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們成為霍格華茲學生的前一年。
當時的賽佛勒斯已經清楚明白的發現自己從這段感情中脫身了,對於柳夜星,所懷抱的不是愛戀,而是很深很深的友誼。
「明年他們就要入學了,」她喝了一口黑咖啡笑了,「請別心軟,盡情的折磨他們吧,石內卜教授。」
「柳先生的表現恐怕會是全年級最優異的學生,」賽佛勒斯喝了一口咖啡,「我想最該擔心的是柳小姐。」
「哪會,她都跑去你的地窖那麼多趟了,而且……我的孩子是熱心的魔藥學教授帶大的,相信關於這方面的知識一定比同年齡的還要強。」
「我的熱心是這一生中最大的錯誤,」他煩惱的揉著頭,有些不習慣自己照顧長大的孩子即將變成他的學生,「我要說的是,你該注意紗羅。」
「紗羅嗎?她已經跟弗雷他們玩起桃園三結義那套了,我想我應該不需要注意她的安全。」
「不,你知道我的意思。」
「那是哪個呢,小石?」她吃吃的笑著,很明顯的知道答案,「順其自然吧,脫離家庭的保護傘進入到學校的小孩,對於一切都會有不同的看法的。」
「……我希望只是我自己想太多。」
隨著紗羅越來越成長,她所表達自己愛戀的方式也越來越明確可怕,而這正是賽佛勒斯找她出來的原因。
「別想那麼多嘛……其實,如果事情發展成那樣的話,倒也不錯。」
「柳夜星!」賽佛勒斯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女人,「你希望你的女兒愛上大她二十歲又老又醜的混蛋?」
「如果你又老又醜的話我也又老又醜了,」她笑著,「你該知道,身為巫師的人不會像麻瓜那麼早死的,年齡這種東西只是麻瓜思想下的產物,因為他們不到一百歲就會死掉,而我們不會。」
「真是不可置信,」他摀住自己的臉,不知道該和眼前這個蠢女人怎麼溝通,「你身為她的母親,應該要阻止她。」
「阻止小孩通常不是我在做的事情,而且,紗羅那種個性也阻止不了,」他沉默,而夜星看到他一臉無奈的神情笑了出來,「這種事情好像一直都是你在阻止的。」
「閉嘴,柳夜星。」
「放心,我也認為紗羅只是依戀感太重而已,」停止玩笑,雖然她覺得讓賽佛勒斯當自己的女婿也不錯,但眼前這個男人恐怕無法接受,「等她的世界更寬廣時,一切就都不同了。」
聽著她那麼說,他的腦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
那個有雙美麗的藍眼睛的女孩,穿著華麗的在舞池中央與某個酷帥愚蠢的男孩開心的跳著舞,而他站在教師席上,充滿妒意的看著這個畫面。
不,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違和感馬上把他拉回現實,他對紗羅的感覺只是保護慾跟佔有慾,是很單純的、看顧著孩子長大的,類似父親的情感。
對於那女孩,他沒有一絲一毫的愛戀,他並沒有成為戀童癖的興趣,也不是變態。
這是很確實的,紗羅對於自己來說,只是個『女兒』。
即使這樣子的結論會傷害那個女孩。
他灌下充滿苦澀的麻瓜飲料,開始思考應對那個女孩的方式。
「有清醒一點嗎,熬夜整晚的石內卜教授?」
「這天殺的麻瓜飲料,我不如喝清醒水比較快。」
眼前的女人笑了出來,賽佛勒斯發現拿掉那層名為愛的濾鏡之後,他就一點也不覺得她的笑容很美,而是非常的欠揍。
「我的眼光差勁透了。」
看著咬牙的賽佛勒斯,夜星一臉迷惑,「啊?甚麼?」
「沒事。」
休想他再承認第二遍。




他發現自己必須要像以前一樣,把私生活跟工作分的清清楚楚。
賽佛勒斯承認看見年齡增長而跟他混蛋父親越來越相像的哈利波特時,自己失去了理智而完全沒有注意坐在一旁的紗羅,她回答問題的時候也沒有把眼光移到她身上,也因此,紗羅表現的非常囂張。
他所教育出來的孩子不該那麼狂妄,這讓他想起了那該死的天狼星布萊克。
身為男性的尤利安還比較像他的母親。
爭吵完稱呼問題後的某一天,賽佛勒斯瞪著被自己叫來地窖、眼前那活潑好動的十二歲少女。
「第一次上課的事情我不會再讓他發生了,」宣示自己的決心,賽佛勒斯再也不會在上課的時候通融這個女孩,那是個錯誤,「休想我會對葛萊分多好一點,就連你也是。」
「那意思是下課之後可以囉?」
「別抓我的語病,柳小姐。」
「我甚麼都沒聽到,」摀住自己的耳朵,紗羅太過於清楚只要不要超過他能忍受的底限,他就不會處罰自己,「石內卜教授,如果我在課堂上犯錯的話,可以每晚勞動服務,我指的是,幫你打掃地窖?」
「打掃這種事情有小精靈會做,你應該思考別的事情,譬如說如何與同年齡的異性好好相處,我相信你可以的。」
紗羅放開摀住耳朵的手,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悠閒自在的男人,「你叫我跟同年齡的異性好好相處?」
他能看出紗羅受到了打擊,挑了挑眉,賽佛勒斯強迫壓下自己的不忍心,「沒錯,你不該花心思在老教授身上。」
「……賽佛勒斯,你這混蛋。」
他懶洋洋的說著,「叫我教授,柳小姐。」
「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原本應該咬牙怒吼的女孩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這讓賽佛勒斯感到有些不妙,「既然你知道了,那剛好。」
他的腦袋瞬間當機,天啊,他剛剛是不是在自掘墳墓?
「以後你不管多麼忽視我的行為,我都會當做你看見,」她輕輕的說著,露出了他所熟悉的狂妄笑容,「做好覺悟吧,親愛的賽佛勒斯。」
他實在很想要脫口而出她跟她的父親非常相像,但是這是紗羅的地雷,他說不出口,唯一能做的,就只能看著她高興的離去而已。
但他並不知道,離去後的她失去了在自己面前的狂妄,掩著臉躲在被窩顫抖著、後悔自己的行為。




他並不知道紗羅打算花多少時間想要說服自己,唯一知道的事情是,自己所預料的狀況果然發生了,花了一年他才清楚,紗羅是非常認真的在倒追自己這個又老又醜還大他二十歲的男人,尤利安真是有先見之明。
雖然在那天的狂妄宣言之後,紗羅就恢復了以前撒嬌耍賴的模樣,並沒有做出很超過的舉動,但一舉一動他都發現,她是認真的。
他還是第一次被人追求,而且對象他從小看顧到大的女孩。
賽佛勒斯覺得這個世界瘋了。

【待續】

 

紗羅的逆光源式計畫啟動Y^0^Y(<<<??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