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當時大學與她相識是在一個美麗的海邊。
我所待的社團女生很多、男生相對的較少,別人都說我是跳進了一個大坑,可憐的少數男生總是會變成女生的奴隸,也有人持相反意見,說蝦子一堆隨你釣何樂不為,但說這句話通常是女孩一把抓的渣東西,或著是完全沒接觸過女生的可憐孩子。
我是普通人,所以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奴隸。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