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紗羅,」賽佛勒斯望著正坐在沙發上的紗羅,嚴肅的問著,就像一直以來他在幫她考試一樣,只是現在他所提問的問題連他自己也有點不想說出口,「你認為跟你的魔藥學教授交往需要做甚麼事情?」
「是的,魔藥學教授,」紗羅同樣的嚴肅的回答她,比出了手指,「一、不跟任何人講,講了就要下守信咒,二、不能公開約會,三、要維持良好的師生關係,四、就算鄧不利多允許也不能做出越矩的行為,五、保持成績。」
這些回答讓他滿意的點了點頭,但隨即他所說的最後一個回答讓他很想撞牆。
「六、隨身攜帶保險液。」
保險液是一種魔藥,百分之百防孕還兼當潤滑液的實用品。
「柳紗羅,」他發現自己開始常常抓狂,這不是好現象,「你在想甚麼?」
紗羅倒是回答得很理所當然,「媽說男人都是野獸。」
「……你覺得我是?」
「不是,可是我媽堅持。」
「為什麼?」
「我的保險液是滴一滴就能把全身都包住甚至鼻孔也堵住的魔藥,我媽一聽到弗雷跟喬治說男人是禽獸後給了我這個,她就堅持要我帶在身上。」
他不知道該說甚麼,看著眼前這個一臉微笑的女孩,雖然是喜歡她,但是,他必須老實承認,他或許沒有喜歡她到這種地步,傷害她一直是賽佛勒斯不願做的事情,正在考慮要怎麼跟她溝通說不必把保險液帶在身上的他,被紗羅的開口止住思考。
「可是我沒有帶,」她笑著,「我才不會把他們的商品用到我的戀人身上,而且,你一定有比他們品質更高的保險液,魔藥學教授……但是你不會用。」
「第一、你的回答除了第六點之外其餘都正確,」他無奈的坐在紗羅的對面,注視著紗羅的雙眼,「第二、男孩才是野獸,我,是男人。」
似乎是被他的強調嚇了一大跳,紗羅緊張的抓著自己的長袍,「是的、教授。」
過於緊張的樣子也讓賽佛勒斯嚇了一跳,他起身走向紗羅,特有的魔藥輕香飄向了她的鼻息,隨即她感受到一隻粗糙的手掌滑過自己的下巴,這明明是他想問事情就會做的舉動,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為什麼只是換一個關係感受就那麼強烈?
「怎麼了?」
他輕輕捧起了紗羅的臉,雙眼對上,紗羅發現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
「……你的臉好紅。」
沒錯,男孩才是野獸,他們總是隨時隨地的發情,但是男人一旦面對自己喜歡的人,就很容易控制不了狀況,尤其是平時囂張但是卻會在這種時候臉紅的戀人。
到現在,他才明瞭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孩,根本就不如外表那樣狂妄,賽佛勒斯甚至可以想像對自己說完追求教授的狂妄言語之後,跑到被子裡面躲著臉紅後悔的紗羅,她是個如此單純可愛的女孩。
在幾乎擦槍走火的那一瞬間,賽佛勒斯收回自己的唇。
他看見紗羅往後退了幾分,臉低了下去,耳邊的紅潮卻仍舊看的到。
原來對這段關係感到慌張失措的,不只是被追求者,還有追求的人,這讓他不禁覺得有點好笑,不愧是有勇無謀的葛萊分多,最表面的規則都想得很清楚,但是最根本的部分卻沒整理好。
「我該期待,」他發現自己的低沉的聲音中帶有惡劣,「柳小姐能夠鼓起勇氣親吻我嗎?以有勇無謀的葛萊分多這個身分?」
「不,」惱羞成怒的紗羅瞪視著他,雙手纏繞上他的脖子,「是身為你的戀人。」
就像是賭氣般,這是他們的第二個吻。
或許是被紗羅感染,賽佛勒斯發覺自己失去了以往的冷靜,胸口像是被火球灼傷般的一樣火熱,不管是他或著是她,都同樣的慌張、不習慣,但也同樣的激動。
這是柳紗羅與賽佛勒斯‧石內卜的『第一次見面』。
已經被吻到有些頭昏腦脹的紗羅倒在賽佛勒斯的肩膀上,而她發現他的肩膀正微微顫抖著,老天,她真想要現在看他的魔藥學教授難得的笑容。
但是她終究沒有好好的看他的臉,猶豫了一下便悶悶的開口,「我從來不知道你那麼……」
「那麼混蛋,」他好心的幫她接形容詞,「後悔了?」
「……怎麼可能,」說後悔是不可能的,她反而覺得自己瘋了,「我竟然很喜歡你這一點,我瘋了。」
賽佛勒斯沉默了許久,才開口:「我也覺得我瘋了。」
一聽到這句話,紗羅突然有股想要流淚的衝動。
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愛上的人能夠愛著自己是一件多麼開心的事情,雖然沒有承認過,但她早已經懷抱這個荒謬的戀情不可能實現的結果愛著他
但到最終,她現在正在他的懷裡,因為他的惡劣以及愛意而心情起伏。
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紗羅抱著他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
賽佛勒斯沒有說話,因為他太過明瞭眼前這個女孩到底在想甚麼,他溫柔的安撫著那個感情失控的女孩,雖然連自己都沒有準備好。
直到回到寢室的時間到了。




他們用帶刺的言詞熟悉彼此,因為賽佛勒斯只會用這個方法,而紗羅也只有學過這個方法,過了很長一段日子後,他們才找到屬於彼此的相處方式。
而此時此刻,他們已經不再是照顧者與被照顧者的關係了。

 

在五年級的那一天,他跟紗羅的事情被布萊克發現了。
雖然紗羅一直不知道────但是他得很壞心的承認,從頭到尾他都知道自己與紗羅在同一個房間這件事情,布萊克並不知道。
現在,他的父親以及哥哥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原本夜星跟紗羅也想跟來的,但是卻被他們兩個阻擋到外面。
天狼星冷冷的看著夜星,「我要跟油油卜說清楚。」
「光是那個稱呼我就覺得不會說清楚。」
「媽,」看著他們兩個的尤利安在沉默中開口,「有我在。」
就因為這樣,夜星才答應讓他們三個面對面談清楚。
賽佛勒斯他得承認當夜星隱瞞這件事情的時候他有些高興以及愉悅,他一直以來都很討厭布萊克,非常非常的討厭,對於成為他女兒的情人這點,也因為情緒而沒有太過於深刻的感觸。
直到現在。
就算冷著一張臉擺出完全不想談的樣子,他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布萊克對於自己的怒火,好不容易認回的女兒竟然變成了敵人的情人,換成自己是怎樣也不會接受的,光是想像他有個女兒,他就不願意讓布萊克碰觸她。
「石內卜先生,」率先開口的是尤利安,那個他一直照顧到大的孩子,「我一直很尊敬你。」
「尤利安!」
「先讓我說完,天狼星,」他差一點有種夜星正站在自己面前的錯覺,雖然眼前這個人是與自己情人相似的雙胞胎哥哥,「所以,我很難過,我知道紗羅喜歡你,但我沒有想過會變成今天這樣,我一直以為你的自制力很強,不會受到年輕女孩的誘惑。」
「不僅僅是,你清楚的,我不是那種人。」
「你就是!」
「可是,對象是紗羅,我的妹妹,你一直以來都照顧到大的女孩,我真的無法理解,石內卜先生。」
忽略了天狼星的反抗,尤利安面無表情的說出口,與賽佛勒斯瞪視著。
「連我自己也無法理解,」他望著眼前這個成熟的男孩,就因為是自己照顧的孩子,才更愧對於他,「我很抱歉,但我不可能放棄。」
他不是懷疑自己對紗羅的愛只是單純的佔有欲,畢竟是從小到大照顧的女孩,會捨不得讓她與人交往這是預料中的事情,但是,三年級當他看見她與亨利葛斯特一次又一次的談話;當他在黑夜中抓到亨利葛斯特並且暗自祈禱紗羅不要出現的時候,她出現了,憤怒吞噬了他的理智,就像當時的莉莉一樣,他差點又傷害了自己最愛的人。
就是因為這點,他才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她了。
他並沒有愚蠢到混淆愛與佔有慾的界線,雖然懷疑過,但那個只是說服自己不要去跨越那條界線的想法。
事到如今,他再也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了。
「……我一直希望你能幸福,」尤利安掩著自己的臉,不想面對眼前的一切,「我不希望那對象是我妹妹,但我找不到不能把紗羅交給你的理由。」
「嗯。」
「我一直那麼的相信你。」
「我知道。」
「尤利安你……」
天狼星看起來一臉驚訝的樣子。
夜星是有解釋過自己的孩子是怎麼長大的,但他沒有預料到的是,他的敵人與自己的兒子比想像中的還要親密。
原本女兒愛上敵人就已經夠混亂了,現在這種情況更是讓他感到五味雜陳。
「天狼星,」尤利安依舊掩著眼,聲音隱隱有些鼻音,「換你了。」
原本的怒氣已經被錯愕以及難過代替,他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指責謾罵眼前這個男人的能力,尤利安冷靜的態度也感染了他。
「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
到最後他只能講出這種話,賽佛勒斯面對尤利安的指責以及傷心,他沒辦法再用尖銳的態度面對眼前這個人。
「我清楚。」
看著難得坦率的賽佛勒斯,天狼星隱隱的捏緊了手心。
「你打算用多久的時間放棄紗羅?」
「我從來沒有這種打算過。」
「紗羅他只是個孩子!你打算把她鎖在你這變態的身邊一輩子?」
「我沒有打算鎖住她,她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你認為我會相信你嗎?你這個陰險狡詐的鼻涕卜!」
「布萊克,我沒興趣跟你吵。」
他用僅存的理智試圖把醜惡的爭吵拉離這段談話,他跟那隻蠢狗不一樣,他是個理智的人類。
「我知道像柳以及鄧不利多那樣能夠理解的人終究是異數,但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還是不會改變這個決定。」
對於前兩段的單戀,他厭惡當時沒有辦法把握這一切的自己,現在他再也不會猶豫了,因為出現了他必須而且必要疼愛的女孩,即使這違背多少倫理。
從養育者一直到老師以及學生再到愛人,這就是賽佛勒斯對紗羅、那複雜又單純的愛。
「…...如果紗羅身上有我們家流傳的詛咒,」天狼星望著他,眼神中帶著嚴厲,「而你必須離開他,你會怎麼做?」
「我會和她一起找出辦法,」他輕輕的說著,不願想像他的女孩是否真的帶有詛咒,即使是假設也讓他痛苦,「無論如何也要在一年內找出能夠讓我們兩個安然無事的方法。」
他明瞭夜星當初的選擇對天狼星是個多麼嚴厲的錯誤,即使這在某種意義上是最好的決定,天狼星逃犯的身分並不適合讓他們一家人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
但他並不是柳夜星。
那時對夜星或許是迫不得已的選擇,畢竟他們太過於年輕時間也太過緊迫,但現在,他和紗羅的情況不同:他們必須併肩行走,而不是把另一個人拋在腦後。
這就是賽佛勒斯的選擇。
天狼星的眼神帶了點落寞,他站起身來,一語不發的走出了門外。
賽佛勒斯看著天狼星的身後悄悄的被夜星跟上,而走進房間內的,是他的戀人。
她看著坐在沙發上掩面哭泣的尤利安,輕輕的抱住了他。
「我會幸福。」
紗羅安撫著尤利安激動的情緒,拍了拍他的背。
從那次之後,他們的關係被正式承認了。

【待續】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開始以不同的角度看自己過去所寫的遺忘。

其實蠻慶幸賽紗那篇短篇是以紗羅第一視角所寫,那不然可能就寫不出這邊有些複雜的短篇了,之前其實寫這段感情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但是現在回頭看,突然出現了很多新的東西在我的腦袋,於是就構成了本篇的賽佛勒斯,也順便小小的提了一下天夜複雜的情感,其實夜星一直是後悔的,天狼星能夠理解,但也無法真正的原諒夜星的決定,雖然這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所做的決定。

輕輕帶了一下這點,如果改天有空的話就寫出來吧。

另外,我很喜歡尤利安跟賽佛勒斯的對談,他還比較像是一個被好友搶走女兒的爸爸呢XD

今天看完別人的雙子訪台文,我開始發現我為什麼最近一直狂寫HP的原因,因為看完HP7上集,才發現,真的快結束了,這個作品。

我無法面對下集的出現,因為那代表真正的結束啊....

創作者介紹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亦思
  • 唔唔就像我之前說的
    哥哥真的好有爸爸的味道(?)
    反而天狼星就很可愛!!!
    喜歡教授說他們會一起走的感覺!
    就是整個很MAN的感覺XDD
    而且我很喜歡紗羅說那句我會幸福!
    哥哥好可憐(拍拍

    不過看到說夜星很後悔也實在太慘了!
    唔...不知道呢、我還是會想如果我是天狼星我又會不會原諒呢?雖然好像能夠理解天狼星無法原諒的原因,但就是會覺得、都很逼不得已呀!
    唔、其實怎麼做也無法做對的吧...不知道怎樣對對方才是最好呢...
  • 因為尤利安算是一個人撐起一個(心靈上)的家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如此成熟的關係,當然賽佛的教導也是很大的原因之一,這樣明顯的對比下天狼星就很像孩子了www
    其實他們兩個算是幸運的吧,比起天夜來說。

    夜星知道自己剝奪了甚麼,她一直為了這件事而後悔著,天狼星想盡量體諒但是卻也沒辦法,這算是他們兩個的心結吧,尤其看到他的仇敵跟兒子女兒那麼靠近www
    打算寫篇小短篇好好打開心結(?

    time1441 於 2010/12/13 18: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