肥皂劇般露出無趣的眼神,我無奈的想說什麼可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是喜歡他……可是這禮拜他又黏又纏,又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這種事情,老實說我不太在意大不了一拳毆飛他就好了,可是每次一發生這種事麥教授就會很嚴肅的叫我不要跟天狼星來往,你知不知道,被一個嚴肅的教授用無比關懷的態度對待,就算不發瘋精神壓力也很大耶!

雖然我很感激麥教授,但是這跟那是兩回事啦,嗚。

「怎麼突然靜了下來?」

而且做那種事情,我又不像他一樣不怕丟臉,我好歹也是青澀少女一朵花,為什麼非得要……

「你臉又紅了。」

艾蜜莉指著我的臉說著,我抬起頭來愣了一下。

「你真的很常臉紅耶。」

絲玟這個惡魔一臉奸笑的調侃著我,我恨、下次一定要調侃回去。

「你們先去上課吧,這一整天我打算去看些書好趕上進度。」

或許這就是最大的好處吧,因為一二年級的課程我完全沒上到、於是我有時間能跑到圖書館去趕進度、才不會把選修課程截止的時間拖的更久。

「那我們先走囉,」艾蜜莉笑著說,「記得要在圖書館睡上一覺哦。」

「我會的。」

我現在心情簡直是好的不得了,這節是麥教授的課,天狼星如果翹掉的話等於找死,上課時間來到圖書館的學生都很少,所以圖書館就等於我讀書的最佳環境。

開心的邊走邊跳的到了圖書館,隨手挑幾本化獸師的書、要趕的進度譬如說【中世紀魔藥及其禁忌】、【日本所謂的巫師】,這幾本書的程度都很簡單,而且也很有趣,我覺得我會看的非常愉快。

我高興的先攤開了【中世紀魔藥及其禁忌】看,不知道為什麼我對理化數學都不拿手,看魔藥學的書卻看的很輕鬆。
輕柔的早晨、陽光灑進了霍格華茲的圖書館內,我輕靠在自己的手臂裡面,像是在看童話書似的緩慢的翻著魔藥書,微風把幾乎快闔上窗簾掀開,讓幾乎無人的圖書館有時像是壞掉的電燈忽明忽暗。

【中世紀魔藥及其禁忌】幾乎都是用古文介紹些『絕對不可以製造的魔藥』,因為幾乎都是以生物的各種器官來做為材料,偏偏巫師怕死所以都拿麻瓜來開刀,老實說我一直懷疑這種幾乎要進禁書區的書拿來當一二年級的教材是個正確的抉擇嗎?古文麥教授有拿幾本書給我看,所以我都看的懂書裡的內容。

「那本書是我要看的。」

「嗯?」

當我正在思考的時候,頭頂上籠罩著一片黑色的髮絲。

「這本書的借閱時間、似乎已經到了?」

是個冷漠的男孩,而且擁有一頭黑色的及肩髮絲,如果不是他的鷹勾鼻以及那有些蒼白的皮膚,我幾乎會把他誤認為一個瘦小的東方人。

「啊,真是抱歉,我沒有注意到,」我懇求似的看著他,他則是下意識的退了好幾步,「可是我還沒有看完這個章節,先讓我看完可不可以?那不然我的書借你看好不好?」

我沒禮貌的把書推給了他,他默默的接下了書,看到的卻是一年級他早就讀完的課程。

他皺眉,「那本書你看的懂?」

「看的很高興啊,有什麼問題嗎?」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著,原來拿麻瓜的處女來當作材料只是巫師的迷信啊,真是受教了。

「這本書,通常已經畢業的外校生才會回來借,有學生會過來借,但是這十年間借這本書的學生用五根手指頭就算的出來。」

呼,看完了,早就知道要拿個筆記本來寫,最近我發覺自動書寫用的羽毛筆真是個超讚的東西,抬起頭來,我這才意識到他剛剛講的話。

「這不是二年級聖誕節之前指定用的教科書?」

「這是以古文編寫,你認為會有多少學生會看的懂這本書?」

「啊啊,原來我拿錯了,抱歉。」

我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把書遞給了他。

「你真的看的懂?」

「真沒禮貌,我當然看的懂啊,」我笑著拿起另外一本基礎書,「麥教授有拿一些解讀古文的書給我,所以我看的懂,話說我好像在哪看過你。」

仔細端詳眼前的這個人,沒錯,一定是書中出現的哪個角色,那不然我不可能會有那麼熟悉的感覺。

「我從不跟葛來分多的人打交道。」

他冷冷的說著,看來他是史萊哲林的囉?既然是史萊哲林的話……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的鷹勾鼻,順便也張大了嘴巴。

「小石!?」

他同一時間也愣住了,雖然我是用中文講的但是他一定知道這是個親密、甚至可以說是可愛的稱呼,我馬上摀起嘴巴悶在書裡面不知道該不該抬起頭來看他錯愕的表情。

「夜星?」

很不巧的、雷木思剛剛好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我錯愕的抬起頭來,他則是疑惑的看著我和小石。

「你們……」

「……『夜星』……」小石喃喃著,最後有些錯愕的張大了眼睛,「柳夜星,那個喜歡布萊克的蠢女人?」

他若有所思的打量著我,我則是翻了翻白眼,雖然知道小石個性有點扭曲,而且很痛恨他們,但是也不該用蠢女人稱呼我吧。

「我是知道你遷怒是理所當然的啦,因為天狼星他們有的時候開的玩笑真的很過分,而且我極度懷疑他們腦袋裡到底裝了什麼,但是也不必罵我蠢女人吧?」

「夜星你啊……」

雷木思忍不住笑了出來,看來他發覺我還是在生天狼星的氣,雖然我認為他自己也常常懷疑他們腦袋有沒有裝東西。

小石沉默,拿起【中世紀魔藥及其禁忌】轉身就走。

「夜星,你也知道石內卜啊。」

「嗯,對啊。」

我還知道詹姆還有天狼星這兩個死小孩把小石的內褲倒吊給眾人觀賞呢,我有些不滿的想著,其實我也是很喜歡小石的,所以當我看到那一段的時候幾乎快把書撕破了,其實看到天狼星跌入紗幕的時候我就把書撕破了吧我記得。

「怎麼了?」

跌入紗幕。

「沒事。」

有些沮喪的趴在桌面上,我感到有些驚慌失措。

可以改變的、我提醒著自己,這一切是可以改變的,自己到這個世界,其中之ㄧ的原因不是因為這個嗎?

改變莉莉和詹姆的死亡、改變天狼星的消失、改變雷木思因為是狼人所以幾乎被逐出英國魔法界的事實,啊彼得就讓他死一死好了。

我深信我能改變,這大概是我被分到葛來分多的原因吧?但是偶爾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

「雷木思,」悶著,我感覺有點想哭,「我想睡覺,平斯夫人要把我趕出去的時候再叫我。」

「嗯,」不同於天狼星溫暖的雙手,雷木思的雙手有些冰冷,可是卻很舒服,「乖乖睡吧。」

我微笑,對雷木思的溫柔感到有些愉快,最後抵抗不了睡意而沉沉睡去。



在恍惚模糊的意識當中、我發現有一個濕濕軟軟的感覺碰了一下我的臉頰。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