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六點的時候你就被吵醒了。
「啊啊!糟糕!」
聽見外面匆忙的活動聲,你才想起來要去幫忙煮飯的大嬸這件事。
有些不熟練的穿起日式的和服,你拿起髮圈隨意束起馬尾之後就衝出了船艙外,看見還沒天亮就顯的匆忙的人群,呆然之際你才趕快匆忙的衝向了廚房。

老實說你到現在才意識到『水軍頭領』是個怎麼樣的職位。


就你所知、當時還是十七歲的ヒノエ掌管著這個大約有鐵達尼號一半體積的船,還有大大小小的船。
現在不知道變成怎樣,你衝入廚房,看見早已開始準備餐點的大嬸。
「抱歉,我來幫忙了!」
「啊啊你怎麼那麼慢才來呢~!」
大嬸有些責備的望著你,你則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最後也動手去做了他們的早餐。


 


「……為什麼是我要負責給ヒノエ早餐…….」
前幾天的看的流星花園似乎也有這樣的情景,只不過場景搬到了日本古代……還說什麼穿著要體面之類的,結果髮圈直接被大嬸丟進火爐,換上了純白的緞帶。
如果穿的是褲子就好、如果穿的是短袖衣服就好、雖然說這裡也很涼快,但是你就是不喜歡日式和服帶給你的厚重感。
我心愛的髮圈……
一邊想著一邊開了ヒノエ船艙的門,你大驚失色,因為一個裸著上半身的美青年正在床上熟睡著。
有些害羞的別過頭去,你橫著走路把早餐默默的放到了桌子上。
接著正準備偷偷溜走的你,突然被一陣強大的拉力拉了下去────
「!!」
「有廚房的味道……你還真的去了那邊啊。」
慵懶的語氣讓你的臉頓時炸紅,急忙想推開他、但是卻反而被他整個人抱在懷裡。
「廢話!你快放開我啦!」
「我才不要………」
「………」已經羞到有點失去理智的你,突然一把火上了起來,「親愛的藤原湛增先生,你是以為女孩子不會打人的嗎?」
「咦?」
你快速的用手肘狠狠的往他的頭上一敲,抓著鬆開的衣服跳下床、就這樣快速的逃出了他的房間。
顧不得會不會被揹上毆打熊野頭領的罪名,你就這樣不負責任的丟下他就跑。


 


船停岸了。
大概是要採買生活用品吧,想躲ヒノエ的你也就硬陪廚房的大嬸買菜去,順便在布包裡面藏好照相機,想要趁沒人的時候拍拍這個世界的美景。
有些笨手笨腳的穿著不習慣的鞋子下船、櫻花花辮拂過了你的臉頰。

這裡是六波羅。

「哎呀,果然是這裡啊。」
「果然?」
疑惑的望著大嬸,她露出了笑容。
「龍神神子就是在你來的那一天回去天上的,每年頭領都會來這個地方。」
「是嗎……」
真沒想到ヒノエ意外的深情呢,跟著大嬸的腳步左看右看,六波羅的櫻幾乎全都開滿了,連走在路上都會有一兩片櫻花花瓣沾在身上。
說不定這是應龍的神力之ㄧ呢…….那個白龍應該也是知道ヒノエ還有望美喜歡櫻花吧?所以六波羅的櫻才會開的那麼滿。
初攻略他的時候因為劇情太High無法發揮你的母性本色,來到這個世界發現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反而讓你有點想要發揮你的母性本色了。
跟大嬸兵分兩路輪流訂要採購的食物,過沒多久你已經訂好東西、現在只要等讓那些男人下船搬運食物就可以了。
在這段空檔你拿著大嬸給你的零用錢在市場晃啊晃的,無意間你看見一個鵝黃色的東西出現在你眼前,你突然囧到。
那是起司!你常常拿來做焗烤義大利麵的起司啊啊啊啊!!為什麼除了起司之外,還有義大利麵會用到的麵條以及番茄?驚恐過度的你就這樣呆然的站在攤位前面。
「小姐!您真是識貨!」那個販賣外國食物的大叔說著,「這是國外的東西喔!只可惜都沒有多少人要買。」
「……買來也不會烹調吧……辛苦你了大叔。」
「哎,的確是很辛苦啊……」
蹲了下來繼續看著那些食物的你,突然想要買這些東西煮給自己吃,大嬸雖然煮的東西好吃到不行,但是你還是很懷念西方的食物,啊,竟然還有烤雞用的香料耶,自己最拿手的料理只有義大利麵跟烤雞,兩項材料同時出現在這個地方實在是太神奇了。
「大叔,這個多少啊。」
聽到價錢之後你睜大了眼睛,難怪沒人買!
「大叔,我身上只有那麼一點零錢……」
越來越想吃義大利麵還有烤雞的你就這樣哀求著大叔便宜一點,但是就算再怎麼便宜還是沒辦法用手頭上的零錢去買這些東西。
「小姐,這樣子真的不行喔。」
「可是如果我不買的話有誰會買呢?」
「可是您出的價格實在是太低……」
「大叔,你人真的是超好的,所以算我便宜一點好不好?」
「就算您這麼說我也…….」
難不成要色誘嗎?可是自己沒有本錢怎麼色誘啊?抓著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你,沒有發覺到後面正在靠近你的人影、以及大叔臉上驚訝的神情。
「大叔,我全買了。」
熟悉溫柔的聲音就在你的耳邊響起,接著在你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你整個人就被ヒノエ撈進了他的懷裡。
「ヒノエ!?」
「謝謝您!這位好心的大人!」
「不行全部買啦!」你急忙的拉開了他的手,「我原本只打算買自己的份……」
「哦?原來可愛的小姬君那麼殘忍、不煮給我吃?」
你翻了翻白眼,「如果你不習慣這個口味的話,難不成要把食物倒掉嗎?」
「只要是你煮的、任何口味我都會喜歡……」
推開他準備親下去的臉,你接過大叔包好的袋子準備無視他離去。
基本上你已經把他當成小孩子看待了,雖然說不會心跳心動都是騙人的,但是你發誓如果是成熟男人弁慶那麼做的話,你早就會歡天喜地的被他抱上床去了。

這就是差別,說出去一定會讓ヒノエ露出厭惡神情的差別。


「緹。」
ヒノエ伸手拉住了你,臉上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澀,剛剛好看到他的表情的你愣住了。
「怎……怎麼了?」

突然變的那麼嚴肅幹麻?有些愣然的看著手中的食物就被ヒノエ丟到後面跟著他的手下的懷裡,接著、他在你的手背上輕輕一吻。

「我能否有這個榮幸,邀請姬君你一起去賞櫻呢?」

「……我是可以啦,只不過不是大家一起去比較熱鬧嗎?」
「我比較想要跟你,」ヒノエ越靠越近,你也越來越後退,「單獨兩個人……」
「呃哈哈哈,大家一起、那個什麼賞櫻喝酒的,不是日本人的習俗嗎?」
「真是可惜,那種習俗還沒有在這個時候出現。」
「……你發誓不會對我做任何事、我才會答應。」
採取防禦姿勢的你非常不想要打野戰,雖然臉紅的徹底、而且在船上你也不想要跟他就對了。
他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親密的牽著你的手走向了市外───
你看著他的背影、有點茫然到不知所措。


 


「所以說在你們那個世界工作沒有想像中輕鬆嗎?」
「嗯,對啊,」啃著魚乾,你一一回答好奇寶寶ヒノエ的任何問題,「我在那個世界半工半讀,早上在客服部工作───就是那種如果客人有疑問我們就要回答的那種專門部門,日子過的蠻匆忙的,你不也很辛苦?」
「不會啦。」
伸手撥開沾在我頭髮上的櫻花花瓣,他這麼回答著。
「嗯,」對於他的溫柔,你有些不自在的撇過頭去,「魚乾真好吃。」
「……呵,」ヒノエ竊笑了一下,托起你的下巴在你耳邊輕聲呢喃著,「你更好吃,不是嗎……」
「我我我我我我不是食物!!」
推開了ヒノエ,你有些心有餘悸的退開了好幾步採取防禦姿勢。
「看來我還真是討人厭啊。」
這不是討人厭的問題,雖然不做出這些事情你就不是ヒノエ就對了,你在心裡暗暗的說著,接著、你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啊,對了。」
你從布包裡面摸索出了數位相機,接著咬著魚乾的你快速的拿了出來、拍下了ヒノエ的照片。
「真是個不錯的照片ˇ」
你開心的說著,ヒノエ好奇的湊了過來。
「這是什麼?」
「數位相機,你看看,」我把相機切換成閱覽模式,「你看,這就是你的照片。」
「真是不可思議,我還想要看看其他的照片。」
「其他是我參加婚宴的照片……」
你切換各式各樣的照片給他看,然後為了方便看照片───抑或是吃豆腐,他就在不知不覺中從後面抱住了你,接著專注的看著數位相機這個新奇的東西。
當然在發覺這點的時候,是他看到其中一張照片愣然的時候。
「怎麼了?」接著你才發覺到說自己躺在他的懷中,羞紅了臉想跳開,看到他的表情卻愣住了,「ヒノエ?」
「這張照片是?」
疑惑的看了看相機裡的照片,那是一張大家都笑的幸福的照片,你照實說出了相片裡面的人。
「啊…這是我和新郎新娘、還有我們共同的學長姐合照的,真的很巧喔,他們在這個時候的前年就結婚了,一個叫做有川讓、一個叫做有川望美,當時知道他們的名字簡直嚇了一跳,尤其是望美學姊,他的本名就叫做春日望美呢。」
笑笑的說出了這些話的你,突然懷念起以前的高中生活,當時望美學姊對你這個剛入學的學生照顧到不行,其實上次她跟讓學長的婚宴因為有事你並沒有去參加,這次的婚宴他還特地買了一包喜糖親手交給了你,好彌補當時的缺憾。
現在這包喜糖還好好的放在你的包包裡面。

『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學姊是這樣說的。
遙三已經是多年前的遊戲了,所以他也沒有在意他們的名字是多麼的巧,說不定是因為他爸媽替他們取名字才會這樣呢。
「ヒノエ……?」
抬起頭來看,你卻看到他微笑的表情。
接著,他一邊緊緊抱住了你、一邊開始大笑。
「咦咦?ヒノエ你怎麼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還是匆忙的把讓他發笑的原因──數位相機關掉。
「原來啊───原來讓那個小子、真的是唯一一個能給他幸福的人!」
大笑完之後,你愣愣的看著他的淚水從眼框中滑落。


難不成─────


他緊緊抱著你,有些狼狽的埋在你的肩頭開始哭泣。
原來讓學長還有望美學姐、真的是當初來到這個世界、跟大家也跟ヒノエ共同相處的有川讓、以及春日望美。
「……」愣然之際,你想到了他們,便露出了笑容,「他們現在真的很幸福。」
因為說出『我希望你能得到幸福。』這句話的人,不可能自己本身不幸福。
「我想他們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還有景時、九郎、將臣他們,他們都很希望你們能幸福。」
連學妹都重視了,他們怎麼可能不會去重視曾經一起共患難的夥伴呢?
你決定安靜下來好好的暫時當ヒノエ的依靠,任由他的眼淚沾濕你的衣服。



現在該怎麼做這些東西呢?
看著擺滿桌子的海鮮以及義大利麵的材料,也不忍心看到ヒノエ他心情再不好下去,你決定要做些東西好好激勵他,雖然不知道這個合不合他口味就是了,畢竟這是西式的東西。
大鍋的熱水開始沸騰,你拉起衣袖,開始準備做完全不符合這個世界的東西──焗烤義大利麵。 




當初那個女孩愣愣的盯著自己,叫著初次見面的自己『ヒノエ』,驚訝的瞪大雙眼顫抖的指著自己的表情除了驚愕之外還令人很想要發笑。
她的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衣服,有另一種不同於這世界的魅力────
是望美他們那個世界來的。
他永遠忘不了自己當初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她笑笑的對自己說再見、牽著讓的手回到了他們的世界───就是那個屬於他們的地方。
只有他們倆個才可以到達的了的地方。
於是他就開始後悔了,後悔為什麼沒有說出自己的心意。
望美跟著讓那個每天只會跟在後頭叫著『學姊』的小鬼頭回去,真的會比跟著自己幸福嗎?
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他卻感到極度後悔。
他邀那個女孩到了自己房裡,但是那女孩卻把他當成了小孩子看待,竟然還知道前幾代八葉的事情……而且都跟當初白龍跟自己聊的八葉不謀而合。
而且她還知道他們的事情。
是親身體驗過的,那個女孩好像瞭解了一切事情,並且非常體諒的不打算提起那些事情,反而把談話目標轉移到前幾代的八葉。
望美告訴她的嗎?
想要問,可是他卻意外的沒有說出口。
那個女孩就如同望美一樣,總是會為自己過度親密的舉動感到手足無措,但是他似乎很瞭解自己,總是會拒絕自己。
因為那個女孩的到來而睡不著覺的他,來到了甲板上,卻看見只穿著一件薄和服靠在船杆上的她。
她和他所知道的這個世界養尊處優的女孩完全不同,竟然說想要主動幫忙船上的事務,這讓他感到驚訝,如同望美一樣────她是個不想要當公主的可愛小姐。

對上她的雙眼,彷彿看到了望美的影子。


伸出手來卻被她快速避開,這才讓他回過神來,接著不禁失笑,就算是望美她也不會那麼不給面子就這樣避開自己。
「你不是喜歡六波羅的櫻嗎?改天大家可以一起去看喔!」
女孩耀眼的笑容讓他感到愣然、不同於望美那種溫和耀眼的笑容,緹的微笑讓他不禁感到有些被吸引住了。
接著說出些曖昧的話語後,她如同自己所預料般的臉紅快速逃開了。
在床上閉著眼睛緩緩的回想起這些事情,船在安靜無波的海面上待著,一切是如此的平靜、平靜到就像望美離開那之後的生活一樣。

「ヒノエ?」

緹輕聲的靠著門邊偷偷探頭,他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輕輕一笑決定裝睡。




 


捧著一人份的義大利麵,你來到了他的房門口。
他正躺在床上熟睡著,輕輕的開了門,放下手上剛出爐的焗烤海鮮義大利麵,你煩惱的揉著頭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個食物。
三月的天氣依然有點冷,你注意到了ヒノエ他並沒有蓋被子入眠。
「熊野男人是都不怕冷的啊……」
喃喃著,你抓起一旁的被子直往他身上披,接著在準備轉身拿著食物離去的時候,ヒノエ突然醒了過來把你拉到了自己的床上。
「呃?」
你完全呆愣在他懷裡不知道如何是好,看到你的反應,他臉上露出一抹邪笑,變本加厲的在你的肩膀間摩蹭。
「就算從廚房出來也是那麼香呢,緹。」
「ヒ、ヒノエ!!放開我啦,你你你不是還沒吃東西,快點放開我吃東西啦!」
「難得抱緊了你……我才不做這種浪費機會的事情。」
下午不是才哭過怎麼現在改變那麼大!?你慌忙的想要跳上床,卻依然掙脫不了他,反而還讓他把你轉了個方向讓你和他面對面。
臉上的一抹邪笑讓你心跳急速跳動,你們兩個的臉只剩下五公分的距離,這讓你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臉上又紅又嚇到蒼白,只是跟他的笑容僵持了許久。
下午他的哭泣讓你認為他始終是當初那個喜歡望美的孩子,所以讓你對他的警戒心放鬆了不少,現在你赫然發現、他真的是個大人了,而且還是真正的男人。
僵持了許久,ヒノエ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雖然真的想要看看你在我身下哭泣的樣子……但是我可不是那種會強迫女孩子的男人呢。」
百分之百的挑逗話語讓你再次紅透了臉,他放開了你準備爬下床,你此時有股衝動想要把他踹到船外。
「快點吃啦!!」
「真是奇怪的食物,跟讓那個什麼蛋包飯一樣奇怪,」他望著義大利麵好奇的看著它,「順帶一提,我是不知道熊野男人會不會怕冷,但是我是不怕冷的。」
「那至少也要蓋一下被子吧?減少感冒的機率不是很好?」
「你在關心我嗎?我真是開心。」
「我認識你我當然會關心你啊。」
沒好氣的說著,你坐在床上望著他,果然身高比以前高了許多,五官也比較成熟了,不知道弁慶他們會變的怎樣?哎呀呀呀好想看喔怎麼辦。
「……好奇妙的味道,」在你想像弁慶現在是什麼樣子的時候,他吃了一口義大利麵,「真是好吃。」
「好吃就好,」你笑笑的托著下巴,心滿意足的看著他津津有味吃著你煮義大利麵,「既然你能接受這種口味,說不定其他的人也能接受,我下一次做迷迭香烤雞給那些照顧我的大哥們吃好了。」
「……真希望這種好吃的異國料理只有我吃的到呢。」
他笑笑的說著,沒聽出話中含意的你嘆了一口氣。
「雖然是你答應讓我留在船上的,但是那些大哥也蠻照顧我的,我不想要忽視他們,既然你喜歡這個口味,說不定其他人也會喜歡..我能回報的也只有這樣而已。」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自己在這個世界是真的很沒用。
自己只會煮些簡單的東西,而在現代生活中所學習到的專業知識完全派不上用場,還分不清楚毒菇和高級香菇的差別而被大嬸好好罵了一頓,第一次進廚房因為沒有瓦斯爐還差點把廚房燒了。
「……說不定是望美他特地把你送過來的,」ヒノエ若有所思的說著,夾起一些義大利麵之後便放在你的嘴邊,「如果是這樣的話,望美是被弁慶那傢伙帶壞了嗎?」
「望美學姊雖然溫柔,但是感覺起來不像是會這樣子……」雖然一直以來他是你最要好的學姊,但是這樣也不太可能吧,也沒有逆麟啊?「還有我不餓啦,你吃就好。」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沒吃東西,吃吧。」
「……」被發現了啊,「好吧。」
把他夾起的義大利麵吞下後,你馬上愣然在原地。
剛剛那個是間接接吻剛剛那是間接接吻剛剛那是間接接吻啊啊啊啊!!!!
你驚恐的倒退了好幾步,臉頰快速的染上了一片霞紅,而他看見你的反應愣了幾秒之後,馬上就帶著奸笑(在你眼中)慢慢的逼近自己。
「我親愛的緹───」
「嗄啊啊啊不不不不不要過來啊!!」
遊戲中是一回事現實中又是一回事,更何況來到這裡之後幾乎成天都想著弁慶會不會出現,從頭到腳幾乎都快變成弁慶的人了,要是就這樣被ヒノエ拐走自己會對不起弁慶啊啊啊啊啊!!!!
「首領!」
那個曾經在甲板上幫助我的肌肉男滿臉緊張的闖了進來,接著看到被ヒノエ逼到死角的你,還有臉上看到肌肉男一瞬間有些不滿的他不禁愣住了。
「對、對不起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
「嗄啊啊啊不要走啊!!」
「你,留下,」ヒノエ有些不滿的說著,原本抓到空隙想逃出去的你又被他緊緊的抱在懷裡,媽啊啊啊我要跟那個腹黑談一場戀愛啊啊啊,「有什麼事情?」
「那個,將臣大人說聚會又要到了,請首領您外帶二十四隻大龍蝦到那邊…..話說回來外帶是什麼呢?將臣大人總會用一些奇怪的詞語。」
「這不是重點,將臣那個傢伙都會跑來壞事…..」煩惱的揉著頭,你則是已經放棄抵抗(因為越抵抗他抱的更緊)的攤在他懷裡,「回信給他說我會帶龍蝦過去,順便帶一個女孩過去,畢竟他們應該也想得知望美的近況。」
「聚會是什麼?」
有些呆愣的抬頭看著他,肌肉男早已退出門外你卻完全不曉得這件事情。
「自從望美回去之後我們每年就會在那個日子到將臣現在住的南島辦一場聚會,將臣說那個叫Party的東西。」
「……那,『那個女孩』是?」
「就是你啊,親愛的緹。」
他露出耀眼的微笑,而你的腦袋被他的笑容閃到一片空白,只是愣愣的看著他沒有辦法思考任何事情。
而他的微笑逐漸消失,抱緊你的力道又多了幾分。
在你還沒有搞清楚這些動作的涵義時,溫熱的唇便覆上了你的唇。
你完全呆愣在原地無法動彈,而他的舌純熟的探入了你的口中,你卻彷彿像是失去知覺似的任由他親吻著你,直到他情不自禁把手深到了衣服裡面,你心裡的警鈴大作,馬上推開了他,驚愕的看著他半倘之後便逃了出去。


【待續】

現在看了之後就覺得自己的黑歷史就這樣攤出來看真的好嗎(抹臉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