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雖然這麼說可是這篇主線在於自創,所以跟DRRR有很少關係

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醫院每個樓層都設有給值班護士或醫生的休息室,設置的原因是下班後太晚沒有電車可坐或是有護士不想夜歸,通常只要在中午之前借鑰匙就可以在當晚使用。
她在介於夜班與大夜班之間這種尷尬時間下班時,她就會住在這邊。
每次他都會跑過來問自己,要不要他送她回家或是來他家。
當她否決這兩項提議後,他就會帶著笑容拿出鑰匙,逼迫她去隔壁間。
休息室的牆壁隔音效果差到,只要貼著牆壁都能聽到他以平常音量所說的話。
對於自己,他溫柔包容到太過於可怕。

他本來就不應該等。

本來就-----

 

「時!」
「!」
被艾利的聲音驚嚇到幾乎整個人都跳了起來,她才驚覺自己還在病患的房間。
「抱歉艾利,我一時閃神,」她勉強的笑著,自己真是差勁透了,「點滴筒用完了,我幫你拿下來過後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別這樣。」
「欸?」
收好針頭替她止血,時一臉不解的看著她。
「你現在的樣子,比哭還要難看。」
「欸?我……我現在這樣很奇怪?」
雖然手法如同以往一樣俐落,但在對於人的情緒異常敏感(戀愛除外)的艾利眼中,還是看的出來她跟以往不同。
「因為橘友雅的關係嗎?」
「……似乎是的樣子……」
「雖然我非常討厭那個男人,但是你為什麼不接受他呢?魔性男很可怕嗎?」
是啊,為什麼不接受呢?認識他直到現在已經三四年有了,為什麼直到現在才……
「……對不起吶、我之前沒有說另外一個原因,」時無奈的笑了笑,看著眼前一臉不解的艾利,「你知道嗎?要跟大家庭扯上關係就不只自己一個人要跳進去,是整家人都要跟著一起跳的。」
……之前似乎有聽姐姐說過友雅是私人醫院的繼承人,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之前我哥哥就帶了整家人跳進去……那段時間過的很痛苦,」她無奈的聳了聳肩,一臉苦笑,「到後來我就發誓,再也不要跟任何一個大家庭的人扯上關係。」
以前的她滿腔熱血,剛進入了私人醫院就因為看太多事情而做出了很多蠢事。
蠢事之一是當著病患的面打了住院醫生一巴掌,主要是他不露痕跡的把自己的壓力發洩在病患身上被她發現,他真的是個非常惡劣的男人,私生活亂又仗著醫術以及背景為所欲為,照理說她應該會變很慘,但當下的她完全沒有受到處分,這點當時的她並沒有想太多。

在自己已經成為一個比較成熟的人後,又撞見了這個場景。

只是那時的她並沒有做出之前所做過的事情,而是在離開病房之後把他拉到無人的地方甩了他兩巴掌。


之後轉任到這裡的時候,她遇見了那個被她打兩次巴掌的神經病,橘友雅。


除了錯愕以外真的沒有甚麼好說的,但在這幾年,她也把他像是撥洋蔥似的,讓他充滿防備的心一層一層的退下來,隨之而來的代價就是自己也一步步陷入他早就已經設好的泥沼當中,一但想要脫逃,就會受到極大的痛苦,她明明知道這點,卻還是跳下去了,只剩下那唯一一點點僅有的掙扎才讓自己不致於滅頂。
而現在,是她放棄了滅頂的機會,整個人被他拉出來並且拋棄。
「可是你現在,很痛苦對吧?」
「……是啊。」
即使他差勁到玩弄患者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即使他在來到池袋醫院之前是個多麼糟糕的男人,即使他的家庭背景有多麼的龐大。
她還是─────
「我剛剛差點就讓要保持乾燥的藥品室受潮了。」
「只是幾滴眼淚不會受潮的,」艾利認真的說著,把冰冷的手蓋上了她,「是你不願意面對。」
「或許是吧。」
她笑著,即使多麼痛苦,不在患者面前哭是她的原則,所以她只能笑。
「……我是最後一間病房吧?既然這樣你就早點休息吧,這次大夜班的護是我認識,你別擔心。」
「……嗯,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以後別在我面前這樣笑就好了,你不是告訴過我嗎?要面對正視自己的心。」
艾利笑著,那靠著筆記本拼湊的零碎記憶又再次回到她的腦中。

 



當時的她沒有那麼堅強的。




一從夢中醒來就拔掉點滴器,鬧的一團亂,她絕望的下定決心不管找甚麼方法都要切斷連結,因為她傷害了溫柔的他,自己並配不上他。
『去正視自己想要的東西,才能找到幸福。』
時收拾著地上被她摔碎的點滴瓶,那個普通的護士說的話非常的陳腐普通。
『否則你一輩子就只能待在這個地方,就連心也被鎖在這邊。』
從這裡開始一切就不再相同。
『而且被你推開的人,也不見得跟你想的是同樣的事情,不是嗎?』
『你……知道多少?』
『次山小姐告訴我你近期內的狀況,後來我連絡醫生化驗你身上的衣服,發現你身上有某種藥物反應,但只能查出那對你的精神無害,』時笑著,白色手帕捧起一堆碎片,『既然沒有擾亂你的精神,那就證明他不是幻覺,雖然我本身是醫護人員,但我也相信這種事情的,畢竟,科學是隨時在進步的。』
她把裝滿玻璃碎片的手帕拿到了艾利面前。
『你現在就像這樣,不僅打碎自己也傷害了別人。』
這時艾利才知道她的手上有斑斑的紅點,那是時的手被碎片割傷的痕跡。
『你比我幸福太多,我沒有辦法正視自己的心,你卻可以。』
雖然這些話並不是促成她決定出院找靜雄的最大原因,但卻佔有很大的一部分。
當時的她自顧不暇,直到現在才知道她說的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雖然是靠著筆記本所拼湊出的零散記憶,但這些話卻一直保留在自己的筆記本中,就是為了提醒自己不要忘記───




「你可以正視自己的心,只是你不願意面對而已。」
她知道,可是就如同她所說的,自己不願意面對。
不僅害怕這一切只是他的新鮮感作祟,更害怕的是要面對他的家庭……即使自己有多了解他。
「我會的。」
她笑著答應,但她明瞭已經來不及了。
橘醫生的父母都已經談定婚事,今天雙方見面應該也差不多成定局了。
是她自己錯過這一切的。
……即使是這樣,也是要跟他講清楚的。
他會難過嗎?應該只會無奈吧,畢竟是自己錯過了這一切,他們都不是電影裡面萬能的主角,而他更不會做出答應卻又反悔婚事的這種行為。
踏入休息室後,就如同平常一樣洗了個澡,也就如平常一樣,她會把自己貼在牆壁上,卻沒有傳來那輕佻的言語。

那穿透牆壁,似乎能傳達心跳的、被愛著的言語。

「嗚…」
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面對自己的悔恨,壓低聲音哭泣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
眼前一片黑暗,就連呼吸也變的不順,眼前似乎有一個人正把她緊緊抓住,不停的用舌頭………舌頭!?
意識到這個字眼的時馬上推開眼前把她抓住的男人,卻又一下子被他強硬的抓回懷裡繼續剛剛的動作。
「嗚……」
這個香味似乎很熟悉,但是他應該是不可能出現在這邊的。
微微的睜開眼睛,昏暗的室內唯一閃閃發亮的,就只有對方那深綠色、有如翡翠般耀眼的瞳孔─────一與他對上視線,時就放棄抵抗。
只能任由他吻著,直到她被壓在他身下。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邊?」
呼吸因為剛剛的吻而感到不順,時抓住他的領子問著。
「原本我想要跟以前一樣,」友雅沉默了一下才開口,「先放出消息再看你的反應……明明都以及計畫好了。」
「你這傢伙……」
但即使這樣她也生氣不起來。
「但我沒辦法,只好趕來醫院。」
「甚麼意思……嗚!」
友雅突然緊緊的抱住了她,力道大到似乎連她的骨頭都痠疼了起來。
「聽到你在哭,我沒辦法再繼續下去。」
這時的她已經沒辦法再正常思考為何他會聽到自己的哭聲。
「……也來不及了,不是嗎?」
「甚麼?」
「你今天晚上不是去談婚事了嗎?」
「………我是去跟她吃飯,但沒那麼快進行到那種地步。」
「欸?」
時瞪大眼睛,傻愣愣的望著上方的男人,他……他放出假消息?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只有說過我的父親介紹一個企業主的女兒給我而已……」
「你……走、走開!」
她用盡最大的力氣推開了友雅,此時的時突然覺得自己在搞笑,甚麼鬼東西,她被騙了!很少女情懷的哭了一整個晚上!還讓病人擔心煩惱……她到底在幹嘛!
「我不會走開。」
友雅一把抱住躲在棉被懺悔的她,在她耳邊輕聲的說著。
「我不會再對你那麼好了,你已經沒有選擇拒絕的機會了。」
躲在棉被中的她沒有回答,當友雅正想要掀開棉被的時候,卻看到她突然從棉被冒出頭來。
「…………我知道了…………」
友雅看不見,但他知道這樣說出口的她,紅潮正從臉龐蔓延到耳根。
雖然臉蛋普通身材也比他看過的任何女人還要普通,但如果有甚麼人會讓他失去理智想好好疼愛的話,也就只有她了吧。
「時─────」
「等、我都允許了!不要突然……嗚……」
她的反抗聲,漸漸被吞沒在黑暗中……






「好可惜啊~結果竟然是這樣的結局。」
「怎樣的結局?」
「沒有上到本壘啊,也是啦,時子本來就不會容許他這樣做。」
「……」
艾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她該慶幸幸好她姐姐不是要做壞事嗎?
「啊,我可以把他被甩巴掌的影片傳給你喔。」
「姐姐……你沒那麼善良吧,」聽著電話中愉悅的笑聲,她明瞭姐姐不是那種看別人幸福自己就會高興的人,「叫我告訴她巡房護士我認識叫她早點回去休息,亂造謠言讓時以為他訂下婚約,接著把時在哭的影像傳送到那男人的手機裡,送到他爸媽那邊則是企業主女兒的不倫戀照片,你到底要幹嘛啊?」
「也沒有甚麼啊,只是剛好缺少醫院這條管道而已嘛,橘少爺會懂的。」
「……」
「雖然是時子的戀人,但是利用你害你差點病發,他必須要用他一生的地位來償還喔。」
就算不用說也知道現在美咲……不、洛雅的表情一定開心到飛上天了。
雖然她討厭他,但是,此時此刻的艾利正合起雙掌祈禱著,希望將來友雅別太辛苦。




【待續】

 

姐姐大人魔王確定wwwwwwwwwwwwww洛雅你滿意了吧!wwwwww

贏家是洛雅,得到了未來院長這條線,等於贏得醫界的所有消息(公立池袋+私立大型連鎖醫院)

這對是他們一出現就腦補出來的結果,很喜歡這種相處模式所以一不小心寫了太多wwwwwwwww

下篇就真的是靜雄跟艾利篇了,但是他們兩個會出來放閃光。

大概就是這樣了,寫的好快樂wwwwwwwwwwwww

創作者介紹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