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天狼星布萊克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此為短篇【應許之地】之續篇

 

 

 

當這世界改變。

 

 

 

有沒有過這種感覺?
當自己一昧的往前行走時,回頭卻發現朋友已經漸漸失去連絡。
而本身,也逐漸一點一滴的改變。
時間空間個性上的改變讓人措手不及,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早已經抓不住那曾經留在身邊的人事物,那時才會想,薄弱的到底是彼此的友情還是人類的情感?
可是這是每個人必須的改變。
除了面對這條路以外,已經沒有甚麼可以讓自己逃開。








「欸,時,你男友今天又來了。」
黑色絲襪佈滿腿部肌膚,窄裙以及襯衫讓教室裡面的女生都格外端莊。
沒錯,現在我們在上課。
而那個似乎已經變成我男友的人,正在外面等著我一起去吃飯。
「他不是我男友。」
一邊試圖維持平衡一邊走著,我拿著托盤上六個八分滿的玻璃杯行走著。
沒錯,他不是我男友,真的。
只是幾個月前在校外碰見的朋友而已。






自從那次之後,他們四個人就在校外某個地方租了一個房子,來往在那邊以及這個世界,當我正煩惱要不要搬出宿舍的時候,那個死有錢人講了。
「你來住我們租的房子就好啦,幹嘛還找房子。」
「詹姆,我要是住你們的房子我要怎麼瞞過我爸媽還有我同學?」
在一旁的天狼星搭腔,「魔法很好用啊。」
「這種事情也不用魔法解決吧……」
跟他們吵了一陣子之後我還是決定到校外找房子,雖然我知道很危險(打算一個人住),但至少在這方面我不想要在麻煩到他們。
大概是長大之後就不會再有『啊如果有魔法的話該有多好』的想法吧?
但是天狼星他們都不懂,包括雷木思,當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換來的只是他們奇怪的眼神。
我只能說,這幾年我變了,你們不也是一樣?
在那邊,他們都有自己的一片天,而我還是一個即將滿十九歲的大學生,無社會能力經濟能力甚麼都沒有,每次看到他們在工作的樣子就會讓我覺得,他們的手腕還是什麼的,都已經不是那種會靠腰說功課那麼多寫不完的小孩。
而開始靠腰這些的人是我,也因此我受到他們的恥笑好多次了。
「別裝了~~那不然好歹也要出去跟他說一下等下課再來啊?讓他一個男人待在外面等著感覺很可憐耶。」
「哪裡可憐了……」
他根本就是故意來看我穿外場服的樣子好不好,那男人喜歡性感內衣的腦子過了幾年只多加一雙黑色絲襪,根本就不用理他。
放下了托盤,我活動活動了僵硬的手指,趁教授不注意的時候偷溜出教室。
一踏出教室,我就看到他正抬頭望著走廊上面的插花作品。


那照耀在他髮絲上的陽光,眩目到令人想轉開頭。


「時~你出來啦?」
而且轉過頭來的微笑,附有相當強大的殺傷力。
「我還要上課啦,別待在這邊超醒目的。」
露出一臉厭煩的表情想擊退他,很可惜的是布萊克先生裝傻的工夫相當高強。
「等等我想去吃炒飯,陪我一起去吃好不好?」
「我不想吃飯耶……應該說我還沒想到自己要吃甚麼,反正不要飯就是了。」
「好好~都聽你的。」
摸了摸我的頭,我卻不想要去了解他到底是什麼意思抱有甚麼期待。
綁著馬尾的他,是四個人之中最常來找我的人。
幾年前那個或許我留下來就可能實現的戀情,我並不認為就如此簡單的就可以再次擁有,更何況我也沒有那種可以丟下一切跟隨著他去那個世界的勇氣。
所以與其再次傷心,不如從一開始就甚麼都不要去希望,這樣子對我對他都好。
可是他似乎並不明瞭這點,對於我所定下的界限總是把他變的模糊曖昧。
「……幹嘛這樣對我,」小小的嘟嚷著,我嘆了一口氣,「你隨便找個地方休息,我上完課就去找你,別待在系館,到時我帶你去一家有炒飯的店…..這樣可以吧?」
「嗯,」他笑了笑,輕輕捧起我的手指,「別練習太累,都紅掉了。」
如果是以前,他大概會嘲笑我沒力氣順便拍拍屁股以示他的腦袋有問題,現在太過於溫柔的他讓我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過來,我只能默默抽掉我的手。
「我……先回去上課了。」
他愣了愣,沒有說甚麼,帶著笑容向我揮了揮手就走出系館門外。
「你們吵架了喔?」
不知道再原地發呆了多久,朋友才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沒有啊,幹嘛這麼講?」
「你們的氣氛有點詭異,如果他真的不是你男友只是跟蹤狂的話就要講喔。」
「他是我的朋友啦,我們沒有發生甚麼事情。」
或許應該要發生甚麼事情,但我們的確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也是我不想要讓事情發生而已,天狼星正包容著我的任性。




這種寬容的程度讓我覺得很詭異。
當初狠心離開的是我,丟下他一個人不管的是我,我為什麼有這種資格能讓他追到這種地步?如果從一開始他就打算這樣做的話,那他到底等了多久呢?
有某種無法控制的情感正逐漸吞噬著我的一切,我清楚自己接受他的話會做出甚麼事情,因為太過於清楚才拒絕接受。
「你今天一直發呆。」
「啊…….有嗎?」面前的是吃著炒飯的他,斑駁的白色油漆成維他的背景顯得有些突兀,「話說你也太常來這裡了吧?都不用工作的嗎?」
像我已經好幾天都沒看見雷木思他們了,眼前的這傢伙大概三天才會出現一次,頻率之高讓我用普通的眼光看待他也難。
「沒辦法啊,我們抱持的想法不同,當然來的頻率就不同囉。」
天狼星倒是非常輕鬆直接的聳了聳肩徹底否決我鴕鳥心態的想法,我把頭別過去默默吃著麵條,正在思考該用甚麼樣的話回他。
「……你真的變了。」
「你不覺得我們在這種背景下討論這種事情很詭異嗎?」
「吐槽這點到是沒變,」像是確認了甚麼似的,他安心的笑了,「那不然回我家討論這種事情?」
「我不要,感覺會發生可怕的事情。」
「那既然這樣你選一個地點我們來討論算了。」
「…….好像還是你家比較妥當喔。」
我並不希望我和他再一起的畫面被我的朋友看到,雖然他們不會多問甚麼啦,可是過陣子應該會有一些謠言吧。
「不擔心我對你下手嗎?」
吃完最後一口炒飯,嘴角黏著飯粒的他露出狡猾的笑容。
「對於一個是大人嘴角還會黏飯粒的人我應該不用害怕,」伸手把飯粒弄掉,他有些愣然的看著我親密的舉動,「我不會把它吃下去的。」
接著我把飯粒輕輕撥到了盤子裡。
「…….欸,要來我家嗎?」
「…….可以不要嗎?」
好吧我承認我是孬種,很孬的那種。
「我不想勉強你,」他無奈的笑了笑,「可是,我沒辦法給你那麼多時間。」
為什麼?
在那麼一瞬間我想要把這三個字講出口,可是卻沒辦法。
一想起之前的懷疑,我無法任性的把這三個字說出口,好像是在逼問他為什麼不給我多點時間,但我憑甚麼這樣做呢?
「你啊,就連為什麼都不願意問我。」
他嘆了一口氣,起身結帳。
「你可以任性一點的。」
我僵在原地。
至於為什麼僵在原地的原因,我也不清楚。
只是,或許是等這句話等很久了,明明希望有人跟我講這句話,但我知道我一輩子都等不到,但現在,他說出口了。
「時?」
他疑惑的叫著我,手裡拿著我的安全帽。
我站了起來,腦筋一片空白的衝向了他,連我自己也沒有想到我為什麼會有這股衝動這股勇氣,我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踮起腳尖吻了他。
我的初吻並沒有那麼浪漫甚至是有點噁心,因為我剛吃了鍋燒意麵而他吃了鮪魚蛋炒飯,我們兩個嘴巴裡面除了食物的味道以外並沒有其他像小說中所敘述的甜點的味道,但是我還是腦筋一片空白。


甚麼也無法思考。
我知道我戀愛了。


而戀愛的對象是遲了三年的他。
等我記起他激動的抓著我的肩膀把我整個人揉進他的懷裡,在人家店門口狂吻我而且這件事情還傳上BBS以及整個系上的事情,已經是之後的事情了。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