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她醒來,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接著在看看自己身上的服裝----那是她的高中校服。
她還記得她十八歲生日的那天,剛考完大考的她差點噎死在桌上,原因是因為朋友塞滿自己的生日蛋糕。
就是在這邊。
眼前教室的場景是如此的熟悉,陽光、氣味、花束、彩帶、相機、同學......以及胸口上別著畢業生的胸花。


她回到過去,回到高中畢業典禮的那天。


這到底是過去還是夢呢?理智上她選擇後者,但情感上她卻偏向前者--唉呀,她回到過去了呢,如同科幻小說般的情節,她欺騙著自己。
「喂----到外面集合,要去體育館了!」
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那是班上最有朝氣的一個男生。
同學笑鬧著隨著人群走了出去,在畢業典禮的最後一天,熟不熟已經不是最重要的重點了。
大家都笑鬧著,無論這三年講過多少句話,她們都笑著迎接高中生活的最後一天。


二十歲的她,夾雜著格格不入的悲傷感以及幸福感望著這一切。
何其幸福卻又何其不幸,幸福的是她擁有這段時光,不幸的是過去提醒她現在的複雜。


這是只有一次的單純。


她提醒著自己,展開笑顏推著同學到外頭去集合。




-------


她發現自己又回到過去,她還是小大一的時候。
『我們永遠是朋友!』
如此單純的話語,也真的只有大一的時候才會說。
她不知道多少次站在十九歲的生日板子面前閱讀著那些話語,也不知道多少次看著那沒有任何話語的二十歲生日。
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過去的她們。
「快來坐我旁邊!」
她還記得那個女生是大一時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現在還是朋友,但是情已經淡了許多。
她笑著回應著,把包包丟到旁邊的座位上,便看到另外一個朋友在旁邊搞笑。
她也是呢,但最後又變成怎樣了呢?她轉過頭看著另外一個人,那是之前鬧翻的朋友,她曾經多麼希望她能夠找到好友來減輕自己的罪惡感.......
一切都不重要了,她已經累了,掙扎經歷那麼多,她發現最該放手的是看不清現在的自己。
只是變質了。
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對錯,只是複雜變多,單純減少而已。
她笑著坐了下來開始用餐,帶著幸福以及悲傷感面對過去。


長大,總而言之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


二十歲的她從自己的租屋處醒來,陽光灑落在和室桌上,房間沒有家中熟悉的吵鬧聲,只有電風扇運轉的聲音而已,也是,現在不在家。
從過去回到現在的她,按掉鬧鐘起床刷牙。


(只有我一個人呢。)


若是真的有所謂言靈這種東西的話,她會被說出這句話的自己所帶來的寂寞感殺死吧。


(........只有我一個人呢。)


無聊的自尊不允許她哭鬧著回家找媽媽,於是這邊只有她一個人而已。
就某種意義而言,也可以算是自業自得吧。

【END】

每次把自己的夢(心魔)記的那麼清楚真的很討厭。

寫出來心情會多少舒爽一點Orz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