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教育我?」

對於下一秒說不定就會回去的我,白祺霖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我不想要擔上你的青梅竹馬安上的無聊罪名。」

「為什麼你會擔上?」

我的青梅竹馬名叫李曉城,總而言之就是一個很愛照顧人的媽媽……但基本上,他並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若是成為眼前這個男人的編輯感覺也很合適。

畢竟這個煮飯白癡,一定有很多地方是需要人照顧的。

「若是你不跟他聯絡的話……總而言之,非常麻煩。」

他皺起眉頭,似乎是非常討厭曉城這個人。

我則認為,曉城會說出這種話也不意外,沒想到他知道我不想要跟現在的曉城有牽扯。

「我平常是怎麼樣的人?」

「成熟、穩重、既溫柔又明理的女人……

說畢,他陷入了戀愛時特有的笨蛋模式。

「具體一點!」

「跟你完全相反就是了。」

幹!深吸了幾口氣,我告誡自己必須要冷靜下來。

「我是說語氣之類的…….這樣子我面對曉城會比較自然吧?」

聽我說起他的名字,白祺霖的眼神有些凌厲,讓我有些嚇了一大跳。

「你對李曉城的態度不用改,重點是編輯部的人……若是態度不同的話,就會傳到李曉城的耳裡,會很麻煩。」

「為什麼?」

「我很難搞,」他倒是承認自己到底有多煩,「也因此……編輯部的人都很疼你,擔心你出甚麼意外。」

漫畫經常出現那種難搞的小說家以及勇者編輯之間的故事……原來我被推入火坑?跟出版業完全沒有關係的我,唯一入火坑的方法就是被曉城推下去。

…….幹!李曉城我恨你!

「到頭來根本就是你自己的問題吧!」

我生氣的吼著,真是糟糕透了這個情人,為什麼我的眼光會那麼差勁!?

…….麻煩死了,」他碎念著,漂了一眼,「先從改變你的說話態度開始。」

「我不認為我的說話方式出了甚麼問題。」

「我有聽到你的心裡在罵髒話。」

……..

 

 

 

經歷了整個上午的禮儀口語以及微笑的訓練後,我再次擔當起煮飯婆。

應該說,這原本就是我的工作,對付一個會把煎蛋變成煎蛋殼的小說家,我不認為我有足夠的忍受力能把晚餐交給他。

「我以為你會很好奇這時的你過著甚麼樣的生活。」

「我也以為你會很慌張的跑去醫院。」

看起來像是早有準備的樣子…….我想,是這時的我有跟他談過吧?

「我不可能會帶你去那種地方。」

他嚴厲的回答著,我愣了一下,忍住從心底溢出的笑意。

「也是。」

若他是那種會把我帶去那種地方的男人,我就不可能會跟他在一起了。

他沒有再講話,我也懶得繼續搭話,雖然是我的戀人……但是,對於現在的我而言,他只是個普通人而已,談不上陌生也談不上熟識,雖然之前幾次就有看過,但也不會讓我對他感到好奇。

只要安然度過這段時間,就能回去。

…….好熟悉的味道。」

他走到我身邊拿起湯匙喝了一口味增湯,有些傻愣住。

我撇了他一眼,繼續煮我的湯。

「果然是真的。」

「甚麼?」

「你不願意知道任何事情。」

…….機掰人做機掰事,」看見他的眼神一瞬間變的淒厲,我連忙改口,「我是說你還在懷疑我不是吳祈芳?」

「之前只有一瞬間,而且你那麼沒有氣質…..懷疑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你再裱啊!盡情裱我沒關係!

並沒有說出口的我,只是忍氣吞聲的把想吐出來的話吞了回去,白祺霖看了看我的反應,無趣的走出客廳。

我關上火,開了另外一個爐子準備煮起我最拿手的蔥燒排骨,準備要讓那個傢伙收回我的廚藝上不了檯面的評語。

 

 

綁著馬尾的我手上一手拿著蔥燒排骨一手端著味增湯,讓白祺霖嚇了好大一跳,但卻馬上裝作沒事的擺出正常的表情。

「幹嘛?」

查覺到異樣的我問著,他並沒有說話。

…….我瞇起眼睛有種想要把湯倒在他身上的衝動。

「收起你的殺意。」

被發現啦。

他望著桌上的簡易菜色皺了皺眉頭,但卻也沒多說甚麼,動起碗筷。

「我是不知道我的廚藝有多強,但現階段我也只能做出這些東西,就別嫌棄了。」

我討厭別人批評我的菜,因為做菜總讓我有活在當下的感覺,從一開始的燙傷直到現在的成品,若是被否定的話、總有種連存在都被否定的錯覺。

「我沒有嫌棄。」

他倒是很快速的回答了,就像早有準備一樣。

我托著下巴靜靜的看著吃飯的他…….我想,『我』一定有很多事情都跟他講了吧,畢竟是能接受告訴這一切加上同居的男人,或許是深愛著他也不一定。

「怎麼了?」

「你被深深的愛著呢。」

像是說別人的事情一樣,我輕輕的說了出口,讓白祺霖這個傢伙暗爽一下好了。

「這點我清楚。」

「你還真是有夠自大的。」

早就知道不要說出口,我做出挖坑給自己跳的事情幹嘛?

「不是自大,是事實。」

……..自己多說只是助長他的氣燄而已,看著慢條斯理的吃著飯的他,我突然變得毫無胃口,回歸且意識到了現在生活的我,被一擁而上的害怕困住。

…….我回房間了。」

「不吃?」

我翻了翻白眼,聽到他說的廢話而感到無奈。

「吃不下。」

「快吃,你太瘦了。」

「哪裡瘦了……..

小聲的反抗著,我卻下意識聽著他的話拿起碗筷。

我知道毫無胃口的原因。

對於眼前這一切的世界我感到異常的害怕,心理壓力大到我對於眼前這些自己煮的飯菜反胃,陌生的一切還有眼前這個被我深愛著、我自己卻一無所知的男人,都讓我感到害怕。

想要強迫自己吃下碗內的排骨的我,卻發現無論如何都做不到。

若是硬要吃下去的話,我一定會吐出來的。

……有我在。」

白祺霖說著,用他難得對待我的溫柔,我抬起頭來有些茫然的看著他。

「有我在,別怕。」

我放下碗筷,發抖的遮住臉龐哭泣。

【待續】


我覺得等全部寫完之後大概要再重新修改一次(抹臉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