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到底是發了什麼神經才會喜歡上這男人呢?
沒有想到天狼星竟然是這樣的人,我心目中以前那個聰明勇敢可愛的天狼星為什麼會變成一個對十四歲青春美少女性騷擾的變態大叔?
有些自我厭惡的想著……其實我心裡很清楚,他說的一切大概都是真的。

『因為在你現在的這個年紀……你和我就相遇了。』

他帶著有些悲傷的神情說出這句話時,我竟然有點心痛。
當他說出我完全不可置信的話之後,他又直接變成一隻大黑狗當頭給我棒喝,這就代表所有一切都是真的,我在那個世界、曾經生活著,和劫盜四人組在霍格華茲度過每年的春夏秋冬,曾經拋下這一切在那邊快樂的生活著。
但是為什麼我會回到這個地方呢?
是因為他到了這邊,我也順理成章追他到了這個世界?
那為什麼我還是十四歲的樣子呢?

我真的……殘忍的拋下了一切到了霍格華茲嗎?

知道太多事情讓我的腦袋有些紛亂,我甩了甩頭想要讓自己清醒一點,而腳邊變成了一隻狗的天狼星有些擔心的用他毛茸茸的尾巴摩蹭著我的腳邊。
我的腦中猛然出現一個二十六歲的大叔用臉摩蹭著我的腳的畫面。
……牠是隻狗、牠是隻狗、不要把牠當成男人就可以了,我盡力阻止自己當街犯下欺虐動物的暴行才不會被警察帶走外加被路人指指點點。
踏入了公寓,我停在家門前,從斜背包中拿出鑰匙……卻有點猶豫要不要開這扇門。
能不能先把腳邊那隻狗踹下樓梯啊?牠為什麼一臉很興奮的樣子?
「夜星,你在家門前做什麼?」
一隻手從我背後伸了出來,我和天狼星都嚇了一跳,轉過身去才知道原來是剛從菜市場回來的媽媽。
「啊、媽媽,那個,我……」
「哎呀哪裡來的狗?只不過我們家不可以養狗你應該知道吧?夜星。」
「不、那個……」
媽媽開了門之後我有種想要衝回房間的衝動,當正準備起跑的時候我看到坐在沙發上的老爸張大嘴巴報紙掉了下來,連我媽也小小的『哎呀』一聲。
「爸爸、媽媽,請把你女兒嫁給我吧!」
天狼星抓著我的肩膀阻止我逃走,我欲哭無淚的看著爸爸一臉錯愕,還有我媽三八的『哎呀呀呀』的聲音。



我是柳夜星,十四歲的夏天……當著爸媽的面、第一次被人求婚。
我彷彿預見了我悲慘的未來。








「難怪……鄧不利多沒有帶走她、原來是因為這樣……」
我躲在門邊偷偷查看情況,為什麼我不能聽啊,難不成他們已經私下商量好婚約了嗎……不會吧,我才十四歲耶,要是真的在法定年齡那天和他結婚、那我美好的高中生活怎麼辦?我還要談戀愛耶!
「是的,媽媽,但是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還會在這邊……原本應該是待在那個世界、跟紗羅還有尤利安一起生活的。」
我好想隱約聽到了什麼『媽媽』?媽的這變態大叔竟然叫的那麼順口!
「真想要見見他們兩個呢,可是我的孫子跟孫女啊。」
「什麼!我還生了孩子!?」
我錯愕的跳了出來大吼,天狼星滿臉愉悅的點了點頭。
「想當初那個晚上……」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聽我不要聽!!」
我捂著耳朵無法接受這個殘忍的事實,我爸一怒之下揮了個右勾拳、卻也飛快的被天狼星閃了過去。
「我、絕、對、不、可、能、讓、這、男、人、當、我、的、女、婿!」
老爸幹的好啊!我愛你!興奮的握拳,第一次身為女兒的我發現我老爸難得那麼有男人氣魄。
「我知道啊,秋爸爸也不答應我。」
「廢話!維斯最好會答應你這混帳小子跟我們家的夜星交往!」
「我為什麼跟人交往還要經過那個叫維斯的人同意啊…」
我疑惑的看著兩個幼稚男人的爭吵,一瞬間氣氛凍結、就連一家之主我媽也愣住了,有點愣然的看著眼前的情況,我說錯什麼話了啊?
「夜星你應該肚子餓了吧,我們今天就吃火鍋好了,爸、媽,我就去附近買材料吧,煮給你們吃。」
天狼星突然滿臉笑容的說著,看到他此刻的笑容…我頓時發現這個人似乎有某種陰謀,害我驚恐的退了好幾步,不對,他為什麼叫別人的爸媽叫的那麼順口?
「那就麻煩你了,布萊克先生。」
「媽,請別那麼說,叫我天狼星就好,我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我現在已經懶得吐槽了…
「誰跟你是一家人啊你這個混帳東西!」
「孩子的爸,」媽媽滿臉笑容的轉頭看著爸,原本想要繼續說下去的他頓時安靜了下來,接著我媽又滿臉笑容的轉過頭來看我,「天狼星不熟悉附近的路,你就帶他到附近的超市吧。」
「咦?不、不行啊,我還有功課…」
儘管知道這種理由在我媽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上是理由,但是只要不要十六歲就當人妻,我什麼都願意,讓我做功課做到死也可以。
「我都不知道你那麼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吃飯,快一點跟天狼星去吧,全 家 人 都 在 等 你 們 喔。」
「……我知道了……」
屈服在我媽的淫威之下,我抓著袋子悲慘的走出了家門。



我到底該怎麼面對我們家的那兩個哥哥呢?我光是用肩膀想我就知道他們聽到這件事的反應所露出的那種討人厭的笑容,啊啊,我該怎麼跟我的知心好友小安還有小葉解釋呢?會不會有一天鬧到學校去、我還被訓導組長那個豬鼻林(=生教組長)抓去問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更重要的事情是,為什麼我媽會是那種反應?這世界敢情是沒有天理?
「夜星,你好像很煩惱?」
「……」
我決定以不回答當作回答,無力的挑了盒火鍋肉片放進推車,我突然覺得自己的未來一片灰暗。
有些習慣性的壓了壓推車中的東西,我才意識到推車裡的空間幾乎要被天狼星放滿了,還沒來的及想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動作時、推車上的東西就掉了出來。
「……你幹麻放那麼多?」
我錯愕的看著眼前的情況,果然我沒想錯、這個人真的是精神病院逃出來的,正要放一盒烤雞的他愣然的停止手上的動作,看了看眼前的我以及推車內的東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啊……因為跟你在一起,讓我差點忘了今天只是要吃火鍋而已。」
「為什麼啊?」
看到我就想要買整個推車的食物?我真的無法理解這個人的想法,無力的把東西放回架上,一抬起頭來看到的卻是他有點溫柔的笑容。
「以前你和我同居的時候,我們總是一起這樣出來買一個月份的食物,只不過有一次花不到一天就被詹姆那些暴食獸吃掉了。」
「是這樣啊………咦?我和你同居?」
「嗯,」他溫柔的笑著,我看著他的笑容……突然感到有點莫名心痛了起來,「在五年級之前你都是借住在其他人的家裡,我有自己的房子之後就邀你一起跟我住了。」
聽著他講的話,有種不真實感、但是心裡卻感受到一股奇妙的悲傷感……
我決定忽視掉那種莫名心痛的感覺。
「……是喔,」此時的氣氛突然有些尷尬,我想了想決定找話題聊,「那時的我情況怎樣?英國住的習慣嗎?」
有些古怪的問題、但是這真的是我有點好奇的問題,他有些愣然(大概是我從沒問過有關於自己的事情),但是還是講了出來。
「每次快接近秋天你就穿成冬天,到了冬天你就一副要跑去南極的樣子,除了這方面之外我想你住的很習慣,啊還有、你在學校的成績可是穩坐前幾名的,畢業之後擔任治療師。」
「咦?真的假的,我有那麼天才?」
治療師如果等同於麻瓜世界的醫生,那不就等於我是高材生?我怎麼自己一點都感覺不出來,他不會是在說謊吧……
看著我懷疑的神情,他笑了出來伸出了大手撫著我的頭。
「很聰明,跟雷木思差不多還不算聰明?」他笑著說,接著像想到什麼事情似的皺起眉頭,「只不過有的時候還會阻止我和詹姆圍剿鼻涕卜,真是麻煩死了。」
「什麼啊,那才是不對的事情好不好,」我不滿的瞪著他,「兩個大男人欺負一個人那才叫做沒種,單挑的話我就不會說什麼了。」
小石真的有那麼讓人仇視嗎?真是的,我還會阻止他們圍剿小石……應該就代表他那個人不是那麼討人厭吧?
他有些愣然的看著我,我正疑惑的想著他怎麼沒回話的時候、我就突然被他緊緊的擁入懷中。
「夜星─────」
他幾乎是帶點哭音說的,我有些愣然,我說錯了什麼話做錯了什麼事、讓他如此感動到這種地步啊?
「你、你幹麻?」
「沒事……」他還是不肯放開我,反而把我抱的越來越緊,「只是你以前有對我講這句話,突然覺得很想哭……」
「……幹麻這樣……」
當我正在想該怎麼安慰他的時候,看著天狼星身後瞪大眼睛看著我們兩個的人時、我僵住了。
那是在班上號稱全校最大廣播電台的男主持人。
我錯愕的看著那男的僵在原地、接著漸漸的露出詭異的笑容(我把它解讀成找到好題材可以廣播),快速的抓了好幾盒肉就這樣逃去了櫃檯結帳。
我的清白。
我的生活。
我的人生。
…………要毀在這個男人還有廣播電台的手上了啊啊啊啊啊啊!!!!
「夜星你怎麼了,不舒服?」
雖然這麼說,但是他的語氣掩飾不住他愉快的好像剛吃下了一頓美食的神情,我望著他,內心有一把烈火瞬間燃起。
……我的理智在那一瞬間斷掉。









「我回來了,沒心情吃東西,先去做功課。」
一進門我臉色不佳的丟下東西就走回房間,我爸有些驚愕的看著我,大概是我一臉想要殺人的樣子、外加後面跟著一個被我揍到臉都腫起來的男人吧。
為什麼會任由他在那邊胡鬧……一點都不符合我的個性啊。
煩惱的抓著頭,明天去學校到底該如何是好呢?我覺得我只要一進校門十個人大概會有八個人回頭看我,一進教室就會有人問我一堆事情,啊啊啊啊我純真快樂的國中生活已經消失了……
外頭的爸突然發出一聲暴吼,我無力的轉頭看著房門,這次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接著在那聲暴吼之後、天狼星進來了。
「………有什麼事嗎?」
他看著我的神情有著滿滿的愧疚,我皺起眉頭來,到底誰才是受害者啊…
「抱歉,今天這一天是我太激動了。」
現在他看著我的神情只差沒有變成狗在我身邊晃來晃去求我原諒,在我面前的他,突然有種讓我很懷念的感覺。
那種懷念是什麼?老實說我也說不上來。
「……我真的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邊,」他頓了頓,猶豫了一陣子之後又重新開口,「所以我到現在為止還是有點激動,可能嚇到你了,畢竟你什麼都忘了……真的、什麼都忘了啊。」
「………」
看到他有些難過的神情,我不知道該講什麼,總不能說『對不起我什麼都忘了』吧?畢竟講這些只會讓他更愧疚、而且也沒有太大的實質助益。
「但是你還活著就好……跌入拱門的時候你的神情,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你一臉就想要跟我走的樣子,讓我非常擔心。」
他緊皺著眉頭,看起來一副忍著眼淚不讓它掉出來的樣子,讓我的心頭越來越悶…我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起身往門邊走去,惦起腳尖有些笨拙的撫上他的頭。
「……我不就在這裡了,別露出那種表情,」他愣然了很久,我把手放了下來皺起眉頭看著他的臉,「我肚子餓了,一起去吃飯。」
反正不管怎樣都挽回不了我要轟動班級的事實,計較那麼多也沒用,而且看到他那樣子的神情……老實說心裡怪不舒服的。
「嗯,一起走吧。」
「喂,不要牽我手……靠!你靠過來幹麻?你幹麻咬我耳朵?你這變態趕快去死一死!!!!!!」




為了不讓這樣的思緒佔滿我的心頭,也不想要看到他這樣的神情,我竟然做了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會做的事情───那就是安慰一個才第一次見面卻開始讓我感到困擾的男人。
就只是因為愧疚感還有熟悉感,就讓我輕易的背叛了我的原則。
這代表什麼?




……只希望代表的不是我十六歲就要變人妻。(泣)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