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嗚嗯……田所爺爺真棘手……」
小小的抱怨著纏了一個小時催相親的田所爺爺,有的時候真的想戴上自己買的戒指當作結婚算了,但是這樣又會惹來麻煩……譬如說某個姓橘的就會要她把戒指給他然後他送個新的給自己……
一邊煩惱著的時一邊走在走廊上,看見了迎面而來有一個熟人。
「啊,平和島先……」
但跟以前不同,靜雄帶著一臉生氣的表情與時擦身而過。
呃、記得剛剛他來的方向是艾利的病房……?
吵架了嗎?還是發生甚麼事情?明明剛剛巡房經過的時候看到他們感覺還不錯,怎麼一下子變成這樣?帶著緊張的心情快步走到病房門口,從細縫偷看的她看見艾利坐在床上,眼淚一滴一滴的掉。
呃……看來身體應該是還好,那、那該不該進去呢……正在猶豫的時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一轉過頭來發現站著的是橘友雅。
他沒有發出聲音,只是指了指反方向,時點了點頭了解他的意思,便跟在他後頭離開病房。
「希望她不要因為情緒太激動……」
離開病房確認已經夠遠了,時才轉身過去望著病房。
「放心吧,要是有事的話醫療鈴會響的。」
「可是你也知道艾利不會想讓人看到她這個樣子……」
「不,」他突然帶著極為純善燦爛的笑容對著時笑,「我想次山美咲小姐會幫她按的。」
「嗚哇!好可怕,你幹嘛這樣笑!」
雖然說他現在的笑容可以迷死一堆女性,但是這只看的她寒毛直豎。
「……算了,」看著一臉冷汗直往死角退(本人沒發現)的時,雖然當下被擺了一道的確讓他非常火大,但……能讓她有這個覺悟逃不了,是蠻不容易的,「我說時啊。」
「如果你在上班時間做甚麼的話我馬上就跟你分手!」
「……」友雅有些驚訝,卻異常歡快的笑了,「那我不打算做甚麼,別分手。」
「那就……不不不我們沒有開始交往啊!」
「來不及了。」
嘛,反正已經讓眼前這個彆扭的人慢慢敞開心胸,只要在適當的地方被洛雅利用就好,這不算是太壞的事,對他而言,這場交易其實還挺愉快的。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
「為什麼你一直不停的在意這種事情?」
靜雄難得在自己面前發怒,但是自己說得的確沒有錯,明明自己────
「你總是說配不上我甚麼的……為什麼要把自己說成這樣?」
因為這是事實,當艾利想反駁的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發不出來。
靜雄渾身顫抖著,似乎想要說些甚麼但卻又硬吞了回去。
「……可惡!」
只能憤怒的走出門外。
就是這份忍耐才讓艾利不停的說───因為他為了她忍耐到這種地步,真的很不值得。
明明自己是一個如此狡猾膽小的人。
一直等到靜雄的腳步聲遠去之後,她才開始哭了起來。
他們第一次吵架,艾利非常清楚這些都是自己的錯,明明知道他會在乎安慰,她卻怎樣也無法穩住自己的心,無法去相信他說的話。
「對不起…….」




平和島靜雄原本並不是如此溫和的人。
但就某一天某一日開始,他再也不會隨手拔起一個公車站牌,幾個不成材的不良少年挑釁結果,就只是賞了他們幾拳足以讓他們昏迷一整天的拳頭而已。
除了與他親密的人以外,沒有人知道這頭獅子沉睡的原因是甚麼。
他的名字第一次符合本人所期望的,以忍耐換來了平和且溫柔的每一天。
但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他所忍耐的一切突然爆發出來。
他開始像失去理智似的讓不良少年至少要待在醫院半年,凶狠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平常,已經到了用遇到臨也的程度去對待普通人的地步。
湯姆煩惱的揉著頭,接下來的後續處理可是很麻煩的啊……
「喂?洛雅嗎?」
「湯姆先生,今天有甚麼事情嗎?」
「你家的艾利是不是跟我家靜雄發生了甚麼事情?」
湯姆覺得自己已經可以當靜雄的媽了。
電話另外一頭的女聲低笑著。
「伯母啊,他們的確是發生了事情,但是我們不能插手。」
「甚麼伯母啊,如果再不插手的話整個池袋就要被靜雄毀了。」
「還不至於啦,大不了賠償費我出。」
「……你想幹嘛?」
突然驚覺絕對沒好事的湯姆問著,洛雅嘆了一口氣。
「畢竟問題出在我妹身上,讓你付錢也不好吧?」
雖然自己是不太想付這筆錢,但是基於人情道義(?),還是先收買湯姆比較好。
「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啊?」
「普通的男女朋友吵架而已。」
「不,一點也不普通。」
看著在外頭以兇狠眼光注視著想要靠近自己的人,就讓湯姆覺得頭痛。
求你了艾利,早點跟他和好吧……
「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要是無法跨越的話就真的結束了。」
電話那頭的美咲用平靜到可怕的聲音輕輕的說著,讓湯姆有些驚訝。
「雖然這樣真的很對不起你,但請忍耐一下。」
雖然是個可怕的女人……卻還是個小孩。
不知道為何湯姆產生了這種想法,隨即笑了笑否決掉自己腦中奇怪的結論。
「那、是你們家艾利的問題?」
「是這樣沒錯。」
「嗯……既然這樣也沒辦法,畢竟是那個靜雄喜歡的女孩。」
「謝謝。」
雖然說這些話有一半是出於拉攏湯姆的心態,但聽到這樣的回答讓美咲意外的感到開心,或許邁向那樣的結局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在那之前……得先要讓他們兩個人恢復正常啊。
看著在病床上發燒的艾利,美咲心中的不安不知為何越來越加深。






平常很好睡的靜雄,意外的睡不著。
不,也不能以意外來稱呼才對。
他煩躁的控制自己的力道以至於不讓手上的手機變成碎片,打開了郵件箱。
除了工作上還有幽、湯姆的簡訊以外,就是艾利的簡訊了。
『剛做完檢查,好累,好想見你。』
這是她寄來的第一封簡訊。
那時的他還不曉得怎樣與人交往,正在煩惱的時候這封簡訊就傳來了。
當時的他紅了臉,為艾利的直接感到害臊,之後更是衝去醫院,因為他想見自己。
但到後來次數卻漸漸減少了,遲鈍的她似乎明瞭自己這樣的舉動只是在替自己造成困擾。
『工作辛苦了,我現在剛做完檢查,橘友雅說一切正常,看來是可以出院了。』
『甚麼時候出院,跟我講一聲。』
『不用了……畢竟你工作在忙吧?』
她似乎想要說甚麼,卻隱藏住自己真正的想法。
到底是何時開始的?靜雄並不清楚,說老實話他也很害怕,害怕艾利會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害怕艾利總有一天會用怪物般的眼神看待自己,可是他都忍下來了,是因為自己是個比她年長的男人,是她最愛的人,他不忍心她會為自己擔心,卻不知不覺的超出了承受量。
艾利的自卑,同時也把靜雄的自卑喚醒,淹沒他的理智。
他突然覺得很痛苦,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其他人用這種態度對待自己都無所謂,就只有她、那個最愛他的人不行這樣做。
手機突然傳來振動,靜雄看著螢幕上,那是艾利的姐姐-美咲的簡訊。
「快來。」
簡訊上只有這兩個字。
當他覺得有些不妙的時候,手機響了。
「平和島先生嗎?」
電話那頭是熟悉的聲音、是跟艾利比較要好的值班護士,他聽得出來背景有非常多雜音,病床推動的聲音,呼叫聲,還有心電圖的聲音。
「請您快點來醫院,艾利……」
「時,還不快點!」
「是!」聽到男人的催促聲,時加快了說話的速度,「總而言之請您快點來到醫院,艾利出狀況了,美咲小姐沒辦法講電話,請你過來陪她,謝謝!」
手機馬上被掛斷,靜雄的腦袋還沒有做出反應,便開始準備出門。
他所考慮的或許是些很無聊的問題。
在趕往醫院的路上,這句話不停的迴盪在他的腦中。




一到達醫院,就看到正站在手術室門口等待的湯姆以及坐在椅子上發抖的美咲。
疑惑於他的出現,但過沒幾秒便把目光移向了美咲。
「美咲……」
他從來沒有看過她有這種手足無措的反應。
「艾利前幾天被檢查出胃穿孔,原本她不想要進手術室的,直到現在發作才肯進。」
湯姆的動作明顯的手足無措,他無奈的抓了抓頭。
「雖然醫生說不要緊只是小手術,但是……只怕有併發症。」
消息來的太急太快讓靜雄瞬間無法反應過來,他愣愣的看著美咲。
「是……我害的嗎?」
她沒有回答,無視於靜雄的詢問,只是不停的緊捏著自己的手心。
湯姆只是摸了摸他的頭,繼續在門口等待著。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就算只是個小手術也有可能讓原本就很虛弱的艾利更加的虛弱,他完全能夠理解美咲的擔憂。
「乾脆分手好了。」
美咲的話讓靜雄僵在原地。
「什麼……」
「我知道是我妹妹的問題但如果讓她變成這樣,不是分手比較好嗎?」美咲沒有抬起頭,這些話語卻清晰的傳遞到了靜雄的腦子裡,「原本她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她不應該會因為壓力過大而得到這種病……」
自己的存在,對於她來說是種壓力嗎?
回想起過去那些溫暖柔和的時光,靜雄只能征征的站在手術室前面。




過了很久,艾利才從手術室被推出來,但來不及讓靜雄多看兩眼就被推進病房。
「橘醫生,艾利怎樣了?」
聽到湯姆這樣問著的美咲抬起頭來,注視著難得衣裝整齊穿著手術衣的友雅。
「很成功,目前是把併發症發生的機率控制到最小,之後就得要看術後保養。」
聽到這句話,坐在椅子上面的美咲才不再發抖。
「……我想,平和島先生,就請你三天過後再來探望艾利吧。」
脫下口罩以及手套的友雅望著眼前的靜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便轉身離去。
當下他並沒有注意太多,到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男人難得看到美咲脆弱以及自己慌張的樣子感到很高興,只是這並不是重點。
後來他不顧友雅的話便想要跑去探望艾利,卻意外的被時子擋住。
「請你三天後再來吧,現在是關鍵期,我不能讓你去影響病人的心情。」
「……關鍵期?還沒脫離危險嗎?」
「會不會引發敗血症或休克而死亡,都是看這三天的。」
「……」
靜雄沉默。
明明只是一場普通的吵架,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
是自己錯的吧?把自己的情緒任性的發洩在她的身上,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時子看著眼前的靜雄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的確沒人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樣的地步,就連美咲也一樣。
「她會好的,請你放心。」
對著眼前的靜雄講著,也對在病房內的美咲講著,時子溫柔的笑著。
「因為外頭還有兩個人在等著他,所以她會好起來的。」
不是毫無根據的無聊安慰,時子帶著撫慰人心的溫柔說出了事實。
照顧艾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身體以及心理的狀況。
所以這段時間一定會過去的……因為這是一定會發生的結果。






過了三天,對靜雄來說是無比的煎熬。
她不知道自己該對艾利講些甚麼,只知道有些話必須要講清楚。
不安多於煩躁,靜雄帶著這種複雜的心情踏入醫院,很快的抵達艾利的病房前。
「……」
腦袋一片空白。
靜雄不知道該不該敲門,只能呆呆的站在門前。
「啊,平和島先生?」
但在自己還沒準備的時候,時子就先闖入了自己的視線範圍內,這才知道門已經打開了。
「啊……」
坐在床上的是明顯瘦了一圈的艾利,原本低垂著頭的她一聽到自己的聲音便抬起頭來,艾利明顯的瘦了一大圈。
瘦了那麼多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她是胃部開刀而不是其他地方,明瞭這點的靜雄卻沒有辦法維持冷靜,忍耐已久的感情淹沒了他的理智他的視線以及他的一切。
「艾利,我跟橘醫生先走了,如果有什麼問題記得要按醫療鈴。」
「欸?等等……」
艾利坐在床上,只能目送走出門外的兩人以及迎接正走向門內的他。
靜雄的表情有些奇怪,她看得出來他現在的心情很複雜,卻沒辦法一一去釐清。
在還再猶豫該如何開口的時候,下一秒他便奪走了她的呼吸。
熟悉的藥味以及煙味,他們交換口腔內屬於彼此的味道,融合催生的情感幾乎讓他們忘了這幾天對彼此的思念。
還不夠、還不夠,這麼想的靜雄卻在此時急踩了剎車,離開了她的唇,接著異常忍耐的,試著用不碰觸他的姿勢把她困在自己的雙手之間。
「好想你。」
她僵住了。
接著火燙的溫度竄爬了她的全身,她正承受著靜雄給的這份感情的重量。
赤裸裸的,毫無保留的重量,就算身體沒有承受著,但也確實能夠感受到那淹沒了他的情感。


已經夠了。


就算之後還是會懷疑還是會不安還是會自卑,但至少現在而言就已經很足夠了。




「我也是。」


艾利輕輕的回答著,聲音卻已經失去了想掩飾的那份情感的重量。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