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天狼星布萊克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此為短篇【應許之地】之續篇

 

『[閒聊]現在的年輕人怎麼了?』
『今天我去吃飯的時候看到一個女的跟外國人在O洪門口狂吻,請問一下這世界怎麼了?』
『>>QQQzzzz:外國人,不意外。』
『>>DJGIHGD:我想四樓可以解釋清楚』
『>>GHUIRHG:幸好我三樓』
『>>FIUEGUD:我來解釋了:現在的年輕人,不意外。』


你們不意外可是我很意外。
看著BBS上面的訊息,瞬間我有股想要拿菜刀追殺天狼星的念頭。
那時被吻的暈頭轉向而且智商降低成國小三年級,完全沒有考慮到在人家店門口做出這種事情會發生甚麼事情,只是天狼星倒是一點也不在乎,吻完就帶著邪惡的笑容把我抱上機車就騎走了。
「……讓我死了算了。」
「欸?你死了不行啦!」詹姆從浴室出來,「接下來死的會是我耶。」
「關你甚麼事情?」
「我會被你老公殺了啊。」
「哪來的老公啊……」
又不是法定結婚年齡十六歲就結婚的夜星。
「欸,時……」
「幹嘛?」
「你真的變了好多。」
「你廢話嗎?我都十九歲了。」
詹姆痴呆的看著我,沒有被我冷硬的反駁感到生氣,「我只是在想,如果你那時沒離開的話會變得怎樣。」
「你想的不只這件事情吧,」我嘆了一口氣,雖然他這幾年改變很多,但是這點我還是看的出來,「你在想我跟他交往這樣真的好嗎?畢竟在他的眼中一直在尋找之前那個任性活潑又愛罵髒話的自己。」
「你這點還真是討厭……」
詹姆無奈的看著我。
「彼此彼此……話說,我都沒有問過你們,這幾年是怎麼過的。」
就我知道,他們四個不可能就如同書中所說的一樣,他們已經二十幾歲了,而且詹姆還把自家全家福的照片貼在牆上每次回來就看著它傻笑也逼我們稱讚,這就更讓我肯定了這件事情。
「彼得沒有像你們書中一樣背叛我們,」詹姆坐下來咬著餅乾,似乎一腳已經陷入了回憶之中,「總而言之,發生了很多事情,到最後我們四個都神奇的活了下來,一直直到現在,雷木思因為顧慮到自己的身分還沒有成家但已經有份穩定的工作,彼得和我一樣是個家庭事業兼顧的男人,而天狼星也有份穩定的工作,但感情方面則是陷在過去的回憶裡面,一直到現在那個狠心的女人才接受他。」
「我最感到疑惑的是最後一句話,那個狠心的女人在他身邊只有短短七天,為什麼他會變成這樣?」
超級厚臉皮的忽視詹姆嗆我的話,我很平常的問著。
詹姆斜瞪了我一眼,「………我不是沒跟他談過喔,之後他也跟各式各樣的女人交往過,但是還是忘不掉。」
「雖然我很想說或許是他得不到才覺得珍貴,可是這樣太過份了。」
「算你有點良心,」詹姆敲了一下我的頭,「我說真的,好好對待他,那個人走到現在唯一動心過的人就只有你而已,他很死心眼的。」
很死心眼的這點我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可是這也死心眼的有點過火了吧。
我是真的不懂他,所以才能說出那麼殘忍的話,也因為我知道他會原諒我,所以我才說的出口,從那時到現在,我唯一沒變的恐怕就是任性。
「你們也變的很多了,雷木思變的更為穩重,彼得也不再膽小,詹姆竟然會說出這種雷木思才會講的溫柔體貼的話,天狼星則是太過於溫柔。」
溫柔到有點可怕,我覺得他根本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天狼星。
「你說的那句話到底是褒還是貶?」詹姆無奈的看著我,「因為我們是大人了啊。」
看著他的反應我笑了出來,「這句話原原本本的還給你,別忘記我也在改變,雖然我還不是大人。」
「你不只不活潑了,嘴也利了很多。」
「你還不是一樣,花痴這點沒變啦,纏人說你兒子怎樣怎樣的炫耀功力增加了。」
原本我對沒有經歷過那些事情的哈利很有興趣,但他這樣子一講反而讓我越來越不想聽了。
「你這個傢伙~~~~」
「好痛好痛好痛!」
一邊被勒住脖子(他們好像都喜歡勒人脖子)一邊拍打著詹姆的手,我們兩個笑鬧著打成一團。
「你們兩個在幹嘛啊?」
天狼星看到扭打在一團的我們有些僵住,但是卻很快的就上前把我們兩個分開。
「我們在打架啊。」
「我都是兩個孩子的爸了,你擔心甚麼啊?」
「廢話!她沒有這樣對我笑過我當然擔心啊!」
原本疑惑看著他的我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過來。
詹姆打趣的看著我們兩個,很幼稚的吹了個口哨就逕自走開。
「……我明明有笑過,就你們回來的那次啊。」
我低下頭,臉燒紅著,腦袋完全無法思考,每次只要遇到這個男人難得的冷靜就會當機,確認自己的感情過後更是。
「……如果你笑的話可能我沒辦法把持住自己。」
「你這大變……!」
當我腦羞成怒想要抬起頭打他的時候,他反而抓住我的手,用唇把我的嘴堵住。
我又無法思考了。
「變態……」
天狼星倒是滿意的笑了笑,不打算反駁。
詹姆貼心的問著:「要我先回去嗎?」
「快滾吧你。」
「嘖嘖嘖,有了女人不要兄弟。」
「你才快滾!」
「害羞就說啊。」
「去你媽的!」
「啊啊,終於罵髒話了。」
天狼星滿足的嘆了一口氣,隨後就被我踹了一腳。


最後不知道怎樣,一傳一十傳百,所有系上的人都知道一個一年級學妹在人家店門口吻了個狠帥的外國人,而我們班的人在我進教室的那一瞬間都很有默契的回回頭看了我一眼,接著沉默。
「同學啊,」老師似乎在忍笑,「以後別那麼大膽喔。」
「是,我知道了。」
我漲紅了臉坐回座位上,結果毫不意外的,被一大群人圍了起來開始八卦攻擊。
……果然,做人還是低調點好。




似乎是安心了下來,天狼星回來這裡的頻率似乎沒有像以前一樣那麼高。
但即使這樣子我還是沒有受他的影響(好啦我承認剛開始的時候有),隨著課業越來越忙,我也沒有像一個剛陷入戀愛的少女,隨時隨地都想著他。
朋友都笑說我們這樣子就進入老夫老妻模式很糟糕,但或許是我們知道要給彼此一點時間空間去習慣現在,只是、沒有手機真的很麻煩,這時代也沒有貓頭鷹可以給我傳訊息給他,每次只要、好啦雖然我不想承認,只要一想他,就沒有機會連絡他,這種感覺蠻痛苦的,為了不想就只好找事情做。
於是我現在就在這邊,在操場散步著,前不久下過了小雨所以都沒有人來運動,我喜歡這種感覺,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唯一的光源只有遠方橘黃色路燈的操場,整個人被黑夜吞噬,或許有人覺得可怕,但我反而覺得很安心。
「這樣很危險。」
有個人輕輕的在我肩上掛上衣服。
我抬頭一看,是兩天沒有出現的天狼星。
「別嚇我,我還以為是甚麼東西……」
「你還會被嚇到啊?一個女孩子家跑到這種黑暗的地方要是發生甚麼事情的話我要怎麼辦?」
「去,我最好是會發生事情。」
「要是真的快出甚麼事情我就打你屁股,」天狼星無奈的說著,「反正現在都沒人,要直接來我家看電視嗎?」
我懂他的意思,現在都沒人代表他可以直接送我到他家,也就是使用魔法。
「你那邊應該有限制吧?魔法畢竟不是這個世界的能力,隨便使用沒關係嗎?」
「放心。」
他只說了這兩個字代替回來,我清楚他似乎隱瞞著甚麼,卻不打算追問。
「我可不想要跟你進展的那麼快喔。」
伸了伸懶腰,我笑著看他,而他愣然之後似乎也笑了出來。
「由不得你。」
「為什麼?」
「因為我要追回你欠著我的部分,」他在我的耳邊用渾厚的嗓音低沉著,「所以別說快了,我要以詹姆打魁地奇的速度進展。」
「那是多久?」
「他每次五秒就拿到金探子了。」
我忍笑著,「喔,意思是你五秒就不行了喔?」
他爆出青筋,「你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低級。」
「謝謝誇獎。」
我笑著抬起頭,卻冷不防的被他擁入懷中,嘴唇也被他堵住。
這進展的確快了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毫不意外。
緊緊的和他相擁,在空無一人的操場跑道上,我們像是擁有全世界的吻著,彷彿這黑夜的一切都以我們為中心在圍繞著打轉著。
我愛他。
我愛他。
我愛他。
可惡、我愛他。
不喜歡說噁心話的我,腦中所充斥的除了他的氣味以及這些話語,其他的都被眼前的這個男人奪走的一點也不剩。
我的心彷彿與他一起墜入這黑夜中。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