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せかい後續,愛麗絲【真相】結局之後的自我妄想,請注意。
※第一代結局【真相】嚴重捏他,強烈建議不知道的先玩過一遍或是看劇情同人,知道結局之後才能看得懂這篇文。
※第二代少許白兔路線捏他。
※此為白兔x愛麗絲之配對(少許),主要是自創女角但無配對,無法接受者請勿點入。

在那個世界,有帽子屋、雙胞胎、女王殿下,還有一隻圓滾滾的貓。

他們指引著愛麗絲正確的路,不管是好是壞,而愛麗絲最終還是從姐姐的身邊醒來,對他而言那只是一場夢,這是我童年所剩無幾的印象,對於愛麗斯這個故事的印象。
我沒在這個世界遇到這些人,但是我倒是看到一個奇裝異服的男人走在街上,高禮帽掛著一堆裝飾,浪費他那張好看的臉的男人。
周圍的人說他的名字叫布拉德,是個黑手黨。
只是黑手黨會有那麼奇怪的裝飾嗎?有著黑色中長髮的他,實在是讓人聯想不道他是個黑手黨,更別提跟在旁邊全身都是胡蘿蔔色、有著跟那隻白兔一樣的耳朵的兔子了。
母親……看起來也不像會認識這種人的人。
不不不,母親連人型白兔都認識了,為什麼不會認識眼前這個人呢?但是我也沒有勇氣站上前跟黑手黨交談就是了。
「啊呀,外來者?」
當我想向人詢問白兔口中的紅心城怎麼走的時候,黑手黨慵懶的聲音從我的右手邊傳來,我轉過頭去被他放大的臉嚇的退後了一步。
「你……」
近看才發現這個男人真的很好看,但是也有種讓我很壓迫的感覺。
「看來我似乎嚇到了小姐你啊,」他笑著,很惡劣的覺得開心,「請讓我介紹自己,我是布拉德=都普雷,你叫甚麼名字呢?…….除非你沒有名字。」
似乎是在思考甚麼似的,布拉德最後那句話停頓了一下才脫口而出。
「…….伊莉莎白=凱特爾。」
直覺說出自己真實姓名會產生不得了的風暴,我決定不把自己的姓名脫口而出。
「看來……這不是你真正的名字呢,」他笑著,看穿了我的想法,「我很歡迎外地人的,你可以隨時來我的領地。」
「多謝。」
我露出和善的笑容,如果他跟母親沒關係的話,我死也不會去的。
「不如就這樣吧,我們現在要回城舉辦茶會,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參加嗎?」
「……」我可以說不要嗎?我不認為這男人會跟母親扯上關係,但是,現在跟他走似乎是最好的選擇?「我很樂意。」
「分明就一臉不樂意的樣子呢。」
他似乎非常開心,就這樣逕自的往前走,我也默默的跟上了。
「我是艾利歐特=馬奇,是布拉德的伙伴,請多指教!」兔子先生似乎也非常開心,「好久都沒有外來者了,你是第二個呢!不知道愛麗絲現在過得好不好…….」
兔子無意中提到的名字讓我震了一下,但我隨即冷靜下來,前面走著的那個男人可能會看穿,於是我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看著他。
「愛麗絲?也有像我一樣的人來到這裡嗎?」
「是啊,他是個好人喔,我最喜歡他了!」
被母親飼養的兔子?似乎有這種感覺呢,母親原本就很喜歡兔子,這並不奇怪。
「這樣啊,我對那位愛麗絲很好奇呢,可以跟我多說一點他的事嗎?」
知道母親的祕密原本就是我跟隨著兔子的主因,我也不認為這到底有甚麼奇怪的地方,即使走在前面的黑髮男子追問,我也下定決心不跟他說明自己的身分。
「好啊,愛麗絲他很喜歡胡蘿蔔,每次都把他的份給我吃!嗚,愛麗絲……..」
看著眼前想到甚麼而感動到差點流淚的兔子,我疑惑,因為我記得我們家餐桌從來不出現紅蘿蔔,就算加工類食品也一樣。
…….這麼想想,母親討厭胡蘿蔔?因為從來沒出現餐桌上我也不會在意太多,但現在我很意外的發現讓母親討厭的原因似乎就在眼前。
……我找錯詢問的對象了,但說老實話我也不想問前面那男的。
不是討厭也不是恐懼,純粹不想接近他,我討厭輕浮的男性。
「愛麗斯是個很好的女性呢~」
「是啊~只可惜住在心之城~」
「真的~太可惜了~」
他們的傭人比主人更加慵懶呢,但也讓我確定了一件事情,年幼的母親所居住的地方是心之城……那就,必須要去那邊一趟了,但留在這邊也不錯。
「你想從我的人身上探究甚麼呢?」
布拉德在我耳邊細語著,我才回過神來,原來已經在大門口了。
「…….你們是黑手黨家族吧?我所要探究的不是你們的秘密,你放心。」
「但是我很討厭別人探究我與我的人呢,非常討厭。」
踏入大門,兔子以及僕人已經不知道消失到那邊了,大概是參加茶會吧?
「看來你跟我一樣,喜歡探究別人。」
但是卻很討厭從別人身上挖出秘密,不畏懼於他的語氣,我回答著他。
「那我就跟你講吧?我的名字的確叫伊莉莎白,但也不是。」
伊莉莎白是母親領養我之前的名字,我討厭這個名字,但是當下唯一想到的就只有這個名字而已。
「……有趣的人,跟愛麗絲有另外一種不同的有趣。」
「好歹我也是位成熟的女性,不讓男人覺得有趣不是太失敗了?」
雖然我壓根不想讓你覺得有趣,但為了套出話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雖然這樣想,但是看起來似乎是逼不得已的呢,今天我心情很好,就不跟你計較了,一起享受愉快的茶會吧。」
看來要是平常的情況,他會殺了我吧。
這裡的時間很奇怪,有的時候是晚上有的時候是白天,而現在正是黃昏的時候,而不是剛剛熱鬧的晚上。
我坐在布拉德的旁邊,看著僕人忙進忙出準備點心以及茶會所需要的東西,先撇除那個詭異的紅橘色,這可是非常豪華的茶會,我與母親的茶會並沒有像布拉德的茶會如此誇張,母親會帶親手泡的紅茶以及三明治,而我們會一直聊著天,直到整個下午的時光過去。
母親過世後,我一直維持著這個習慣,但是母親的茶葉以及三明治全都是她自己做的,沒有人知道茶葉到底是從哪裡來,於是屬於她的味道也失去了。
「先跟你介紹我們的守門人,以免你被殺掉。」
布拉德的聲音把我拉回現實,我才注意到眼前所站著的,是兩個身穿藍衣以及紅衣的小孩,他們帶著不符合他們身高的斧頭,衝著我對我微笑。
「外地人,跟姐姐不像可是是外地人呢。」
「是啊,兄弟,雖然跟姐姐不像可是是外地人呢,」
「你好!我是德伊德魯=迪,請多指教喔!姐姐!」
「你好~我是德伊德魯=達姆,請多指教~姐姐。」
雖然語調一個明顯慵懶,但是他們兩個倒是非常有默契,果然是雙胞胎嗎?
「我是伊莉莎白=凱特爾,請多指教,迪、達姆。」
雙胞胎我有遇到過,可是如此可愛違和感又重的雙胞胎我倒是沒看過。
「啊,可是這樣就跟姐姐重疊了,怎麼辦?兄弟。」
「那就叫伊利莎白姐姐啊~可是好饒口,怎麼辦?兄弟。」
「你們叫我伊利就好,我不介意。」
 他口中的姐姐,應該就是母親吧?母親是在年幼的時候來到這個世界,可是眼前的少年分明才十三十四歲而已,還是這個世界的時間原本就是錯亂的?
紅茶的香味讓我僵在椅子上,我愣愣的看著茶杯中的酒紅色液體。
「這是從異國進口的茶葉,他的產地可是……」
我無法移開眼神,也無法聽布拉德的解說。
『這是母親的一位朋友介紹的茶葉,只是讓我找了好久才找到…那個傢伙。』
我開始懷疑探究母親的秘密是好是壞,因為我一直以來所認為已經逝去的一切都以另外一種形式回到了我的身邊,血淋淋的擺在我的眼前,就猶如眼前的紅茶一樣,她的溫柔她的疼愛一直以來包容著我,讓我以為我自己早已經走出母親逝去的那段悲傷的時期。
但是她已經不在了,母親已經不在了。
就算了解再多秘密也沒用。
我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喝著紅茶,一模一樣的香味,但母親泡的更好喝。
「伊莉莎白,紅茶好喝到哭了?」
布拉德看起來很感動,但是雙胞胎的反應似乎比較正常。
「那你來嘗嘗這個!保證會跟紅茶一樣好吃到哭喔!」
他放了一塊橘紅色蛋糕在我面前,我也懶得解釋太多,一邊細細品嘗著相似的味道,喝完後流著淚把杯子拿到了布拉德的面前。
他非常滿意的又幫我倒了一杯,我繼續喝。
原本正常的雙胞胎看到我的反應,也放心下來,真的以為紅茶太好喝我才會哭。
而兔子….喔不,艾利歐特,滿心期待我吃下胡蘿蔔蛋糕也能感動到哭。
雖然我很不想被人追問你到底怎麼了之類的話,他們沒說的確讓我鬆了口氣。
…….但是我為什麼會覺得莫名火大?
「對不起,我還有事情想要辦,很感謝你們用美味的茶點招待我。」
我隱隱約約清楚了他們的勢力形成的狀況,知道那個白兔隸屬的地方不屬於這邊,說不定是對立關係,還是回頭去問那個雖然冷酷但是沒威脅感的尤里烏斯好了。
「咦?伊莉姊姊不留下來嗎?」
「對啊~留下來嘛?」
「我得要趁現在太陽還亮著的時候離開才行,那不然天黑就不好了。」
「你有甚麼問題我都可以解答喔。」
原本悠閒的坐在椅子上,攪拌著茶內液體的布拉德微笑的說著,我督了他一眼便露出了微笑。
「不了,謝謝你,布拉德先生。」
我沒有欠人人情的嗜好,尤其是他的。
「時針屋不會回答你任何問題的,」他喝了一口茶笑道,「他只願跟紅心城騎士以及愛麗絲談論事情,一個來到這裡不到一個小時的外地人是不可能向他探聽出任何事情的。」
「你可以直接說你想要聽到我的真實身分,」我嘆息著轉過頭去看他,「不說的話走不出這裡吧?」
「你要這麼想也無妨。」
這個男人,從來不肯給過正面的回答吧。
就某方面來說,我與他蠻相似的,但是應該說出我是愛麗絲的女兒嗎?
「你跟愛麗絲的關係有多深?」
「她是一個有趣的外地人,」回想似的托著腮,布拉德竟然真的乖乖回答了,「我很喜歡她。」
這樣子的回答能夠保證我活著走出去嗎?
我思考著,對於一個這樣子掌握重大權力的男人,一切都無法保證。
「換我問你了,」他笑著,我才發現周圍已經沒有任何人了,那可愛的雙胞胎以及兔子都消失不見了,「你到底是誰?」
事到如今我想也應該說出口了,果然到了陌生的地方,一切的情況都無法掌握。
「我是愛麗絲的女兒,名字也叫愛麗絲,」毫不畏縮的直視著他的眼睛,我看見他眼神中閃過的驚愕,「至於為什麼來到這邊我也不清楚,是一隻白兔帶我來的,但我想探聽母親的過去。」
「為什麼不問本人?」
「母親已經過世了。」
布拉德握著茶杯的手微微的一顫。
我觀察著他的反應,他的表情一如往常一樣平靜,卻充滿了不可置信。
「……人類,的確就是這樣呢,」他呢喃的說著,「愛麗絲沒有跟你講說過我們的事情嗎?」
「從未有過。」
他的眼神中閃過一絲憤怒,我喝了一口紅茶,那熟悉的香味暖活了我的心頭。
「我有一段時間天天在喝紅茶,」望著憤怒的布拉德,我說出了我的過往,「每天都變換不同的口味,而找這些紅茶的母親也越來越煩躁,但是過了大約半年之後,我就沒有換過紅茶的口味了,而母親死後,我也沒有喝過同樣的紅茶了。」
因為失望以及憤怒的他疑惑的盯著我,我平靜的回答。
「從此之後,我就一直喝著與這杯香氣以及口味、毫無差異的紅茶,而採買紅茶這件事情,母親毫無假手他人過,她一直珍惜著能夠買到這罐紅茶茶葉的時間,也因此從她過世後,我就再也喝不到相同的紅茶。」
布拉德倏然起身,帶著發抖的雙手轉過身去大步離去。
「……最精采的還沒說到呢。」
我喝了一口茶,起身準備回到那座奇怪的塔上,卻發現自己顫抖的雙手把紅茶灑了一桌,對於布拉德所講出的回憶,也同時刺痛了我的心。
那與殘酷的現實相牴觸的美好夢境,提醒著我母親已經死去的事實。
但是,我還是必須要了解母親的過去。
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