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最後似乎自己是睡著了,詹姆也不敢把自己帶回房間(而且女生寢室他也進不去),等她醒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身上有著三四件羊毛被。
帶著溫柔的笑容望著那些棉被,夜星把熱暖的體溫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裡後,便把棉被丟給一旁正趁著天還沒亮在收拾柴火的小精靈們。
「拜託你們了,洗完後請送回詹姆波特的房間。」
小精靈們張大嘴巴,愣愣的盯著她,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卻不知道是出了甚麼問題。
「您……您是柳小姐嗎?」
「我是啊。」
「可是您……您怎麼會…….怎麼會變得如此成熟……」
「嗯?」
疑惑的望向窗戶,那倒影依舊是十四歲的夜星而不是二十四歲的自己,看著小精靈的臉皺成一團,變得又紅又白,難不成他們看的到自己的樣子?
「其實我是十年後的柳夜星,」她眨了眨眼,差點忘了其實精靈對這種事情都很敏銳,「因為鄧不利多而回來這個世界,請幫我保密,不能對其他人說喔。」
小精靈愣愣的點了點頭,夜星笑了笑,不知道為什麼跟她認識的人(或小精靈?)在面對多年後的自己都會有些緊張,雷爾說那是因為她的身上有大人那成熟性感的氛圍…….當然這些話都是調情話,但看他們的臉都紅了,夜星想想也或許是這樣吧,只不過成熟性感的氛圍……真的有這種東西嗎?
思考著如此無聊的問題走出交誼廳,沒走幾步路她便發現身後正跟著一個人。
是誰?為什麼跟著自己?現在天還沒醒大概不到六點,還有人會那麼早起來?
從長袍裡面摸索出魔杖,或許是剛剛的對話被聽到?看來要下記憶咒了,輕輕的在心底嘆了一口氣,夜星轉過身用魔杖指著對方卻愣在原地。
是天狼星。
穿著一件睡衣的他看起來是匆匆忙忙跑出來的,來不及躲只能笨拙的僵在原地。
「……你聽到了?」
天狼星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複雜,猶豫了很久後便點了點頭。
「……回去把衣服穿的保暖一點吧,」輕輕嘆了一口氣,不知道為什麼跟詹姆談過之後她就不會因為被揭發而感到緊張,「我想去湖邊散步。」
他似乎想要講些甚麼,卻被夜星成熟而溫柔的微笑震懾住。
「不陪我去?」
天狼星搖了搖頭,表情一臉呆滯,讓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西側入口等你,等等見。」
「你在這邊等我就好,」回過神的天狼星匆忙伸出手拉住原本要離去的她,「現在外面很冷,你穿這樣子太少……」
「別擔心,」她笑著輕放開他的手,「我已經沒有那麼怕冷了。」
天狼星的手僵在原地,似乎無法適應拒絕,夜星覺得自己的心又沉了幾分。
「我可是,二十四歲的夜星喔?」一字一句清晰的說著,當時的口頭承諾或許並沒有切中事實的要點,現在才是重點吧,「如果想來的話,十分鐘後在西側門口見,一切隨你。」
無論他怎麼選擇,自己還是會繼續走下去吧,畢竟現在的他還是個孩子,無論是甚麼答案她都可以接受的。
只是,還是很想聽到呢,會堅持下去的答案。
嘲笑自己的任性,夜星往西側門口的方向前進,心跳莫名其妙的加速。
直到聽見後頭離去的腳步聲,才逐漸放緩自己的情緒。
因為他一定會來。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幸運。
出了社會之後世界開始變得複雜,不管她願不願意依舊要涉入其中去面對,上下的利益關係、混亂的男女情愛,這些都是她所經歷過的。
對於感情會變這種現實的事,她再也清楚也不過了。
如果不是天狼星無法接觸任何女性,如果不是自己深愛著他,如果不是已經要面對接下來要走的路以及好友的死亡,她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會成為現在的柳夜星。
所以自己是非常幸運的。
得到了如此單純卻濃烈的感情,在外人的眼中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一件事情,幸運的無可理喻,同樣也幸福的無可理喻。
因為太過了解這點,她才會心甘情願的去承受一切。
雖然有時會喊累,有時自己會鬧起脾氣,但如果不去扛起這個責任,就再也沒有機會幸福下去,時候到了,別人給予她的幸福以及幸運,是該到了回報的時候。
經過了幾天的混亂,她才明瞭,失序的時間要告訴她甚麼事情。
「……夜星。」
聽到了天狼星的聲音,她轉過頭來。
如果甚麼也不發生的話他或許面對自己會是興奮的,沒人不會對十年後的戀人感到好奇,她變成怎樣了?是不是變的更快樂?身邊是否有他的陪伴?他們兩個之後會不會有個家庭,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只可惜以上幾點在十年後的自己身上完全看不到,天狼星的眉頭只能異常苦澀的糾結在一起。
明瞭於他複雜的心理,夜星笑著伸出手來,讓天狼星一愣便輕輕的牽起她的手。
「你想走路去湖嗎?」
自己是沒關係的,從學校到湖大概要走二十分鐘,只怕他懶。
「你不是冬天不能運動嗎?」把圍巾圍繞在她空蕩的脖子上,天狼星說出口後僵了一下,似乎想到眼前這個女孩是自己十年後的戀人,「啊,抱歉…….」
「的確是這樣呢,」不管從小到大,這一點倒是完全沒有改變過,「那我們走吧,可能會有點不舒服。」
「啊?」
在他們兩個踏出霍格華茲的大門來到戶外的時候,場景便轉到了大湖旁邊。
一瞬間快的讓人驚訝,天狼星忍不住頭暈目眩的感受便重重的跌落在地,過了好一陣子才因為夜星按摩自己太陽穴的關係才回過神來。
「抱歉,小石太會忍,我都忘了你沒有遇過。」
「小石?你跟鼻涕卜見面?他知道你的事情?」
還來不及驚訝天狼星便被自己的怒氣蓋過,夜星笑著搖了搖頭。
「之前不小心被他發現我的態度很奇怪……但我並沒有講這件事情,你放心吧。」
一邊回答著他一邊眺望著湖邊以及遠方山區的景色,天的那頭已經有露出些許的光亮,但是這邊卻還是被寒冷的霧氣所圍繞著,她被眼前的景像有些迷住而失了神,記得很久以前好想也有來過這邊。
「在冬天跟詹姆一起把你扒光丟進大湖跟魷魚玩親親…我還記得有發生這種事情呢,當時你想殺了我的表情我到現在永遠忘不了。」
「那還是去年的事情呢,」他托著下巴,一臉怨念的盯著大湖,「只是到最後我還是只丟詹姆下去……而且還是跟你聯手丟的,女人真是可怕。」
「不知道是誰當初還想藉由這點來說甜言蜜語。」
「沒辦法啊,」天狼星抓著自己的頭,不知道為什麼他很難說的出口……明明是最拿手的事情,「你紅著臉生氣的樣子真的超可愛。」
太久沒有聽到天狼星本人說這種話讓她的腦袋一下子當機,在天狼星疑惑聽不到回應的時候她馬上反應了過來,「真是的,就連這個時候也要說甜言蜜語。」
「我說的是實話啊。」
他原本有些不滿於她的反應,卻在她的臉上看到一抹紅潮而愣住。
「你……」
「我?」
「你的臉都凍紅了,是誰跟我說她現在不怕冷的?」
「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冷啊,」看見他又愣住的神情她才覺得不妙,糟糕!甚麼不看到偏偏自己臉紅的樣子被看見,「不,我覺得很冷!」
「…….這樣我就放心了,」天狼星笑了開來,伸手緊緊的抱住他的戀人,雖然已經改變了很多,但還是有些地方是她從來不會改變的,「你還是你。」
「……」沉默了一下,夜星也伸出手來抱住他,「嗯。」
夜星沒有察覺到天狼星的愣然,照理說突然抱住應該是推開然後被滿臉通紅的罵著甚麼,可是她卻很坦然的接受了。
因為是十年後的她。
這讓他想起了之前混亂的狀況,一旦明瞭這個身體住著的是十年後的她,就大概清楚她是過著怎樣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原本有些雀躍興奮的心情一下子就沉了下來。
「……你腦中現在是不是充斥著色情的想法?」
她差點忘了這個時候的自己不會主動抱他只會跟他打跟他鬧,雖然是戀人但是也沒有進展到很超過的地步,嘖嘖,十幾歲的男孩都是野獸。
「原本應該有的,但是看過你那樣就沒辦法有了。」
試著開開玩笑的語氣卻讓他感覺有些不妙,因為她又開始沉默了。
放開了夜星想要仔細看看現在的表情,卻沒有想到她嘆了一口氣。
「只可惜我裝不了,」她苦笑道,「如果裝的了的話,就能夠輕鬆回去了。」
「……我很慶幸你裝不了,真的。」
她懂他話中的意思。
就是因為懂,現在才有種鼻酸的感覺,她覺得她把過去直到未來的眼淚都在這幾天哭完了。
天狼星蓋住了她的眼睛,因為他不想要看到她哭泣的樣子。
「十年後……到底變成甚麼樣子了?」
她並沒有回答,顫抖的身子過了許久才平靜下來,她拿開遮住自己眼睛的手又笑了出來,「你真的覺得我會告訴你?」
「不要露出這種笑容。」
夜星的嘴角一僵,她看見他似乎紅了眼眶。
「……怎麼了?」
她冰冷纖細的手撫上了臉頰,如此溫柔的舉動讓她的指尖意外被眼淚所沾濕,在自己還沒意識過來的時候、天狼星緊緊的抱住了她。
「我一定沒有為你做些甚麼……對不起………」
原本乾燥的肩頭被眼淚沾濕,在腦筋一片空白的同時她聽到了天狼星的哭聲。
「……不是沒有做些甚麼喔?」她安撫的輕拍著他的背,畢竟那兩個孩子是他給自己的,「沒有你的話,我或許比現在更糟。」
她的笑容就像責備自己沒有好好保護她疼愛她似的,讓天狼星每看一次就心痛一次,雖然他不懂她話中的涵義,但無論如何、他都無法原諒自己。
「有許多許多的錯誤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你並不需要責備自己。」
天狼星停止了淚水,看見自己的眼淚滴落在夜星蒼白的臉龐。
「現在的我,太過於幸福了。」
她溫柔的拭去了他的淚水,懷抱著真摯的情感,因為他的答案一次又一次的回響在耳邊,非常的清晰也非常的令人難受。
天狼星彷彿看到了那成熟的靈魂露出了快樂的笑容,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如此美麗如此讓人揪心的笑容。
「我會走下去的。」
摟上了他的肩,嬌小的她踮起腳尖親吻了他。
面對她的主動親吻,明明是應該開心瘋狂的,但他卻覺得內心有某個地方已經開始逐漸破碎。
他突然深深的明瞭這個她深愛的女孩以後會面對多麼多的苦痛。






而自己完全沒有辦法保護她。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亦思
  • 天狼星好無奈的感覺喔喔喔!又無奈又無助ˊˇˋ
    看到就覺得鼻酸,天狼星真的很可憐!
    突然間天狼星的可憐程度勝過了夜星ORZ(把夜星打下來了啊啊啊)
    果然是瞭解很深嘛,雖然說夜星變化很大,但其他人注意到的只是夜星不一樣了,卻不是感覺到她承受的痛苦哪,戀人果然是戀人,真不是蓋的(啥)
    天狼星好樣的TAT!
  • 也沒辦法,畢竟要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提早面對實在是太過於殘酷,所以他們都是非常無助的,即使這個決定過於自私(夜星很大的盲點其實就是獨自承受事情,沒有考慮到別人的心情),但這個記憶是留不得的,就某種意義而言,夜星痛苦的是在承受,天狼星則是在於錯過了他應該要承受的責任。
    應該說只要是愛著夜星的人都是這樣子,但天狼星比其他人更為了解,也因此痛苦是以倍數計算的。

    只是寫文而已搞得自己那麼心痛幹嘛(掩面

    time1441 於 2010/11/11 20: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