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不利多校長,你找我有事嗎?」




「柳小姐,早安。」

「早、早安!」

我竟然忘了說早安!我看著麥教授一臉緊張的盯著我,深怕她會因此而生氣,畢竟我一開口就說那句話,根本就毫無教養可言。

「呵呵~放輕鬆一點,坐下來吃點餅乾吧,我記得妳剛剛沒吃什麼。」

我怯怯的坐了下來,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只要他一直視我,自己就會回到我自己的世界去,雖然我沒有下決定,但是這種想法讓我感到有些懼怕。

「玩的愉快嗎?」

「呃、嗯!應該...可能...也許...呃呃.....很愉快。」

最後我放棄了裝模作樣,直接無奈的說了出來,我承認,有那種『不想回去自己的家』這種念頭實在是有些過份。

「呵呵~不用緊張,那我就簡潔的切入正題了?」

我知道我最害怕的事情要到了,我決定抬起頭望著鄧不利多,因為一時逃避也不代表永遠都可以逃避。

「你....要待在這裡,還是回到你原來的世界?」

「咦?」

我驚訝的望著他,我還以為他會說:「時候到了,你該走了。」然後就會完全沒有一絲反悔的機會直接被強制遣返回去。

沒想到還有選擇!我開心的想著,但是又為了這種即將要丟下一切的複雜情緒感到有些煩悶。

「但-前提是.....」

有些混亂的我抬起頭來望著他。

「你永遠都回不了那個世界,而且在你身旁周遭所有和你相處過的人事物,他們對你的記憶、都會消失不見。」鄧不利多看見我有些愣然的表情,面不改色的繼續說下去,「那個世界上所有關於你的記憶和資料將會轉變成你的魔力,一但決定之後,對於那個世界,你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是嗎?」

我非常想要待在這個世界。

可是、那邊有我的家人。

「.....對不起,我現在還無法決定。」

深呼吸之後,我平靜的說出了這句話,在我身後的麥教授瞪大眼睛,非常緊張的看著我,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麥教授這種模樣。

「米奈娃,先冷靜一下,」鄧不利多溫和的說著,這才讓麥教授緊繃的臉部表情有些放鬆,「那,一天好嗎?你先回去你那個世界,十二點的時候我會出現,我要施法了,這是困難艱深的魔法,所以請你維持好你的心情。」

他溫柔的笑著,我深吸一口氣以平衡我那緊張的心跳。



對不起,天狼星,我對你說謊了。

但是、如果我沒有對你說謊的話,你就不會放我走了吧?



「嗯,謝謝你,鄧不利多校長。」

我溫和的笑了笑,閉上眼睛,感覺到一陣溫柔的光包圍著我,輕柔的把我拉離地面。



「柳、夜、星!!!!!」



辦公室的大門被強硬的推開,被溫柔的光包圍著的我,瞪大眼睛的看著衝向我的天狼星。

「夜星,不行!」我眼睜睜的看著麥教授揮動魔杖,把天狼星丟到了大門外,「維持好你的心情,不要受他影響!!你會被卡在時空中的隙縫中啊!」

「天狼星!」

我無法聽進麥教授的話,我的感性不受理性控制的想要甩開溫柔的光衝向天狼星的身邊,去關心他被麥教授丟出去的傷勢。

「我沒事,不要看我,維持好你的心情!你不給我維持好我就強迫你跳草裙舞給我看!!!」

都這種時候了還在搞笑,我白了天狼星一眼,發覺我的心已經意外的平靜了下來。

眼前被溫柔的光團團包圍著,我安心的閉上眼睛,試圖壓抑心裡那種異樣的感覺。








慵懶的伸了個懶腰,我從床上爬了起來。

是夢嗎?

我依舊穿著那個袖口大的誇張的粉紅色櫻桃睡衣,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因為在英國待太久而不適應台灣的我開始猛咳嗽,連帶的,肩膀也開始抽痛。

被妖女們圍毆的傷口還沒好,果然不是夢。

有些懷念的望了望四周,廚房正在煎肉的香氣鑽入縫隙,充滿了整個房間。

啊啊,現在是週末的早晨啊,真好。

「夜星,還沒起床啊?昨天你玩電腦玩太晚竟然直接趴在鍵盤上睡覺,下次再這樣小心我把電腦丟到資源回收場裡面,就跟你說……」

啊啊,平常聽到都會煩燥起來的碎碎唸攻擊,現在聽起來就像是聽到「喔喔夜星你一萬元的紅包不夠老媽再給你三萬」,這件不可能發生可是一發生就會爽到的事情一樣愉快。

「果然不是夢啊……」

我打開和室門,看見我媽正在背對著我煮午餐,接著我露出溫柔的微笑,緊緊的抱住了我媽。

她起初愣了一下,關掉瓦斯嚴肅的摸了摸我的額頭,「你發燒了啊?」

「最好是啦,」我白了她一眼,「我這叫做孝順啦。」

「見鬼了,你上國小三年級後你爸一抱妳妳就哇哇叫,妳也討厭抱別人不是嗎?」

「好啦好啦,難得的溫馨氣氛都被破壞了。」

我笑了笑放開了媽媽,她重新開瓦斯爐繼續煮菜。

現在是早上十點,我們家的男生還在床上睡的像死豬一樣,我記起來今天我要去同人展的樣子……也好,就去買哈利波特親世代本吧,各種配對都要買起來帶回去給莉莉看,嘿嘿嘿嘿。

想到這裡我不禁暗笑了起來,接著愣在原地。



明明什麼還沒決定好的不是嗎?我為什麼有這樣的想法?



「……夜星。」

「啊?」

媽媽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她沒有轉過身來看我。

「今天早點回家吧,我們有事跟你講。」

「……」我張大了嘴巴,因為我從沒看過媽那麼落寞的聲音,「怎麼了,媽?」

「沒事,妳快去同人展吧。」

「……哦,好啊。」

媽已經發現了?不,應該不太可能,不應該會這樣的。

我下意識的緊捏著身上的衣服,決定出門散散心順便去同人展買東西。

喔喔喔同人展、我心愛的犬狼/狼犬/詹石,等等我,我來了啊啊啊啊!!!







【天狼星】

我早就知道事情不太對勁,夜星以為她瞞的過我?想太多了。

老實說,我不懂他在猶豫什麼。

親情應該是個既無聊又無趣的東西吧?夜星他在猶豫什麼?為什麼她在猶豫?有什麼好猶豫的?

所以當我看到校長室的隙縫裡透出一陣陣柔和的光後,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打開了門。

只可惜太晚了,她的身影已經漸漸模糊了

我還有好多的事情要跟她講,她不行那麼早走啊。

她不行、丟下我一個人。



「布萊克,如果夜星被鎖在時空的隙縫中你該怎麼負責!?」

麥教授憤怒的搖著我的肩膀,我卻無法在乎麥教授的憤怒,只感到一陣暈眩。

沒錯,要是夜星沒辦法做到的話,那我該怎麼辦?

「米奈娃,夜星平安到了她的世界了,不用擔心。」

而且還已經計畫好要買些有趣的東西了呢,鄧不利多笑著跟麥教授講,這才讓他鬆了一口氣,我也因為鬆了一口氣整個攤到地上去了。

「天狼星。」

鄧不利多把我拉了起來,我冷冷的看著他,他則是維持以往欠扁的溫和笑容回應著我。

「如果夜星真的想要留在自己的家,這誰也阻止不了。」

「……我知道,」有些沮喪的低下頭,我感到有些混亂,「我都知道……」

「……今天你就在寢室裡面等吧,如果夜星真的決定留在這裡的話,我會把她直接送到寢室裡面去。」

「……什麼時候會到?」

「十二點。」

「我知道了。」

吸了吸鼻子,我有些狼狽的走出校長室,夜星走後,天空還是一樣的美麗。

但是感覺所有東西都變的不同了,走廊上的嬉鬧聲抑或是詹姆被莉莉追打的慘叫聲,都不同了。

整個世界好像被灰色的憂鬱壓迫著,讓我有點很狼狽的想哭。




我一直以為一見鍾情只是種不可思議的神話。


但是遇到那個叫柳夜星的女孩,一切都不同了。


想要知道更多一點、想要親吻他的髮絲、想要擁抱她柔軟的身體、想暸解她想到痛恨彼此為什麼不是同一個身體同一個靈魂、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明明是個普通的女孩,比我認識的任何一個女生還要暴力還要不可愛,可是我卻只想看著她,就算她不在了,可是感情好像依舊無法控制的流向某一個地方、那個她在的地方。

────我還有好多話想跟你講。

明明才分開了幾分鐘,這種思念幾乎快逼的人發狂。
【夜星】


一見鍾情對我而言不是神話,因為我爸媽當初是一見鍾情,到現在也攜手共渡快20年的時光了,但是我壓根沒有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媽,」大哥錯愕的望著媽,我則是把目光放到已經空了的碗盤上,完全不敢看我的家人,「你發燒了嗎?還是夜星他哈利波特看太多看到瘋了?」

「她沒有瘋我也沒有發燒,我只是沒想到這一天那麼早就來了。」

「爸……」

二哥不知所措的望著手握筷子正在顫抖的爸。

「鄧不利多還沒有跟你說過嗎?」

沉默半倘,媽冷靜的開口。

「說了什麼?」

「……….」爸嘆了一口氣,「看來還是沒有。」

「其實我們早就有心理準備了,因為你看到第一集的時候,書中出現了『小天狼星』這四個字的時候,我還是第一次看你傻在原地快二十分鐘的樣子,啊那個就叫做戀愛吧。」

媽溫柔的說著,我則是錯愕,應該說、今天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害我的腦袋有點無法承受這突如其來的衝擊。

「爸、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已經說過了吧,」爸嚴肅的說著,「夜星是應該回去他自己歸屬的地方了。」

「夜星是另一個魔法世界的人哪能信啊!?而且我們會忘掉她,這是不可能的吧?」

「……媽,」沉默許久的我終於開口,「我還沒有決定好要不要去那裡。」

「夜星,聽我說,你是那邊的人,其實你自己也意識到了不是嗎?」

我沉默,因為這是事實。

或許────『哈利波特』這本書的出現,我就意識到了吧。

意識到所有的一切、意識到我不是這麼單純的一個人,畢竟一個人能看出別人眼睛的顏色進而判斷這個人是好是壞這點,就無法說這個人是個正常人。

「你不適合這裡,從以前開始我就知道這點了。」

「孩子的媽,既然夜星還沒有決定好……」

「夜星,丟下我們。」

媽硬生生的打斷爸的話,緊緊的抱住了我,幾乎快要無法呼吸。

胸口的煩悶瞬間掩過我的理智,我大哭出聲,哭的幾乎快要失去意識。

「不會是真的吧……」

大哥不可置信的攤在桌上,二哥則是摀著臉、試圖不讓淚流出來。

爸非常直接的哭了出來。

「鄧不利多答應過我們,他答應過我們,就算我們忘記了你,你在那邊生活的情況還是會出現在我們的夢中,」說到這裡她有些哽咽,「這裡不適合你,就算有我們在,還是不適合你。」

「這件事你從頭到尾都沒有跟我們說過……」

二哥不可置信的望著媽,她露出溫柔的笑容,摸了摸二哥的頭。

「如果跟你們講的話,我很害怕你們會不把夜星當成自己的妹妹看待。」

他們剎然沉默,我的淚水無法控制的、沾濕了爸媽胸前的衣服。

「夜星,你是體貼的孩子,一直以來都以自己還有我們的意願為優先、以不傷害別人為前提做事,這一次你就破例一次,不用管我們怎麼想,就丟下我們吧。」

「媽……」

「那裡才是你真正的歸屬,我知道,你只有在那裡才可以活的快樂,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肯放你走的。」

爸緊緊握住了我的手,我哽咽到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

「今天十二點,對吧?」

「爸媽……我不要……」

「你不是真的不要吧?」媽露出無奈的笑容,「如果你只是害怕全新的生活,如果你只是捨不得我們的話,那就不能留在這裡喔。」

「……」

我的腦袋一片混亂,原因是因為他們剛剛說的話。

原來,我從頭到尾都不是這個家的小孩,是魔法界的人,不知道為什麼會跑來這個地方。

那現在的情況────

「很抱歉我們不能告訴你真正的情況,我們沒有那種權利,我也認為這件事情讓我們告訴你不太妥當。」

「你知道的,選擇哪邊對你而言比較快樂。」

「……你們現在在逼我嗎?」

「或許是吧。」

媽無奈的笑著,把我抱的更緊。
【天狼星】

感覺時間過的好久。

夜星離開這裡的時間是上午、我必須要等到晚上才能見到她…….不,說不定永遠都見不到她了,不對我幹麻想這些有的沒的。

該死,我天狼星布萊克竟然會為了一個女人這樣子沮喪的很徹底,他媽的一世英名,早知道當初不是跟著她一起跳進去那不然就是強拉她回來。

可惡……

「天狼星!聽說那女人走了對不對?」

黏膩的香水味讓我從一開始就發現她的存在,只見第一美女露西亞露出媚惑的微笑,直接撲向我緊緊的抱住我的手臂。

「真是的,我看那個麻種八成是下了愛情魔藥蠱惑你,你才會被她迷的團團轉。」

噢,拜託你閉嘴。

「那麻種走了也好,這樣子就不會有人來跟我搶我的天狼星了,嘻嘻……」

「噁心死了,妳再靠近我、再講半句有關於夜星的壞話,就別怪我再次打破對女生出手的禁忌,」我冷冷的瞪視著她,她發愣,身體不自覺的抖動了起來,

「你忘了上次你傷害夜星,伊凡斯還有我們四個人對你做了什麼?」

她快速的放開了我,不可置信的瞪大著眼睛,驚訝的看著我。

「那天……是你們做的?」

我冷笑聳肩,「我什麼都沒說哦。」

光是被關在地牢的懲罰還不夠,於是我就計畫好矇住她的眼睛,讓他做了一場很真實的惡夢。

只不過讓她夢到自己被那個什麼『滿清十大酷刑』折磨而已,灌水銀、剝皮、腰斬、五馬分屍……等等,就只有這樣而已嘛,我想如果她真的可以殺死夜星,一定會用更殘忍的方法────我是這麼想的。




其實一點都不過分嘛。





「天狼星,你竟敢拒絕我!柳夜星那個女的到底有什麼好的?」

「比妳好太多了,」我立刻想也不想的直接反應,「她沒有你那麼噁心。」

我冷冷的轉身就走,不理會她在背後憤怒的尖叫聲。






『夜星不會回來』這種突如其來的恐懼感讓我感到有點懦弱。

該死,什麼時候我變成這種膽小的人了?混帳。

試圖闖進豬頭酒吧喝個爛醉的我,在想要踏入門口的時候愣住了。

夜星如果真的回來的話,她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如果看到喝個爛醉的我,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有些顫抖的把手伸回口袋,我離開豬頭酒吧。

該死……自己什麼時候陷的那麼深了?我完全不知道……


【夜星】

我不知道爸媽是怎麼說服哥哥們的,只是當我哭了又睡,睡了又醒之後,他們的臉沒有原有的錯愕及憤怒,雖然還沒完全消去那種感覺,但是他們非常的沉靜。



一醒來,鄧不利多把我嚇了一大跳。



其實鄧不利多出現在我家裡這件事情真的非常詭異……不、他當初半夜出現在電腦裡面那才就做恐怖。

我默默的跟哥哥躲在柱子後面,看著我爸媽跟鄧不利多談話,真是奇妙的情景啊。

「……我說啊。」

「啊?」

我愣愣的望著兩個哥哥,他們抓了抓頭。

「說不定我們會把你當成神經病,但是你要回來看我們。」

「不是說不定,是一定,」二哥糾正大哥的話,「你本來就是神經病,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反正你回來就來找我們啦。」

我忍下想扁人的衝動,「可是鄧不利多……」

「鄧不利多又怎樣,反正你回來就對了。」

「那不然好歹也出現在我們的夢中。」

「……嗯,」可惡,我又差點哭了出來,吸了吸鼻子,我決定擁抱他們,「謝謝。」

他們起先有點發愣,之後也開始回抱著我。

「那個叫天狼星的傢伙敢欺負你,我就叫爸媽跑去他夢裡威脅他。」

「靠,最好威脅的了啦。」

我破涕為笑,他們也笑了出來。

我們心裡都有個答案,但是誰也不點明不戳破。

而,懦弱的我也是這樣子。

現在是十一點五十八分,鄧不利多站了起來,微笑的看著門後的我們。

「夜星,」他伸出手來,「你決定好了嗎?」

我默默的走了出來,看著他腳邊成堆的行李,除了晚餐之前下意識偷偷整理的部分之外───還多出了一包東西。

點了點頭,我疑惑的指著那包東西,「那是什麼?」

「我們從小的時候就因為這天所準備的相簿,還有你最愛吃的泡麵啦、我們全家寫給天狼星的信啊……」我一驚,爸露出笑容,「都已經翻好英文了你放心。」

不,我比較擔心你們威脅他什麼東西,我默默的想著。

「柳先生、柳小姐,」鄧不利多深深的一鞠躬,「我代替她們謝謝你們的照顧。」

「不會,」媽笑著,「夜星本來就是我們的家人。」

我有些愣然,怎麼辦、這樣好像等於我們將來會見面似的……

「你啊,不要一臉想哭的表情啦。」

「長那麼大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你哭那麼慘,丟臉死了。」

「他媽的,你們兩個給我閉嘴啦。」

我笑了出來,擦了擦眼淚,轉頭回去看牆上的時鐘。

十一點五十九分。

只剩一分鐘。


「夜星,只剩一分鐘了。」鄧不利多輕輕的提醒著我,我點了點頭,而他又露出當時我和他第一次見面、那在電腦上慈祥溫柔的笑容,「魔法跟麻瓜的科技一樣,是會進步的,就算你受了永遠不能回來這裡的禁咒,還是找的出方法吧?」

「…….對哦。」

話說雷木思的縛狼汁好像也是在之後研究出來的,我是笨蛋,怎麼沒想出來呢?

「夜星,」媽把我從思考中拉回現實,她笑著,「再見。」

總有一天一定會見面的。

「再見。」

他們四個人緊握著我的手,試圖把體溫永遠的烙印在我的心底。


不管如何、過了多久、絕對不會忘記──────


溫柔的光從我和鄧不利多的身邊浮現,我緊緊握著他們的手,一邊哭一邊笑,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們的體溫好像假日的早晨似的,讓人感到舒適又溫暖。


我一輩子、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種溫度。


眼前逐漸模糊,我感覺到光正在輕輕帶開我們緊握的雙手。

「再見。」

說完了這兩個字之後,他們就在我的面前消失了。




【天狼星】

夜星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大包小包的行李從天花板砸了下來,詹姆和彼得已經被埋在裡面呈現瀕死狀態,雷木思早已經先一步躲到攻擊範圍之外,夜星更是整個人摔到了我的懷裡。

「夜、夜星……」

她睜開眼睛,有些愣然的跟我對望著。

「天……狼星?」

「嗯。」

忍住懦弱到想哭的衝動,我緊緊的抱住了她。

「嗯,我回來了。」

她顫抖的說著,也緊緊的抱住了我,開始痛哭失聲。









後來的情況↓


「終於睡著了……」

天狼星輕輕的把夜星放到自己的床上,開始動手整理夜星的行李。

「唉呦喂啊~」詹姆異常三八的摀著嘴偷笑,「現在就開始當家庭主夫了喔?」

「閉嘴啦,智障。」

他有些煩躁的整理著夜星的行李,無意間,某個行李中掉出了四封信,上面清一色的寫了『給天狼星』這幾個字。

「給我的?」

天狼星疑惑的拆開了第一封信,其餘三個都湊了過來。



『你去死吧。
BY夜星的大哥』



天狼星完全愣住,他看著慘白的紙上用紅筆寫著大大的這四個字,其餘三個都很沒良心的開始拍桌狂笑了起來,而躺在天狼星床上的夜星睡的太熟所以完全沒有被他們吵醒。

天狼星顫抖的開了第二封信。



『混帳王八蛋,我咒你上廁所上到摔進馬桶裡面。
BY夜星的二哥』



「太、太經典啦!」詹姆狂笑,幾乎快流出眼淚來,「我要貼在佈告欄上啦!」

毆了詹姆一拳之後,天狼星又開了第三封信。



『敢誘拐我女兒,等著哪天我過去打死你吧!
BY夜星的爸爸』



天狼星顫抖的握著手中三封信,不知為何的受到很大的打擊。

行李中還有一封信,可是我已經沒勇氣去開了,天狼星緊握著手中的信,突然覺得今天的夜晚有點淒涼……

(註:其實媽媽的信是裡面最正常的。)

創作者介紹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貓澤
  • 那個.....<br />
    時啊,<br />
    請不要介意....<br />
    那個....<br />
    夜星比中指的次數......<br />
    會不會多了點....?<br />
    我在看試閱時發現,<br />
    夜星不斷的比中指.....<br />
    希望可以少一點吧....<br />
    嗯....就這樣....<br />
    啊!<br />
    那個.....<br />
    期待你的本子!!>.<
  • 時
  • >>>貓澤<br />
    <br />
    對不起,我們家的夜星就是那麼沒教養的孩子,所以不打算更改喔^^<br />
    但是如果有上一句比中指下一句又重複寫的那種我會改的。<br />
    謝謝你的期待ˇ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