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是個寂寞的夜。

「……好累。」
剛參加完好友婚禮的妳,精疲力盡的攤在床上,已經不打算洗澡了。
妳是他們所謂的「介紹人」,也的確啦,當時要不是你介紹兒時玩伴給你好友,
現在他們也不會高高興興的穿著婚紗一起結婚去。


所以很寂寞。


雖然跟妳以前的青梅竹馬之間的關係已經因為時間被淡化的差不多了,但是他跟以前還是一樣沒有改變,你把他當成哥哥的存在這點也完全沒有改變,只是他結婚的對象是你的好友、所以你感到很寂寞。
因為兩個最親密的人都離去了,被單獨留下的你感到很孤獨寂寞。


脫下黑色的高跟鞋,解開被束成不自然正式髮型的長髮,你就這樣穿著禮服倒頭就睡,連手上的包包也懶的放開。




──────好想要逃離到某一個地方去。
一個不認識我、別人也找不到我的地方。
這種想法常出現腦中,但是如果真正實現的話,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很悲哀的,你一次也沒有真正希望的想成真。
但是今天的夜裡,不知道哪根神經斷掉,你很想大哭大鬧直接逃離到一個地方去。
一個所有人都不認識你的地方去。
疲累感襲捲了你,瞇起眼睛,你疲累的睡去。
接著───奇蹟就發生了。








海的聲音吵醒了你。
波浪打在船板上,身子有些寒冷,對了昨天開冷氣沒蓋被子────你伸手想要拿起擺在床邊的冷氣遙控器,卻發覺伸手只觸摸到這裡的地板。
『----!!』
好像有人再講些什麼,可是因為你沒睡醒所以聽不太懂。


波浪的聲音逐漸變的輕柔,這是某天的黎明時分。


睜開了眼,天空的那一方還是粉紫色的,很美的景象。
……天空?
怔怔的起了身,縮了縮身子,你還以為這裡是夢裡頭,原因是因為,你現在正坐在船的甲板上。
身子已經變的越來越冰冷──大概是海風的關係,你凍的開始打哆嗦。
「該死!」
一個你不認識的粗曠肌肉男衝了過來,你愣愣的看著他衝了過來,心理慌張卻不知道該如何反應過來只能緊抱住手上的包包,而那個肌肉男下一秒就把手上的毯子緊緊的裹在你的身上,讓你嚇了一大跳
「你是神子那一個世界的人吧?奇裝異服的──該死,如果被頭領看見的話不知道會變的怎樣,尤其是這種時刻。」
他有些慌張的不知道該如何觸碰你的身子,你只是還沒反應過來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愣愣的望著一團一團的男人從下面跑上甲板,然後看著那一團團的男人手足無措的表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的臉色有點蒼白。
「請問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還有神子是……..」
『神子』這個詞異常的熟悉,可是你卻臨時想不起來。
「神子你不知道是誰?那個偉大的源氏龍神神子---春日望美啊!五年前來到這裡,打倒平氏的那位龍神神子啊!」
一瞬間你的腦袋被這句話轟炸的徹徹底底,你終於記起來神子是什麼了───遙久時空的那個!而且神子還是春日望美、三代的神子!
「看來神子說過她在那個世界完全不是有名的人,果然是真的了……」
妳嚇的把遮掩單薄身子的毯子掉到了地板上,而你美麗的白色晚宴服也露了出來,身上的透明絲綢肩帶也很狼狽的脫落到手臂上。
「喂,一大清早的,你們在哪裡吵什麼。」
聲音很熟悉───你愣愣的轉頭看著甲板入口的男人,接著張大了嘴巴。
那個男人身形有些瘦小,他懶洋洋的輕靠著甲板入口的牆壁,紅色短髮有種令人眩目的耀眼,而充滿魅惑的眼眸在看到你的那一剎那,逐漸驚愕。


「ヒノエ……?」


妳輕吐出這個名字,於是在場的人都安靜了下來,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你還有愣住的他。
只有海浪的聲音還有海風的溫度,不斷提醒你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     *

ヒノエ吩咐眾人準備衣服給你穿,這讓你小小的嚇了一跳。
雖然他對女孩子非常的有理溫柔,但是自己這個樣子非常奇怪、只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又抓著一個奇怪的包包,任誰都會想要把自己直接丟在海裡吧。
「欸,我跟你講。」
「啊?」
習慣性的綁上了馬尾,第一次穿和服有些彆扭的你疑惑的看著剛剛幫你裹上毯子的好心肌肉男,一臉緊張確認旁邊都沒人之後,他才開口對你說話。
「首領這個人不壞,可是他的行為有可能會讓你不太習慣,所以……」
「喔,你是說散口花嗎?」
懶洋洋的回答道,因為就算過了五年,他相信ヒノエ的口花技巧也絕對不可能會超越友雅。
雖然不知道這五年間他的改變有多大、對他的認識也只有那五年前的時候,但是你根本就不怕ヒノエ的個性以及口花。
對你來說,弁慶的笑臉還有殺傷力還是比自己還要大。
「散口花是什麼?今年剛剛好是首領的神子和他的同行人回去的日子,你又出現,所以……」
「同行人?回去?」
「嗯、最後神子還是跟那個天之白虎……好像是叫有川讓吧,回去了。」
「那將臣是不是真的到了南島去生活了啊?」
知道原來神子是跟讓回去那個世界之後,妳好奇的問著,他點了點頭才大驚失色。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
「該怎麼說呢……」抓了抓頭,總不能說在自己的世界、其實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一場角色扮演的戀愛模擬遊戲吧?「總而言之我就是知道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


「那是否可以請美麗的姬君來跟我解釋一下呢?」


突然你的耳邊出現了陣陣溫暖的熱氣,你摀住耳朵下意識的退開回頭看,你和好心肌肉男都囧了───是ヒノエ啊!
「首領……」
他翻了翻白眼,看著滿臉無辜的肌肉男,「好啦我知道,你先下去吧。」
「是、是!」
他急急忙忙的退出門外,你有點發愣的看著眼前已經變成男人的少年,他看著肌肉男離去之後才微笑的牽起了你的手,在你手背上輕輕一吻。
「這位姬君,雖然你剛剛那個如同天女般的裝扮很迷人,但是你這樣的裝扮也是非常美麗的哦。
「啊、謝謝。」
沒想到長那麼大了、口花的技巧好像也有進步了啊。
「妳在想什麼呢?」
被他牽到座位上的你這才醒了過來,因為他現在和你的臉只距離差不多5cm而已,你嚇的退了開來,畢竟突然這樣沒人會不嚇到的!
「沒有啦,」自己的臉都紅了還沒發現,嗚,「我只是想說你都長那麼大了,甜言蜜語的功力好像也進步不少。」
他差點沒笑出來,「你明明年紀比我小,卻說我都長那麼大了……到底知道多少事啊?我美麗的姬君。」
個性還是沒變嘛,而且還是小直的聲音,真可愛,「我知道的事情大概會勾起你不好的回憶吧?反正我就是知道就對了。」
看來他應該很喜歡望美吧,結果望美就跟小讓回去啦,大概就是這種結局了……話說弁慶、白龍他們也在這裡啊?糟糕好想要看看他們本人!
「喔?不好的回憶?」憶起剛剛對話的ヒノエ不禁笑出聲來,「你說的是望美的事情嗎?那個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的,你真是溫柔。」
真的沒有什麼嗎?要是真的沒有什麼的話那個肌肉男還有看到自己大驚失色的那一夥人難不成是臨時發瘋?有點想要吐槽ヒノエ可是又不敢的你就開口回答。
「嗯,我知道你十七歲那年成為天之朱雀所經歷的所有的事情,應該說從望美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所發生的事情、一直到他離開的事情我都知道,只是不知道跟這裡有多少出入,」突然想起命運迷宮的圖書館事件,你笑了開來,「前兩代的八葉們我也知道喔!你們這代八葉啊、跟前幾代是反差最多的,多到嚇死人。」
非常錯愕知道你知道這些事情的ヒノエ,看到你突然的笑了開來不禁把皺起的眉頭放鬆了開來,露出好看的笑容,聽到這些自己也不免好奇了起來。
「哦?」
看到他很有興趣的樣子,你就興奮的一直把事情告訴他,因為真的很好笑。
「譬如說景時,第一代的地之白虎可是個甜言蜜語等級比你還要高很多的成熟男人,拜倒在他鞋下的女人不計其數。」
一想到景時很開心的拿著他的衣服去洗的時候,再跟想像中的一代地之白虎相比,ヒノエ不禁笑了出來。
「哈哈,很好笑對吧?」接著你準備講弁慶的部份,「前幾代的地之朱雀超級可愛,尤其是第一代,他可是會做甜食的溫柔小孩喔。」
「跟現在反差好大啊。」
而且根本無法想像,一想到弁慶那個樣子,你和ヒノエ就不約而同的嘆了一口氣。
可是我最喜歡的人其實就是他哦,你差點把這句話脫口而出,只不過你知道ヒノエ他跟弁慶根本合不來,要是說了有什麼下場都還不知道。
「而且你知不知道將臣那傢伙,前幾代的地之青龍其實都是死忠到不行武士的武士!老師和敦盛就其實還好,九郎比起前幾代的個性變的很可愛,就差不多是這樣。」
知道這些事情越想越好笑的他不禁好奇的問,「那我呢?」
妳囧,「你要聽喔?」
他挑眉,「前兩代的天之朱雀怎麼了嗎?」
「呃,其實我真的不太喜歡他們,雖然個性上沒有前兩代的地之青龍糟糕,但是他們是那種不會事先考慮後果就擅自行動惹麻煩的人,」想了一下,你笑了出來,「所以說、現在的你真的是個很讓人喜歡的人。」
看見露出笑容的你、ヒノエ也笑了出來,接著露出魅惑的表情輕輕的握住你的手。
「咦?」
「能讓你喜歡是我的榮幸,我很願意跟姬君好好的徹夜長談哦……」
「我、我不叫姬君!」你有些慌張的甩開了他的手,畢竟就算要進展也不能進展到這種程度吧,「我叫做緹!」
「你的反應真是可愛啊,緹。」
輕聲的靠近了他,ヒノエ有絕對的自信在此時此刻擄獲這個可愛的人魚,豈料你慌忙的用力推開越靠越近的ヒノエ後、就沒命似的逃出了房間,只剩下愣在元第三秒後開始輕笑的他。






話說回來、你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來這裡。
白天逃離ヒノエ身邊的之後,你模模糊糊的看到床就趴下來睡覺了,因為你相信就算有人想對你ooxx,ヒノエ在諒他也不敢,雖然你比較怕ヒノエ對你ooxx就是了。
夜晚是習慣性失眠的習慣,你在甲板上吹著海風,有些失神的望著黑色的海面,如果此刻可以抽菸的話你會想要試著抽一根菸,雖然你很討厭菸。


所以說,來這裡的意義何在呢?


跟ヒノエ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不可能,他老爸都有那種專一的可能性了,更何況是他,說不定他會拐女人,但是這一生愛的人應該只有望美。
放鬆心情?也不可能,光是見到他自己就因為期待見到弁慶搞的自己興奮的要命,完全不可能是因為放鬆心情。
夜晚的海風有點冷。
妳縮了縮身子,但沒有回去船艙的習慣,畢竟一進去就要面對一堆男人的竊竊私語,害你壓根不想要進去那個鬼地方。
還是煮飯的大嬸對自己最好,嗚,想到大嬸滿臉笑容的給了午餐之後你就感動的想哭。
「你在煩惱什麼呢,我心愛的緹。」
一瞬間你的眼睛被黑暗籠罩,你愣愣的把罩在你身上的布拿開,對上的是滿臉笑容的ヒノエ。
「哦,我想要出來吹吹風。」
有些不自然的撇過頭去,ヒノエ───雖然這麼說話有點難聽,但是一個已經心有所屬的男人找上另一個女人,八成是想要拐上床吧?
「你對我這麼冷淡,我好傷心啊……」
輕笑的吻著充滿香味的髮絲,ヒノエ的態度完全不像是傷心的樣子,嘆了口氣,你決定把他當成孩子看待,當初自己在攻略這個角色的時候不也是把他當成孩子來看待的?雖然很迷人、他的一舉一動都會有種讓人以為自己正在熱戀中的錯覺,但是一但真的來到這個有弁慶在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你對ヒノエ的感覺就少了一大半。
「有什麼我可以做的?」
「嗯?」
「我想想……」一天觀察下來,你對他們的工作分配頗有心得,「煮飯的大嬸那裡不是只有他一個人?我來幫忙、算是交換在這裡住下的條件好不好?因為此時此地我能依靠的只有你一個人而已。」
而且自己在這個世界應該也只有煮飯這件事情才派的上用途吧。
愣了一下,他失笑,「有我在,你根本就不必工作的。」
「我知道這個世界的規則,而且現在也只有工作能填滿我的時間了。」
雖然厭惡但是早就習慣了忙碌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讀夜校,讓你早就清楚一定要做些什麼付出代價,才能得到些什麼東西。
妳對上他的雙眼,似乎是要強迫性的讓他答應,而他愣住了。
疑惑他正在發愣什麼的同時,他笑了出來,微笑的撫著你有些凍紅的臉頰。
「嗯,我知道了。」
「嗯,」有些尷尬的撥開了他的手,想要轉移話題的你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對了!現在是三月對不對?」
「怎麼了嗎?」
第一次被女人拒絕的那麼直接呢,ヒノエ望著眼前的緹,覺得她越來越有趣了。
「你不是喜歡六波羅的櫻嗎?」緊抓著身上的毯子不讓它飛走的你笑了出來,「改天大家可以一起去看喔!」
ヒノエ看著你的笑容,不禁有點發愣了。
「幹麻,怎麼了?」
「我比較想要和你一起賞櫻喔,可愛的姬君。」
說著說著他又想要湊上來不知道想幹麻,你推開他狂奔到船艙裡面,臉無緣無故的紅透了。
────生平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好恐怖!
妳今天又發現了一件事情、原來夜晚的甲板比船艙恐怖好幾倍。








窩在船艙,你仔細確認自己帶了哪些東西。
衛生棉、化妝品、錢包、手機、照相機、喜糖、髮圈────除了髮圈之外,其他都淨是些派不上用場的東西,抱著無謂的希望開了手機,螢幕不出乎意料的是『無服務』這三個字。
嘆了口氣,重新關掉手機的電源,至少這是照相手機還有錄影功能,等到相機沒電的時候錄下這一些東西,將來哪天回家的時候還能好好回味一切,當然你是不可能把他擺在網路上的,因為這個行為實在是太過愚蠢。
這個船艙雖然不能說是豪華,但是你能肯定這絕對比那些弟兄們的環境還好。
熊野男人都是這麼溫柔體貼的嗎……
此時的你、突然有點想要見到弁慶,呀啊啊弁慶你這腹黑實在是太帥氣了!!興奮的在床上滾來滾去,直到撞到了木板之後你才安靜下來。
說是見到弁慶……有那麼簡單嗎?
ヒノエ和弁慶的關係可以說是歷代朱雀組中吐嘈最多看起來關係也最惡劣的一組,照理說絕對不可能。


啊啊感覺有點複雜,思至此你決定到頭就睡,也不想要管接下來會怎麼樣了。
反正就聽天事盡人命吧。

【待續】

這是N年前寫給朋友的文,但似乎都沒有放上來的樣子.......

接下來會慢慢更新請多指教~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