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越來越多人知道了啊……」
輕輕嘆了一口氣,抱著已然昏睡的天狼星,夜星望向他身後的雷木思。
「──────夜星。」
「這樣剛好,天狼星就交給你了,」輕輕的甩動魔杖,天狼星便安穩且毫無重量的落在雷木思的背上,「也該是鄧不利多回來的時候了。」
雖然離她回來至少還有一兩天的時間,但她已經不想在等待下去了。
等待一直不是她擅長的事情,既然已經坦然了,就沒有必要在這個時空掙扎,該是回去面對的時候了。
「你明明知道他在防你,因為他不想要讓自己忘記這件事情,」他的聲音有些不可置信,望著昏睡的友人,「你卻說了這些事情,讓他沒辦法分神。」
「……因為,我是狡猾的大人啊,」就算她不下手鄧不利多還是會解決,她不想再給人添麻煩了,「你們不該知道這些事情,太早知道就會跟他一樣,陷入自責以及悲傷……我一點也不願意你們變成這樣。」
「我們也不願意你變成這樣!」雷木思一直溫和的臉龐被怒氣染上,他抓住了夜星纖細的身子,「為什麼不告訴我們?」
「告訴你們就能改變甚麼嗎?」
她平靜的開口讓雷木思有些愣然。
「你知道的,更改既定的時空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情,就算我容許,鄧不利多也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難道沒有甚麼其他的方法嗎?」
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雷木思有如此大的情緒起伏,她有些驚訝的盯著他看,明明是如此憤怒絕望讓自己難受的情緒,但她卻又同時慶幸自己能擁有這些。

能擁有他們的愛,真的太好了。

「有。」
雷木思抬起頭來,像個迷惘的孩子急切的需要答案。
「那就是我繼續走下去。」
「除了這個……」
「如果這個時空改變的話,我就不會再是我了……或許,也會提早死亡也說不定,你願意變成這樣嗎?就算你願意我也不會答應就是了。」
改變的時空充滿了太多未知數,她不容許有那麼一點點傷害孩子的可能性。
她曾經天真的以為知道未來就可以掌握住,但卻落得這樣的下場,或許有一半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出現也說不定,所以,她再也不想要冒這個險,都已經沒有能力改變那時候的未來,更何況是更加危險困難的過去?
雷木思皺著眉頭,望著眼前的她,明白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接著,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悲哀。
「看吧,你們果然會這樣想。」
伸出手來輕撫著雷木思柔軟的棕髮,夜星笑了。


『回去睡一覺吧,十年前的夜星沒回來過,也沒有對你們說任何事情。』

雷木思的神情漸漸恍惚了起來,但卻像是抵抗甚麼的皺起眉頭來。

『甚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現在是美好的假日。』

像是催眠似的,雷木思眼神中的抵抗漸漸的消失。
「夜星……」
呼喚著他的名字的雷木思異常頑強,讓自己嚇了一大跳。
但他的眼神逐漸變的空洞毫無情緒,像是不想要讓她看到這個樣子似的,他閉上了眼睛,呢喃的說了一句話,讓她愣在原地。
『對不起。』
沉默了許久,夜星才執起他的手,領著他以及背上昏睡的天狼星走回霍格華茲。








差不多把該處理好的都處理好了,夜星失控的記憶已經在任何見過他的人的心目中都不復存在。
除了詹姆以及賽佛勒斯。
她站在床頭猶豫著,寢室因為下咒的關係而變得安靜死寂,除了那個真的在睡覺而打呼打得很大聲的人。
「夜星。」
熟悉而慈祥的聲音從她的背後響起,她看到了一個踏著輕巧步伐的老人,笑嘻嘻的向她走來。
「鄧不利多校長,」夜星笑著回應,他倒是知道消除完最後一個人的記憶後,自己就要殺去找他了啊,「我等你等了好久了。」
「這幾天過得愉快嗎?」
「很愉快啊,這十年來累積的眼淚都哭完了,」回答著,她望著熟睡的詹姆,「我怎麼會回到這裡呢?」
「不知道呢。」
他摸了摸十四歲夜星的頭髮,後者只是嘆了一口氣。
「世界上能做到這件事的只有三個人,一個我猜是湯姆瑞斗,另一個就是你,最後一個是雷爾,那麼,到底是誰呢?」
「你想是誰?」
「這種無聊的事情好像也只有雷爾做的出來,」詹姆抓了抓肚子後翻個身鑽到了床邊,似乎很討厭他們的噪音干擾,「既然你是那三個人之一,就麻煩你送我回去吧……對了,十四歲的我知道嗎?」
「不知道,她睡得很熟。」
「嗯,」她望著詹姆的背影,溫柔的笑了,「跟莉莉道別完後,就該他了。」
在自己的寢室,她對著莉莉熟睡的美麗臉龐施完咒後,便在她的床前站了好一陣子,那些可怕的回憶在一次在自己腦中打轉,她感到悲傷,卻再也不會恐懼。
眼前再也不是帶有隱晦光芒的黑暗,而是明確照亮自己該走的路的陽光。
「你要消除他的記憶嗎?」
「…其他人的記憶我都消除了,剩下的詹姆跟小石就由你決定吧。」
站在床頭靜靜的看著他,寢室裡面恢復一片寧靜,此時的她除了在心裡默默道別之外,甚麼事情也做不了,當然,她也沒有打算要追回甚麼。
畢竟一切都來不及了。
而這樣的自己,的確是有最應該保護的東西,所以他才不能留在這邊。
詹姆,謝謝你。
以再不能微小的聲音說著,她不會再恐懼面對他們死亡的那一刻。
因為他說的,就算人不在,還是會以某種形式陪在她的身旁。
這句話是詹姆波特說出口的,既然這樣的話他就一定會做到。
「……再見了。」
沒有人回應她。
鄧不利多拍了拍他的頭轉身走出寢室,而床上背向她的詹姆舉起自己的左手揮動著。
看到這一幕的她帶著笑容,關上寢室的大門。


* * *


「夜星啊,轉過頭來一下。」
「啊?」
被叫住的夜星傻楞楞的回頭,這是她十四歲的秋天。
叫他的人是詹姆,但是一看到他轉過頭時卻完全不說話,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她,害他感到很不舒服。
「你幹嘛啊?」夜星一臉噁心的抱著自己的身體,「上禮拜練魁地奇摔破腦袋了?」
「……還不是你害的。」
「怪我囉,」看他恢復平常的樣子讓夜星也沒有懷疑太多,一臉賤樣的攤手,「身為一個優秀的魁地奇選手就應該閃過迎面而來的障礙物。」
「即使是五杯飲料?」
詹姆臉上的青筋浮現,而夜星則是露出燦爛的微笑異常欠扁的點了點頭。
「你這女人死定了,」詹姆摩拳擦掌的拿出魔杖,夜星一臉驚恐的退了幾步,「我要讓你嘗嘗我們波特家帥氣非凡的家傳魔法~」
「如果有那種東西就來啊!」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打架手癢再加上詹姆太北七的關係,夜星決定要在詹姆身上好好複習老爸教的摔角技,「我們柳家的格鬥技一定贏過你們家!」
「你們到底幾歲了啊……」
圍著薄圍巾的雷木思看著開始決鬥的兩個嘆氣,在一旁的彼得只能無奈的笑著。
「雷木思,布萊克呢……詹姆波特!你又欺負我們家夜星!」
兩個人在毆打中被莉莉的聲音吼醒,詹姆一不小心就被夜星擊中攤在地板上,夜星則是滿意的盯著敗北的他。
「莉莉……明明是我被欺負……嗚嗚……」
「怎麼了?為什麼要找天狼星?」
雷木思問著,在一旁的夜星看著詹姆的可憐樣嘆了一口氣起身拉他。
「麥教授說有事要找他,好像跟夜星有關……」
「難不成知道說他們要約會嗎?也是,麥教授很疼夜星的……」
正在談話的兩人突然被夜星的尖叫聲打斷,他們很有默契的轉向頭看,發現兩個人扭在一團正在用力的互扯著雙方的臉頰。
「詹姆波特!!」
「……唉。」
已經對於兩人的幼稚習以為常的雷木思沒有去阻止,反而是不常見到這狀況的莉莉連忙衝向前解救自己的好友,只是踹的太大力讓路人都以為莉莉終於找到發洩的機會……事實上也是這樣啦。
「夜星!」
遠方的天狼星正在叫著她的名字。
在一片混亂的情況下夜星用盡最大的力氣脫身,讓局勢從兩人幼稚的扭打轉變成莉莉洩憤的時間,雖然躺在地上的那個人似乎很開心自己被莉莉打的樣子。
「天狼星布萊克!給我站住!」
後頭追著的是一個常常跑來找夜星的學長,但是唯一認的出來的只有他常帶的手環,臉倒是變的潰爛噁心。
正疑惑著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的局面時,天狼星叫來了掃帚,一下子就把她抱起跳上掃帚離開了眾人的視線。
「天狼星布萊克!!!!我殺了你!!!!!」
毫無預警的被抱上掃帚,夜星大吼著卻不敢亂動,只能僵硬的在他的懷裡待著。
「都是因為那個臭小子要追殺我所以我才…….只是小小的捉弄他一下而已。」
「怎樣都好,你這混帳先把我放下去!」
天狼星望了望下面,剛好是那個他熟悉已久的大湖。
……可惡,原本想拐到更遠的地方去。
為自己的計謀不能得逞感到悲傷,天狼星還是乖乖的降落在大湖上面。
「你這笨……」
「我是因為約會的事情被發現了,所以想趕快帶你到比較遠的地方偷偷約時間!」
「那也不要用這種方式!不用約會了!」
臉色發白的夜星生氣的踩了他一腳便打算轉身就走,天狼星急急的想挽留她。
「這個週末都沒辦法約會,至少給個機會好不好?」
雖然記不太清楚了──但的確他們所有人的時間都被麥教授的作業轟炸的毫無完膚,也因此一轉眼假日的時間也過去了,好不容易期盼著約會的天狼星怎麼可能會不抓緊機會約定下一次?
「……」原本就因為約會取消而感到有些對不起天狼星的她沉默,轉過頭來捏他的臉,「以後你再這樣嚇我我就X了你的下面。」
「欸~不好吧,這樣你沒辦法幸福耶……」夜星把腳抬起來正對著他重要的部位,天狼星臉色轉白的求饒,「對不起我錯了。」
「哼,知道就好,」一臉疲累的坐了下來,她抬頭望著也準備坐到自己身旁的天狼星,「為什麼你要對學長那樣做?」
「他根本就是麥教授的間諜……」
小聲的說著,一開始本來就是麥教授為了探聽他們兩個的消息而接近夜星,這樣也就算了他可以容許,但是竟然想跟她告白還跟自己嗆聲!他算甚麼東西!
「甚麼東西?」
「他不重要啦,」忙著轉移話題,天狼星帶著急切的神情望著她,「甚麼時候要約會?」
「……接下來我連續一個禮拜都有班耶,只能下下禮拜吧。」
「欸?真的假的?」
雖然實在很想要把『不要工作了啦我養你』這句話說出口,但是這對於夜星是個非常禁忌的話語,天狼星才忍著不說出口,他落寞的把頭埋在手臂中,故作可憐的想要挽回甚麼。
「……幹嘛那麼失望,」看著他的樣子,雖然知道他在玩哪招但卻讓夜星越來越愧疚,,「好吧,起來啦。」
夜星站了起來,一臉無奈的對天狼星伸出了手,讓原本正在裝可憐的天狼星得知計謀成功高興的抬起頭來,但卻在下一秒愣住。
因為已經接近傍晚的關係,湖旁正聚集著霧氣,淡淡的掩蓋住夜星的身影。
「雖然我晚上不太想去活米村,但是也沒辦法囉。」
他好像有看過這樣的情景。

 

-----我──過於幸福了───

 

 

似乎有人這樣對他講著,但他已經記不太清楚了。
愣愣的盯著眼前的夜星,那個女孩的身影跟夜星重疊。
她的笑容很美但是很痛,但身影被白霧掩蓋讓天狼星看不太清楚,他似乎記得那個時候自己的心緊緊的糾結在一塊,迷惘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夜星。」
似乎要確認自己戀人的存在,天狼星叫著她的名字。
「幹嘛?不快點走我就要回去了喔。」
正要把手縮回去的她被天狼星的手緊緊握住,他站了起來一臉迷惘的看著她,後者只覺得他腦袋似乎產生了問題。
「你的表情好奇怪。」
天狼星抓了抓頭,「我也覺得怪怪的,到底是甚麼呢……」
「甚麼東西啊!」
夜星笑了出來,天狼星看著她也不自覺得露出了微笑。
這個他喜歡的女孩,笑容燦爛的可以照亮黑夜。
或許是睡昏頭了才會覺得她有露出那種令人難過的表情,他笑了笑搖頭讓自己可笑的思緒停止,他的夜星是不可能露出這種表情的,因為、自己會好好保護她。


忽略了自己隱隱的心痛,他們牽著彼此的手前往活米村。


幸福到就算是看著背影也能感受到他們的快樂。


* * *






湯姆瑞斗正處於一種很奇妙的狀況之下。
眼前在沙發上渾身是傷躺著的是那個擾亂他心思的女孩的摯友,而躲在房間裡面抱著那可恨男孩的女人,也是她的摯友。
有股情緒淡淡的圍繞在他的心頭,只因為他想到那個女孩哭泣的表情。
雖然渾身是傷,血也已經染紅了自己的襯衫,他還是帶著強硬的眼神望著眼前這個被世人稱為魔王的傢伙。
這時的他,突然想到自己小時候遇到的事情,那個十年後他心愛的乾妹妹哭著擁抱自己的記憶,她知道那個時候自己會死亡吧?因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哭泣吧?
但是抱歉,自己會活下來已經是不可能了。
「你休想傷害我的家人、我的摯友。」
即使要以自己的生命以及代價去償還,他也不可能會讓眼前這個人觸碰自己的妻子以及摯友們一根寒毛。
在綠光覆蓋他的視線之前,他說出了那句保護住他們的咒語。
『莉莉跟哈利就拜託你們了。』
還有這句他來不及說出口的話。
這時的詹姆還不知道,他除了強化了自己與莉莉為了保護哈利而施的咒語以外,也間接的保護了多年以後跌入紗門而被佛地魔奪去心智的、天狼星的性命,就算他沒有因為猶豫而奪去他的性命,詹姆的咒語也會在多年後顯現在他的身上。
前陣子瀕臨重傷的她,也是他所保護的對象之一。
即使會付出讓她知道自己會死亡的代價,但在夜星身上還存留著的詛咒相對的也減少了許多。
而這個咒語所付出的代價是、自己以及施咒的妻子必須待在自己兒子身邊直到他死去,他們兩個必須要面對兒子哈利的死亡。
要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子做?
開玩笑,他可是詹姆波特,天狼星跟雷木思的摯友,柳夜星的老哥,莉莉最心愛的丈夫、哈利最帥氣的爸爸,怎麼可能那麼簡單就死掉掰掰了。
而且他早就已經承諾過了,不管如何他都會陪在老妹的身旁,重要的是,他的妻子也樂於陪伴自己守護著他們在霍格華茲的家人們。
他希望,那些為了他們悲傷的人,能夠有了解這點的一天。




* * *




昏睡了許多天的夜星覺得全身痠痛。
她看著自己的大床上有著正在熟睡的孩子們,圓滾滾的臉頰顯得有些疲累,憐愛的摸了摸他們的頭,她決定下床走動一下喝杯水。
一踏出房門,她就看到沙發上的人影動了動,原本就淺眠的賽佛勒斯被自己開門的聲音而吵醒,他起身瞪大了眼睛,隨後便坐了起來。
「……時光旅行愉快嗎?」
「愉快啊,」夜星笑著走到了廚房,「來杯咖啡?」
「好。」
賽佛勒斯並沒有說任何話,直到接過了夜星手中的咖啡才開口。
「我知道你那個時候說那些話的原因了。」
「嗯?鄧不利多沒有消除你的記憶?」
「他叫我不要在意,之後就會知道。」
「嗯,」她喝著一如往常苦澀的咖啡,卻笑了,「我沒事了。」
她知道賽佛勒斯一直很擔心自己的精神狀況。
或許是因為他們兩個即將上霍格華茲的關係,夜星原本被兩個孩子填滿的思緒瞬間被抽空,這幾天來一直被連日的惡夢所困擾著,但她知道,接下來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我現在,真的很幸福,」望著賽佛勒斯,夜星的臉龐是如此的溫柔美麗,「有我最親愛的小石,還有麥教授、艾蜜莉、絲玟、以及我兩個可愛的孩子,真的很感謝有你們的陪伴。」
她該為了他所要保護的人事物奮戰了,眼前的路再也不會讓她失去方向。
賽佛勒斯靜靜的看著她,原本憔悴迷惘的她變的容光煥發,不是那個把孩子當成世界的中心只為了逃避的柳夜星。
心被上千複雜的思緒所佔滿,高興的是他不用看到她難過的樣子,難過的是,自己再也不能獨佔眼前這個女人的一切。
他很愛她,直到現在還是一樣。
但是,這是個不能說出口的禁忌,因為他知道只要一說,就會失去所有的一切。
「太好了。」
他露出了滿懷愛意的溫柔笑容,夜星愣了愣,便露出了更令人迷醉的笑容回報。
光是看到她的笑容便知道眼前的這個女人並不會察覺到。
「謝謝你,小石。」
而他也明瞭,心愛的女人所露出的笑容不是自己所給予的。
心又沉了幾分,賽佛勒斯明瞭把自己的感情埋葬在深處的時候到了。




* * *


那被濃霧所掩蓋的女孩身影在多年後又出現在自己的夢裡,她帶著淡淡的愁緒牽著自己的手微笑著,隨後便消失不見。
天狼星布萊克被自己多年來的惡夢驚醒。
透明屋頂的星星依舊璀璨如他們擁吻的那個晚上,過了好一陣子他明瞭自己身處在甚麼地方。
可愛的女兒在嬰兒籃內熟睡著,而心愛的妻子輕輕靠著自己的臂膀,安靜的沉睡著,不知道為何,這種情景讓他異常的想哭,自己的內心幾乎被某種溫暖柔和的思緒佔滿著。
或許是因為,他太清楚這樣的幸福得來不易,而眼前這個女孩受了多少苦。
「……天狼星?」
原本在熟睡的夜星被天狼星的動作吵醒,迷迷糊糊的喚著他的名字。
輕捻著她的髮絲,他的眼神裡所充滿的是柔和的波動,「抱歉,吵醒你了,睡吧。」
「怎麼還不睡?」
伸出手擁抱了天狼星,女兒的呼吸聲蓋不住自己為了她而溫柔的跳動著的心跳聲,此時的他突然有點想哭,為了那即將填滿自己眼眶的情感。
「因為太幸福了。」
或許是因為在半夢半醒間,夜星意外的笑了起來「笨蛋,快睡。」
「……嗯。」
隨後,天狼星把夜星往懷裡又更塞入了幾分,隨後便被模模糊糊的睡意掩蓋。


那女孩令人痛苦的身影,從此以後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夢中。

 

【完】

 

 

竟然寫了兩萬多字(眼神死)

原本只是想要寫輕鬆的小品文,但是沒想到事情還是發展成這樣,而且還是硬插入許多沒有出現過的情節,只是因為最近重看遺忘,感覺似乎少了一點甚麼。

其實這次的時光旅行,就是湯姆所做的。

因為知道自己心愛的女孩(即使他不承認)精神即將瀕臨崩潰邊緣而做出了這個行動,鄧不利多非常清楚,因為一切都在計畫之中--因為他知道夜星的存在確實的影響到了原本的結果,為了讓計畫順利進行也為了拯救夜星的心靈,他才故意拖那麼久回來。

到後來則是依照時間順序把沒有寫出來的東西補完了,跳著寫希望不要讓各位困擾才對。

個人很喜歡最後的結局。(笑)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奇怪的文,也歡迎大家留言留下意見。

謝謝收看(?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亦思
  • 是說我是很好奇雷木思最後呢喃了什麼XDDD
    不過我喜歡詹姆睡著還能揮手、他那時是懷著怎樣的心情呢、詹姆在這篇深得我心(炸)

    小時候的夜星說話很可愛XD
    不過相對性突然發現我比較喜歡成熟版夜星w
    雖然也好像比較讓人心痛!

    還有詹姆!
    詹姆最後說的話又讓我鼻酸(小姐太誇張了吧#
    最近可能很容易被感動到ORZ
    很喜歡詹姆吶吶w

    有點接不上最後的女兒是打哪來的XD
    是記憶力衰退的先兆嗎ORZ
    但是有幸福的感覺!!!

    這就完了!遺忘啊啊啊!
    天狼星萬歲!詹姆萬歲!夜星萬歲!
    喜歡這篇的感覺w
    雖然氣氛好悲!
  • 那句話我沒有寫清楚(抹臉)
    其實他呢喃著的是『對不起』這句話才是。
    詹姆其實沒有睡著,就是靜靜的聽完他們兩個的對話而已
    懷著甚麼樣的想法呢...其實看詹姆之後的表現就知道了
    一直很想要刻畫詹姆與夜星的兄妹情,畢竟他是唯一沒有落下的男人,就某種意義而言也是夜星真正的家人。

    小時候的夜星超可愛的啊www(?
    只是長大的夜星不管怎樣都可愛不起來了吧,其實不管是甚麼夜星我都喜歡因為都我女兒(?

    詹姆其實根本就是隱藏男主角了吧wwwww
    雖然對於夜星的情感是親情方面的,但是本篇刻劃比較多的就真的是他們兩個的部分w 其實我還蠻想寫的www

    女兒的話可以翻翻看網誌或著是書吧。
    他們兩個結婚之後有了一個女兒是原本就有的設定,不管如和都是幸福的結局www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
    我也寫的非常愉悅,雖然有點悲傷不過這才是遺忘吧ww
    一昧的快樂下去其實是一件很空洞的事情的。
    愛你唷>3<

    time1441 於 2010/11/14 23:36 回覆

  • 貓
  • 看完這篇 我忍不住愛上了詹姆!!! 淡淡的沉重感(?)好棒啊!I LIKE IT xD
  • 謝謝~^^

    time1441 於 2012/03/31 2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