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出白色的世界,我走進這個家疑似客廳的地方,觀察著這個陌生的環境。

基本上就是一個普通到不行、完全符合我的要求的家,除了那個純白色的房間以及正坐在椅子上背對著我的男人。

我對於自己糟糕的眼光感到不可置信,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畢竟像我這種人,會有一個不正常的男友也是件很普通的事情。

……你果然還是穿了。」

「我沒有在陌生男人面前裸露的習慣。」

翻過身分證也觀察過眼角逐漸浮出的細紋,我大致上明瞭現在自己的狀況…….唯一無法理解的大概就只有這個男人以及我目前的工作狀況。

真是差別太大了。

溫言軟語以及現在的機……咳,做人要有氣質,不友善的態度,根本就是對比。

撇了一眼像是在忍耐甚麼的他,不想要看到我的存在,便自顧自的吃著吐司。

雖然長得好看,但如此大波動反差只令人作嘔,害我完全吃不下。

「快吃飯,別害了他的身體。」

……你這機掰!」我終於忍受不了他的態度吼了出來,「明明就是同一個人!」

「在我眼裡只有人跟猴子的分別,」雖然有明顯僵了一下,但他的語氣也從對待陌生人轉變成對待髒東西了,「勸你閉嘴,不要有冷靜跟沒冷靜一樣蠢。」

為了阻止自己接下來即將爆的粗口,我把吐司往嘴裡塞。

「這幾天我會負責幫你請假,你最好趁這段時間快點回去。」

「我也不想要待在機掰人在的地方。」

既然知道我的狀況,就應該知道回去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別用那種名字叫我。」

「因為第一次見面我就叫你機掰人?」我笑著回,不意外的看到他危險的瞇起雙眼,「我就想你的機掰藏不住。」

沒有人比我了解我自己,即使是不熟悉的那方面也一樣,雖然我至今無法理解她把這件事情告訴這個男人的原因。

「我的名字叫白祺霖。」

「祺白念快一點就跟機掰一樣,沒差。」

他的眼神益發兇狠,我覺得自己快被燒穿一個洞。

「不要以為我甚麼事情都不會對你做。」

……我知道。」

對於眼前這個至少大上我十歲……若是現在這個狀況而言只差了兩三歲的他,我倒是從容自在的回應著,但聽到他說了那句話以及剛剛不好的回憶,我的身子還是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

他托腮看著我,露出一絲微笑。

「怕了?」

這種勝利的姿態讓我想要反問幼稚的人到底是誰呢?但我沒有回答他的挑釁,低頭吃著他做的早餐…….

…….爛透了,這個東西。」

我指著西式早餐拼盤上的煎蛋,外表看起來沒問題,但不知道為什麼蛋黃裡面居然塞滿殼,連個普通的蛋都能煎成這樣?我該慶幸我有先切開來看嗎?

「有得吃就好了。」

……

我到現在才發現他一直吃著吐司。

「不會做菜就不要進廚房。」

站起身,轉身走進疑似廚房地點的我,照著自己的直覺搜出來煮飯用的器具,也順便看了一下冰箱內的東西……在這種狀況下還是煮粥好了,面對這種情況實在毫無胃口。

……比我想像中的從容許多。」

忍受不了白吐司的他也走進了廚房,我轉頭看了他一眼,往冰箱拿出東西。

「雖然第一次那麼久…….但習慣就好。」

冷靜下來後看著他,我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直到現在還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那個自己,有一個能夠理解這種狀況的人…….雖然無法接受現今的我,但那個方向跟正常人的反應並不相同,比較像是……一個髒東西佔有自己愛人的反應。

「我能做的事情也只有等待,你也是。」

等待脫離常規的這段時間能夠恢復軌道,相信那個自己現在也是這樣想的吧。

……我知道。」

放軟的語氣讓我有點驚訝,我轉過頭去看,他又恢復了之前的機掰臉。

「交往幾年了?」

「五年三個月又二十四天。」

他照實回答程度讓我冷汗直流,我轉頭過去皺起眉頭。

「若是想分手的話,就直說吧。」

只有痛苦的人才會把彼此相處的時間以天來計算,他搖了搖頭,露出一臉鄙視的表情,彷彿聽到甚麼笨蛋才會說的話。

「這是我對她的愛。」

這男人不僅機掰、不正常,他怪異的指數已經突破天際,面對這種愛的告白我的腦海中只浮現恐怖情人先姦後殺再姦再殺的新聞畫面。

很明顯的,他是那種人。

…….不僅機掰還是個變態,我為什麼會賴上這種人?

算了,反正我現在已經記住他的臉,以後有的是分手的機會。

「白祺霖,你的工作是甚麼?」

「小說家。」

居然還是這種職業!

…….暢銷書作家?」

「我不在意這種事情。」

看來是不暢銷,沒想到我竟然養了隻米蟲……到底在想甚麼呢?我。

「那誰才在意這種事情?」

「你。」

我一臉莫名奇妙的轉過頭來,面對著眼前這個臉色平淡的男人。

「為什麼?」

「因為妳是我的催稿人。」

幹!

…….我在意到甚麼程度?」

沒想到那麼衰小的我順了順自己的呼吸,平靜的問著他。

「在意到居然為了那個男的跟我吵架,逼我出席新年酒會。」

我有不好的預感。

「哪個男的?」

「我的編輯,你那可恨的青梅竹馬。」

難不成…….我決定逃避現實不去回應我的猜測,但是新年酒會應該是個銷量不錯的作家?試著問問看好了。

「存款戶頭金額?」

「不確定,幾億有吧。」

居然是這種超老梗不可思議的設定?我的腦袋就算原本有問題也不應該發生這種事情吧?

「你一定有一個黑暗的過去。」

我理性的判斷出他的過去,他給了我一個奇怪的表情。

「我不認為我的過去比的上你。」

他看著僵住的我,繼續說著。

「我的父母早逝,在親戚間轉來轉去,最後幸運的當上作家自力更生,就只是這樣的普通歷程而已。」

……我的父母沒早逝。」

突然覺得喉嚨有點乾,試圖穩住自己情緒的我繼續煮著粥。

「你的是精神上的。」

我決定不繼續下去這個話題,談論這種事情對於現在的生活沒幫助。

「我的工作是甚麼?」

「餐館老闆。」

我倒是努力的實現自己的夢想啊。

「請假沒關係嗎?」

「還好,最近你也在忙其他事情少跑餐廳了。」

「所以我現在到底在幹嘛?」

突然覺得自己已經變成無所事事人生毫無目標的享受主義者了

「研發菜單,看報表,旅遊,催我稿。」

…….好自由的人生啊,煮好雞蛋粥灑上點蔥花,我關火把鍋子遞給了幾億身價的暢銷書作家。

「拿去,這才叫做雞蛋料理,懂嗎?」

他又露出了熟悉的機掰臉,一臉無法接受的望著手中的粥。

「這甚麼爛東西………

「你竟然認為你有資格講這種話?」

無法反駁的他嘖了一聲,拿起雞蛋粥走回客廳。


【待續】

好吧我承認我是受到鼓勵就會衝很快的人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