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せかい後續,愛麗絲【真相】結局之後的自我妄想,請注意。
※第一代結局【真相】嚴重捏他,強烈建議不知道的先玩過一遍或是看劇情同人,知道結局之後才能看得懂這篇文。
※第二代少許白兔路線捏他。
※此為白兔x愛麗絲之配對(少許),主要是自創女角但無配對,無法接受者請勿點入。








我覺得自己很殘忍。
不管過了多少年,不管得到什麼樣的病,總是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欺負著那隻深愛我的兔子。
『是你殺了我啊。』
我幸福的嘆息著。
到最後的最後,有愛麗絲陪在我的身邊,而且親手殺死我的是彼得,實在太好了。
套句彼得常說的話:我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彼得流淚著,他的淚水是一如往常埋葬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眼淚。
『愛麗絲,對不起、對不起…….』
『幸好我在我這段所珍惜的時間死去。』
彼得瞪大眼睛,好像是我說的話嚇到他了。
『彼得,我愛你、我愛你。』
他顫抖著,兔耳幾乎沒有力氣維持正常的狀態。
『能被你殺害我很高興,所以可別追隨我而去啊,你要是這樣做我下輩子會開始討厭你。』
雖然他可能連下輩子的意義都不懂。
此時被彼得槍擊的胸口,所冒出的不是血,而是沙子。
彷彿吞噬我的沙子,像暴風般不停擴散著,吞噬掉我的靈魂。
彼得流著淚注視著我,啊啊,我是卑鄙的人,竟然選在這個時間死去。
露出了微笑,我能感覺自己的雙手已經消失不見。




『再見了,彼得。』










   






母親是位非常堅強的女性。
兩歲時她領養了我,靠著自己的力量爬上了出版社的高層,沒有結婚卻養育著我的母親常常被人在背後說閒話,但她卻毫不在乎也不生氣,真的是位非常出色的女性。
現在,我握著她的手。
明明是如此溫暖的手,為什麼現在卻變得如此冰冷?
明明是雙可以擁抱我的大手,何時變成那麼的瘦弱了?
明明是有著溫柔笑容的女性,為什麼現在無法做出任何笑容?
『現在你已經是大人了,編輯們很高興喔,說你比媽媽還要出色。』
我彷彿看見自己冰冷的淚滑落了下來。
「這恐怕是家族遺傳呢…….利德爾夫人曾經有遺傳病史嗎?」
「是的,她的母親以及姐姐都是因為這個原因過世的。」
語言在這個空間交錯著,像是玻璃碎片般讓我的身上畫出一道道血痕,我彷彿聽見我最愛的男人在這個空間裡面忍住悲傷所訴說出來的話,但現在這所有的一切再也不重要了。
『愛麗絲,你跟我並沒有血緣關係真是太好了,』即使笑容老去她還是如此的美麗,虛弱而毫無血色的臉讓她有種病態的魅力,『啊啊,沒想到竟然跟母親還有姊姊以相同的方式離開啊……幸好是這個時候,太好了,愛麗絲已經可以自己活下去了。』
白布蓋住了母親逐漸僵硬的身體,我的手被羅貝特拉了開來。
『我始終被時間手刃了……..會哭吧,一定會哭的。』
母親意識逐漸混亂的時候,不停的叫著我的名字,還有很多很多我聽不懂的話。






而可預見的。
在星期日的下午,母親去世了。
『是你殺了我啊。』
母親幸福的嘆息著,這是她的最後一句遺言。








「愛麗絲小姐,請問這棟別墅你要怎麼處理呢?」
「留下來。」
我彷彿聽到我曾經最愛的男人嘆了一口氣。
「那為何辭去我的職務?」
「你是為了母親才留下來的吧?既然母親已經過世了,你沒必要繼續留下來。」
「可是、愛麗絲小姐,她是我最愛的人,但是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啊。」
「還是你缺少這份薪水?我可以引薦工作。」
「我缺少的不是這份薪水。」
任何人都很清楚羅貝特的能力,他是可以去薪資更優渥的地方工作的,只是被母親撿到的、才比我大上十歲的這位青年,始終留在這邊工作。
連我都清楚他對母親的感情,母親也相當的清楚,但她始終沒有把感情託付給他,而我即使知道但還是喜歡上他。
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時間帶走了我的母親,也帶走了我對他的感情。
跟母親沒關係,母親不是他拒絕我的原因,所以這份幼稚的單戀很早就結束了。
但是我不想見到他。
我不想見到除了我以外,喜歡母親並且被母親疼愛的人。
「愛麗絲小姐,你以為我不懂你嗎?跟愛麗絲夫人一樣的性格還有無謂的堅持。」
「這棟別墅的法定繼承人是我,我說了算。」
「……等你回復心意的時候,只要你一句話,我就會回來的。」
他離開了家裡,那位一直親如兄長、與母親一樣精明幹練的男人。
而我繼承了母親的所有一切,包括她的財產工作以及……那個在外人眼中一直異常的習慣,而那是我最珍惜的時間。




『你知道有個童話故事嗎?跟我們同名的。』
『愛麗絲?』
『沒錯喔,小愛麗絲覺得這個故事怎樣?』
『童話故事裡面出現砍頭感覺有些驚悚……還有,會忍不住好奇有這種經歷的小女孩,將來長大成人會變成怎麼樣的人吧。』
『我的姊姊曾經跟我講過喔,她希望那個小女孩能成為一個非常棒的女性。』
『阿姨感覺非常溫柔呢,媽媽你是怎麼想的?』
『我覺得那個小女孩會得到幸福的,就跟我有你這個女兒一樣幸福。』
『我有媽媽你才覺得幸福呢。』




是的,媽媽是給予我幸福的人。
雖然以很嚴厲的方式教導我訓練我獨立,但是我想陪在媽媽的身邊一輩子,因為除了我以外沒有任何人陪她,不是我自戀也不是我封閉心靈,但確實是這樣。
我不知道她不容許任何人進入他們兩個的世界是因為什麼原因,唯一奇怪的舉動只記得母親總是很奇怪的站在某棵大樹下面,直到自己跑來才離開那個地方。
有傭人說那是她和她的初戀分手的地方、有人說那是她與她的親人共同回憶的地方,說法太多但是母親從未證實,只當做笑話笑笑而已。
我因為尊重母親而沒有追問任何事情,我希望她能幸福,而不是帶給她困擾。
而現在,那個人已經不在了。
之後過了很多年,我始終沒有改掉這種習慣。
星期日的下午自己一個人靜靜待在與母親相處的樹下,沒有懊悔也沒有難過,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把母親銘刻在我的心中…….這一輩子,我一定會永遠都做相同的事情吧。
就算一隻奇怪的兔子出現擄走我也一樣。




【待續】


我寫出了一篇很奇怪的文。
文中的主角不是愛麗絲也不是彼得,而是在之前短篇出現的小愛麗絲。
而愛麗絲繼承了家族病史,因為過度勞累而發病去世,原本是想要讓小愛麗絲走上與愛麗絲相同的道路去心之國,但是果然不可能,因為愛麗絲以自己的全部所教出的女兒不會是這樣的人,但那份脆弱以及固執還是相同的。
這篇的CP主要是愛麗絲與彼得,小愛麗絲不會有CP(就算有CP也是ALL,沒有特定的對象),與其說是寫篇戀愛故事,不如說是自己超腦補系統啟動、寫出外人角度所看到的愛麗絲。
希望大家會喜歡。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