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配對但是充滿滿滿的愛,請好好享受。

*葛格中心,所以除了葛格還是葛格。

*突發企劃能成功實在太好了,感謝愛葛格的雨月以及夕。

 

 

OK?

 

 

世界的情人

 

巴黎的天空有點灰暗,但這並不能減緩熱鬧的氣氛。
飛機掠過香榭麗舍大街,天空是噴上三種明亮顏色的畫布,街上掛滿了三色彩旗────得到這面旗子並不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也因此法蘭西斯認為這是他看過最美麗的藝術品,遊街過後的他因為昨天的設計工作忙到快累死,於是他決定了,這一年自己要好好的當個觀眾,至於發生甚麼事情就等到時候再說。
躲過上司的耳目關掉手機,他悄悄的溜回自己的家睡覺。
反正該做的都做了,就這年,讓自己好好當個普通的觀眾吧。


過了大概四五個小時,他睡醒了,卻感到有些奇怪。
週遭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氣氛,說不上是甚麼但讓他渾身不舒服,還來不及思考原因,這種奇怪的想法馬上被在街上爆出歡呼的人們所抹滅掉。
看來閱兵典禮已經結束了。
伸了伸懶腰,法蘭西斯望著放在桌上的手機,決定把它丟在家裡。
心情愉快的在脖子上掛上三色旗圍巾,法蘭西斯踏出家門,打算充分利用私人的時間享受自己的生日一次。



*   *    *



一切的活動幾乎是在夜晚開始,現在在街上的是放大假的人們,身上有著各種三色旗的彩繪以及愉悅的笑容,這幾乎不可能會出現在總是懶洋洋的法國人身上。
被街上的人們所傳染,連自己也勾起了愉悅的笑容,這個日子這種景象,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是得來不易的寶物……細想著過去的種種,法蘭西斯感到自己的心既愉悅又平靜,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但從眼前飛過的東西打破了平靜,那是個禮物盒。
法蘭西斯撿了起來,海藍色的包裝盒以及淡藍色的緞帶可以看出這個禮物盒的主人有著不錯的品味,他循著方向試著尋找禮物盒的主人,卻看見一個有著黑色短髮的東方女孩正在人群中茫然失措的尋找著甚麼。
接著,女孩的視線與自己接上。
一瞬間她愣然了,單眼皮下所包含的是法蘭西斯不能理解的情緒,過了幾秒後她才發現自己非常不禮貌,急忙的移開視線卻不小心瞄到法蘭西斯手中的禮物盒。
這時的她才出現了法蘭西斯所能理解的情緒,那是找到失物的喜悅。
「這位小姐,這是你的東西嗎?」
眼前的東方少女讓他想起在遠方小島上的那個女孩,說不定是她國家的人?一想到這理法蘭西斯便笑的溫柔,用標準的中文跟她說了這句話。
「這的確是我的東西沒錯……」似乎有些驚訝於他標準的中文,女孩有些僵硬的接下他手中的禮物,「謝謝你撿到它。」
「小心別又丟失了,」他溫柔的說著,「祝你有愉快的一天。」
「啊、好的……」
但少女臉上所浮現的沒有法蘭西斯預料的羞澀,而是更加濃重的不安,似乎在猶豫要不要跟眼前這個會講中文的外國人搭話。
「怎麼了嗎?」
「那個……」她有些沮喪的說著,「其實……我把自己也丟失了……」
迷路了?看著眼前不安的少女,把她丟在這個地方似乎是一件非常不好的辦法。
「你是跟著旅行社來的嗎?」
「不,我是自助旅行,」少女沮喪的垂下了頭,「我跟一個會法語的朋友來這裡旅行,可是剛剛的閱兵典禮人潮太多,一時被沖散了。」
「嗯……你來自哪個國家?」
「台灣。」
「台灣是嗎?」果然是那個女孩的人,法蘭西斯笑了,「我知道台灣在巴黎的辦事處,我帶你去?你朋友應該會去那邊找人。」
反正下午也沒有事,不如就帶著這隻迷路的小羊找到路吧,這樣也不錯。
躊躇了一下,女孩點了點頭,與他並肩行走。
法蘭西斯原本以為她會不答應,但是看到這樣的反應讓他很開心。
「你叫甚麼名字呢?我先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聽到他的名字,少女瞬間瞪大了眼睛,一臉驚恐的看著他。
好奇怪的反應、不,好有趣的反應,他知道自己是『國家』了嗎?但法蘭西斯的猜測似乎錯誤了,少女冷靜下來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叫雨月……啊、你可以叫我AMY。」
「雨月嗎?不錯的名字呢。」
原本想說英文比較好念才補上後面那句,但是還是選擇了中文名字,這讓雨月不禁有點感動。
「你的名字……也是。」
似乎對於這樣的稱讚有些不適應,他能感覺到雨月的身子僵硬了起來。
「放輕鬆,我不是壞人……」雨月似乎抓到了盯住他的機會,在他講話的時候一直忍不住看著他,「你為什麼要這樣看著我呢?」
「啊、抱歉,」似乎覺得有些害羞,她低下頭,「只是你跟我……要送的這個禮物的人很像。」
「喔?這是甚麼禮物。」
「生日禮物,」法蘭西斯看見她微微放鬆的身子,知道自己找對話題了,「今天是他的生日呢,雖然這個禮物不太可能交到他的手中就是了。」
「喔?還真是巧合,今天也是我的生日呢。」
她的反應非常驚訝、不,那已經不算是驚訝了,根本是看到鬼的程度。
「你的生日?」
「嗯,為什麼會那麼驚訝呢?」
奇怪的女孩,但是她的反應真的很有趣。
「呃……我要先說我不是搭訕,」猶豫了一下,雨月決定說出來,「他跟你長的很像,也叫做法蘭西斯,生日也一模一樣,所以我嚇到了……」
世界上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原本抱持著懷疑態度的他看著明顯被嚇到的雨月,也就不懷疑了,他看的出來她並不是在說謊。
「真的很巧合呢,我可以聽聽看他的事情嗎?」
「欸?他的事情嗎?」看來是對她很重要的人,法蘭西斯又再一次看見雨月原本僵硬的肩膀放鬆了下來,「其實也沒有甚麼,該怎麼說呢,他看起來很不正經但卻很有深度,是個溫柔的人,雖然人有點變態,但這點反而很棒。」
「好奇怪的形容,但看來是個很重要的人啊。」
說著說著,雨月的臉上浮現了有些寵溺的微笑,點了點頭。
「是啊,只可惜這禮物永遠不可能交到他手上,這點我還蠻遺憾的。」
「為什麼?」雖然不知道這女孩對那個法蘭西斯抱持著甚麼樣的的感情,但先把他歸類為愛情吧,他眨了眨眼,「禮物沒送出去就有可能。」
「不可能啦,」雨月笑了出來,「他不是能送禮物的對象。」
一送下去雙腳就會踏入糟糕的二次元世界,雨月看著眼前的男人笑了出來,一個長的很像葛格而且也活脫脫是個葛格的男人正鼓勵我送禮物呢,而且現在所談論的也好像葛格就真的在這個世上一樣。
「嗯……是個禁忌之戀嗎?」法蘭西斯倒是完全沒有發現到她真正的意思,「你是個好女孩呢。」
「波諾弗瓦先生又知道了?」
雨月調皮的笑著,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於眼前的這個男人很有好感,但是並不是愛情,而是一種早已經熟識的氛圍。
「是啊,我知道,你是個好女孩喔。」
肯定的答案讓對方紅了臉,法蘭西斯終於有一次猜中這女孩的反應了。
「你也是個好男人啊。」
「這是大家都很清楚的事情喔。」
「波諾弗瓦先生真自戀。」
說這種話並不符合他的個性,但是能看到眼前的女孩開心的笑容,他覺得這樣也不錯,人生本來就是要勇於嘗試。
「看到波諾弗瓦先生就會想到他呢,」雨月嘆了一口氣,望著手中的禮物,「只可惜沒有辦法對他當面表達自己的心意。」
看著失落的少女,法蘭西斯笑了。
似乎是一個真的不能對他說出那些話送禮物的男人……她也因為沒辦法表達感到難過,既然自己跟他很像的話,似乎可以當個傾聽的對象?
「那你要不要把我當成他,啊,說就好了,我不能接受你的禮物,那是對你很重要的東西。」
「欸?」雨月瞪大眼睛,整張臉紅了起來,看起來似乎很緊張,「啊、不……」
「或許只有這次機會,說出來你心裡會好過點,」法蘭西斯指了指眼前的大門,上面的牌子用法文寫著『Bureau de Representation de Taipei en France』,「愉快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呃……」像是下了甚麼重大決定後,女孩頂著紅通通的臉堅定的注視著他,「那個……其實我超羨慕你就算裸奔不在乎別人目光的個性!你是我的目標,啊不是,不是裸奔的目標!我的意思是我也想成為這種能貫徹自己意志的人!!其實我並不討厭變態……不對我要說的不是這個!不啊、我要說的……大概就是這些…」
果然很有趣,這女孩。
張大嘴巴聽完這不可思議的告白之後,法蘭西斯抱著肚子笑了出來。
「波諾弗瓦先生!不要笑啦!」
女孩的臉已經熟的能夠煎蛋,她掩著臉想向法蘭西斯的失禮抗議,卻在還沒開口的時候就感受到溫暖的大手覆上自己的頭。
「我現在是法蘭西斯喔,」他眨了眨眼,溫柔的笑著,「雖然這個告白很奇怪,但你對我的愛我已經充分的感受到了,可愛的女孩,謝謝。」
瞪大眼睛的雨月一瞬間被他的笑容迷惑到無法動彈,但是她很快速的回過神來。
「法蘭西斯,」拍了拍自己紅通的臉頰重新振作起來,雨月把手上的禮物遞給了他,「這是我的禮物,希望你能夠收下。」
「欸?不、這……」
「能說出口我就很高興了,」雨月笑得燦爛,並不如同她的名字一樣,此刻的她像是太陽般耀眼的照著巴黎濕冷的陰天,讓法蘭西斯不禁愣了一下,「這就當做是謝禮吧!雖然不是甚麼好禮物,謝謝你的幫忙,這段路我走的很愉快。」
「……嗯,那我收下了。」
法蘭西斯笑著把禮物收了下來。
「那個、可以跟你拍張照嗎?」
有些緊張的她問著法蘭西斯,他笑著點了點頭,「那我也想拍張照,好嗎?」
她點了點頭,緋紅的臉頰讓人想要親一口,拍完照之後,他也這樣做了。
法蘭西斯低下頭親吻了雨月的臉頰,「bisoux ma chérie.」
雨月稍微愣了一下,「可以再重複一次嗎?」
「親吻?」
「不是啦,是那句話。」
但是法蘭西斯狡猾的裝做沒聽到,又低下頭吻了一次,「bisoux ma chérie.」
「嗯………」躊躇了一下,雨月墊起腳尖,在法蘭西斯的臉上輕輕一吻,「bisoux ma chérie.」
法蘭西斯又笑了出來,「很標準。」
「那就好,」看見辦事處的人已經向外探頭了,雨月決定在此跟他道別,「謝謝你的幫忙,我真的很高興有你陪我走這段路,祝你有愉快的一天,生日快樂。」
「你也是。」
揮了揮手,雨月便走入了辦事處裡面,離開了法蘭西斯的視線。
跟這個女孩的相遇是個很愉快的經驗,只是真的很神奇,因為自己也是裸奔不在乎別人的視線,沒有想到世界上竟然會有跟他如此相像的男人,害他有種想見見他的衝動。
帶著比以外更加愉快的心情,法蘭西斯重新回到了街上。


*   *    *




或許是因為國慶日的關係,法蘭西斯發現遊客比往常的來的更多,是因為換個角度才會發現那麼多事情吧。
愉悅的走在街上,送完雨月後法蘭西斯也有點累了,他前往Le procope-那是他最愛的咖啡館,這個老舊的咖啡館陪他走過好幾個世紀了。
踏入咖啡館卻發現所有的座位已經滿了,原本熟識的店員似乎今天也沒有來上班啊......真是可惜。
「真的很抱歉,已經沒有坐位了。」
店員迎上來的時候他原本想擺了擺手去找其他咖啡店,可是坐在咖啡店窗邊,獨自一個人坐在兩人坐的短髮女孩吸引了他的視線。
「我知道了。」
他笑著走進店裡,那是一個短髮的東方少女,讓他想起了剛剛的雨月。
穿著素色服裝的少女有種讓人感到舒適的氛圍,如果是這樣子跟她度過一整個下午也不錯,帶著笑容走到了她的身旁,法蘭西斯輕輕低下了頭。
「這位小姐,」用法文溫柔的說著,少女抬起頭來,「你介意我跟你同座嗎?」
少女看到他的時候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法蘭西斯?」
呃?她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不,他應該不可能知道,那應該就是把自己誤會成另外一個男人了……呃?怎麼這種情況有點熟悉。
「我的確叫做法蘭西斯,」他紳士的笑了,「看來這是一種緣分,我可以與你同座嗎?希望有這個榮幸能與可愛的小姐喝咖啡。」
少女聽到流利的法語有些愣住,法蘭西斯聳了聳肩,用英語把上面的話重複了一遍,這才讓少女能夠回答。
「啊、那個,當然可以。」
少女緊張的盯著他,似乎是覺得不可思議,法蘭西斯還來不及注意到她的目光,便被窗外突然下起的大雨嚇了一大跳。
「看來真的是緣份呢,」法蘭西斯笑著,注視著眼前這個皮膚白皙的東方少女,「竟然下起了大雨。」
眼前的少女似乎想保持鎮定,但緊張的態度還是很明顯,「是啊,看來要留在這邊一陣子了。」
「我很高興我能讓你緊張,」眨了眨眼,眼前的少女從原本很放鬆的氛圍轉變成緊繃,法蘭西斯有點不喜歡這樣的轉變,「但是我不願意打壞你的興致,真的很抱歉讓你那麼困擾。」
「不!我不會困擾的!」查覺到法蘭西斯離去的意願,少女緊張的說著,「我希望您能留下來陪我喝咖啡!希望不要讓你感到困擾……」
「能讓你挽留我是我的榮幸,」法蘭西斯溫柔的說著,既然女方都那麼堅持,他也不打算讓女士難堪,「那我就打擾了,還沒自我介紹,我的名字是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這段自我介紹讓少女再次驚訝,法蘭西斯挑了挑眉,這種情況真的非常熟悉。
「不……不可能,」像是想盡力說服自己似的,過了幾秒少女才鎮定下來,已經沒有以往的慌張,但還是有些僵硬,「我的名字是夕,來自台灣,請多指教。」
「台灣?」看來他今天會說很多中文,再一次冒出口的中文果然讓這個少女驚訝了,「我剛剛才送一隻迷路的台灣小羊回家,今天我跟你們國家的人真有緣。」
「真的很巧,」名為夕的少女闔不上嘴巴,「…法蘭西斯先生,你的中文好標準。」
「啊,我原本就會的,」法蘭西斯笑著,很滿意的看著少女又回到原本舒適的氛圍(雖然她還是有點緊張),「只是也很巧合呢,剛剛那隻小羊也把我誤認為法蘭西斯,那是你們台灣的名人嗎?」
「誤認是理所當然的,真的,」夕極為同意的點了點頭,眼前這個男人根本是從二次元走出來的,但還是不要跟他說他其實是二次元的人物好了,「他不算是台灣的名人……呃、反正,法蘭西斯先生真的跟他很像,所以我剛剛才會做出那麼失禮的舉動,真的很對不起。」
「夕這樣子也很可愛呢,」法蘭西斯笑著,又滿意的看到她紅了臉,「你怎麼會一個人呢?」
「我是自己一個人來到這裡自助旅行的,巴黎真的是個很棒的地方呢,」夕開心的笑了,「能夠慶祝法國國慶真的很開心,因為今天也是那個人的生日。」
「啊,這點我知道,小羊有跟我說過,」法蘭西斯確認她跟雨月所說的是同一個人之後,不禁覺得神奇,「看來說的是同一個人呢。」
「是啊,法蘭西斯先生能出現在我的面前真的讓我很驚訝,」夕看起來是真的很開心,這兩個短髮少女的燦爛笑容似乎都照亮了巴黎陰暗的天空,「雖然不可能送他禮物,但我很開心,因為我認為法蘭西斯先生是上天給我的禮物呢!」
「因為我長的很像他?」
「這是原因之一,」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雖然有點緊張,但是能夠跟您相遇真的很開心,感覺這段時間都變得柔和了起來。」
「好美麗的形容,能跟夕相遇我也非常的開心,」法蘭西斯的笑容停不下來,這個可愛的少女讓他很有好感,「連續兩個可愛的女孩都想要跟那個法蘭西斯談話,真是令人忌妒。」
「啊、可是,我相信剛剛那個小羊也很開心跟你談話,因為我也是。」
看著又緊張起來拼命安慰的少女,法蘭西斯又笑了。
「這真令我開心,我是開玩笑的,別緊張。」
「……法蘭西斯先生真溫柔呢,抱歉,我太過急躁了。」
夕不禁紅了臉,為剛剛急躁的自己感到有些羞愧。
「那做為補償,我想聽聽看你心目中的那個男人,可以嗎?」
他也很好奇到底是甚麼樣的男人跟自己如此相像,夕愣了一下,便露出了如同雨月一樣、有些害羞又有些寵溺的溫柔笑容。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目光就一直追隨著他……雖然這麼說有點誇張,但漸漸的,他就成了我世界的中心,」夕雖然覺得這樣的表達有點露骨,但還是決定說下去,敘述這種感情讓她覺得意外的喜悅,「這種就跟喜歡一樣的感情真的很不可思議,我的一切都隨著他轉動……哈哈,這樣很笨吧?我也不知道他怎會如此吸引我。」
「看來你真的很喜歡他呢。」
「他有很多人喜歡喔,」夕笑著,但是法蘭西斯卻看不出有任何忌妒,「不過,他充滿全身的慵懶氣息天生本來就帶著致命的魅力,也難怪會成為世界的情人。」
「聽起來是個很棒的男人。」
法蘭西斯一直覺得看見女孩沉浸在幸福的樣子非常迷人,他笑著看向了有著柔和氛圍的夕,讓原本正在享受那感覺的他回過神來。
「怎、怎麼了嗎?」
「不,只是很羨慕能讓你露出如此迷人表情的那個男人,害我也想見見他了。」
「見見他啊……」兩個長的一樣的人碰頭感覺會很獵奇,「如果是那樣的話,應該是個很有趣的畫面。」
「也是,畢竟我跟他長的很相像。」
他笑著,此刻的他突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理智上他知道夕是透過他去看見另外一個法蘭西斯,但感性上他卻覺得夕注視的是自己,這種想法讓他愉快。
他不經意的看見了擺在桌上的白色提袋。
注意到了法蘭西斯的視線,夕笑著回答他猶豫是否要問出口的問題,「這個提袋是那個人的生日禮物喔,雖然沒辦法送就對了。」
「既然沒辦法送,為什麼要準備呢?」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慶祝他的生日,很值得記念,」夕溫柔的笑了,看向被雨淋濕的窗外,「我很高興能夠在這個時候來到法國,雖然只有我一個人,但是我很快樂,能夠與他相遇,真的很幸運。」
「……真的沒有任何機會能夠讓他知道這些嗎?」
眼前這個女孩對那個男人所懷抱的情感、沒有參雜一絲一毫負面的情緒,她是以溫柔且豐富的情感去愛著那個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要幫她,幫她向那個男人表達自己的感受。
「是的,沒有任何機會喔,」有就很可怕了,夕想到這點又笑了出來,「我能夠跟法蘭西斯先生相遇也非常的幸運,來到這個城市與您度過這個下午,讓我感到非常的幸福。」
他喜歡看女孩子感到幸福的表情,眼前的女孩沒有一絲一毫見不到他的遺憾,卻非常幸福,真的是一個奇妙的女孩子。
「既然如此,你可以把他當成我,」一如跟雨月所說的,法蘭西斯笑著提出了要求,如果這樣就可以看到這女孩更多幸福的表情的話,「把想對他說的話對我說。」
「欸?可是這樣子、對法蘭西斯先生很不禮貌不是嗎?」
愣了一下,法蘭西斯便驚訝的笑了出來。
這個女孩子真的很貼心,真糟糕,都快愛上她了。
「那就當作是我無理的要求,我並不會感到不舒服的。」
法蘭西斯的溫柔催促著夕說出來,夕原本還想繼續回絕的,但看到他這樣的態度,也打消了回絕的溫柔。
「法蘭西斯先生真的太過溫柔了,」還沒有等他說下去,夕就搶先一步開始說出口對『那個法蘭西斯』想說的話:「雖然很多人都跟您說過了,親愛的法蘭西斯先生,還是祝您生日快樂~請繼續散佈您的美與愛,以及引以為傲的料理。請您務必在未來的日子裡過的愉快。」
法蘭西斯有些意外於她禮貌而有些疏遠的祝福,但隨即溫柔的笑著。
「遇見你是我最愉快的事情,」他真心的說,「很感謝有你的祝福。」
窗外的雨停了。
或許是因為夕的笑容吧,說完那些話之後,就跟雨月一樣,這兩個來自東方的短髮少女都有著令人目眩的燦爛笑容。
「我想我該走了,很謝謝你帶給我這段愉快的時光。」
與友人約定好的時間已經到了,她不得不離開這個地方。
「我也是,當作感謝,這杯我請吧。」
「既然如此,我就找到理由可以送你了,」夕把白色袋子推向前,「為了回報你請我喝咖啡,我決定把這個送給你。」
「欸?可是這是你值得記念的禮物啊。」
「所以我還想提出一個要求,」夕狡猾的眨了眨眼,「我想跟法蘭西斯先生合照,可以嗎?」
「既然這樣的話,我想我也要提出一個要求:我可以跟你合照嗎?」
他們兩個都笑了,因為知道或許沒有下次見面的機會、彼此都是對方的過客,她才希望能夠留下照片。
「生日快樂喔!再見!」
請店員幫忙拍照後,確認他們所帶的相機裡都有彼此的身影後,夕就開心的離開了咖啡館,被接近夜晚而逐漸增加的人群所埋沒。
法蘭西斯繼續坐在原本的座位上。
他看著提袋中包裝精美的木盒,突然的感到有些寂寞。



*   *    *



夜晚的活動即將開始。
有很多人聚集在街道上跳著舞狂歡,其中不乏各種膚色的人,他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的生日能夠聚集那麼多人也是一件好事,總會有種世界和平的感覺。
夕所留給他的寂寞被狂歡的人們帶走,他跟著眾人跳著熟悉的舞蹈,度過了非常愉快的夜晚,凱旋門上所投射的三色旗更讓他感到開心,他開始有點迷上了當旁觀者的一天,或許以後常常翹班也不錯。
突然,他的手被一個冰冷而纖細的手緊緊握住。
「一起來跳舞吧!」
握住他手的是一頭有著黑色短捲髮的東方少女,他突然覺得自己今天跟短髮又是東方的女子有很深的緣份,她熱情的把法蘭西斯帶入另外一個跳舞的人群。
這種邀請對今天晚上的人來說都不陌生,於是他也加入了跳舞的人群。
跳完舞之後大家也都累癱了,包括那個拉他加入人群的東方少女,她正靠在牆面上一邊休息著,一邊觀察街頭的人群。
法蘭西斯拿著剛買來的水,決定朝著那位東方少女走去。
「很棒吧?」
「啊,謝謝,」那個少女接過水,「棒透了,巴黎真的很……咦?」
與法蘭西斯的視線對上之後,少女手中的水差點滑了下去。
他突然覺得這個反應有點熟悉……該不會又把他誤認為那個法蘭西斯?也太巧了吧,又或著是其實那三個都是詐騙集團?為這種想法感到有趣,他笑了出來。
「……別笑啦,這位先生,」少女淡紅的臉上浮現尷尬,似乎覺得剛剛的行為很蠢,「你是?」
「剛剛被你拉去跳舞的人,」法蘭西斯故意露出略感失望的表情,「你忘了我了?」
「啊,抱歉,太開心了…」過了一會兒女子才嚇的跳了起來,「你?!你說中文?」
也太後知後覺了吧,法蘭西斯不禁失去形象噴笑了出來。
「太晚發現了,美麗的小姐,」說這句話的時候法蘭西斯還繼續笑著,「法蘭西斯‧波諾弗瓦,這是我的名字,請多指教。」
想掩飾尷尬而開始喝水的少女被這句話嗆的直咳嗽。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太過直白的反應讓他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神奇了,法蘭西斯又笑得更厲害。
那少女似乎被他的反應嚇到,以為遇到了神經病,「你……你怎麼了啊?」
「抱歉,因為我今天連續遇到兩個把我誤認成那個法蘭西斯的東方短髮女子,所以才會忍不住笑了出來。」
「感覺好像詐騙集團……啊,可是我不是喔。」
他還在笑,「我知道,那兩個看起來也不像是。」
「我真的不是啦,」無奈的說著,她哪知道她隨手一拉的路人之前遇到兩個很像詐騙集團的人,「我叫做時,是個來自台灣的弱女子,絕對不是詐騙集團。」
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笑到快崩潰了,好久都沒有笑的那麼瘋狂,「他們兩個也是來自台灣,真是奇妙的際遇。」
「我才覺得奇妙呢……」名為時的少女望著他的臉,「真的超像的,不,根本就是一模一樣吧。」
「那個法蘭西斯嗎?」
法蘭西斯也跟著靠在牆面上,等待凱旋門在之後即將放出的煙火。
「嗯,很像,但是記憶中似乎沒有看過他笑的那麼瘋狂……啊,除了眉毛得到報應……之外吧?」
眉毛?法蘭西斯聽到這個詞首先浮現的就是亞瑟......頭上的眉毛,是指亞瑟嗎?法蘭西斯馬上否決了這個想法,就算再怎麼巧也不可能那個法蘭西斯也有一個眉毛很濃的仇人。
「那兩位小姐都非常仰慕那個法蘭西斯呢。」
「嗯,」時盯著眼前的男人,笑了出來,「我能夠體會,因為我也很喜歡喔!但是我也很喜歡你,你的笑容很美麗,啊啊先說,不是那種喜歡喔。」
「如果是那種喜歡我會很高興,」法蘭西斯又笑了,「剛剛那群不是你的朋友嗎?」
「不是,」喝了一口水,時的眼神有點飄移,似乎是在掩飾害羞,「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我想要自己一個人過。」
「因為是他的生日?看來真的有很多人喜歡他呢。」
「是啊,罪惡的男人,」雖然說出類似抱怨的話,但是時卻笑的很暢快,「但是也因為這樣我才喜歡他。」
這三個來自台灣的女生都有著能照亮巴黎夜空的燦爛笑容,這點倒是跟他們國家很像。
「我有這個榮幸聽聽你對他的想法嗎?」
「是個很棒的變態,但又是一個溫柔且成熟的大人,身為世界的情人這點我非常喜歡,也只有他才能說出那種狂妄的話。」
突然在夜空響起的爆炸聲掩蓋住了法蘭西斯想觀察時表情的想法,燦爛的火花在凱旋門的上空綻放著,就連街道也開始莫名竄出煙火。
原本就玩瘋的兩人互相對望一眼後,就笑著同時跳入了人群,再一次加入了狂歡的行列。




等到活動結束之後已經是深夜了。
兩人筋疲力盡的走在人潮散去的街道,為什麼會走在一起呢?原本時想要自己回家的,但是法蘭西斯堅持送她回家,時也理所當然的答應了。
「時,你怎麼能那麼信任我?」
或許是因為那跟葛格九分相像的外貌,也或許是這次的玩樂他都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心機,但她有種可以信任眼前這個男人的直覺,才會接受他送她回家吧。
「如果你真的想怎樣的話,在那瓶水下藥就好了。」
可是她並沒有把這些話告訴法蘭西斯。
「不是因為那個法蘭西斯的關係?」
他開玩笑的說著,但是卻意外的看見時一臉認真的神情。
「就算我不喜歡那個法蘭西斯,我也不會認為你就是壞人,」認真完之後時笑了出來,「都是我在說我自己的事情,你不多說一點嗎?」
「…雖然都沒有跟你們說,但是我是國家喔,就跟你們國家的小灣一樣。」
毫不意外的、時的笑容僵在臉上,法蘭西斯笑了出來,「沒想到吧?其實我是翹班的,出席完閱兵典禮就跑來這邊玩。」
時拖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怎麼可能……」
「甚麼?」
「不…沒事,」法蘭西斯查覺到時似乎瞞了甚麼,但是她似乎並不打算說,既然如此他也不打算追問,「那…翹班出來的感想如何?」
「非常愉快,」法蘭西斯笑的很開心,「好久都沒有玩的那麼瘋了,以前都要跟著上司跑來跑去呢。」
「真是……辛苦啊……」
「你們家的小灣不也是這樣嗎?其實跟著上司跑來跑去也不錯,但是能夠這樣過真的很棒,」他眨了眨眼,「而且今天還遇到了三位可愛的小姐陪我,是我度過最愉快的生日喔。」
聽到法蘭西斯這樣講,原本不太專注的時才逐漸冷靜了下來。
「其實我今天有準備生日禮物,」時笑著,整個人從原本的緊繃放鬆了下來,「你轉過身去吧,啊,要蹲下來,那不然我沒辦法送。」
「欸?哥哥我已經收了前面兩位小姐要給那個法蘭西斯的禮物了……」
「既然如此也該收我這個,」時壓下法蘭西斯的肩膀後,解下脖子上的項鍊,「而且就算他們兩個原本要送給那個法蘭西斯,當下想送的的對象也絕對是你。」
那是一個銀色的鳶尾墜飾項鍊,雖然單調但是卻是一個很典雅的飾品。
「因為想出來玩所以就直接把這個紀念掛在身上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好了,可以起來了。」
「真是謝謝。」
法蘭西斯笑著道謝,他明瞭今天三個所遇到的女孩都是真心的想送自己禮物、這就是之所以自己會那麼愉快的原因。
「你喜歡就好,」說完這句話之後時靜了下來,注視著他,「只是,這真像是為仙杜瑞拉所施的魔法啊…雖然我不是仙杜瑞拉。」
「嗯?」
「沒事,」時笑著,繼續走著,「法蘭西斯,你當國家那麼久了,會不會想變成一個普通的人類?」
「當然想,」法蘭西斯笑著,要是有一次的機會……有那麼一次的話,就不會經歷那些悲傷的事情,包括那女孩,「即使有一天也好,雖然這樣想,但是我也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即使曾經那麼想過,但他還是喜歡現在的生活,所有他經歷過的一切都是自己珍貴的回憶,就算悲傷,但也還是他珍惜的回憶。
「即使當下很悲傷,但時間一久,就會成為最珍貴的回憶,哥哥我是這樣想的。」
時愣了一下,便突然笑了出來。
那滿載幸福以及愉悅的笑容太過犯規,讓法蘭西斯不禁有些愣然。
「法蘭西斯,我真的很喜歡你,」笑著說出了這句話,時的整張臉都紅了,「你是大家最喜歡的哥哥,總是用這樣子的態度面對生活,能喜歡上你真的是件很開心的事情,不管是變態、優雅還是活潑,我喜歡你的全部,他們也一定是這樣。」
「時……?」
法蘭西斯不禁有點迷惑,他是在對自己說話嗎?可是她也不是那種會大剌剌的把人當代替品的女生。
「我很開心能遇到你這個仙杜瑞拉,雖然說不定只有一個晚上,」時又笑了,就跟他遇到的兩個女孩一樣,是那種能照耀天空的笑容,「我家到了,可以拍張照嗎?跟你一起。」
「啊、我原本也打算要跟你拍張照的,」法蘭西斯有些疑惑於她的態度,「只是為什麼……」
「先拍照吧!」
被時逃避問題,法蘭西斯也沒有覺得心裡不舒服,但他決定等拍完照再好好的追問她。
相機裡頭三張照片的女孩都有著燦爛的笑容,等拍完與時的這張照片之後,法蘭西斯看著之前的照片確認都沒問題,才把相機收起來。
「對了,你為什麼要……」
「我們所指的法蘭西斯,都是你,」時先一步的堵住了法蘭西斯的問題,她笑得燦爛,「只是我們一直認為你不會出現。」
跟當初時的反應一樣,過了很久法蘭西斯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你們……為什麼認為我不會出現?」
「所謂的平行世界吧?在這裡,你們的存在是別人創作出來的,並不是真正的人物,」看著法蘭西斯的臉色有些怪異,時繼續說下去,「但是我們,把你當成一個真正的人去愛,能喜歡上你真的非常幸運。」
仙杜瑞拉原來指的是自己,因為在這個世界的他,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他夢寐以求的普通人類。
「請別忘記今天。」
時溫柔的說著,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眼前越來越黑暗,但她們的笑容卻明亮到似乎能照耀眼前黑暗的一切。






『法蘭西斯,生日快樂。』







*   *    *






剛睡醒的他很疲累,非常疲累。
法蘭西斯從床上爬了起來抓了抓頭,他似乎從早上睡到了晚上……最近果然真的太累了,而且剛剛還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似乎還有些無法清醒過來,想了想,他決定去洗臉。
準備去盥洗室洗臉的他,腳部突然停頓了下來。
因為他發現鏡中的他戴著一個銀色的鳶尾墜飾項鍊,桌上擺放著的是,一個藍色的小禮物以及白色袋子,他知道裡面裝的是小木盒。
原本停下的腳步開始移動到桌子旁邊,法蘭西斯拿起藍色小禮物盒,拆開了上面的緞帶,打開了蓋子,裡面放的是一個很明顯的是手工製的手鍊。
望著那條鍊子許久,法蘭西斯沉默的把它戴上後,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小木盒。
木盒所散發出的百合清香讓他猶豫了一下,但他還是打開了。
裡面是一個刻著百合花紋、非常典雅的男性香水。




那些是真的。
意識到這些的法蘭西斯有些愣然,隨即笑了出來。
此刻他露出的笑容,燦爛到有可以擊退巴黎上空烏雲的力量。












【END】




終於寫完了(死),很好巴黎時間還沒過!
花了六七個小時寫了一萬一千字的小說,真的是個很大的突破啊…………是說我明明還有稿還沒趕為什麼會寫那麼多啊啊啊啊(抱頭
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寫的是甚麼東西(掩,只知道這篇文所包含的除了愛還是愛,裡頭的葛格我是靠直覺寫出來的,很喜歡三個時段的葛格有不同的表現////另外最後一段因為是作者所以殺必死比較多(!?

這個小小的企劃感謝有雨月以及夕的參與(超不要臉跑去敲別人),算是很圓滿成功了!兩位的告白都很棒喔ww

嘛總而言之葛格生日快樂!我要去睡了晚安!(崩潰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