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せかい後續,愛麗絲【真相】結局之後的自我妄想,請注意。
※第一代結局【真相】嚴重捏他,強烈建議不知道的先玩過一遍或是看劇情同人,知道結局之後才能看得懂這篇文。
※第二代少許白兔路線捏他。
※此為白兔x愛麗絲之配對(少許),主要是自創女角但無配對,無法接受者請勿點入。

 


出現了一隻奇怪的兔子,在我面前奔跑著。
懷中有與母親所擁有的、相似的懷表,母親的懷表已經使用了十多年,就算已經用到沒有辦法修了,她還是日復一日的帶在身邊。
「喂!」
有種很可怕的直覺,母親在外人眼中怪異的行為是來自於這隻兔子身上。
牠沒有停止,繼續用兩隻後腿奔跑著。
我起身,做出了我一輩子以為我不可能會做的事情,追著一隻兔子拔腿狂奔。
就像那個童話故事的小女孩一樣,沿著草地追著兔子,接著跳入洞裡,可是我跑步的速度太慢,掛著茶金色懷表的兔子已經漸漸消失不見了。
我按著心臟,還在想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黑影罩住了我。
抬起頭來,我驚訝的瞪大了眼。
那個青年有著銀白色的漂亮頭髮,以及……….一對兔耳,還有跟他的髮色相比呈現強烈對比的紅格西裝領襯衫。
「……..」
我家何時變成了cosplay的外拍場景?
「雖然你的身上有一堆雜菌,但是我是隻好兔子,只能忍耐了。」
溫柔的聲音卻透出一絲冷冽,而且我還有一種本身是細菌病原體的錯覺,在還沒有深入思考的時候、我的身子被他騰空抱起。
「!?」
「啊啊,真想殺掉,可是不行…….」
「不行就不要抱著我啊…….」
說完我才驚覺到一件事情,他是想殺了我嗎?
「我是很想這樣做啊,可是不行。」
這樣就確保了他不會幹掉我嗎?我可以放心嗎?不對,重點不是這個吧?
「你要帶我去哪裡?」
「時針屋那邊,你最好別來紅心城,我不想看到充滿雜菌的你。」
「你在說甚麼我完全聽不懂。」
「…….她,從來沒跟你說過嗎?」
原本有著冰冷語氣的兔子,在說到『她』的時候,語氣放軟了不少。
「誰?」
雖然直覺的知道答案,但是我想要眼前的這個奇怪人形兔子說出口。
「……」
但他沒有回答。
我正在思考該不該詢問的時候,我就被丟入了一個黑洞。
失速的墜落感讓我感到害怕,原本抱著我的兔子在一旁悠閒著看著我,彷彿因為沒再觸碰我這個雜菌而鬆了一口氣。
「喂!!我會死的!!!」
第一次體會到沒有安全桿的雲霄飛車(而且還是往下衝的那種),我失去了冷靜。
「你不會死的。」
「我會死!!! xxxxxxxxxxxxxxxxxxxx兔子!!!!xxxxxxxxxx…….」
一陣狂罵讓兔子的耳朵動了動,他一臉厭煩的握住我的手。
「啊啊,真是髒呢。」
「你這隻xxxxxxxxxxxxx兔子!我會死!你握個手是有個xxxxxxxxxxx!」
我憤怒的揪住了他的耳朵,他痛的大叫起來,想把另外一隻手往自己胸前的懷表伸去卻停止了動作。
在還沒有意識到他的舉動時,我成功活下來了。
我並沒有摔爛,而是落在一個冰冷的地板上。
兔子怒火沖天的甩開我的手便掉頭離去,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溜的遠遠的。

 

最糟糕的情況。

 

被一隻兔子帶走也就算了,還被留在這邊。
……這隻、XXXXXX兔子。
用怨毒的眼神咒罵著那隻兔子離去的方向,我起身望向周圍。
奇怪的塔,跟我的知識完全不符合的塔,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牆上有著特殊造型的長條型空洞如果是人不小心被推下去一定就死了吧?旁邊刻印在灰色磚塊上的數字倒是奇妙的毫無違和感就是了。
沒有任何可以阻擋窗外一切的防護措施,透進塔內的陽光非常刺眼,這是好久都沒看過的好天氣,到底是我從未注意變化,還是本來就是這樣?感覺如此刺眼的陽光,似乎很久都沒看過了。
「女人,你是誰?」
低沉的男聲從遠方傳來。
有著一頭紫色長髮的男性皺著眉走了過來,懷中所掛的是和那隻XXXXX兔子相似的懷表,這裡的人cosplay 之餘還帶個懷表是興趣嗎?
「愛麗絲=利德爾。」
我意外的看見他手中的起子掉了下來。
起初他瞪大眼睛看著我,沉默了好一下子之後卻又回復了平時的那種冷靜。
「你騙人。」
「我沒騙人,我的確叫愛麗絲=利德爾。」
這個人認識母親,我最初賭在兔子身上的願望終於被實現了。
如果這就是母親一直埋藏在心裡的秘密的話…….
「你這個女人拿愛麗絲的名字來用想做甚麼?」
就如同白兔一般冰冷的眼神。
「我沒有想要做甚麼,」或許該對他以外的人用假名,「只是是一隻頭上長著白色兔耳的兔子把我帶到這邊就丟下我了。」
「外、外地人!?你怎麼能進入這邊,我從沒允許過……」
「我是不知道,但是就我的常識而言,我沒看過類似這種塔的建築。」
過於協調的色調以及不協調的刻飾,像是象徵什麼卻又不想面對,是種非常詭異的塔,但是感覺其實還不壞,我的冷靜似乎感染了他,原本驚慌失措的他逐漸冷靜了下來。
「如果你是外地人的話,也過於冷靜了吧?」
因為如果是為了追隨母親的秘密的話,我尊重母親但是卻也好奇她從未告訴我的那一部分,於是我只能用冷靜來壓抑我心中的興奮。
「似乎是,因為我是大人了啊。」
「啊……也是呢,她那個時候的年紀很小。」
「你叫甚麼名字呢?」
她應該就是指母親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知道所有母親在這邊的朋友,或許就能離她的秘密更進一步。
「……尤里烏斯=蒙雷,女人,我不會收留你的,快滾出這個地方吧。」
「……你知道那隻兔子的懷表是在哪裡買的嗎?」
聽到這個詭異的問題,原本想轉身離去的尤里烏斯停下了腳步。
「買的?看來果然是個外地人,問這種愚蠢的問題。」
他詭異的笑了出來,我面不改色的繼續問下去。
「我的母親擁有與兔子相像的懷表,我想問清楚它的來源,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
原本露出不屑表情的尤里烏絲,此時露出了極度怪異的表情。
「……..你母親的名字?」
「跟我同名喔。」
我可以期待在他身上發現更多更多母親的秘密嗎?
或許我對於母親的執著真的到了超乎常人的地步,但是我不討厭這樣。
「不、不可能……..你跟她完全不像,除了顏色以外。」
「母親領養了我,不像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看來是被嚇呆了,尤里烏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母親雖然很嚴厲但是依然是位溫柔的女性,有個孩子算是很奇怪的事情嗎?
我想他或許需要更多時間來消化這個事實,看來是問不出甚麼東西了,或許這個男人是母親的愛慕者也說不定?雖然年齡跟我差不多就是了…….
說出了口就算了,我就再賭一次,跟這男人說這些事情不會受到任何威脅,在這個母親曾存在的地方中。
「我聽你的話乖乖滾出去了,希望你別跟任何人提起我的本名跟我講過的事情,我想保護好自己,先走了。」
他並沒有阻止我,只是一直站在原地。
我心情很好的下了樓梯,說不定這裡是年幼的母親曾經走過的地方呢。

 

 

【待續】
其實小愛麗絲是母親控(!?,程度不輸給白兔
也因為這樣才能在這個世界保持冷靜,尤其在確定這個世界=母親秘密的同時。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