佈滿厚繭的手指,以及那個總是載滿自信的金色眼眸。
還有那頭深藍色的短髮。
每一次看到Gray,Alice就會有那麼一瞬間的恍然失神,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的自己也不清楚。
自從注意到這個人的存在吧。


有段時間她一直想要抽他的菸,因為她想讓自己身上染上Gray的味道。
(……真是花癡。)
不禁那麼想著,但是她卻也承認這種想法是出自於自己的身上。
(沒辦法呢。)
在心裡輕輕的嘆息著。
(因為是Gray嘛。)
讓自己從愚蠢可悲的回憶中帶出來的是這個成熟的大人。
他們成為了情侶,雖然是在遊戲之下的情侶,但還是很不可思議。
但即使這樣,她也絕對不會後悔…...應該。
雖著交往的越久,那內心的罪惡感也越來越大。
「Alice,你在想甚麼?」
似乎被她盯的全身發毛,Gary疑惑的問著,她想了想,還是決定轉移話題。
「……我只是在想,真的不能抽你的菸嗎?」
「不行,」Gray立刻回答,他皺著眉頭的看著她,「為什麼一直想抽菸?雖然我沒有說服力,但抽菸是非常不好的。」
……要問為什麼,怎麼可能說的出口啊!
「好奇嘛。」
其實只是因為Gray最近太忙,沒有聞到他的味道會讓自己覺得不安心。
如此幼稚的理由她當然不可能說的出口,只能隨便掰個理由。
「Alice,怎麼了嗎?」
果然這種理由很容易就被看得出來。
或許是因為對於這段關係的不安,她一直想要留住些甚麼,即使是味道觸覺這種不切實際的東西,還是想留些甚麼,遊戲總有一天會結束,這無法避免的事實只能讓她悲傷。
「……沒事的,」Alice笑著,「只是太累了。」
但是她的底線只有成為『要求他留在自己身邊』的任性小孩,除此之外再要求太多的話就太貪心了,這並不是她。
「真的不能告訴我嗎?」
「你最近很累,我不想麻煩你。」
她發現自己說出口的語氣竟然有點酸。
正在後悔的時候,似乎察覺到了Alice心情的他伸出手,撫摸著她的臉。
「……對不起,最近工作太忙,你在生氣嗎?」
「沒有。」
這是真的,她的確沒有在生氣,畢竟Nightmare堆了那麼多的工作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會生氣?


(吶、Gray,果然是我太貪心了吧?)


明明只是場遊戲,卻無法停止的貪求更多事物。
明明想要與他真正的談場戀愛,卻又害怕成真。


(明明連一點留住他的資格都沒有。)
一想到這樣,她的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真的是任性的死小鬼、自己幸福就好這種話也講的出口。
「Alice?!」
被嚇到的他緊緊的抱住突然哭泣的她。
「明明連一點說這些話的資格都沒有,還要你陪我玩這種遊戲。」
Alice的聲音被悶在他的懷裡,而且,她能感覺到Gray的身體微微一僵。
「對不起,做出這種事情。」
「……你後悔了嗎?」
Gray輕聲的問著,語氣反而不如同以往慌張,冷了下來。
沒錯,她是後悔了,她後悔她逼著所愛上的人玩一場遊戲。
「我喜歡你。」
像是早就知道答案似的,Alice認命的把自己的告白說了出口。
沒有甚麼好害怕的,大不了就這樣子跑到街上去找份工作住在外面,他可沒有厚臉皮到給他帶來困擾還長住於此當他的同事。
「……Alice?」
他的聲音輕輕的顫抖著,一下子把她推離了自己的身邊,接著直瞪瞪的看著她。
(……果然呢。)
「對不起,我真的太任性了,」她輕輕的把Gray按在自己肩上的手放開,轉過身去,眼淚卻無法停止,「讓你帶來困擾真的很對不起……我會離開這裡的。」
「Alice!」Gray的聲音顫抖著,她並沒有查覺到他所提高的音量,畢竟都自顧不暇了,「你……甚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在街上找尋你的戀人的時候。」
隨便了,乾脆全都豁出去算了。
Alice悲傷的想著,反正跑去街上工作已成定局,既然這樣子隨便怎樣都好啦!
自暴自棄的她決定趕快離開這個令人尷尬的地方,但是卻以意料不到的速度被Gray推到了床上。
淚水佈滿了她的臉孔,她發現眼前的男人所浮現出的是一個大大的笑容。
沒有預料到Gray會有這種反應的她停止了眼淚,瞪大眼睛驚訝的看著他。
「繞了那麼多圈,結果原來都在同個地方,」他的身體正因高興顫抖著,語氣也明顯的愉悅,「Alice,我也喜歡、不,我愛你。」
「……咦?」
Gray的話讓她的腦筋一片空白。
「怎麼,怎麼可能……」
這只是他對自身的情感感到憐憫而已,不是事實。
一想到這點,Alice混雜著難過以及被告白的喜悅流下淚來。
「Gray你很溫柔……」她像個任性的孩子情緒激動的大哭了起來,「真的不用安慰我,我會堅強起來的,我不想被你可憐……」


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上自己呢?


對於這個事實否定徹底的Alice哭泣著,讓Gray煩惱的皺起眉頭來。


「不要哭了。」
他伸手緊緊的抱住了她。
他對她的愛確實存在,但是到底要用甚麼方法讓她相信?
─────總而言之,先讓她停止哭泣再說。
打定主意的Gray,隨即把Alice壓在床上吻住她因哭泣而微微開合的嘴唇。
他溫柔的侵入了她的口腔內,以輕柔的速度試圖讓她平穩情緒下來。
(……這樣也很糟糕。)
吻著心愛的人的那隻蜥蜴,腦袋已經被慾望以及僅存的理智扯的一團亂。
(但不想要在這種情況下抱她。)
他不希望在這種情況下抱了兩情相悅的戀人。
感覺到身下的她呼吸逐漸急促,轉移注意力的同時眼淚也停止下來後,Gray才把自己的理智歸回原位。
他看著身下的Alice,嘆了一口氣。
「到底要我怎麼做,你才相信我愛你?」
輕聲的問著他所愛的女人,Alice望著他,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抱緊我,」她緊緊的抓住了他的肩膀,眼神直視著他,「不要再以第三者的眼光看待我有喜歡的人的這件事情。」
「我從來都沒有用第三者的眼光看過。」
他沒有一次是理智的。
「我……忌妒你所喜歡的男人。」
只是,Alice與自己都看不到這一點。
Alice靜了半倘,沒有再說任何話,便抬起頭來吻上了他的唇。
他就像斷了理智似的,壓上了Alice的身體,瘋狂的開始索求著他。




深愛著雙方的兩人,已經記不清他們的交纏之間到底訴諸了多少愛的言語。
唯一───至少還有那麼一點點能夠確定的。
那就是,愛,確實存在。

 

 

【END】

一直對三葉草國的結局感到有些不滿(?

Alice的自卑是她的最大盲點,若是一直持續下去而真的面臨了Alice不想拖累Gray的結局,依照Gray的個性一定會實施監禁計畫吧

但是我還是被這樣的Gray炸到了^p^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