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性轉,Harry→Harriet
※教授活了下來,他還是男人。
※結局亂改有,不能接受的話請勿點入。

 

 

OK?

 

三年級春天午後的某天,霍格華茲校外開滿櫻花,在空氣中遍佈著那令人醉心的氣息。
一點也感受不到這個學校正被催狂魔戒備的危險氣氛。
---即使在看不見外頭的地窖,他還是看到那美麗的景象。
因為哈莉雅就在這邊。
「......我有要你留下來嗎?波特小姐。」
「我只是想要送你一份禮物,」她輕輕的說著,帶有少女的羞澀,「為了感謝你這兩年來的包容。」
明明只有十三歲而已,哈莉雅卻如此的令人心動。
「我可不記得我做過了甚麼。」
他的視力並沒有很好,但因為她的存在,他彷彿可以看清眼前一切美好的事物。
「我記得就好了,也謝謝你給我平復亂髮的魔藥,雖然沒有用。」
那小小的櫻花落在了他的桌上,賽佛勒斯皺起眉頭。
「我聽不懂你在說甚麼。」
她是怎麼知道那出現在寢室的藥水是自己製造的?只是......波特的基因太頑強,似乎也沒有甚麼用。
「請溫柔的對待牠,謝謝你。」
哈莉雅說完便逃出了教室,只剩下一臉錯愕的賽佛勒斯。
過了半倘他無奈的坐了下來,靜靜的望著那在桌上毫無動靜的花朵,伸出佈滿粗繭的雙手撫摸著他。
就只是在那一瞬間,花朵散發出柔和的光芒,變成一隻帶著溫柔色彩的粉色小鳥。




「希望這份禮物史拉轟教授會喜歡。」
他憶起與莉莉待在教室的某一天。
那個粉色的花瓣沉入水中,幻化出一條美麗的魚。
「他一定會喜歡的。」
他已經好久沒有開口說過這種溫柔的話。
即使面對她與波特的女兒、還是一樣說不出口。


哈莉雅彷彿就像是當年的莉莉一樣,如此的美麗也如此的遙不可及。


他掩住自己的眼睛,不讓眼淚沾濕那隻剛出生的可愛小鳥。


*                *                    *


「這是......」
哈莉雅望著眼前那停在架子上的粉紅色小鳥驚呼著。
那是十三歲的她送給賽佛勒斯的禮物,懷抱著小小的敬意以及愛意所送的。
當時的她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般,希望著他們的未來會有所發展。
「我沒想到你會保留著......這份禮物。」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會保留著嗎?」賽佛勒斯冷笑著,伸出手指撫摸著牠,「都是因為某個愚蠢自大的學生突然消失在魔法界,我所能確認她還活著的方法就只有保留著這隻鳥,期望著牠永遠不會消失。」
「......你那麼在乎我啊。」
她隱隱的高興著,但聽到賽佛勒斯的回答卻又垮下臉。
「我已經跟鄧不利多承諾過我會代替莉莉好好保護你。」
他看到哈莉雅的眼神瞬間黯淡下來,雖然有些在意,但他決定不去關心這一部分。
「說,你在旅行中遇到甚麼事情?」
「被人摸大腿摸屁股搭訕差點被拖去強姦這樣可以吧!」
那讓她逃離英國的最主要原因無法掩蓋的浮上心頭。
她兇狠的瞪著他,讓賽佛勒斯嚇了一大跳。
「這樣又如何?就算我去旅行每天都跟不認識的人上床也不關你的事情吧?我有叫你保護我嗎?」
「你做了這樣的事情!?」
賽佛勒斯發怒著,起身用幾乎快折斷手腕的力氣緊緊握住。
「我不是莉莉伊凡斯,」無法掙脫的哈莉雅完全忘了自己是巫師,只顧著用蠻力掙脫,「你這個討人厭的男人,別擅自碰我!」
「有人說你是你的母親嗎?」
這個女孩到底在發甚麼神經?他看見突然哭出來的她愣了愣,氣消了一大半。
「你根本就這麼認為吧?放開我,我不想再見到你!」
「那你從一開始就不該回到霍格華茲擔任教職!」賽佛勒斯看見一邊哭著一邊大吼的哈莉雅不禁有些著急,「為什麼要回來?」
「你以為我願意嗎?」
要不是她在旅行途中遇到了那些事情、要不是她從好友那邊偷偷知到石內卜的近況,導致對他的想念壓垮自己想要遠離英國的意念,自己還會回來這個地方嗎?早就知道應該要做好準備好好去面對他只看著自己母親的事實!若是現在有頭龍在自己的面前,她還真想要跳進去任由牠咀嚼掉自己消失在這世界上。
「......給我過來!」
賽佛勒斯扯著她的手,反應過來的哈莉雅死也不肯移動。
雙方僵持著,到最後他則是不耐的嘖了一聲,伸手抱起哈莉雅。
「你做甚麼!」
他沒有回答,把在自己懷中掙扎的她丟在沙發上。
「說實話,你旅行途中到底發生甚麼事情?」
若不是發生甚麼,以她死心眼的程度是不會回到英國來的,更何況是待在討人厭的教授身邊。
「唔......」
被賽佛勒斯用咒語壓在沙發上的哈莉雅不想要開口。
「我這邊有準備許多吐真劑。」
「......也沒有甚麼事情,就是我剛剛說的那些。」
「每天跟人上床!?」
「那是氣話!只是差點被拖去上床而已!」
才剛成年的天真少女到外面甚麼都沒準備的旅行果然不會發生甚麼好事,不管是巫師或麻瓜都一樣。
被賽佛勒斯保護七年、經歷過如此震撼的哈莉雅,在這段旅行中學到了很多事情,也遇到了很多事情,若不是她會魔法,她可不能保證自己還可以活在這世上。
「......哪邊?」
「啊?」
「你在哪邊遇到這種事情?」
「這很重要嗎?」原本冷靜下來的她又再次難過起來,「你根本一點也不在乎我,知道答案很重要嗎?」
她在乎的只是這雙眼睛。
若是可以戳瞎的話該有多好,但衝著一口氣,哈莉雅就是做不到。
「誰說我不在乎你的?」
「一直以來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的母親不是嗎?」她看見賽佛勒斯愣住,雖然想要笑但是眼淚卻先流了下來,「已經夠了,佛地魔解決掉,我現在也活得好好的,你沒有必要這樣做。」
看著哭泣著卻無法擦拭眼淚的她,賽佛勒斯下意識伸出手抹去她的淚水。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
只要一看到她在哭泣,他就慌了手腳。
「......並不是全為了你的母親。」
過了許久,賽佛勒斯才勉強擠出這句話。
「難不成是為了我?」哈莉雅繼續抽泣著,「你就算說笑話也沒有多好笑......」
「我不知道。」


到底這麼做是為了莉莉還是為了她呢?
自從她消失之後他就一直問著自己,但是這個答案並沒有必要去找,自己不會再見到哈莉雅。


但那份無法掩飾的動搖與再次見到哈莉雅的衝擊混合產生變化,讓他越來越懷疑哪裡出了差錯。
「......我可以把這句話解讀成我還有希望嗎?」
不知何時,哈莉雅已經自行解咒完成。
她用袖子擦拭著自己哭得亂七八糟的臉,即使心臟鼓動的有多麼劇烈,但她還是維持著那一貫的表情。
賽佛勒斯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但他能聽到那過度跳動的心跳聲,也能看到故作鎮定的臉龐。
「你的意思......」
她想要鎮定下來卻不斷的發抖著,「我喜歡你。」
賽佛勒斯張大了嘴巴,露出了很滑稽的表情,但哈莉雅完全沒有辦法笑出來。
「......衛斯理呢?」
過了許久他才能說出這句話。
「.....我很抱歉。」
那是為了逃避對他的感情所做出的選擇。
當她決定好好面對賽佛勒斯,接下教職的當下,她也做好與衛斯理家決裂的心情回到倫敦......但他們依舊對她很溫柔,這是哈莉雅最感謝的事情。
「......教授?」
賽佛勒斯依舊無法對哈莉雅她剛才所做出的告白做出適當的反應,只能愣在原地。
哈莉雅輕輕喚著他,這才讓賽佛勒斯醒過來,趕緊背過身試圖在最短時間內找到一個可以理清這些事情的好方法。
看見跟以往完全不同的賽佛勒斯,哈莉雅輕輕的笑了出來。
「教授。」
他沒有轉過身來。
「教授,我的手腕好紅。」
「哪邊....唔!」
在賽佛勒斯一轉過身來時,就看見哈莉雅撲向自己,在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堵上了唇。
原本只是想要沾一下並不打算深入太多的她,在做出這種惡作劇式的舉動時並沒有思考太多,也因此當她想要脫身離開這邊的時候,完全沒有料到這種舉動徹底擊潰了他的防線。




他們的世界開始混亂。

 

【待續】

事情朝奇怪的方向前進了.....

超少女的!!!!^p^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蒼月松
  • 超展開wwwww
    不知道這會不會出本?
    可惡,被打到了啊啊啊
  • 請看同人活動底下的第三行.....我已經挖坑給自己跳了(?
    哈利性轉超美好人人都會被打爆的!!!(欸

    time1441 於 2011/08/13 18:4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