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せかい後續,愛麗絲【真相】結局之後的自我妄想,請注意。
※第一代結局【真相】嚴重捏他,強烈建議不知道的先玩過一遍或是看劇情同人,知道結局之後才能看得懂這篇文。
※第二代少許白兔路線捏他。
※此為白兔x愛麗絲之配對(少許),主要是自創女角但無配對,無法接受者請勿點入。


穿梭在被夕陽所灌滿的塔中,我感覺自己的心正被壓迫著,越是了解這裡卻越喚醒了那原本早已經被時間所模糊的心痛,我踏入了一扇門,門後的是堆滿了機械器材的房間。
坐在房間中央的是尤里烏斯。
「我可以進來嗎?」
他沒有回答我就當他是答應了,我順手拿起了旁邊的杯子洗了洗,替他也替自己泡了咖啡。
他看著放在他桌上的咖啡,上升的霧氣與他的心思一樣,開始與他現在所在修理的時鐘剝離,他放下了手中的時鐘,拿起了咖啡,喝了一口,微微的皺眉。
「怎麼……」
「好喝嗎?」
這還是我第一次親手泡咖啡給母親以外的人喝,但是沒有地方住也只能這樣了。
「合格。」
「欸?」
「很好喝。」
他並沒有說話,嘴角隱隱上揚了一股笑意,放下了咖啡杯。
「這也是向你的母親學的嗎?」
「……嗯,」沉默了一下,我回答著,「沒錯。」
愛麗絲的世界有一半構築於這個世界之上。
「母親總是一直反覆的教我怎麼煮咖啡,直到煮出那種味道。」
不只是我的、還有母親的,我們的世界有一半構築在這裡。
原本隱藏的秘密漸漸露出了那微弱的光芒,我隱隱約約知道母親緊追在他們後頭的原因,卻沒有那麼清楚。
咖啡以及紅茶的香氣找回了早已逃避以久的回憶,我低下頭哭泣著。
時間並不是那麼萬能的東西,我依舊執著於母親,就算經過多少年還是一樣。
尤里烏斯沒有說話,從抽屜拿出了一條安靜的手帕遞給了我,我抬起頭看,他的眼神雖然故做鎮定但是還是看得出來很慌張。
我接過手帕,笑了出來,他有些生氣的嘖了一聲,便重新低下頭整理東西。




『啊啊,我明瞭。』
似乎有個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如此的說著。
『沒有人比我更明瞭了……』
我睜開眼睛,眼前的景象並不是尤里烏斯的房間,而是一片虛無,見不到底的空間,我站在中央,找不到那男人的身影。
「除了白兔之外,沒有人比我更明瞭了。」
聲音從上方出現。
我抬起頭來看,一頭灰色頭髮的男人正在上方飄著,讓我見到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最奇異的景象。
「你明瞭了甚麼?」
「時間終究會帶走你這個假愛麗絲對她的記憶,而她卻從未忘記過任何事情。」
「你說什……!」
突然一攤血色從我頭頂灑落。
我閃身躲過迎面而來的液體,卻發現那原本在我上方躺著的男人全身都是血。
「……」
「………」
我們兩個停下了即將開始的爭執。
「你吐血了。」
「才沒有…….嘔咳咳咳!」
繼續吐血。
原本的怒火被他的血澆熄,我重新閉上眼睛不想再繼續或許會開始的愚蠢對話。
「你為什麼重新閉上眼睛?」
「我不想要跟吐血還裝帥的人講話……」
「愛麗絲沒有跟你講要有禮貌嗎!」
我緩緩的睜開眼睛,盯著他,「他有說看到吐血的人要叫他去醫院。」
「我死也不要去醫院!」
我靜靜的望著他。
「那你能……」
「把愛麗絲的事情告訴你嗎?」
我露出些許的驚訝,他看起來很得意的樣子,為什麼要為了這件事情得意啊?
「因為我可是夢魘啊……嘔噗!」
又吐出一攤血,我看著滿身是血的他,不禁有些擔心。。
「喂,你趕快去醫院吧,身體那麼不好就別裝帥了。」
到現在我才發現他的臉色非常不好……也是,跟不認識的人第一次交談馬上吐血的人,這樣說好像是廢話。
「我沒有衛生紙可以給你。」
「不用了,我還可以正常說話。」
可是我不習慣跟滿身是血的人說話!
「下次不會再這樣了。」
「等到下次之前,你還是先去醫院會比較妥當吧……」
我心頭一驚,怎麼就這麼順著他的話走了?這不就是等於我下次還會見到他?
「只要你進入睡眠,我就會進入你的夢裡,」彷彿我剛剛有把心裡所想的話說出口似的,這個應該叫夢魘的男人回答我,「只要你在這邊。」
…….真令人討厭。
「讓你毫無防備,是吧?」夢魘笑著,「小愛麗絲,雖然你不同於她,但真的是愛麗絲的女兒,我想你已經察覺到了吧?」
「我不清楚,」我閉上眼睛,試圖讓睡前依舊紛亂的思緒清晰,「我只知道,這個世界對我的母親很重要。」
夢魘沒有說話,依舊笑著。
我想我除此之外唯一察覺到的這件事情就是,除了他和那隻白兔之外,沒有人知道我的母親是如此重視他們,而她也從未打算給他們知道吧。
「你猜對了,的確如此。」
「為什麼是你們?」
他又笑著開始耍帥裝神祕,而我的思緒突然被一陣暈眩感攪亂。


我在尤里烏斯的房間醒了過來。


外頭不同於剛入睡時的明亮,現在已經是黃昏了,每次一看到這種景象,就有種時間錯亂的感覺,尤里烏斯似乎去別的房間睡了,雖然陰沉,但是的的確確是個好人。
我下了床拿起了修理桌上的筆,留了張紙條便決定啟程去找那隻白兔,原本想要去布拉德那邊探聽消息,但他或許也沒有那種心情見我吧。
寫好之後我把自己打理一下後便打算出門,卻發現房門先一步被打開了。
「尤里烏……」
我停下腳步。
進來的不是那個陰沉的長髮男人,而是一個穿著染血斗篷的男人。
「你是誰?」
語氣與他身上的血跡相反,異常的輕快,我不禁害怕的退後了一步。
遇到布拉德的那天在街上遊蕩時,我多少也清楚這個世界有多麼的亂,但看著殺人者真正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才真正意識到了我或許會面臨到的命運。
我壓抑著內心的害怕,露出笑容,「我是……尤里烏斯好心收留的人。」
「喔?」他掀開斗篷,順手拿下了臉上的面具,爽朗的笑著,「我是艾斯,尤里烏斯的朋友,請多指教。」
來到這個世界我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爽朗的人,也是第一次遇到看起來無害可是披著染血斗篷的人。
「如果你要找尤里烏斯的話,我去叫他起床……」
「不用了,」門外又走進了一個人,剛剛好是本人,不知道為什麼看見他讓我鬆了很大一口氣,「……艾斯,你到底要讓我等到甚麼時候啊?」
「哈哈哈,抱歉,尤里烏斯,我又不小心迷路了。」
「愛……」他停頓了一下,便道:「……我們兩個要開始工作了,你快離開!」
尤里烏斯記得我跟他說的話,我高興的眨了眨眼。
「那我先離開了,艾斯,尤里烏斯,下次見。」
完全不想要留在這個空間的我便走了出去,直到走出大門口才鬆了一口氣。




或許,母親也認識那個人吧,不知道當時她的反應是甚麼?
雖然這樣,但我並沒有那種打算去問他母親的事情,我沒興趣也沒那種膽子去跟一個全身染血的人接觸……當然如果染的是自己的血,就又另當別論了。
前者只想逃掉,後者只想趕快叫他去醫院。
我走進森林,雖然不知道那隻兔子到底在哪裡,但隨便亂走至少也會遇到一兩個知道那兔子身分的人吧,雖然有點危險,但我還是心存僥倖的隨處亂逛。
我詫然的停下了腳步,隨即開始懊惱。
……該死,不該犯下這樣的錯誤。
早就知道要像夢魘或是尤里烏斯問清楚那白兔的底細。
正後悔著的我,被一團粉紅色打斷了思考。
…….全身粉紅色的貓耳男。
不知道為什麼,感覺比那隻白兔更加奇怪。
那個粉紅色少年看著我,我也看著他,讓我想到我們家的小母貓波利斯,那個被黑心商人用染劑殘害毛皮、到最後只能用衣服保暖的可憐小貓。
…….連我家小貓穿的都比他正常許多,但是這也是個人興趣的一種吧。
「我沒有看過你呢,」他在我身邊好奇的轉了一圈,「跟愛麗絲的髮色跟眼睛都好像,你是誰?」
「我是伊莉莎白,」我望著與波利斯相似的金色眼眸,不禁有些放鬆,「根據你們的說法,似乎是外地人呢。」
「外地人?跟愛麗絲一樣啊,」他又開始上下打量著我,我被這樣瞧習慣了所以並沒有太大的反彈,「我是波利斯=艾雷伊,請多指教啦。」
……嗯,母親似乎蠻偏好獸耳的,這是新發現。
我看著眼前的少年,不禁那麼想著。






他又開始上下打量著我,我疑惑的開口,「怎麼了?」
「你和愛麗絲好像。」
還是第一次有人這樣說我。
當我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時,波利斯反而先喃喃自語了起來,「不只是外表……味道也很像,穿的衣服品格也好像,唯一缺少的是火藥味。」
「火藥味?」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啊差點忘了,火藥味是我傳給愛麗絲的嘛,」他似乎在回想起過去,「9釐米的Parabellum袖珍手槍嗎?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到底是袖珍的還是甚麼的,在我的眼裡不重要,但是對於迷戀槍枝的他似乎不想起那個火藥味就是一種汙辱似的,我看著努力思考的他,決定把目前為止的事情先搞清楚再說。
首先,這個世界有黑手黨,勢力似乎很大,是個可以隨意亂殺人的世界,畢竟黑手黨動手的時候我剛好有路過,而大家(尤其是女性)對黑手黨老大的仰慕已經到了詭異的地步,要推測他的身分是這個國家的重要人物也不為過,似乎還有另外幾股勢力但是我搞不清楚。
這個世界日夜顛倒時間錯亂,有著獸耳以及尾巴的人似乎是常態,有許多人都長得很相似但還是看得出差別,唯一長相比較獨特的,就是跟母親交好的人群們。
他們似乎有很特殊的身分。
跟街上的人們不同,他們擁有的都不是那種能夠代替的工作。
就連眼前的粉紅貓也有這種感覺。
「跟愛麗絲真像。」
在我回過神來他便湊進了我的臉,我被嚇到了。
「波利斯!?」
「總是心事重重的不知道在迷惑甚麼,但也僅僅只是像而已,本質不同。」
「……抱歉,剛剛沒有聽你在說甚麼。」
我勇敢的承認了我剛剛所犯的錯誤。
雖然很想要自己在迷惑甚麼,但是他實在沒有責任沒有義務傾聽,也不可能聽。
「責任甚麼的,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他輕輕的嘆息著,坐了下來,順便招了招手叫我也跟著他一起坐。
對於我而言,他是比這個世界的任何人可親的少年,於是我也跟著他坐了下來。
「愛麗絲回去的時候也是這樣講的,微笑著說對不起,她有自己的責任。」
「……我也不清楚,責任是不是真的很重要。」
彷彿觸碰到核心似的,我的精神有些恍惚了起來。
「我這輩子只有遇過兩個外地人,一個是愛麗絲,一個是你,伊莉莎白,」他盯著我,「兩個竟然可以如此相像。」
「……愛麗絲,是甚麼樣的人?」
我問出了這一直在詢問其他人的問題,卻覺得語氣不如以往冷靜。
明明這就是我期望的,卻在觸碰到真相的另外一方面覺得害怕。
至於害怕甚麼,我真的不清楚。
「愛麗絲啊……」波利斯沉思了一下,便拍了拍自己的腦袋,「被他打感覺超好的。」
「啊?」
「明明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子,可是被他打還有罵的時候就覺得全身酥麻……」
「……」
我默默的退開了他的身邊幾步,母親,辛苦你了!
「還有很自卑吧。」
雖然聽到正常的回答,但卻讓我嚇了一大跳,畢竟這個詞跟母親扯不上邊。
「嗯────總是在貶低自己呢,那個女孩,說自己陰沉狡猾甚麼的……這世界比她陰險狡猾的人可多的是。」
我在腦中所描繪的、少女時代的母親似乎勾勒出了一個原形。
被他們所圍繞著、穿著輕飄飄的裙子,笑著但總是透出一種淡淡悲傷的少女。
從以前母親就一直跟我說她的姊姊是個多麼棒的人,直到現在聽他這樣講我才查覺到,原來姊姊就是母親自卑的來源。
.......說到母親的姊姊。
我只了解到她是多麼棒的人,死於跟母親一樣的家族遺傳,就僅此而已。
「愛麗絲有說……自己的責任是甚麼嗎?」
「啊?沒有喔,她從來都不講這種事情的。」
母親很早就出來自立了,而原因……好像是歸咎於姊姊過世的關係。
那她來到這個世界是過世前嗎?還是過世後?姊姊過世前的她不是可以承擔責任的年紀,那過世後…….她所承擔的責任是甚麼?
「這樣啊。」
波利斯的貓耳動了動,「伊莉莎白……你是愛麗絲的妹妹嗎?」
「怎麼這樣說?」
「因為啊,你們真的很像。」
「……嗯,也算是吧,那樣的關係。」
我垂了垂眼,露出了笑容。
「你是第一個對我說很像她的人。」
從孤兒院被收容的我,是非常受眾人討厭的。
從一開始就是這樣,在孤兒院被排擠,而到了母親的家裡也是如此。
當時收容我的她年輕的不可置信,也因此受到了爺爺以及阿姨的排擠,在那之後,母親確認已經可以養活我們兩個時,就立刻的把我帶出家中,母女倆在外頭展開新生活,之後就算爺爺過世,母親買下了過去的房子,她真正的妹妹也沒有給我們好臉色看,當然親戚也是,這種如同肥皂劇的劇情在我眼前上演了好幾年。
就算說我與母親相像,也是暗諷她以及她養出來的孩子都是殘忍不知變通的人。
真正與母親要好的人,反而不會說這種話,因為這不是事實
「謝謝你。」
但是眼前的貓,他那或許是本能而做出的確認,卻讓我打心底感謝他。
「咦?啊,不會啦,」他有些莫名其妙的抓了抓頭,若有所思的開口,「不知道愛麗絲還能不能回來,好想見到她喔。」
「……她最近很忙呢,」我說了謊,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必須說謊,「你也知道吧?愛麗絲是個熱心工作的人。」
「的確是,就算想要找他出來玩,也以要工作回絕───明明可以不用工作的。」
「而且要來到這個世界不太容易吧。」
「的確不太容易,如果容易的話我就會把愛麗絲帶過來玩了。」
當我們聊得愉快,而也正打算繼續說下去的時候────
兩個黑色的人影打斷了我們。
「啊!伊莉姊姊!」
「你和貓在一起啊~」
「伊莉莎白,你認識他們啊?」
毫不驚訝的說著這句話的他笑著,或許是聯想到母親了吧?
「之前有被布拉德邀去喝下午茶過,」可是這裡離帽子屋的領地也有一段距離,他們是怎麼找到我的?「迪、達姆,你們怎麼出來了?」
「老大說要開茶會。」
「沒錯~叫我們找你~」
……布拉德是在玩甚麼?我有種一跟他的走就會出現死亡結局的預想,明明上次已經徹底惹怒了他,他也不是那種會談母親過去的人,找我喝茶有甚麼目的?
「恐怕我要婉拒了布拉德的好意,我現在想要去找某隻白兔。」
無論如何總比去找布拉德還要好。
像是聽到了甚麼詭異的話似的,他們三個人的臉色突然凝重了起來。
「……事實上,我跑來這個森林,就是想要找到知道那隻白兔的人。」
「該不會是那隻白兔吧?兄弟。」
「說到白兔好像也只有他了~兄弟。」
「啊,他穿著奇怪的紅色格紋裝,胸前還掛著時鐘。」
「……伊莉莎白,」波利斯一臉奇怪的望著我,「你該不會是被白兔帶來的吧。」
「波利斯,你怎麼會知道?」
我一臉奇怪的回望著他。
「老大說如果你不想來的話沒關係,他會親自出馬喔。」
「伊莉姊姊~還是跟我們走吧~嗯?」
…….布拉德,去死吧。
「……雖然搞不清楚那隻白兔在想什麼,但是你還事先別去找他會比較好。」
「啊?為什麼?」
「那隻白兔很可怕的。」
我思考了一下,「說是可怕也還好,他似乎非常討厭我。」
我覺得布拉德在某種意義上非常可怕,雖然互相壓制這種事情很好玩沒錯,但是我現在的身分並不被允許能夠這樣玩。
「那我們絕對不能讓姊姊去心之城見他!」
「沒錯~太危險了~」
……原來如此,他所在的地方名叫心之城,只是這是甚麼結論?
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允許我去那個地方…….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就去吧。
「好吧,我去。」
雖然很想要逃回尤里烏斯那邊問清楚後再重新出發前往心之城,但布拉德過了頭的堅持反對我那麼做,加上……那個全身沾滿血的騎士,人還在那邊。
本能這種東西真詭異,光是想到那騎士就讓我毫不猶豫選擇跟雙子走。
「伊莉莎白!再見!」
「再見,波利斯,我們下次再一起聊天吧!」
當時的我並沒有察覺到波利斯有些怪異的臉色,一心只想著接下來該怎麼應付那個男人。
就這樣,我前往了帽子屋宅邸。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