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寫給水滴的生日禮物,某集劇透有...是說那一集也不知道是前面多少集了XDDDD

 

OK?

如果有一種關係能用兩個字形容,那對於陸清雅而言是再好不過的事情。

應該說,任何事情他都可以用一句話就可以形容得很完整,但在他人生第一次遇到了,就算解釋再多也無法說清的事情。

就是那個女人。

他厭惡她到幾乎不想要以名字來稱呼她,應該說那如此美麗的名字一配上她就顯得下流低俗,但是什麼時候已經不再這樣認為了?是她畫著那醜陋的裝扮踏上台與自己辯論還是更久之後?

他並不清楚,唯一清楚的事情是,她和他不是用一句話就可以形容徹底的關係。

不是夥伴更不是情人,如果非要拿出一個字詞來說的話就是『敵人』。

但是用這個字詞來形容未免也太汙辱他,所以對於她所說『對手』,他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

『清雅,你好煩喔,所以到底是什麼呢?』

討人厭的上司滿溢著笑容對清雅說著,他繃著一張臉。

『我不知道。』

到底是發了甚麼神經才會跟他談這種事情啊…….清雅後悔自己的愚笨,他竟然找個最糟糕的人談了這件事情。

如果不是敵人不是夥伴,那他們還有甚麼關係?

『快去準備處置紅家的事情吧,真想看看她看見自己家族被自己處置的表情呢~』

晏樹果然是最變態的人。

看著他慢慢走開,清雅起身準備前往紅家宅邸。

 

 

這個記憶隨著他的體溫逐漸流失。

明明才過沒幾個小時,他的肺部就被刺破了一個大洞。

清雅靠在秀麗的懷裡,她看見她的雙手被自己的血所染紅。

啊啊,怎麼會去救自己討厭的女人呢?他無法理解自己的想法,就像當初他並不承認自己曾經思考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一樣,他不想理解也沒有力氣理解。

秀麗的臉被雨水或是淚水沾濕,她大吼大叫的那吵死人的聲音讓清雅突然有點想聽到,但自己已經聽不到她在講什麼了。

想開口說些甚麼,他的嘴卻半開著,突然猶豫自己想說甚麼。

 

 

等到他知道自己其實想說甚麼的時候,已經沒辦法開口說話了。

 

 

………….他死也不會承認、自己曾經有那種想法。

 

EN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