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季史x茜;友雅x自創(可自行代入)

背景是友雅追隨茜到了現代,在發現多季史與茜在一起後也發現自己愛上了另外一個女人的Bad End。 (?
因為女主角沒有過多的設定所以可自行帶入,目的只是想要寫『若是愛上人』的友雅而已,文筆人格尚未成熟到能完整詮釋這個複雜的角色,請包容XD



OK?
 

藤原鷹通沒有想到事隔多年,他還能看到橘友雅出現在大內。
是遇到甚麼事情嗎?他與神子大人發生了甚麼事情?明明想要問清楚為什麼使用他的願望回來的理由,但看到那已經有些變質的笑容,他問不出口。
於是原本就深受皇上喜愛、失蹤多年後再次出現的橘友雅,重新回到自己左近衛府少將的職位,同樣的又出現了許多風流韻事的傳聞,唯一不同的是,橘少將脖子上有個絕對不可觸碰的禁忌,那就是並排在一起的銀色戒指,但這些也只有與他相處過的女性才知道的事情,雖然有在貴族之間流傳開來,但鷹通一直沒有在意太多。
直到有一天。
他看見友雅臉色大變的看著一個正在賞花的貴族之女,僵直在原地的他沒有移動半步,只是一直癡癡的望著那位女性。
「友雅大人?」
「.............」
「友雅大人!」
完全沒有發現鷹通的他睜大雙眼,難得狼狽的友雅好不容易穩定了心神,「......真是抱歉呢,鷹通,沒有注意到你。」
「.......友雅大人。」
似乎有甚麼銀色的光芒從他的胸前一閃而逝,等他回過神來,便已經藏回了胸前。
「正在賞花的那位女性非常的可愛呢,真想跟他聊聊。」
鷹通笑著說,雖然那位女性樣貌普通但站在花樹下的她卻帶給人意外柔和平靜的氣氛。
「哦,食古不化的治部卿也會有想追求的美人?」
「我是因為友雅大人的神色怪異才會注意到那位女性的。」
雖然想問,但是對方並不是那種會把事情講出口的人。
「哦......你誤會了,我並沒有其他想法,」一如以往的笑著的他移動雙腳,轉身離開這個地方,「你也早點回去吧,感染風寒的話會讓仰慕您的女性哭泣的。」
「.......友雅大人!」
看著他略微搖晃的身子,以及那虛假的笑容,鷹通忍不住叫住了他,友雅停下腳步回頭。
「今日可以到您府上敘舊嗎?」他露出了笑容,的確,自己在他回來之後就從未到他府上拜訪,現在正是時候,「我也想聽您說在神子世界的事情。」
「......哦?」低笑著看著鷹通,友雅闔上扇子,「既然治部卿都這樣說了,那就請你過來吧,我會設宴款待的。」
「好的。」
看著離去的友雅,鷹通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若是他願意說的話便好,不願意說的話,自己就好好盡到夥伴的身分陪他解愁吧。

 

 


這次的談話沒有身旁圍繞的女性,只有滿月、開滿庭院的橘花、以及幾盞小酒,鷹通與友雅坐在走廊上賞著月談天,而他頸上有著銀色戒指的項鍊被月光照耀著,發出令人眩目的光芒。
曾經聽神子大人說過,他們世界的戀人會舉辦一場正式的婚禮,並且戴上戒指互諾終身。
......友雅大人也?難不成是神子?
「神子與多大人過的不錯,之前我有在街上遇見過他們。」
「多季史大人啊......果然嗎。」
鷹通很清楚神子與他之間的關係,有這樣的結局,或許是龍神給的恩惠吧。
「當時神子以及他的臉色非常有趣,真想要讓你看看呢,」像是想起那時的回憶,友雅僵了一下便拿起酒杯,「不僅他們的神色有趣,連她也......做出了讓人不失望的反應。」
「她是......那位女性是那個戒指的主人嗎?」
「哎呀哎呀,鷹通,你還是一如既往的觀察細微呢,」似乎是不意外於他的話語,友雅難得了直率了一回,「她是個很有趣的女人,明明知道我是甚麼樣的人......卻列出了生活條約。」
「生活條約?」
「不要把鑰匙交給女人、不要帶女人回來、不要進她房間。」
「......我認為那位女性做出了正確的判斷。」
「即使這樣.....她還是信任我。」
在那一瞬間,友雅的聲音似乎有些變化,但卻一下子就平靜下來。
「見到那個貴族之女時,我以為我活過來了。」
那巨大到幾乎耳鳴的心跳聲以及令人眩目的色彩,掩蓋那屬於他的時代,讓他再次回到了那個她曾經存在的世界。
那一瞬間,他看見當時穿著日式嫁衣的她,不可置信望著酒杯的可愛模樣。
沉默了許久,友雅繼續說著。
「.......神子的世界,並不是那麼的美麗,鷹通,」他望著在暗夜中盛滿花瓣的花叢,「還是有醜惡的人、無聊的事物......以及殘酷的結局。」
那位讓友雅所深愛的女性,恐怕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龍神真是殘忍。」
但世事終究不能如願,與她相遇已是龍神最大的恩澤,即使呼喊再多次、祈求再多次,也喚不回已逝之人的性命。
那曾經為她跳動的心臟以及情感,早已跟隨著心電圖波紋靜止,而甜美的叫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已被停止脈動的警告聲取代。

如此殘酷的龍神大人啊,給予他所想要的,卻在一夕之間全都奪走。

他狼狽的逃回這個世界,試圖找回尚未與她相遇之前的生活,卻發現胸前的戒指每每被月光所照亮,就會發出溫暖的光芒----如同她的笑容。
即使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過著這種自以為瀟灑的生活,她還是不曾怪罪過他。
「......友雅大人,」鷹通向依舊維持著笑容的友雅遞出酒杯,「請喝。」
現在的他沒有過去也不曾有過未來,唯一有的就只有曾經立下誓約的對戒。
那是他曾經活過的證明。
「謝謝。」
月光模糊了他的視線,安靜的廊上他們兩個沉默著,賞著在夜間綻放的橘花。
就算酒精麻痺了他的思考,他也不認為自己現在正活著。

 


無法遵守諾言的他早已死去。

-END-


自我解釋有,有興趣請往下拉(?

 

 

 



之所以友雅能夠自由穿梭到別的時代,是因為神子臨走前的願望是「給八葉們各一個願望」
友雅選擇追隨茜,而鷹通則是給了友雅一條退路,把願望贈與給他。
但友雅所深愛的女性卻在一場意外中過世,萬念俱灰的他幾乎是用逃的逃回了自己的時代。

文中雖然說是逃避,但更大的原因或許是贖罪吧。
好吧我只是想虐友雅(?),但虐到了自己所以繼續寫甜文療傷QQ 
順帶一提,因為本文是建立在友人的夢小說架構之上,文中的設定是:比起追隨茜到這個世界,不如說是想要試試自己到底有多少耐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me1441 的頭像
time1441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