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雖然這麼說可是這篇主線在於自創,所以跟DRRR有很少關係,請慎入

 

OK?

 


疲累的癱軟在沙發,穿著禮服的時子很沒形象的把自己的頭埋進柔軟的枕頭中。
一手解著繫在脖子上的領帶,另一手友雅解開了她的髮帶,後者只是更退了開,似乎連被觸碰都不願意。
「……時。」
輕聲的說著,他伸手輕撫著後頸,讓她輕顫後便轉過頭來拍開了友雅的手,一臉不悅的瞪著他。
「還在生氣嗎?是我的不對。」
她咬緊牙關不發一語,即使友雅溫柔的撫摸著她的嘴唇也一樣。
「可是你也有錯,跟新郎倌的朋友在丈夫的面前太過於熱絡不太好喔?」
「明明就是你太愛吃醋。」
時子悶悶的說著,她完全不懂他忌妒的點到底在哪裡,只是在結婚餐會上跑去跟湯姆先生談天喝了一點小酒以外就沒發生甚麼事情,這樣有錯嗎!太過分了吧!
「學長為什麼在學妹高中畢業時還會回來呢?」
都說了他是回來找老師結果被自己堵到……
「無論如何,只有一種可能吧?」
「不是跟你說過了嗎?」
她悶悶的說著,要是知道後果會這樣,她或許就不會年少輕狂一時衝動的跟那時剛回來學校探望老師的湯姆要釦子了……
「好吧,那理由我勉強接受,」但田中湯姆來到池袋醫院看病再也不會把病醫好了,這種懲罰算是很放水了,「我可是忍耐著才不在別人結婚典禮上吵架喔?」
「是啊,吵架是沒有,只是一直抓著我的手不說話,你甚麼事情都沒有做,」雖然早就知道自己丈夫的執著度以及佔有慾高到異於常人,但每次都來一次實在是有點受不了,「我說啊,我在醫院跟男護士還是男醫生講話你就會微笑的跟我翻臉,我名牌上的井上都改成了橘,那不然你想要怎樣啦!還摸!」
狠狠的咬著游移在臉上的手指頭,時子瞪著他,後者則是愣了一下便笑了出來。
「時真是可愛呢。」
「可愛個屁!」結婚兩三年的她已經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她往沙發深處更退了些,「你根本就是不信任我才會這樣!」
「你從來都不表達你對我的愛。」
他故作悶悶的說著,後者愣了一下便退的更深。
「不用說你都知道不是嗎?」
「不說我就不會知道喔,」他歡快的笑了起來,撫摸著她的臉,「今天你難得那麼漂亮呢……是為了學長化妝的?」
「橘友雅!你再說一次!」時子推開了他卻發現自己無路可退,只能恨恨的盯著他,「你以為我是為了誰!還不是某個人神經病把過去女友的照片都翻出來給我看…」
他僵了僵,當初照片翻出來只是因為他想看到她忌妒的樣子而已,以往的女友都是高等貨色,天生麗質妝又精美,「因為這樣?」
「廢話!今天我一定要回我家,你以後不用來找我了!」
「時……」突然全身的重量壓下了原本想起身的時子,友雅抱著她笑著,「是我錯了。」
「……你錯得離譜,我想回我家。」
有的時候她真的很痛恨自己的軟心腸,只要他用這種聲音說話,自己就甚麼都原諒了,說了好多次要回家也從來沒有真的回家過。
「不會讓你回去的。」
「我知道啊。」
自從三年前的那天,被結婚戒指以及這眼前的男人套牢之後,她就知道她沒有真的回去的一天了。
「我討厭我自己。」
「嗯?」
「全世界那麼容易原諒你的人只有我了。」
收緊了抱住友雅的手臂,她把自己的臉埋在他的胸膛呼吸著。
友雅愣了一下便笑了出來,幾乎忘了之前的不愉快,腦子中分泌的只有名為幸福的情緒,不停的不停的,充滿了他的全身。
「不准笑!」
「沒辦法,我老婆實在是太可愛了。」
「我才不想姓橘……….」
雖然說真的,時子並不太清楚,跟這個男人結婚對自己到底算不算好。
畢竟這男的佔有欲很強,有著麻煩的身分,而且個性還像小孩子一樣,跟她所希望的那種平淡的婚姻關係完全不同,雖然早已有了跟這男人走一輩子決心,但是她對於說不定會動盪的未來一直感到不安。
只是,也就這樣吧。
畢竟他們,早已打算用一輩子的時間去證明這個決定是錯誤還是正確。
隨即時子的思緒,便被友雅輕柔的撫摸打亂了一切。

 

【待續】

 

其實這也算是半監禁的結局......只能說,這是必然的結果吧,時子心裡也很清楚,但是感性始終戰勝了理性,所以他們兩個也算是很幸福吧ww

下一章是臨也x洛雅,請期待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