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詹姆斯換了個符合巫師裝扮的長袍,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詹姆斯‧懷特,出身於純血巫師家庭的分家,卻是個爆竹,但是幸好他們分家的父母並沒有在意太多,還是盡力的用有限的麻瓜知識把他養大成人,在他被其他本家的人欺負時才發現這特殊的體質。
他們家跟哈利的家族一樣,是屬於比較正向的純血家庭。
到目前為止是沒有問題的,而一個身為純血麻瓜的護衛跟身為麻瓜巫師的部長,在某種意義上的確是絕妙的搭配,在某方面來說都會比其他組合還要契合,畢竟彼此的狀況相同。
妙麗放下了資料,笑望著眼前也露著淡淡微笑的詹姆斯。
「衛斯理先生做這門親事也未免太積極。」
「是啊。」
眼前的男人沒有反駁妙麗的觀點,後者看著她的反應有些驚奇,她悠閒的喝了一口咖啡。
「這麼說你原本就知道亞瑟的目的?」
「也不盡然,畢竟保護你這件事情是真的,」他拿出手中亞當交給他的資料,「有三個組織正在秘密策動暗殺格蘭傑部長的計畫,但其中兩個的頭頭我昨晚已經交給了阿茲卡班所以應該沒問題。」
聽到這段話,她差點把口中的咖啡噴到了詹姆斯的臉上。
「你那麼快就開始工作?」
「這種事情我還不至於沒辦法解決,」詹姆斯收起文件,笑著,「都只是小團體,最後那個比較棘手,部長,你樹敵的人有點多。」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我懂。」
把文件交到了她的桌上,妙麗嘆了一口氣。
完全麻瓜血統的魔法部部長的確惹來了很大的爭議,在剛上任之初,一堆難聽的字眼她都承受了下來,畢竟他們動的也只是那張嘴巴而已,並不是手中所拿的魔杖,但也因為這個血統,她得到了許多有能力的半麻瓜血統巫師以及麻瓜血統的巫師的有力協助,亞當就是其中一個例子。
在這種情況之下,也免不了要拉下她的純血巫師。
單身女貴族格蘭傑部長,一但結婚就有可能會被那些掌握部分勢力的前輩們拉下台,或著是被丈夫奪走部長的位置,不分純血以及麻瓜血統,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有一堆人開始追求她。
所以她怎麼可能不會明白亞瑟的意思?
詹姆斯對魔法免疫,爆竹血統又不可能讓他當上部長,而拉攏了懷特家就等於拉攏了一半立場偏正的純血家庭,根本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
「可是我不會答應的。」
最先要穩固的並不是表面,而是更深入的根基,她只能答應亞瑟派他來保護的目的,除此之外一概不接受。
「我也不覺得你會答應。」
詹姆斯的表情如同以往淡漠,但卻異常認真的說道。
「但是我必須要跟你同住在一起。」
「說明理由。」
「那兩個組織都是由最大的組織所操控的,不解決最大的組織,就會有更多小組織衍生出來,」他淡金色的眼眸堅定的望著妙麗,「在那之前,部長您自己一個人住我不會放心。」
「……真是正當的理由,」看著一臉正經的詹姆斯,妙麗無奈的看了他一眼,「亞瑟這樣做,你不會覺得心裡不舒服?」
「不會的,」他笑的如沐春風,「因為我對格蘭傑小姐一見鍾情。」
「……啊?」妙麗從頭到腳看了詹姆斯一遍,「真是看不出來……竟然用這種方式拐女人……」
「能讓我動心的女性,」詹姆斯沉默了一下,便開口,「你是第一個。」
「就算你這樣說我也不會上當的,」撇了撇手,妙麗笑著拿起文件,「今天晚上到我家整理你的房間,以後就要多多麻煩你了。」
他看著她毫不在乎的笑容,揚起了淺淺的酒窩。
「我知道了。」




看著眼前正努力手動搬運自己東西的詹姆斯,妙麗倚著門看著裡頭正辛苦搬運的男人,若是她不知道這個人出身於純血家庭,她會以為這個人只是腳踏實地的麻瓜帥哥。
而且是很笨拙的那種。
她嘆了一口氣,上前幫他把滿手的玻璃製品移到自己的手上。
「有人收東西像你這樣收的嗎?你的收藏品都碎了好幾個吧。」
小心的拿起了精美的玻璃製品,她放入了他的櫥櫃中,詹姆斯有些愣然的停下動作,望著妙麗。
「您為什麼不用魔法呢?」
「我並不認為麻瓜劣於巫師,為了實踐這點,這種小事我都會自己動手的。」
他可不像亞瑟的那兩個寶貝兒子一樣,學會現影術後就連樓梯都懶得走。
「……像您這種上位的人還能這樣想,很少見呢。」
「倒是你,既然能夠好好保養你的收藏品,為什麼不會搬運啊?一個一個小心的拿有那麼困難嗎?」
「呃……」
「若是全都打破的話不太好不是嗎?」
「您說的是……」
「真是的,男人就是急躁。」
「真的非常抱歉。」
看著滿臉愧疚的他,她忍住了笑,幫他把各式各樣的玻璃製品放在櫥櫃中。
不得不說他的眼光真的很好,精美的玻璃檯燈,童話中出現的玻璃鞋,以及玻璃旋轉木馬……其中不乏一些有鑲著寶石的精巧手工藝品,全都是非常棒的作品,而這些都是出自麻瓜之手,畢竟巫師界幾乎都沒人做這些。
「收集這些是你的嗜好?」
「嗯,」他帶著有些迷戀的眼神望著自己手中的一個鑲著寶石的玻璃化妝盒,隨即回過神來露出有些尷尬的微笑,「很奇怪嗎?」
「我非常欣賞。」
她反倒是露出了微笑,能接受麻瓜製品的純血家族並不多,即使是爆竹也一樣。
妙麗在他的身上找到了些許的熟悉感。
「我的父母職業是牙醫……就是麻瓜醫生,專門治療牙齒的,雖然我不反對我爸的嗜好,但你比他好太多了。」
「令尊的嗜好是?」
「收集各式各樣的牙齒模型。」
「……真是特殊的嗜好。」
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妙麗看著總是面帶微笑的他,不知為何心情也好多了,她拿出魔杖輕輕的在他的櫥櫃一點,頓時裡頭每項玻璃製品都散發出了奇異的光芒。
「給你的見面禮,這樣你就不用擔心會摔碎你的收藏了。」
在光芒消逝之後,收藏品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接下來就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嗯,」他再次帶著微笑點了點頭,「謝謝。」
「不客氣。」
離開房間的妙麗帶著不錯的心情重新回到自己的書房整理房間,而詹姆斯依舊笨手笨腳的整理房間。
他們倆個的生活,才正要開始。

 

【待續】

首先我要下跪(跪

對不起拖了那麼久(馬上撞牆)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