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最近靜雄正為了一件事情而煩惱。
因為、他想要送艾利禮物,就只是很單純的想要慶祝她出院而已,即使出院住院這種事情對於她而言就如同吃飯一樣簡單。
煩惱的坐在交誼廳,剛探望艾利完的靜雄正在思考該送甚麼禮物給她才好。
「啊,平和島先生?」
熟悉的女聲響起,靜雄抬起頭來,是穿著一身便裝正要離開醫院的時子。
「井上小姐。」
「探望病患的時間已經超過很久了喔。」
「啊……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看著牆上的時間,已經十點多了,靜雄這才一臉慌張的站了起來。
「沒關係的,只是下次不能這樣做,畢竟我們這個樓層的管制很嚴,要是出了例外的話恐怕會有更多的例外,可以坐在這邊嗎?我要等人出來。」
「啊……請坐。」
穿著大衣的時子坐在靜雄的身旁,這讓靜雄感到有些奇怪。
畢竟……很少女性會這樣子坐到自己的身旁,毫無防備也沒有害怕的。
或許這個問題可以跟她談談,因為這位井上小姐是個很熱心的護士,也非常照顧一直來住院的艾利,對靜雄而言他是很感激她的。
「那個……謝謝你。」
「啊?謝甚麼?」
「照顧艾利這件事情。」
「這是我的職責,不必道謝的……反而該高興於這件事情的是我,艾利能夠遇到你,對她的病情真的幫助很大。」
「咦?」
「遇到你之前跟之後的她,真的差別很大。」
「……是這樣嗎?」
靜雄輕輕鬆了一口氣,對於他來說,不讓艾利的病情更加重是最好的。
看著他的側臉,時子輕輕的笑了。
「其實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心裡很恐懼。」
原本放鬆的他突然一瞬間緊繃了起來,時子看著他的反應笑了出來。
「當時我並不知道在艾利夢中的人就是你,一看到你出現在醫院真的很害怕,也很擔心你會不會讓我的病人病情更加重,畢竟我走在池袋街頭的時候……有好幾次都看到你用販賣機或是路標之類的東西砸人…」
如果靜雄現在手上有菸的話,一定會馬上掉下來吧。
「幸好你是個很溫柔的人,雖然不清楚你為何會這樣做,但是一定有原因的吧。」
「……謝謝。」
掙扎了許久靜雄才說出了這句話,時子發現他的耳朵比起剛剛有些紅潤。
意外的發現了可愛的一面,她忍住了笑意。
「那個……請問你有甚麼煩惱的事情?如果在我能力範圍之內我想我能幫上忙。」
「啊?嗯、那個,其實我想送艾利禮物,可是我卻不知道該送甚麼。」
「嗯……這個問題你可以問問美咲小姐?」
「問過了,他叫我自己想辦法……」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雖然知道美咲的個性有些惡劣…..但實在不是時候啊。
時子有些煩惱的抓了抓頭開始沉默,她非常認真的在思考著。
「艾利那孩子很少會要求東西的。」
「啊啊,我知道的。」
他們兩個對望著,突然發現禮物這種東西真的很難送。
「……我覺得艾利喜歡的應該是小東西,不會希望你送太貴的東西。」
「飾品……之類的嗎?」
「或許吧,啊,之前美咲小姐生日的時候她有送娃娃,或許那種的也不錯?」
「也是。」
畢竟是女孩子,他想。
「……你可以送一些適合送給高中女生的東西。」
「呃?」
「艾利曾經有問過我的高中生活,或許是因為她很少上學的關係吧,她很渴望過著像普通女孩子的生活。」
「……這樣啊。」
高中女生……他們都在做些甚麼?靜雄想不出來,畢竟學生時代的自己已經不能算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了,但是,湯姆似乎很受歡迎?去問問看他好了。
「不管是多麼小的東西,只要是你送的她就會很開心的。」
「時、子。」
突然有雙手臂從她的後面一把抱住,讓原本一直帶著溫柔微笑的時子僵住。
靜雄抬起頭來,與友雅充滿微笑卻顯得有些銳利的視線對上。
「橘醫生,平和島先生還在這邊,請不要這麼做!」
「是是是。」
他雙手一攤放開了時子,後者無奈的瞪了他一眼後便站了起來。
「真抱歉讓你看到這種畫面,我想我必須要走了……你要不要跟我們一起走呢?」
「不,我想不用了。」
靜雄一直很討厭這個男人,更無法理解為什麼這麼好的女人會變成他的情人,他本能的馬上拒絕。
「是這樣啊……那我們先走了,請盡快離開醫院喔,如果被人攔住的話你就說是我跟你討論病患的病情到現在。」
「好,我會的。」
點了點頭,時子便被友雅拉走了。
等到他們走遠後,靜雄才起身離開醫院,途中經過了艾利的病房。
房門已經上鎖,明明隔音效果很好,但只要撫摸著牆,似乎就能感覺到艾利那熟睡緩慢的呼吸聲,他承認在這麼多的日子裡死命的壓著本能,唯一能獲得稍許滿足的管道就只有這樣。
像這樣子靠著牆壁,或著是握著她的手,擁抱著她,親吻著她,即使是這樣淡如水的舉動,都讓人覺得有股暖流從心頭淌淌流出。
突如其來的愛情,對於平和島靜雄來說,一開始是無法接受的、覺得荒謬的,但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想要好好保護疼惜這個女孩,所以這樣就夠了,即使不能做些甚麼事情,但這樣也就夠了。
唯一覺得不夠的,就是他沒辦法一直陪在她的身旁,讓她只能一個人待在醫院,這點讓他感到愧疚。
送些甚麼給女孩子的話她應該會很開心吧……單純如靜雄只能想到這個方法。
在池袋街上走著,湯姆現在店應該還沒有收起來,就去找他好了。
突然手機的振動敲醒了正沉浸在思考的他,靜雄拿起它,螢幕上意外的顯示著艾利的名字,照情況她這時間應該是已經睡著了,怎麼還傳簡訊?
『睡不著所以傳簡訊給你……還在工作嗎?辛苦了,早點睡覺。』
還有這種簡訊,他不禁溫柔的笑了起來。
『你才是,那麼晚還不睡。』
『也只有今天而已啊!那我要睡了,晚安。』
『晚安,明天我再去看你。』
『…….好啦,我等你。』
就連電話那端的表情,他也想像的出來,有的時候靜雄覺得自己真的病的徹底。
「唷,靜雄,還沒回去啊?」
「啊啊,」剛好遇到正在關店門的湯姆,靜雄抓了抓頭,「我有事情要找你。」
「嗯?」
看著滿臉不知所措的靜雄,湯姆笑了出來。
「陪我去吃晚餐吧!你再慢慢講給我聽。」
「嗯。」
拍了拍他的肩膀,湯姆覺得自己越來越像他爸了。








「你在煩惱該送他甚麼禮物?」
大口吃著牛肉飯,湯姆有些驚訝的問著,雖然已經開始談戀愛、但他倒是沒有想到靜雄已經到了送人禮物的年紀了。
「嗯,井上小姐建議我送些高中女生喜歡的東西,我也打算這樣,只是……」
「嗯,我懂,」湯姆了解的點了點頭,當時的高中生靜雄跟高中女生、不,是高中生完全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又怎麼可能了解高中女生喜歡甚麼,「高中女生不外乎就是喜歡戒指項鍊化妝品…似乎艾利都不會喜歡吧。」
「原本想送項鍊……但她好像不喜歡脖子上掛東西的觸感。」
「我是覺得如果是你送的她就不會在乎這些。」
「我希望能送一個對她比較實用的東西…….」
但是對於艾利來說,不管實不實用,只要是靜雄送的都是好物。
「實用的東西……基本上他不缺吧。」
「這才是讓我最煩惱的。」
「不如……就送點象徵性的東西好了,我想想看高中女生有甚麼東西是喜歡甚麼象徵性的東西……」
靜雄靜靜的看著一邊吃牛肉飯一邊煩惱著的湯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我倒是想到了,但那個可是很差勁的禮物。」
艾利如果收到那個禮物……一定會很失望的。
「甚麼禮物?」
靜雄愣了一下便開始臉紅,似乎覺得連說出來都有些丟臉。
「不說沒關係啦,」吃下最後一口牛肉飯,湯姆突然有種小孩長大的感嘆,「只要是你想出來的禮物都不是差勁的禮物,如果覺得不滿意的話,可以搭配其他東西送啊?譬如說能裝東西的漂亮盒子。」
「也是…….」
說完這兩個字的靜雄開始陷入思考,湯姆一邊結帳,一邊無奈的笑著嘆了一口氣後,伸手把他的頭髮揉亂。
「好好的想吧,不管是甚麼她都會喜歡的。」
跟井上小姐所說的話一樣,讓靜雄原本有些猶豫的心情安定了下來。
如果真的能讓她開心的話。
靜雄不禁想像了一下,她紅著臉像自己道謝的可愛模樣。
─────這樣子就好了,如果她會很開心的。
靜雄不禁紅了臉,就連在一旁的湯姆都看得有些害羞。






靜雄今天怪怪的。
真的怪怪的。
「靜雄你……又抽菸了對吧?」
「!?」
「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試著以不拉扯到身旁點滴筒的姿勢靠近正坐著的靜雄,艾利一臉疑惑的看著滿臉通紅而且看起來異樣急躁的他。
今天他身上的菸味特別濃,光靠這一點,就能知道今天的他異常的猶豫急躁。
到底是甚麼事情呢?
艾利冰冷的手撫上他的臉,他的工作自己多少也懂一些,所以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自己能替他分擔,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他發現靜雄的身子正在微微的發抖著。
「靜、靜雄,怎麼了?」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他讓艾利有些嚇到,是不是身體出了甚麼狀況?
只是單純的艾利完全沒有發現到,眼前這個人只是好幾天沒有見到她、一下子受到太多刺激而幾乎逼近野獸化。
「沒事……」輕輕的握住她的手阻止她繼續誘惑自己,以奇怪姿勢正坐著的靜雄看著她,「我有話想告訴你。」
「是?」
看著嚴肅認真的靜雄,她開始有點緊張起來。
「……這個,是給你的。」
接著她的手中被快速塞入了一個東西後,靜雄便放開了手,退後了幾步卻盯著艾利不肯放開。
「這是……御守?」
是一個粉紅色繡工精巧的健康御守。
艾利看了看上面的字,似乎是一個不在東京都內的、非常有名的神社。
裡面則是有一個圓圓硬硬,不應該在御守裡面出現的東西。
她疑惑的把它倒了出來,落在手心上的是一個平凡無奇、透明白色的扣子。
愣了幾秒後,她看著靜雄,剎然的紅了臉。
「這…這是……」
盯著他的胸前,這次他穿的是普通的酒保服,但是並沒有平常會出現在脖子上的黑色蝴蝶結,取而代之的是敞開至第二顆扣子的白色襯衫。
這時她才知道第二顆扣子已經消失不見。
最靠近心臟、傳達心跳的第二顆扣子正在自己的手中。
看著已經滿臉通紅完全了解意思的艾利,靜雄反而從慌張的情緒中變得冷靜。
「為、為什麼要送我?」
她感覺自己身體的一切都在發熱,尤其滾燙的是落在自己手心中的白色縫衣扣。
「只是想讓你開心…」輕輕的捧起她的臉,被碰觸的地方正逐漸加熱,「你….好可愛。」
這句話更讓艾利的臉紅的幾乎快炸開。
「……謝謝……」
她只能說出這句話。
而這句話讓靜雄的眼神更加溫柔,她卻感覺自己像是一個被野獸盯上的獵物,但那個野獸並不會傷害她,而是像這樣如此溫柔的對待自己。
而他們逐漸靠近融合的體溫,以及發燙的氣息,過沒多久就佔領了她的唇舌。






「第二顆扣子啊,感覺好懷念。」
原本偷偷看著、但因為碰上友雅加上越看越害羞的時子早早就離開現場,在走廊上跟身旁的他聊著天。
「喔?懷念?」
「以前高中畢業的時候我跟我喜歡的學長要釦子,結果竟然要到了,現在想想好懷念呢…….直到現在我都還沒丟掉,這也算是少女情懷吧。」
「喔?為什麼不丟掉?」
原本溫暖的聲音突然降低了好幾度,時子這才想起這個人非常的愛吃醋。
以前總是忍受他,現在她決定做出反擊!
「你自己也是吧,那時畢業前應該團購了好幾件制服把釦子給人吧?」
哼哼,知道厲害了吧,得意的抬頭望向他的時子,卻看見了他異常開懷的笑容。
「你好難得會忌妒。」
看著他愉悅的笑容,時子雖然想拼命搖頭但是唯一能做出的反應只能乾笑。
記得上次看到他露出這個笑容是自己跟他告白的事情,後續發生甚麼事情就不用講了,但、如果搖頭的話他一定會反過來追問學長的事情吧……




只是她也忘了,就算不搖頭那顆釦子也一定會被丟掉的。


畢竟是橘友雅嘛。






<END>

 

讓靜雄送了個超級羞恥普淚的禮物wwwwwwwwwwww

而且還讓友時做了個很莫名其妙的結尾對不起wwwwww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