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他們的第一次,並沒有小說中那新婚之夜應該有的氣氛。
「對不起……」
懷中的人軟軟的道歉聲讓靜雄不禁失笑。
「也沒辦法,事情太多了。」
雖然只是個單調的小婚禮,但這也已經足夠累趴了原本身體就沒有多好的艾利。
到底已經過了多久了呢?當他終於能完整的控制自己的力量、當她終於能承受靜雄所給予的愛後,已經不知道幾年過去了。
原本即使不結婚也沒關係的,直到她戀人的姐姐說了一句話。
「我不希望她是我的妹妹,因為我已經沒有能力保護她了。」
當洛雅的腳步越來越站穩,同時她的秘密也越暴露在業界。
譬如說,她最重視的是她的妹妹,譬如說,他的妹妹身體很虛弱。
又譬如說,她的妹妹是個天才。
如果平和島這個姓能夠保護她的話,那他當然是願意的。
這也就是他現在為什麼可以把熟睡的她抱在自己懷中的原因,她原本是折原家收養的養女,名叫做折原艾利,而後嫁給自己,成為了平和島艾利。
雖然自己很不願意艾利跟折原臨也扯上關係,但是次山、折原以及平和島這三個姓氏,至少能讓任何人清楚艾利是個不能動的人。
只是……洛雅到底跟那個爛人牽扯多久了啊?算了,反正她可以自己解決。
「如果你要的話……」
「現在你只要好好休息就夠了。」
強硬的語氣讓躺在床上的艾利有些愣住,接著笑了出來。
「嗯,就聽你的話,」艾利溫柔的撫著靜雄的臉,「我現在已經姓平和島了,的確是不用急……你也累了一整天,該睡了」
看著傻笑著的艾利,艾利竟然在新婚之夜這樣挑逗自己……忍耐,忍耐。
「……嗯。」
「靜雄?」
「我還沒洗澡,你先睡,我去洗澡。」
情況有點不妙,還是先去沖個冷水澡好了,畢竟如果不小心……的話,她的身體恐怕會承受不住。
「沒關係,」微微拉住靜雄的衣袖,原本想轉身離去的他愣了愣,「等你回來。」
聽到這句話的他僵硬了許久,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
「...你很累了,先睡。」
「不要。」
「…艾利,」他別過頭去,雖然很不想要說,但是他不得不說出口,「我要去沖冷水澡。」
原本堅持自己想法的艾利愣了愣,剎那間紅透了臉,快速的放開了手舉起投降的姿勢,就像她從前無意挑逗最後發現而感到愧疚一樣。
「呃……那個…」
「男人都是野獸喔?我跟你說過了。」
尤其是自己,只可惜已經被艾利(或是美咲?)訓練成比較會控制自己的動物…雖然他沒有在意那麼多。
「可是我們是夫妻,所以就算你怎樣野獸……」
最後她說的越來越小聲,用手摀住自己紅透的臉,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過來的抓著頭髮煩惱該怎麼接下去。
靜雄感覺拉住他韁繩斷了一根。
「……不用那麼強調,就算你沒說,我們還是夫妻。」
之所以繩子沒全斷光,是因為眼前這個人的不安。
不斷的強調是夫妻,似乎想說服自己也想確認這件事情成立的事實,但靜雄不怪她,畢竟這件事情決定的太過於倉促,情勢緊急到他們不得不這樣做、那不然他們一輩子都不會這樣做,他們不害怕承諾也打定主意要成為對方的一輩子,只是因為要做手續太過麻煩,加上害怕小孩的出現。
「靜雄……」
對於艾利而言,跟靜雄的落差所產生的自卑已經完全消除,唯獨『不能身為正常女孩子這點』,不管他們多了解彼此都不想要有小孩的想法,但是這個點還是無法從她心裡真正根除。
這就是靜雄不打算結婚的原因,但如果她的恐懼完全消除的話,或許就會了吧。
只可惜現在沒有。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
靜雄笑了,輕輕的抱住了她。
「嗯,我大概也知道你在想甚麼。」
艾利也笑了,埋在他的肩膀裡面。
「……我回來再陪你一起睡,好嗎?」
再這樣下去恐怕不太好,查覺到這點的艾利才滿臉通紅的放開了手,目送著靜雄踏入浴室。
……看來今天晚上會過的很辛苦。
嘆了一口氣,靜雄認清了自己這個晚上的命運。




【待續】






......
..........
.................







「嗚喔!」
在電腦桌前的艾利瞬間被無奈的小靜擊中。
閱讀著朋友寫的文,艾利也不顧掛在臉上的眼鏡,帶著詭異(!?)的笑容吃吃的對著電腦螢幕笑著。
其實這個反應是很正常的,因為這位朋友看到他的本命和他的夢小說,也是笑的很爽一直拍桌,跟他來比艾利的反應還算含蓄了。
可是她不能像那位朋友瘋狂的笑的很爽,只能掩著臉偷笑著。
為什麼呢?
因為現在她的床上就躺著一個只能看不能吃,正在睡覺的平和島靜雄,也就是她的本命。
為什麼他會出現呢?其實這也是一個不解的原因,只知道她今天早上從學校回來之後,她的本命就全身是傷的躺在自己的床上。
照理說看到一個陌生男子躺在床上她應該會尖叫嚇的逃出去,但當下的她只是本能反應的關了門,回過神來,他就戳了戳滿身是傷的、平和島靜雄的臉。


硬硬的,溫暖的。


腦筋短路的艾利只能反應過來這些形容詞。


這時的平和島靜雄被艾利騷擾而醒來,一瞬間視線與她對上。
「…你誰啊?」
靜、靜雄的聲音!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腦充血的艾莉完全沒有辦法回應,只是一直發抖著,不是因為害怕只是太過於興奮,天啊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不是壞人……算了,」靜雄伸出手來抓住了艾利的手,艾利才發現他的體溫高的嚇人,「別管我,我睡一覺就好了。」
接著他就這樣握著艾利的手,沉沉睡去。
原本想一直握著靜雄的手的她,過了五分鐘之後才查覺靜雄現在在發燒。
於是冰枕之類全都弄好之後,就變成了現在的這種狀況。
看完文之後也滿足了,艾利關掉電腦看著躺在床上的靜雄。
……嗯,就算他會對女性暴力,我也一定要這樣做。
下定決心要把靜雄當抱枕的她,掩藏不住臉上的笑容熄了燈。

 

 

 

-----

對不起我不知道上面的是甚麼東西XDDDDDDDDDDDDDDDDDD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