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直都不願接受紗羅。
除了沒有戀童癖之外───也是因為他是自己照顧到大的孩子,對於賽佛勒斯而言,這簡直是一種亂倫,雖然他看到男生在注視著紗羅時,心中不免升起一絲絲的忌妒,這只是佔有慾而已,他清楚這種情感。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感到滿足。
紗羅那狂妄的一面,只會顯露在她的親人以及朋友面前,而愛撒嬌的那一面,則是只有自己看的到而已,對外,她遺傳到了他母親拒絕追求者的本事──不聽不聞不問,差別只是,有時候真的被煩到受不了的時候她會毒打追求者一頓。
他為這樣的差別待遇感到滿足。
隨著紗羅逐漸的成長,他開始混亂了自身的情感,只是本身並沒有發現到這點。
或許是自從她們十歲後他不再常去照顧他們,才會想以這種滿足來填補彼此間的疏離感,這是賽佛勒斯唯一想的到自己會變成這樣的原因。
而他也只能用這個原因說服自己。


在紗羅就讀三年級的那段期間,是個危險的時刻。
因為天狼星布萊克逃出來的關係,每個學院導師都必須輪班在學校內巡邏,夜星則是身分敏感被安排與鄧不利多一起待在大廳待命。
這是他某天值晚班的夜晚。
霍格華茲的長廊被黑夜覆蓋,賽佛勒斯的雙眼能夠適應黑暗所以並沒有點亮魔杖頂端,他掩蓋自己輕微的腳步聲,隨時戒備或許即將到來的攻擊。
但他聽到了與自己頻率不同的腳步聲。
沒有發現賽佛勒斯,那個腳步聲繼續的走著,不像是一個成年男人的腳步聲-噢,天,他想應該是那個該死的哈利波特,全天下就只有他有隱形斗蓬這件東西。
跟隨著腳步聲以及氣息,賽佛勒斯輕易的扯下掛在她身上的隱形斗蓬,準備打算嘲諷哈利的時候,卻發現斗蓬底下所藏著的不是他所料想的人物。
「柳小姐,你怎麼會在這邊?」
他點亮魔杖,面前的是露出一臉驚愕的紗羅,他的聲音一下子下降了好幾度。
「賽……石內卜教授。」
賽佛勒斯有些僵住,在夜晚中被逮到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那時她都是嬌笑著討饒結果被自己丟到麥教授那邊勞動服務,無論如何都不會稱呼自己為教授。
「回答我。」
紗羅露出了明顯的慌張,猶豫了很久便撇過頭去,「……我睡不著,肚子餓。」
她對自己說謊。
「跟我來。」
無論如何,不管發生甚麼事情,紗羅從來不會對自己說謊。
他覺得自己的內心,有某個地方不可思議的炸開了。
半拖半拉的把她拉進了自己的書房,他關上了門,眼前的紗羅露出害怕的眼神。
為什麼要露出害怕的眼神?他不可置信的看著她,隨即發現自己的情緒太過明顯,便坐上沙發把自己的表情埋在黑暗中。
「現在到我房間,你可以盡情的說了。」
「我真的是肚子餓。」
眼前的紗羅身體緊繃著,他從來都沒有看過如此慌張警戒的她,讓他的心又沉了幾分,的確,紗羅自從三年級之後來找自己的頻率就降低了許多。
「是因為你現在與葛萊分多五年級的亨利交往嗎?」
充滿諷刺的語氣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的確,最近紗羅很常找那位學長。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在他看見這種情況之後,明明都如此的說服自己了……但他卻無法掩蓋話語中的惡意以及忌妒。
「不是的!」
「喔?那你知道亨利在琳特爵士的畫像前等你嗎?你正在走的路線?」
紗羅僵在原地望著眼前正冷笑著的賽佛勒斯,她從來都沒有看過如此尖銳的他。
「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剛剛在走廊上遇見他,扣了葛萊分多五十分之後把那個討人厭的小鬼頭送到飛七那邊,把教授當成玩弄的對象是非常不理智的,柳小姐,即使你是我照顧到大的孩子,我也不會容許你的惡劣,葛萊多分再扣五十分,我找飛七把你送回大廳,現在,離開這邊。」
賽佛勒斯試圖想停止內心的怒火,卻發現無論他翻了多少書都無法停止憤怒。
他沒有聽到離開的聲音,回過頭來,紗羅正渾身顫抖著的站在門邊。
「去外面等飛七,還是我必需要摸摸你的頭安慰你然後把你抱到外面,小嬰兒?」
「……亨利葛斯特說他要帶我去找天狼星布萊克。」
他把接下來的嘲諷全數吞回心裡,驚愕的聽著這不可思議的回答。
「他是唯一看過天狼星布萊克的人,預言家日報有報導過,你知道的,他跟我說,他在霍格華茲有看到他,我不能放過任何機會。」
異常冷靜的語調讓賽佛心中的憤怒掩蓋了忌妒,他走向了正靠在門上的紗羅,憤怒的抓著她的肩膀,對上忍住淚水的雙眸。
「你要跟一個逃犯接觸?」
「他是我的父親!」紗羅大吼著,淚水流了下來,「我極度的厭惡布萊克,可是為了我媽,我要找他談!無論用甚麼手段!」
「魔法部想拉她下來所以才想要把她派來這邊製造輿論,而你的母親在這種狀況下要保護你們還要應付他們,你這樣做等於就是破壞了她的苦心!柳紗羅,你在想甚麼?」
「所以我才想要暗中接觸布萊克!」
抵抗著賽佛勒斯,她瞪著他試圖助長氣勢,卻只讓他握住肩膀的力道加重。
「你這樣做只有兩種下場,一種是會毀了你的母親,另一種則是被人下咒拖到暗室強暴!」
無論是哪種結果,都讓他全身發寒。
他知道紗羅雖然狂妄很愛耍賴,但是不至於會做出這種太過於冒險的舉動,他一直知道,紗羅的思考邏輯是比尤利安強的,但是也跟尤利安一樣,只要牽扯到父母的事情,神經瞬間死上萬條,一切只靠本能行動。
但這次最嚴重。
如果真的讓亨利與紗羅見面,無論是哪種結果,都讓他全身發寒。
「……對不起,賽佛勒斯,」她蓋住自己不斷流出淚水的雙眼,「真的很對不起。」
看著細細的顫抖著哭泣著的紗羅,他的本能比腦袋反應的還快,伸出手來緊緊的的抱住她。
「再做這種蠢事的話葛萊多分扣一百分。」
「對不起。」
她還是一直哭著,眼淚沾濕了他胸前的黑色長袍。
最後紗羅就像小孩子一樣哭著睡著了。
十五歲的她發育已經很好,賽佛勒斯沒辦法用以前抱著她上床的方式抱她,只能把她的身子捧起來放在自己的床上。
換下那沾滿眼淚以及鼻涕的長袍,拿出魔杖清理紗羅哭得亂七八糟的臉龐後,他便坐在床邊靜靜的望著紗羅。
紗羅已經越來愈成熟,再也不是他當初所見到的那個小女孩,他跟夜星長的越來越像,但沒有把她跟她的母親混淆,跟路平不同,他不會把她錯認為夜星,在他眼前的,是柳紗羅。
輕輕撫著她略微紅腫的雙眼,賽佛勒斯把自己粗糙修長的手指移到了她的嘴唇。
接著他僵在原地,完全醒了過來。
該死,他在做甚麼!
快速的收回了顯露欲望的手指,賽佛勒斯替紗羅蓋上被子後便逃出寢室,而早已睡死的紗羅完全不知道這件事情。

 

從那次之後,他開始發現事情不對勁。

 

一直避免與紗羅單獨相處,即使她跑來找自己送禮物還是聊天,他始終都不會讓她進他房門,態度也變得冷漠許多。
「我做錯甚麼了嗎?」
某一天,她突然提出這個問題,正在改作業的賽佛勒斯沒有抬起頭來。
「沒有。」
「我喜歡你。」
「這就是你做錯的地方。」
「……我清楚。」
她的聲音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賽佛勒斯知道她一定又要哭泣了。
「你還是要一直錯下去?」
「沒錯,」她的聲音顫抖著卻沒有哭音,紗羅正勉強著自己笑著,「我沒辦法阻止自己錯下去。」
「你可以的,」沉默了一下,賽佛勒斯開口,「我能做到,你就一定可以。」
「不,我做不到,我不是你,」她看見賽佛勒斯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不要走過來,聽我說完。」
他站在他的辦公桌後,用那漆黑的雙眼注視著她,而紗羅幾乎以為,她可以在賽佛勒斯的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但她明瞭這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從小時候我一直喜歡你,那份感覺隨著年齡越來越加深,自從看到你尖銳的一面之後,我發現我還想要看到更多的你,」她低下了頭忍住自己的淚水,感到痛苦,「我知道會帶給你困擾,但你一定不知道,我喜歡你已經到甚麼樣的程度吧。」
強烈的感情幾乎要吞沒她的自身,紗羅連自己也被嚇到,明明只是單純的小小的愛戀,為什麼在自己入學、看到更多的他的時候────擴大到幾乎快要吞噬掉他的心靈,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追著他的背影跑,確認他在前方才會安心。
「紗羅……」
「對不起,讓我冷靜一下。」
她轉身過去,想要開門就逃出房外,卻被那熟悉的溫暖一把抱住。
「……賽佛勒斯?」
被喚著的他身體僵硬了起來。
「讓我冷靜一下,請放開我。」
「……我沒辦法。」
「為什麼要這樣做?」
「我不知道。」
他的吐息溫熱了她的耳邊,紗羅有一種即將擦槍走火的錯覺,卻只能僵在原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她能感覺到,自己以及背後抱著自己的她,心跳都異常的快。
過了許久之後,賽佛勒斯才離開了她,轉過身去不讓紗羅看到自己的表情。
「你走吧。」
紗羅的聲音正隱含著高興的顫抖,「我可以再來找你嗎?」
「在我後悔之前快出去!」
隨即後頭立刻傳來了關門的聲音。
賽佛掩著臉後悔剛剛幾乎快要失去理智的自己,卻找不出任何辦法來控制自己的感情,該死的、該死的梅林,該死的柳紗羅!
咒罵著這一切,因為他發現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三場戀愛。
這是紗羅四年級剛開始的時候。
而學期還沒結束,那微甜的、屬於她的氣息的吻就便融化了賽佛勒斯的堅持。

【待續】

教授的毒舌那段打的超開心wwwww

另外如果不知道為什麼讓他失去堅持的話,就請參考之前的短篇吧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亦思
  • 喜歡擦槍走火那句XDDD
    感覺就是很緊張!!!
    但就是也很替紗羅開心的感覺ˇ
    真誠是會打動人的!(屁啦(打飛
    教授好可愛(笑)
  • 其實我也很喜歡那句XDDD
    雖然我更喜歡前面教授發飆的樣子ww

    教授超可愛+1,不管是原著或同人都一樣

    time1441 於 2010/12/13 18: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