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無法做回『原本』的自己。
跟天狼星回到了霍格華茲,她早就已經忘了十幾年前的自己到底跟天狼星約了甚麼,於是告訴他,她今天一整個下午都要待在圖書館。
「為什麼?不是前幾天才說好要一起去玩的嗎?」
「……對不起,可是我是真的有事情,我想去圖書館。」
「難得的放假你卻抱著平斯夫人不放,」她看出來天狼星壓下了自己的怒意,一屁股坐在沙發裡面,或許是因為自己的不正常讓他怕到了吧,「你想找甚麼書?」
「不能跟你講。」
「你甚麼都不能跟我講!」忍耐力原本就很不夠的天狼星跳了起來,「你有考慮過我的心情嗎?我是妳的男朋友耶!你未免也太過分了吧?」
「天狼星,真的很對不起。」
夜星充滿愧疚的回答著,雖然根本不是她的錯,要一個大人記得十幾年前的約會太過於困難了,但,她還是讓眼前這個天狼星生氣了。
天狼星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回應,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夜星。
「……天狼星?」
隨即一雙溫暖的大手覆蓋在自己頭頂上。
「你發燒了?」
「為什麼我會發燒?」
「不,照這個時候,你應該會……跟我吵架的才對……」
「跟我吵架你比較開心嗎?」
他傻楞楞的搖頭,夜星不禁微笑了起來,完全忘了此時此刻自己應該要裝出以前的夜星。
可是,在這個人的面前,她沒辦法假裝啊,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不,不開心。」
「那就對了,」夜星無奈的站起身來,在天狼星的額上輕輕一吻,那是她哄兩個死小鬼的方式,「我去圖書館了,你不必陪我,再見。」
看著彆扭的戀人,夜星沒有辦法壓抑著自己的微笑,來到這裡之前的那種離開天狼星的想法也早就已經消失不見了。
現在兩個孩子的事情比較重要,在收到鄧不利多的信之前,先去圖書館找書吧。
她轉身就走,沒有發現天狼星因為她的舉動滿臉通紅的僵在沙發上。





連續翻了一整個下午都沒有找到相關書籍的夜星嘆了一口氣,果然還是要找找看禁書區嗎?可是這應該只能半夜進去吧?
她有些煩惱自己的身分,要是現在是成年校友,早就可以經由鄧不利多的允許進去禁書區了……嘛,只是成年也沒有進過這邊就是了。
嘆了一口氣,夜星把書放回書架上,走出來看到的卻是滿臉微笑的雷木思。
又來了一個神經變態的人,她想。
「夜星,你還好嗎?」
她有點後悔沒有裝的徹底,只好笑嘻嘻的講,「我全身上下都好啊~」
「喔~」他看了看書架上的標語,「靈魂學?」
「對啊,我最近修的課需要做這類的報告。」
「有甚麼課啊?你不是都跟我們一起修的嗎?」
「變形學的課,麥教授要我協助她一起研究靈魂學,我就想說跑來這裡找資料囉,」聳了聳肩,她現在非常痛恨幹嘛平斯夫人要把這個區域標示的那麼清楚,「雷木思,不去吃飯?」
「……我就是要找你來吃飯的,」從頭到腳看了夜星一大圈,雷木思才恢復平常的態度,「天狼星有點奇怪。」
「奇怪?為什麼?」
「他說你跟他吵架,結果竟然不是打架而是你吻了她,」雷木思為天狼星小小的腦袋感到可憐,「夜星,你打工的量也減少一點,他都得妄想症了。」
「……是啊,」不敢說這是真的,她只能心虛的說,「我會盡量減少打工的。」
「……夜星,你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啊?」
抬頭望著一臉嚴肅的雷木思,夜星有些愣然。
「原本詹姆跟我講我還不信,現在一看……你跟以前差很多。」
夜星心裡一驚,明明都忍著不保養不化妝,為什麼跟以前差很多?
「感覺雖然很像……但是卻變了另外一個人。」
「……」
又出現了第二個這樣講的人,夜星無奈的想著,沒有想到會這麼明顯。
或許是因為,現在出現在面前的人都是極為信任的人也說不定。
她抬頭望著雷木思,再過幾年這張臉會出現多少條皺紋?眼神又會變得如何?她跟雷木思已經失去了聯絡,再度相見也不知道會是甚麼時候,所以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回答她。
詹姆跟莉莉才是唯一不會改變的人,因為他們連改變的機會都沒有了。
一想到這點夜星的心情又沉重起來,等等應該會見到彼得吧?到時候自己會有甚麼反應呢?她無法保證自己會不會殺了他,真的沒辦法保證。
「……雷木思,我今天不去吃飯了。」
雖然霍格華茲飯桌上的食物真的很誘人,但一想到他們會出現,她就連吃的胃口都沒有。
「夜星?」
「我先回大廳了,」夜星微笑的轉身,揮了揮手,「在那之前我會先去廚房拿東西吃的,別擔心,我只是找了一整個下午的書有點太累了。」
記得如果是急件的話,貓頭鷹也會送到葛萊分多塔的,既然這樣的話,他就必須回交誼廳等待鄧不利多的信,眾目睽睽之下接到信一定非常麻煩。
「等等,夜星!」
雷木思喊著,夜星一臉疑惑的轉過頭來,他卻不知道該說甚麼。
沒錯、就是這個笑容。
不是那個曾經燦爛到照亮尖叫屋所有一切的太陽,而是那讓自己又懼又愛的淡淡月光,他終於找出了夜星到底有哪裡不同。
「……有事情要講出來。」
只是這件事情他無法管,這已經超出了一個好友應該負責的範圍。
夜星愣了一下之後便露出了笑容,覆上他的雙手。
「雷木思,你真的非常溫柔呢,」她笑著,冰冷的雙手所帶給他的溫度卻比往常更低,「我會的,謝謝。」
就連現在,她也沒有給自己那個一直以來都燦爛到令人憐愛的笑容。
雷木思站在原地,目送著夜星離去。




披掛著大衣守在窗前,夜星一手咬著餅乾另外一首喝著咖啡。
咖啡很苦澀,它並沒有添加任何的糖分以及奶精,想當初這樣要求小精靈的時候把他們嚇了一大跳…….不過這也沒辦法就是了,畢竟以前自己喝不了黑咖啡。
但成長之後,工作的時間變多了,對咖啡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誰還管它到底要加多少奶精跟糖,於是久而久之,這種飲食模式也定了下來。
突然窗外有一隻貓頭鷹飛來,夜星放下咖啡打開窗戶,而信紙就穩穩的落在手中,上面有著鄧不利多的蠟籤。
輕輕的把它撕開,一張有著優美字跡的信紙便穩穩落在自己的手心中。
『親愛的夜星:
得知這個消息讓我感到非常的驚訝,我大概再過三天才能回到霍格華茲,在這之前我已經通知好艾蜜莉小姐照顧好孩子們,請不必擔心,至於這個時代的靈魂,在你回來之前都會好好的在你原本的身體上沉眠著,就當作是放假吧。』
……放假,哪有那麼容易啊?只是艾蜜莉在的話就不必擔心了,丟餅乾給守在窗邊的貓頭鷹吃,夜星拿起早已準備好的紙筆回信。
「我敬愛的鄧不利多校長:
很感謝您替我安排,如果艾蜜莉無法應付的話請拜託賽佛勒斯幫忙,紗羅很聽他的話的,即使如此我還是想要盡快回去,除了工作之外我也擔心他們找不到媽咪會哭,我盡力翻遍了整個圖書館都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希望您能快點回來。」
捲好羊皮紙交給吃飽飽的貓頭鷹,等到確認他遠去的時候夜星才把窗戶關起來。
結果一轉過頭去,是她最不想愈見的人們…………整群都出現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