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法貞 法灣 米英

※架空童話故事,不能接受者請勿點進來w

 

 

OK?

逃過了國王所安排的眼線(也就是哥哥們),人魚公主往西邊前進。
雖然貞德看起來並不像是壞人,但是該有的警戒心還是要有......於是他抓了一大片的海草蓋住自己的身影,悄悄的探出水面,看見了她。
貞德手裡拿著鞋子,赤裸的白皙雙足踏在鵝黃色的沙灘上,她身旁所跟著的是昨天看到的金髮男子。
好美麗。
被正午陽光所照耀著的他們,是如此的美麗,人魚公主盯著她的雙足,雖然國王總是說人類的腳多麼沒用,要在海中活動的話速度緩慢到會被鯊魚吃掉,但真的很漂亮,而且也非常的美妙,她從沒有『踩』過沙灘,也無法理解那種感覺。
真的、好羨慕人類......
「灣!」貞德朝著海面大喊著,她身旁的金髮男子被嚇了一跳,「你在嗎?」
人魚公主也嚇了一跳,她微微的把雙眼浮出海面,與他們兩個保持距離。
「王子不是壞人,你可以放心!」
「啊呀,這就是你昨天說的公主?」
他怎麼會知道我是公主......!
看著岸上滿臉笑容的金髮男子,灣有些不安的後退。
「你嚇到她了,」貞德用手肘重擊法蘭西斯的胃部,人魚公主看見他痛到跪到地板上,「對不起啊,我們家的王子就是不正經。」
法蘭西斯......王子?是人類的王子?都跟阿菊一樣變態嗎?
對於王子有相當不純想像的灣靠近了些,這才看清楚金髮男子的容貌。
像個女孩子般一樣美麗,而他的瞳孔也是大海的顏色,這樣的人想像不出他是個壞人......除了看見自己那種色瞇瞇的眼神之外,人魚公主靠向貞德的方向,果然王子都不正常,看他們家那三個男人就知道了。
「別用那樣的眼神啊,哥哥我會傷心的,小姐。」
沉默不語的公主帶著懷疑的眼神繼續靠向貞德,不得不說這個昨天剛認識的女孩選男人的眼光不太好。
「哥哥我被你的眼神重擊了,」雖然這樣說,法蘭西斯還是對著海中的人魚公主伸出手,「我叫法蘭西斯,是這個國家的王子,請多指教,人魚小姐。」
「......王子不都是變態嗎?像我們海底的那些就......」
「變態?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
想要尋找知音的法蘭西斯認真的問著。
「王子,請您適可而止!」
接著法蘭西斯又被身為戀人的貞德重擊,人魚公主看到這種景象,不禁笑了出來。




在那之後人魚公主看見了她們兩個的互動,發現變態王子喜歡稱呼不認識的女孩為公主後,才終於放下心中的警戒跟他們聊起天來,令人驚訝的事情是,身為王子戀人的貞德,是他們國家的女將軍。


真的很厲害啊......


也因為王子自由的個性使然,有的時候他會丟下城裡的工作拖著將軍出城,有的時候也會幫貞德跑腿送禮物給自己。
「說起來,你好像沒有叫過貞德為公主呢......」
戴起貞德為自己挑選的十字架項鍊,人魚公主好奇的問著法蘭西斯。
「因為她不是公主啊,她是將軍。」
「其他人也不是公主啊。」
「他對我而言,可不是那種能以公主這個字眼稱呼的女孩子。」
雖然聽不懂他的意思,但人魚公主還是以自己所能理解的方式回答她的感想。
「也是,因為比王子還強......」
「我被你刺傷了!」
法蘭西斯異常三八的回答著,人魚公主再度帶著鄙視的眼神望著他。
聽說,西岸國家的王子其實是個很冷漠的人,或許是長年與鄰國的戰爭使然才讓他變成這種個性,一直到奇蹟般的女將軍出現在他的身邊,他才慢慢恢復正常,整個國家因戰爭停止的時間也逐漸開始流動。
但眼前明明就只是個變態而已,實在是看不出來他曾經有經歷過這種事情。




「......法蘭西斯。」
但如果真的經歷過這些事情,再看著現在能夠開懷大笑的他與貞德在一起的畫面。


「怎麼了,灣?」
人魚公主真心的希望這樣的情景能夠天天上演。


「如果對貞德不好的話我就拿海膽丟你。」
若是他們兩個能夠一直幸福下去就好了。




「感覺好痛!」法蘭西斯笑著,拍拍身上的沙子起身,「但你是找不到這種機會的。」
「一言為定喔,變態王子。」
「那個形容詞可以不用加......」
送走王子之後,人魚公主回到海底,帶著愉快的心情找尋著能夠送給他們的禮物,到最後她決定送給他們兩個各一個人魚國婚禮用的珊瑚花冠,這可是公主做的呢!




下一個約定的日子到來時,想要游出水面的她被他的哥哥們阻止了。




「我已經跟你們說過他們不是壞人,」人魚公主不耐煩的看著眼前的人牆,「我要出去!」
「不能再讓你繼續下去,這次情況不一樣,你絕對不能接近那邊。」
國王臉色凝重的說著,人魚公主感到情況有些不妙。
「為什麼?」
「上頭那兩個人類國家現在在內亂,在戰爭!在自相殘殺你懂嗎?」在一旁的二哥菊嚴肅的說著,「我知道你和那邊的人類很好,但你也要為大哥想想,若是有居心不良的人類發現我們的存在該怎麼辦?」
「唔......」
人魚公主並不是任性到不懂這些事情的女孩,她知道自己現在該怎麼做才是最正確的。
於是,她決定留在王國裡等到戰爭結束,但不放心的哥哥們還是派人輪流看守她的房間,她只好透過小魚們知道岸上人類的消息。
等待的時間令人難熬,在這一年中她聽到了許多消息,譬如說東岸的王子是多麼的厲害,毀掉了西岸半個城市;西岸的國王駕崩後由王子帶領國家繼續戰爭。
結局是,西岸打贏戰爭卻兩敗俱傷,兩個經歷過戰爭摧殘後的國家,情況都好不到哪裡去。




其中一個消息是,西岸的國家犧牲掉一個女將領。
西岸的王子下令燒毀所有女將領的東西,沒有人知道他為什麼要毀掉有關於她的一切。




人魚公主的心臟劇烈的跳動著,她緊緊的握住自己胸前的十字架項鍊,離開因戰爭結束而無人看守的房間。
她拼了命游向岸上浮出水面,看到那遠方正爬著許多工人修補的城牆愣住。
第一次看到戰爭過後殘破景象的她,無法想像這一年到底經歷過了甚麼。
「灣。」
熟悉的聲音從一旁冒出,她轉過頭來看,發現是王子---不,現在已經要稱呼他為國王了,她愣愣的看著憔悴的他失去笑容走向自己。
「你來了啊。」
法蘭西斯的嘴角浮出苦笑,手中拿著的是一個懷錶。
那一年前與貞德最後的對話,浮現在她的腦海裡。




『你們那邊有這種東西啊,可以送一個給我嗎?』
『好啊,我會找給你的!』




懷錶沒有任何的損傷,法蘭西斯拉著她的手把禮物交到她的手心上。
人魚公主愣愣的打開,發現原本應該轉動的指針已經停止。
「......貞德被鄰國燒死的時候,指針也停止轉動了呢,」法蘭西斯平靜的說著,帶著微笑撫摸著人魚公主的臉頰,「這是她給你的最後一件禮物......不要再過來這邊了。」
「為什麼?」
法蘭西斯望著哭泣的人魚公主收回手。
「見到你讓我痛苦。」
那曾經快樂的王子站了起來轉身便走,人魚公主無法停止哭泣。


她終於知道法蘭西斯毀掉有關於貞德所有事物的理由。
也知道,那個曾經帶給自己幸福夢想的兩人不復存在。

 

【待續】

其實後期進展有點病要有心理準備(?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