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 Potter  天狼星布萊克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此為短篇【應許之地】之續篇

*微十八禁有,請慎入


「時。」
「你幹嘛?」
「如果我要你跟我回去定居,你會怎麼做?」
「欸?」
原本再打電動的我,愣愣的看著眼前正癱在沙發的男人。
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但我卻沒有把它說出口。
「不會。」
「嗯。」
他輕輕的應了一聲後,又開口問了。
「這個世界真的那麼好?」
「糟糕,」我玩著電玩,心思卻不在這上頭,「可是,這裡有我所愛的人,所以我不可能輕易拋棄,對你而言也是這樣的吧。」
對我而言,這個世界之所以能讓我願意留下,是因為有我所愛的人。
我知道天狼星不會喪心病狂到消除我的記憶還是怎樣,於是我就很安心的對他坦然了全部,他並不是不可信任的人,除了那個不可思議的死心眼。
「這點你倒是從來沒有變過,」不知何時天狼星坐到了我的身後,「就是因為這點,我才難以忘記你吧。」
「那只是因為你雖小,沒有碰到你喜歡的人,外加太死心眼。」
「在這種氣氛下你用這句話回我會不會太過份?」
「我說的也不是謊話啊。」
「我對於你而言,沒有重要到拋棄一切吧?」
「還說我,你不也是一樣嗎?」
我隱隱的發現了他討論這件事情的原因,但卻不坦白。
「好想要把你好好綁在我身邊。」
「這樣是犯罪。」
他抱著我躺了下去,卻護著我不讓我撞到地板,我放下搖桿輕輕的捉住了他的手臂,閉上眼睛。
「…那麼快就要結束了嗎?」
明明交往到現在連兩個月都不到,天狼星搖了搖頭,把臉埋進我的肩膀裡面。
這次,我心軟了。
我已經不是那一天心狠的我,我還沒投入感情,所以還能對哭著說不要走的天狼星說出那種話。
可是現在。
現在………
「天狼星,回答我。」
「我盡力。」
隨後我被他用力的擁入懷中。
腦中出現的不是對於現實的責備,而是我與他在無盡的黑夜裡面,擁吻的那段時光,如果時光能停留在那天,或著是停留在那個時候就好了,甚麼也不用考慮不用面對,全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即使只有短短的幾秒。
但是,我們還是有各自的路要走。
這是我們必須所面對的事情。
「你為什麼喜歡我?」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喜歡我?」
「我也不知道。」
我到底要從他的答案尋求甚麼呢?而要是得到了那個答案,又能改變甚麼呢?
我們的世界太過於殘酷,改變過多卻不讓我們有時間去磨合彼此。


明明遇到了一點也不薄弱,想認真的珍惜的感情。


這次的他沒有挽留也沒有眼淚,唯一表達情緒的只有顫抖的身子。
「……時。」
原本從背後抱著我的他,放開了我,雙手撐到上方。
我明白他想做甚麼,可是卻被他的眼神禁錮住了,無法回應也無法反抗。
「留在我身邊。」
不要走。
我彷彿聽到他這樣說著,就像多年前那大雪紛飛的夜晚。
可是我沒有辦法拿出多年前的勇氣,告訴他我要離開。
我做不到。
除了被他牽著鼻子走,甚麼也做不到。


我們試著盡力填補缺憾,卻發現眼前一片黑暗,無路可退也無路可走。










我沒有回宿舍。
該慶幸的是宿舍的管理並沒有表面中的那麼嚴,全身痠痛的我艱難的從床上起身,隨後被赤裸的男人拉回懷裡。
「我想去浴室……」
連聲音都有點沙啞的我試著反抗他,但卻被他攬的更緊。
「嗚!」
不僅攬的更緊,他的雙手還伸向了我沾滿黏稠液體的雙腿之間。
「不要……很不舒服……」
「沒關係,我很舒服。」
「幹!」
憤恨的踹了他一腳,我抓起被子臉紅的直往浴室衝,衝向浴室的過程中毫不意外的聽到了他的狂笑聲。
一邊被熱水沖的腦袋有些發暈,我不想回想起昨晚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我為什麼又回想起來了?
一邊哀嘆著自己的腦袋,我一邊沖著水,但當我正打算好好洗頭把蓮蓬頭掛在牆上的時候,一雙手抓住了我,而那個聲音的主人賊笑著。
「我也想洗澡。」
……………………………幹。






「我肚子餓了,去買飯。」
趴在地上,我的腳踹向他,現在我的身體完全動不了,原因就是昨天晚上跟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情,讓我直到現在都想要拿出我放在宿舍的刀子來剁爛他的XX。「我做飯給你吃就好啦。」
「我不要,我不爽吃你的飯,我要吃燒臘。」
「可是我想要跟你多一點時間在一起啊,」他笑著,捉住我的腳之後很變態的吻我的腳背,「還是我抱著你出去。」
「幹!」
「我是說真的,」他嘆了一口氣,伸手把我擁入懷裡,「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還有多久的時間呢?」
「你真的不……稍微想一下嗎?」
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反問了我。
我不想回答,或著是逃避回答,我也不知道。
「…我啊,」他無奈的笑了,「為什麼不用回答,我就知道了你的答案?明明可以把你的記憶修改之後帶你走的,可是我做不到。」
我抬起頭來驚訝的看著他,後者親吻了我的額頭。
「為什麼不留在這裡呢?」
「規定,而且,你在我的世界我能保護你,可是這個世界不容許魔法與麻瓜共存。」
他的手臂收緊了我的腰。
「你也不會允許的吧。」
「……你真的很令人火大。」
他再也不是那個總是靠腰的幼稚天狼星,而且,非常的瞭解我。
「謝謝誇獎。」
明明可以放棄的,但他卻堅持了這麼久,大笨蛋。
但我也沒有資格說人就是了。
抬起頭來注視著他,我嘆了一口氣,主動把嘴唇貼向了他。






之後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始終在一起,那個他曾經說過的期限之類的東西也沒有到過,一切的狀況就如同之前一樣。
「你真的不考慮嗎?」
雷木思問著正趴在桌上寫功課的我。
有些驚訝他會問這個問題,我放下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
「你們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我知道。」
隨著感情逐漸的加深,那內心的恐懼感也倍增到我無法忽視的地步。
「天狼星一直想盡辦法,可是,是不可能的,不管他再怎麼努力。」
我沒有回話,也沒有辦法回話,但是我很清楚知道他想要傳達甚麼。
「……不要再說了。」
我摀住我的臉,不想要再看著雷木思。
他很輕的嘆了一口氣,摸了摸我的頭之後便離開了房間。
過了很久很久,當我想重新拿起筆寫筆記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雙手一直不停的顫抖著。






我討厭男友不在就不停靠腰的女人。
我討厭失去愛情就失去全世界的女人。
我討厭一切以戀愛為中心的女人,非常討厭。
但是等我踏入了這泥沼當中,我才了解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基於自尊基於原則,我不容許自己淪落到這種地步,但是我第一次這樣子,不回到宿舍也不連絡任何人,完全孬種的躲在他的家就等他回來。
雖然我並不知道等他回來到底要幹嘛,但是總是比看不見他來的安心。
「時。」
他回來了,看著正在顫抖的我,接著,抓住了我的肩膀。
抬起頭來看著他的我,將脆弱的自己擁入他的懷裡。
「我知道你要說甚麼。」
請容許我放縱一次。
「你知道嗎?」
如果這就是我們所必須要面對的結局。
「……嗯?」
他以不可思議的溫柔撫著我的背。
「我從那個時候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我能感受到他纖細分明的手指僵在我的背上。
「所以從那個時候我就明瞭了,你還有你所在的地方,都是我不能觸及的應許之地,不管我變得再多。」
舊約聖經中有個先知告訴希伯來人說,會有個人帶領他們到有著蜜與奶的應許之地,那是他們的希望他們的夢想,The Promised land。


可是沒有人約定給我,我也沒有這個資格能夠擁有。


「對於我而言,也是這樣的。」
他的聲音帶有濃濃的鼻音,我知道我又要讓他哭一次了。
「可是,能跟你相遇太好了。」
我不後悔,即使我在這之後會有多麼的痛苦。
「我也是。」
在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我的淚並沒有在他的面前奪眶而出。
可是現在,我卻陪著他哭的不能自己。




這個晚上我們聊了很久,直到另外的三人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天狼星,該走了。」
兩個人都掛著紅腫到不行的雙眼,可是這個好笑的場景卻沒辦法讓其他三個人笑出來,他們都皺著眉頭看著我們。
「時,我說你真的不……」
「詹姆,別再說了。」
天狼星說著,詹姆馬上乖乖的閉嘴。
「以後還能見到你們嗎?」
「我不知道,時,」雷木思代替無法說出口的天狼星溫柔的笑著,「但是,我得承認機會很小,至少在你有生之年。」
「我懂。」
我露出笑容。
看到我的笑容的他,把我緊緊的抱在他懷裡。
「天狼星。」
彼得催促著他,臉上的表情因為過於難過而變的有些扭曲。
「……保重。」
到最後的最後,我只能擠出這兩個字。
我明白彼此的堅持只是因於遺憾。
我明白等過了好幾年,我不會再像現在一樣如此愛他,有機會見面的話,我們可能會談笑著我們兩個各自的小孩,或著是談論年少時光那段青澀的戀情。
但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
我終究在他的面前哭了,而他擁抱我的力氣又收緊了幾分。
接著,就如同多年前一樣,只是不同的事情是,被留下的人是我。


這不是小說也不是漫畫,是殘酷到連夢境也不允許的現實,而我活在這現實。
事實僅此於此。




【END】




大概就是這樣。
其實這篇從最初開始寫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好了結局,算是…一個我對HP收尾吧w
收尾收的連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快,但是目前為止的我實在是沒辦法在敘述更多,雖然很傲嬌的說裡面絕對不是我,但是恐怕並不是這樣啊(苦笑)。
以後大概就不會寫HP的新文了(還沒寫完的除外),如果不喜歡的話就請把這個當作應許之地的同人文看吧(被巴)。


謝謝你觀看這篇幼稚的成長文。



以下文中所沒寫出的設定,請反白:


天狼星其實是魔法部的官員,這條路也是他開的,但是因為道路不穩定的關係他必須頻繁的與兩個世界來回,而其他三人則是有點類似探測員的性質,在天狼星存在於那個世界的時候,都是三人輪流監視這個通道的出入口。
道路越來越不穩定,上層下令關閉這條通道,他開闢的時間太過於早,在這樣下去兩個空間都會扭曲掉,而且有可能永遠都到不了另外一個世界。
於是天狼星想要說服時,他有手段把她帶到那個世界,但是結果還是失敗。


這間房間被天狼星租到她畢業,但是他們把這個世界對於他們(除了時本身)的記憶全都消除,於是房東忘記天狼星,記憶中被修改成是時先租了他們的房間,就連同學跟老師也是一樣。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貓
  • 我很喜愛遺忘 買了本子 也快看到爛了
    也喜歡應許之地 雖然最後不是普通的HAPPYENDING
    但我卻覺得是HAPPYENDING 我很喜歡
    妳說不會再開HP了 失落了一下
    不過妳的決定 讀者應該尊重
    最後就是 我反白不了 看不到...
  • 很感謝你對應許跟遺忘的支持^^畢竟這是夢小說難免會有個人主觀的部分,若不令你感到不喜歡的話就好了
    對我而言應許也是真正的GD,畢竟兩個人都做出了最恰當的選擇
    因為學業以及個人因素的考量才做出從HP畢業的決定,但是或許有一顛會再開也不一定XD
    關於反白的部分已經開放囉~你再試試就可以了
    最後,再次感謝你的支持!!

    time1441 於 2012/03/31 21: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