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下雨了。
到底還要在這邊待多久呢?雖然已經習慣了,但還是、她還是想要去外面。
即使池袋的空氣糟到她會昏倒的地步,即使有可能沒走幾步路便會昏倒,但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擁有如此強烈的想要離開這家醫院的預感---只是因為他在,就僅此而已。
「好,今天的檢查也完成了,」時收起了器具,在版子上寫上今日的數據,「今天的訪客名單有平和島先生,你一定很期待。」
「……」
「嗯?怎麼了?」
時有點意外於她的沉默,帶著笑容問著。
「時你……喜歡橘醫生嗎?」
「欸?那個、那個……我才不會讓自己墮落到那種地步!」
嗯,看來是喜歡了,看著滿臉通紅眼神有些漂移的時,笨蛋也看得出來。
「為什麼是墮落呢?」
「像橘醫生那種男人叫做魔性男喔,感覺好像就連女人的骨髓也會一起吸乾淨似的,很可怕喔,艾利可別他騙了。」
「不,我想沒有那麼可怕……」
所以……時是因為那男人是魔性男所以才不喜歡她?沒有察覺到時刻意隱瞞的原因,艾利疑惑的想像著橘醫生要怎麼吸乾女人的骨髓。
「如果是時的話,我才不會吸乾你的骨隨呢……」完全沒有查覺男人早就已經站在後面,他低笑的抽走時手中的記錄板,「疼愛都來不及了。」
時的臉色有些怪異,「那個……橘醫生,你甚麼時候到的?」
「我是魔性男那邊開始。」
她鬆了一口氣,露出抱歉無辜的眼神,「對不起我不該說上司的壞話。」
後者一邊翻閱下一頁一邊露出微笑,「不用說抱歉,晚上就來我家吧。」
「請恕我拒絕,」馬上否決的時歎了一口氣,像是剛剛都沒有發生事情似的開始講正事,「目前艾利的狀況良好,也沒有顯影劑產生的副作用,再觀察個兩天就可以出院了,請問一下還有甚麼需要加強檢查的地方呢?」
「嗯,就目前為止是不需要,」闔上記錄板,友雅放回桌上,「剛我在路上遇到理佳,她說201號房的石田先生再找你,快去吧。」
「是的,我知道了,我等等就回來,拜託您了。」
看著轉身離去的時,過了好一陣子他才微笑的轉過身來。
「恭喜你,很快就能出院了,可別過一個禮拜又回來了。」
「……如果主治醫生可以換人的話……」
「這樣子你就可以常常找平和島先生來看你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
「開個玩笑,別在意。」
友雅對於她的反應笑的更加愉悅,她真的很想拿點滴筒擊殺眼前這個男人。
「那,你打算要隱瞞到甚麼時候?」
「……」
「談戀愛這種事情,惡意藏到最後就會變得無法收拾喔,這樣好嗎?」
「那是因為你根本不在乎吧?才在一開始就把惡意顯露出來。」
反駁著友雅後艾利有些愣住,他能感到眼鏡後頭那雙眼睛閃過一絲冰冷的眼神。
「所以就能像……小孩子一樣,盡情的欺騙嗎?」
艾利僵住,友雅溫柔的笑容底下是不容被觸碰的思緒。
「我、我沒有……」
「真是好呢,年紀小就能這樣,不用考慮到戀人時間夠不夠就一昧的要求。」
「不,才不是這樣。」
「保持著安全距離盡情欺騙又不害怕被他發現很愉快吧?」
「……」
她開始後悔觸碰他的底限,那一大段話、一針見血到自己頭皮發麻。
「艾利!」
時突如其來的聲音把她拉回現實,她瞪大眼睛看著正走向自己的時,以及站在門口的靜雄。「怎麼了,現在還好嗎?」時擔心的觀察著她的反應,艾利直到現在才發現飛快的心跳一下子被自己解放開來,喘不過氣的感覺開始在身體四處蔓延,「還呼吸的過來嗎?」
「時、沒關係,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幸好你沒有很嚴重呢。」
「橘醫生。」
她以冷靜的語調說著,友雅笑了笑閉上嘴巴。
靜雄默默的走到了她的身旁,但或許是因為沒臉見他的關係,她並沒有抬起頭來、如同以往一樣注視著自己的戀人。
他也沒有說任何話,只是用他那隻長滿厚繭的大手,輕柔的揉亂了她的頭髮
就只是這樣子,艾利的呼吸再也不像剛剛那麼急促,眼淚隨著好不容易平撫的情緒滾了下來。
鬆了一口氣的時站起身來,對著他們兩個深深一鞠躬
「真的是非常抱歉,事實上我現在在跟橘醫生交往,」這個震撼彈投下,連在她身後的那個罪魁禍首也被炸到,「昨天我們兩個吵架,錯是在我,他才會把私人情緒投射在你的身上,請別怪他。」
「井上小姐……」
靜雄為這突如其來的發展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恢復冷靜的艾利起初也驚訝了一下,但馬上便反應過來。
「……我不怪你的,時,」艾利望向輕輕鬆了一口氣的時,「只是你還是快點跟這男人分手比較好,我不希望變成讓你墮落的兇手,把剛剛那句話收回是最好的。」
「欸?可是還是……」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走吧,」友雅笑著,像是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真的很抱歉,艾利,下次絕對不會再這樣了。」
還是快換個主治醫生比較好吧?雖然想這樣說但靜雄在場,她沒辦法說出口。
看著他們兩個離去,病房內恢復的不是以往的溫暖,而是接近死寂的冰冷。
「我可以殺掉那個醫生嗎?」
「啊?」
直到靜雄突然冒出這句話後,他才發現她的雙手正顫抖著,刻意忍耐著自己的脾氣的他一直死盯著門離開的方向。
「不行,靜雄,這是我的錯,不是他的錯。」
「……你有甚麼錯呢?」
「......你明明有聽到……」
一定會被討厭的。
靜雄很溫柔,所以他會很委婉的告訴我,就是因為他是如此溫柔的人,她才這樣做,就如同那男人所說的。
「……我能看到更深入的你,很高興。」
靜雄注視著她的眼睛,溫柔且帶有力量的說著。
「如果討厭你的話,就不會愛上你了。」
「……你、明明有更適合的……」
「就是你。」
「……」
光是這樣,就讓艾利的身體滿載著他所帶來的罪惡感。
不要對我那麼溫柔,請多責備一點任性的我。
但即使是這樣──────她還是說不出口,怕在說下去,靜雄就會失去他的溫柔,就會開始責備她自己。
「我愛你。」
即使是因為這樣,靜雄還是感受的到他懷中所抱住的戀人,沒有停止責備自己。
到底要到甚麼地步,她才能安心呢?到底要到甚麼樣的程度,才可以不要給他壓力呢?
「我也是,靜雄,我愛你。」


如果有神可以告訴他答案的話,他會真心那麼祈求著。


- - - - - 


「……剛剛那個,不算數吧?」
時與友雅走到了樓梯的暗角,後者笑著問他。
她正視著他的眼睛,靜默了幾秒後,便伸手重重的打了他一個巴掌。
「拿患者的生命開玩笑很愉快嗎?你身為醫生竟然那麼不尊重自己的專業!」
「好痛……這次好大力啊,」友雅看著時苦笑著,「我可是很了解患者可以承受到甚麼程度,為什麼你總是要打我呢?」
「把自己的情緒帶給一個狀況不穩定的患者就構成了理由!」
她毫不退縮的看著掩著紅腫的臉的友雅,他輕輕的笑了。
「……你總是這樣呢,以病患為優先。」
「哈?」
「我總是到這種時候,看著你承擔一切,才能確認你其實是愛著我。」
「橘友雅醫生,我沒有說過我愛著你!」
「你只是不想承認而已。」
他毫不意外的看到她紅了臉,每次就只要看到她這種表情,就會覺得只剩臨門一腳───再那麼一點點,就能要她正視自己的感情。
「…………你這個惡劣的男人!」
只是現實終究是用來破滅他的美好幻想的。
失控的衝著他大吼,時夾雜著憤怒以及其他情緒轉身快步離去。
「時,我等不了多久的。」
聽到友雅的話,她的身體只是微微的顫抖了一下。




並沒有停止腳步。
直到她的視線隨著轉角離開。


也許是因為羨慕的關係吧,才會對艾利做出那種行為。
「……你到底甚麼時候,才能坦率起來呢?」
沒有任何一個人回答他,這個無法回答的問題只能蒸發於空氣之中。








【END】

 

對不起時跟友雅又變多了wwwwwwwwwwwwwwwww(掩

因為遭難的歌詞比較那個所以就寫了這個(!?)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來聽聽w

 

啊差點忘了:

從上篇就出現的是友人所設定的井上時子以及橘友雅(自己私心要他出現XD)

時子是護士而友雅是這個特別病棟的醫生之一。

目前是屬於友雅追求時的狀態,更進一步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友雅>>>>>>>><<<<時

也因為平行世界個性有點不同,就要請大家多多包涵了ww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