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她突然想起了一個輕柔的旋律。


那是母親所喜愛的爵士樂曲,小時候她常在這種環境下悠然的睡著,躺在映著夕陽的木質地板,那也變成了她最喜歡的歌。




即使到了長大依舊沒有改變。




「艾利,接下來要去做斷層掃描,做完就可以休息了。」
眼前的醫生帶著溫柔的笑容說著,艾利點了點頭。
「橘醫生,要多久才能恢復正常?」
「之前不是做過嗎?依你的情況、至少要五天才能把顯影劑排掉。」
「是這樣沒錯、只是……」
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艾利,看著眼前醫生的笑容,又把話吞了回去。
「放心,平和島先生也懂這樣的情況的,」一旁的短髮護士笑著,說出了艾利心中的疑慮,「之前我和你的姐姐有聊過一陣子,他請我告訴你別擔心。」
「姐姐果然又……」
「喔呀,艾利也有戀人了?」名為橘友雅的醫生笑著,放下手上的病歷表,抬頭望著時,「那我們得要加油囉。」
「請別在病人面前亂說話。」
名為時的短髮護士露出譴責的表情,臉卻不聽話的有些紅潤。
「嗯~等下班後再好好跟你討論這個話題,」臉不紅氣不喘的他笑著說,「你該去了,艾利。」
艾利站了起來,看著伸出手準備帶領自己的時,沉默了一下,「等等記得小心橘醫生。」
「欸?小心?喔,好的。」
雖然搞不懂到底該小心甚麼,但時還是傻傻的點了點頭答應,坐在椅子上的當事人則是悶笑了起來。
在上掃描台的時候,艾利已經不再思考橘醫生的行為到底屬不屬於職場性騷擾,反而在擔心等等面對靜雄時該如何是好。
想著想著,習慣跳躍性思考的她突然憶起了那天的旋律。
輕柔的、緩慢的、令人感到愉悅的。
就像是靜雄一樣,就像那個她最愛的人一樣,用有些笨拙但卻滿溢出來的溫柔包圍著他。
有的時候她會有那麼的一點罪惡感,靜雄所看到的並不是全部的她,那惡劣膽小如同常人的地方總是掩蓋在自己那純白色下,但即使這樣她也不想要讓靜雄知道。
因為她害怕他會討厭他失去他,即使這樣對他並不公平。
她對於這一部分的自己過份討厭。








雖然不想要讓靜雄看到自己難過痛苦的樣子,但她確實希望能看到靜雄露出擔心的樣子……啊啊、真是惡劣到了極點!早就知道不要故意不說今天要做健康檢查…
「嗯?艾利?身體不舒服嗎?」
「嗯……」
即使是副作用最輕微的非離子顯影劑,對於艾利的身體還是一種負擔。
「橘醫生,要不要讓一些人手過來輪班呢?」
「都已經先休息了,還這樣啊……雖然沒有過敏的症狀,還是該注意一下,時,先去醫療站告知一下吧。」
「我知道了,拜託你了。」
用冰冷的毛巾擦拭著艾利冒出冷汗的額頭,時看到艾利痛苦的表情有些和緩,才把紀錄板交給醫生,稍稍鞠了個躬才轉身離去。
「可能有點痛苦,要忍耐一下。」
「醫生……」艾利模糊的視線與友雅對上,乾脆趁現在對他問好奇已久的問題好了,「你是在對時性騷擾嗎?」
「喔……如果以現在來看,或許是吧。」
一邊倒水一邊笑著,他毫不侷促的承認了自己的行為。
「……你會被告喔。」
「很可惜,那是屬於告訴乃論,時不會認為那是的。」
「我姐姐有辦法的。」
她討厭這個醫生。
雖然能力很強,但就男女關係而言是個非常非常糟糕的男人,是不關自己的事情,雖然自己理解愛情還是非常遲鈍,但對於已經陪伴自己至少超過半年、了解個性的時,她是不想要置之不理眼前這個男人的行為。
「啊,我聽時說過,你喜歡聽CD,不如我就幫你放吧。」
「……」
對於毫不動搖也毫不害怕的他正開著自己的CD player,艾利感到越來越厭惡,但也沒有力氣去反駁他。
第一首歌就是那首令她懷念的歌,但是跟他在一起聽,實在是糟蹋這首歌曲。
「在這個行業,有很多人都只為了錢而任職,雖然也是有某些人是真的出於偉大理想而進入,但做的都比那些為了錢進來的還差勁,理想所佔的份量終究比不上最重要的錢,那些忠於自己卻又做的好的人,我們醫院大概不出十個吧。」
十個裡面,唯一一個就是時。
不用說也能知道的事實,橘像是想到甚麼似的笑了出來。
「對於這樣的她,我深深愛戀著。」
艾利有點意外於他的直率。
她在他的臉上,看到了那與靜雄面對他的、相似的笑容。
「……如果有天她不在忠於自己呢?」
「那就等到時再說吧……也要先到達那種關係才行呢,」他拿起記錄板,掩著嘴輕笑著,「你真的是在問我?」
艾利對於他的回答聽的並不清楚,他又想起了靜雄的笑容。
──────如果他發現的話。
如果讓他難過於這個事實的話。
「艾利,我在走廊上剛剛好遇到平和島先生。」
「…….靜雄……?」
「嗯?又更難過了嗎?」時重新拿起毛巾溫柔的擦拭著艾利的臉,「平和島先生,艾利剛剛做完身體檢查,注射的一些檢查時必須要用的藥物產生了副作用,這是正常現象,請不必擔心。」
「是嗎……謝謝你,井上小姐。」
靜雄的聲音。
就像這個歌聲包圍著自己,溫暖又充滿生命力,是她一直所渴求的。
「如果有必要的話請按鈴,接下來可能就要麻煩你了,盡量讓艾利多喝開水,才能把它排掉,另外請您要離開的時候按鈴通知,等護士到達後再離開。」
「好的。」
「艾利,好好休息。」
「……嗯。」
友雅笑著,愉悅的跟隨著時的腳步踏出病房,艾利大概清楚他為何有這樣的反應,只想叫他去死。
「……對不起。」
「嗯?」
靜雄比平常更加小心翼翼的、模仿著時照顧她的樣子,擦拭著她的額頭。
「……應該不……叫你過來的……」
「這樣的話,會不安吧?」
艾利愣住。
雖然意識模糊,雖然身體發燙,但是她了解靜雄所指的意思。
他天真的以為自己會不安才會不阻止他來,沒有發現自己真正的目的。
「……對不起……」
「我有時間,」靜雄溫柔的笑著,不接受也不煩躁於戀人的道歉,「別擔心。」
討厭。
她真的討厭透了這樣的自己。
『你真的是在問我?』
似乎聽到了友雅那個男人的調笑聲,他一眼就看穿了她所想問的到底是誰。
到時候再說吧。
要是靜雄真的發現的話,就到時候再說吧。
再讓我多沉溺於他的溫柔中,不要那麼早就讓他發現醜惡的自己。




如果有神可以答應的話,他會真心那麼祈求著。




「嗯?這個音樂……?」
「我很喜歡的歌,就跟靜雄一樣的溫柔呢。」
靜雄沒有回答艾利的話,像個剛談戀愛的少年似的紅透了他的耳朵。




【END】

 

 

對不起不小心友雅跟時的戲份有點多(爆笑

個人認為Danny boy這首歌蠻合這篇文的,就寫了出來,有興趣可以找來聽聽喔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