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雖然這麼說可是這篇主線在於自創,所以跟DRRR有很少關係,請慎入

 

OK?


他發現橘友雅的身上有別種香水的味道。
厭惡的皺起眉頭,雖然早就知道他說一套做一套,但時子還是覺得相當不舒服。
那香味令她想吐,默默的看著眼前低頭簽上自己名字的橘友雅,她嘗試著偋住呼吸。
「時,這個拿去給藤本小姐。」
友雅抬起頭來把文件遞給了她,看見了她有些難看的表情僵住。
「是。」
像是理所當然似的,時子抽走了他手中的文件,轉身準備離開他的辦公室。
「等等。」
他輕輕的說著。
原本在她手上的文件冷不防的被抽走,而自己手腕也被友雅緊緊的握住。
她微微的皺起眉頭。
「橘醫生,請尊重點。」
時子的語氣不同以往的煩躁,而是冰冷,她毫無閃躲的直視著友雅的眼睛。
「我做錯了甚麼事情嗎?」
突如其來的異常讓友雅感到疑惑,她注視著他的眼神更加凌厲。
「就算你做錯了甚麼,似乎也不關我的事情,」她掙脫他的手,拿起文件,「我拿去給藤本小姐。」
接著、時子頭也不回的走出辦公室。
搞不清楚狀況的友雅有些頹喪的坐回辦公椅上,都已經相處那麼長一段時間,他自然知道自己或許在某方面又激怒了她……上次是在玩弄病人的時候當場被她抓到,當時可是經歷了至少兩個月的長久苦戰。
但這次是甚麼?
因為之前的經驗、友雅知道時子是那種不會故意找碴的人,原因相對的也很容易找出來,但這次他想了又想,卻找不出任何原因。
時子她,總是這樣子。
一下子以為終於接近了幾分,又因為某些原因讓以往的努力功虧一簣。
「明明說我總是在玩弄別人,卻不知道自己總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呢……」
喃喃自語著,友雅的唇角隱隱含著笑意,但聲音卻有些失去冷靜。
到底甚麼時候,才能與她更靠近一點?




那男人在自己離開醫院前似乎還想要說些甚麼,但是她並沒有給他解釋的機會。
染上別的女人的香水味,再說甚麼似乎也無濟於事。
搭上了公車,時子望著窗外的景象發呆,卻有一種熟悉的味道從後方傳來。
她驚訝的轉過身去,那染上香氣的竟然是一個男性老人。
跟友雅一樣、本應該不會出現在他身上的香氣。
她轉回頭去思考著老人使用香水的可能性……或著是那男人的老婆使用香水?
不管是哪種可能,似乎也無法解釋友雅身上香氣的來源。
只是擦身而過的話,不可能會留下那麼濃郁的香氣。
此時的她並沒有發現,事實上整台公車都充滿著同樣的香氣,甚至是自己身上也充滿著濃郁的香氣。




望著窗外,她思考著他的事情。




───那種能夠相信一輩子的戀愛,通常與精神上的偏激都會扯上關係。
橘友雅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他自己也相當清楚。
她不願意承受這一切,這並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所以她很慶幸,當自己淪陷的時候總是會出現某些狀況把她拉回現狀。
她是自私沒錯,但是她已經受夠了大家庭的生活,更沒理由跳入火坑。
必須要改變現狀,這可是她的強項。
時子疲累的蓋住了臉,就這樣吧,她不該這樣子一次次的陷下去。
……她發誓明天一早起床就別再想這件事情了。




但明明這樣想,眼前的物體又是甚麼呢?
她看著眼前雙手被反綁的、正枕著自己大腿沉睡的男人,有些不滿的盯著他,但最後放棄抵抗,原本想用使勁的捏著臉的手轉而撫摸著他的長髮。


也只有夢中才能這樣做呢。


雖然感覺有些真實,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這副景象是自己的夢,眼前的男人,也不是真實的他。
被綁住的他,緩緩睜開自己的眼睛,看著皺著眉頭的時子露出了微笑。
「時有這種興趣?」
「也只有你才有吧。」
她反駁著,雖然如此,她卻沒有逃離現場,而是溫柔的輕撫著他的頭髮。
他嘆息著,「若是你在現實也能這樣就好了……」
時子沉默著,接著她把枕在他腿上的頭推到了一旁,反跨坐在他的身上,用力的扯著他的領帶,一股熱血衝上她的腦袋,讓她想也不想的做出這樣的行為。
看著身下有些驚訝的男人,讓他更生氣了。
「明明是說一套做一套,差勁的人!」她越扯越大力,但是一看到那男人皺起眉頭,卻又有些不忍的放鬆力道,「不要以為我跟別的女人一樣任你擺佈!」
「這兩年我相信你看不到別的女人,」友雅平靜的說著,「你想說的不是這個。」
「該死的潛意識!」時子失去了以往的冷靜,她感覺到自己眼前的景象模糊了起來,「我想說的不是這樣又如何?你以為我們兩個真的能在一起嗎?這一輩子都不可能!」
「是你沒有勇氣。」
「你明明知道這不是我想要的……」
她討厭讓自己不安的人,更因為過去哥哥妻子的家庭吃盡了苦頭,當她看見哥哥痛苦的樣子,時子就發誓這輩子絕對不選擇這樣可怕的對象。
可是她終究是喜歡上了,靠著僅存的理智所掙扎著不讓自己淪陷。
這明明不是自己想要的。
拉扯著領帶的手鬆了開來,時子狼狽的抹去臉上的淚。
「我也想好好喜歡你……」
她痛恨自己如此真實的夢,以及眼前根本就是自己潛意識的友雅,但是她並沒有察覺到友雅神情的變化,直到哭成淚人兒的她聽到了他的回答。
「時子,幫我解開繩子。」
他的聲音溫柔的似乎快滴出蜂蜜,友雅把被綁住的雙手伸了出來。
對上了他泛滿著喜悅的眼眸,她乖乖的伸手解開了綁緊他手腕的雙手,接著、毫不意外的感受到他的手輕輕的擦試著自己的眼淚。
他並沒有說任何話。
這個潛意識真是精確,眼前的友雅知道要是她再多說甚麼的話,恐怕會發火。
畢竟自己非常難得的把自己的軟弱以及不成熟都暴露在了友雅的眼前。
她閉上眼睛,讓他的舌頭輕易的滑過自己的口腔內,接著佔滿她的所有呼吸。
「友雅……」
時子用泣音呼喚著他的名字,雙手緊緊的扣住了他的身體,主動的親吻了他。
她知道這是永遠都不可能發生的未來。
自己的死個性不可能妥協,而他也不可能委屈自己放棄一切。


只有這一次,她才能愛到忘了自己是誰。




「次山小姐,化驗的報告出來了。」
當她正在對艾利的姐姐說明或許造成她異常的原因,無意間看到了記錄艾利狀況的列表。
艾利聞到美咲身上某種奇妙的香味,才造成類似精神錯亂的夢境,而連絡上處於夢境中的另一個人,發現他們以為的精神錯亂,實際上是把兩人的精神連結在一起。
一開始時子對於研究出這種藥物的人感到好奇,但她卻突然想起了昨天的夢境,以及在公車上所聞出的濃郁的香味。
「這種藥物已經傳遍了整個池袋……?」
這種類似隨機聊天室的藥物,到底是誰做出來的?
「井上小姐?」
「我去跟醫生談談,」事到如今事情已經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了,這種藥物雖然無聊,但是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次山小姐,請放心,這並不會對艾利的病情造成危害,但我們還是有必要了解這個藥物的傳播性。」
那天友雅請了假,並沒有來上班,而時子也忙於與其她的護士採樣醫院的物品來鑑識那個藥物是否真的擴散到了整個環境,並沒有注意那麼多。




到了隔天她才見到友雅。




「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呢,」時子無奈的把一天下來累積的文件堆放在他的桌上,而後者則是懶洋洋的拿起了文件,看起來似乎沒有睡醒,「縱慾過頭也不是這樣做的,請好好保持良好的睡眠習慣。」
友雅督了她一眼,「不知道是誰讓我縱慾過頭的……」
「甚麼?」
「沒事。」
雖然說出了很難聽的話,但時子的語氣卻異常輕鬆,讓他隱約的感到有些不妙。
「那我去巡房了,請加油。」
就像越離越遠的感覺。
「時!」
友雅站起身來握住了她的手。
───他發現自己再不握住她的手,她就會離開自己。
有這種預感的他非常的不安,好不容易在夢中能讓她面對自己的感情一次,但現在卻似乎回到了原點,甚至比原點更糟。
時子稍稍猶豫了一下,便輕輕的放開了他的手。
若是現實好好的面對自己的感情一次,還能像這樣子有脫身的機會,她就再也不會猶豫了吧,她苦笑著,只可惜她永遠都提不起這樣的勇氣。
「怎麼了,橘醫生?我還要巡房。」
自己本來就是只能躲在夢中的膽小女人,也因此直到兩年後還是毫無改進。
「這次我不懂我自己做了甚麼惹你生氣。」
「不懂?」時子感到有些可笑,但心情已經恢復了以往的平靜,「我對香水沒有研究,但我至少聞的出來那是女人在用的香水,我從來都沒有阻止過你跟女人交往,請別招惹我。」
友雅的臉上露出疑惑,「我身旁的女人只有你而已。」
「我一向不習慣你裝傻。」
「我沒有裝傻,」他發現了她生氣的原因,但自己真的沒有去找女人,而且如果要說香水的話……「不是你換了新香水嗎?」
時子皺起眉頭,「我沒有用香水的習慣。」
「我知道,所以我這幾天原本想問你。」
看著眼前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友雅,時子越來越迷惑。
『某種奇妙的香味。』
她突然想起了那份報告。
『原意是只對特定人選有效用的藥物,卻擴散到了全池袋成為隨機聊天室。』
若是對那份報告做出一段結語,這就是她所下的結論。
時子剎然的臉紅了起來。
她甩開了友雅的手,快速的衝向辦公桌把最上層的文件───也就是那份報告抽出來後,便又衝向了門口。
「沒事了!再見!」
她快速的衝出了門外,帶著那份文件,只留下一臉茫然的友雅在原地。




之後不管他問人或著是直接問本人,都拼湊不出一個答案來。
一直到了交往之後。




【待續】

總而言之就是時子跟友雅也像靜雄艾利一樣聞到了那香味,但是時子本人在那次之後就快速了切斷了連結所以並沒有下一次www

至於到最後還是在一起,主要是因為在夢中能下決心,現實不想下也不允許他下決心吧(下決心的話就通往友時的BD之路)

就像文中所寫的---『友雅深愛時子』,但是這句話是在他精神上的潔癖以及偏執上成立的。

時子一直以來都明瞭這個道理,這也是新婚第二章中幸福之下所掩蓋的真正事實---他的偏執以及強烈的佔有慾。

雖然是最正常人的戀愛,但他們所擁有的愛的本質,或許是這三對中最為扭曲的愛。

以下是之前寫在私噗上的成因,現在把他整理了出來:


友雅有許多跟本作相同的設定:就是對於人生看得太過於清醒
他沒有親情可以去付出,也沒有友情可以付出,愛情更不用說,憑著外表那個殼子無往不利,從一開始的期待轉變成失望,接著就恥笑這一切。
而莽撞的時子闖了進去,一開始他覺得他是很白癡的一個女人,打了她一巴掌之後做了許多蠢事,譬如說頂撞上司,譬如說是跟同事意見不和,就是那種以為正義感能改變一切的蠢女人
可是事情漸漸不同了,時子被池袋醫院挖角過去成為特殊病房的護士,離開醫院除了那些原本就討厭她的人,有更多的是他的朋友,以及曾經是他病人的朋友,他為她的改變感到驚奇,於是就跟著她過去池袋醫院,原本想以外貌證明這一切只是假象,但是被時子拒絕:「我沒有辦法控制現實,可是我能控制我的感情。」
就是這種不變開始吸引著這個個性扭曲的橘友雅,於是感情逐漸加深,無法擁有友情還有親情的他,生平第一次找到他可以認真付出愛情的女人。
而時子,對於友雅的感情是很複雜的,她太過於清楚他的扭曲,所以一直控制著自己的感情不讓自己陷入,她佩服醫術高明但是沒有醫德的友雅,除了被他的追求打動,還有一個或許連她都沒發現的原因:她就像是他的主治醫生,而她必須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醫治這個病人
所以不管是GD還是BD,都不是絕對幸福的結局,BD帶給了她很大的傷害,GD則是,她必須一輩子醫治他那個過於常人的不安以及占有欲,這也是他們結婚兩年毫無孩子的關係,因為在確定結婚的時候,友雅就結紮了,表面上說不想要讓她痛,但實際上是他無法忍受孩子占有他們兩個人的生活。
時子明瞭這一切,也接受這一切,因為她愛上了,所以他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順帶一提,本篇共有三章,第二章是靜艾,第三章就是臨洛。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