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近因為夢到了ヒノエ所以有些回鍋現象(笑)
而這篇的望美是自己私心之下所產生的,與『現實』相似的脆弱望美,時間點大概才第一次上書的兩三個月過後吧,遊戲中的望美太過堅強太過完美,根本就不是一個堅強的普通女高中生(她到底小時候是經歷過多少事情所以對這件事情才會沒有心靈創傷啊?),也因此有些故事劇情是不照原著走的,請見諒。
應該會在兩三章之內完結,若是在乎這些的話就請按上一頁,接受的話就請繼續下去吧。
故事劇情有點沉重,請見諒

OK?

眼前的火焰正跳動著。
她已經忘記了自己被火舌所吞沒的那痛楚,只能聽著那遠處痛苦到幾乎快撕裂自己的怒吼聲,還有眼前半透明形體的淺綠髮男人。


「神子,活下去。」




即使拯救了多少次又失去了多少次,這五個字是她無法逃離的魔咒,白龍恐怕沒發現吧?他的話帶給自己多大的痛楚,單純的他是不可能會發現的,那時的她渾身顫抖的看著逐漸消失的他,以及眼前逐漸扭曲的時空。
她失去了那曾經擁有過的同伴,以及相伴著自己成長的青梅竹馬。
明白太多的眼淚也喚不回,於是她只能嘶吼著,憤怒的抓著自己身上僅有的一切,試圖感受他們被火紋身的苦楚,卻連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




直到鮮血染紅了逆麟。




他們溫柔的話與燒得焦黑的嘶吼聲在望美的腦內不停的交錯著,等回過神來,逆麟已經發出了如同白龍當初帶她前往那個世界的白光。
白色的、純淨的,沒有被鮮血染紅的亮光。
吞噬掉了那些令人痛苦的回憶,有她的,有他們的。
雖然只有短短的幾秒,但給了她忘記一切的這個時刻,她就有勇氣繼續走下去。




即使每晚都會被這些惡夢嚇的一身冷汗。




身上只有微薄的單衣,望美發楞的看著窗外剛醒不久的天色。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又來了。
起了身,踏著赤裸的雙足輕輕推開紙門。
她很清楚這時候所有人都不會起來,最早起來的讓跟景時大概要再過一兩個小時才會醒來,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老師是唯一不能確定的人,但是她也很明確的希望他不要打擾自己,至於為什麼會那麼了解,是因為她不能給大家帶來無謂的擔心,既浪費心神又會造成困擾。
用最輕的聲音放慢步伐,春天的早晨讓自己原本就濕冷的肌膚被寒氣變的冰冷,但望美並不在乎,她現在盡力放空一切思緒,不讓那幾晚的惡夢填滿她的心。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望美停下腳步。


而原因是那個從眼前掠過、一瞬間填滿她思緒的火紅色。




彷彿是那天跳動的火焰。




意識到這點的她腦筋一片空白,心頭難受抽痛著,顫抖的看著眼前那充滿火紅色的世界。
沒有任何一絲顏色,除了紅色紅色紅色紅色之外,甚麼都沒有,世界像是要毀滅自己似的只讓眼前容許下這些顏色。
「望美!」
直到聲音喚醒了她的神智。
眼前的是那個俊秀的青年,有著火紅色頭髮以及眼眸、總是會對自己花言巧語的帥氣青年,同時也是這個宅邸的主人。
「ヒノエ……」
她試圖露出不讓任何人懷疑的笑容,但卻發現自己的身上已經被汗浸濕到失去了體溫,也因此聲音已經虛弱到沒辦法裝下去。
他沒有說話,脫下自己身上的外掛批在她的身上後便露出了笑容。
「在如此寒冷的早上,出來散步得要好好注意保暖喔?我親愛的公主殿下。」
「好……」
望美只能如此的回應他。
即使沒有親耳聽到,但那些情景卻又開始侵蝕著她的心靈,那自己先行離去的那個世界,大家被火紋身燒成焦黑的過程。
明明清楚只是幻覺,但還是漸漸侵蝕自己。
殘破不堪的心靈只能靠著一次次的上書補齊,但這個傷卻一輩子也好不了。
她沒有其他人想像的如此堅強。
還是會被那天的情景嚇醒,有時幻覺會取代眼前的世界,但即使如此她還是硬著頭皮,只因為沒有改變就又會重現,大家都是極端重要的人,她不可能放任這種結局產生。
就只是因為這樣。
所以即使多麼痛苦,她還是堅持下去,相信總有一天這種情況一定會改變。
緊緊抓著ヒノエ掛在自己身上的披掛,她覺得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
啊,又是弁慶所說的,『心病』啊……
知道這種情況的就只有老師以及身為藥師的弁慶,看來又得增加一個人了呢。
「ヒノエ。」
望美抓住了他的手,不知道在思考甚麼的他被她的冰冷所嚇醒。
「我只是天氣冷了受了風寒。」
在還沒有理解望美話中的意思,他便本能反應的接下了望美在春寒中顯得單薄的身子。
懷中的人失去了意識,而他完全不了解事情為什麼會演變成這種地步。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