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課程結束後,她馬上衝回家中把所有生鮮食品以及被子都打包好,順便帶著筆電離開現在所居住的地方,打算在找到房子前先借住在朋友的租屋處。

快速的騎車到達他的租屋處,君涵衝上樓狂敲門,畢竟這種樣子實在是太過於醒目,她聽見門的另一邊有跌倒的聲音後,才恢復安靜。

「到底是誰!你……

一個只穿著輕便T恤、顯然剛睡醒的男子出來應門,卻在看見背滿東西的君涵的同時愣然。

看著滿身行李的她,過了許久,他無奈的冷靜下來倚在門邊,「你幹嘛?」

「我們同居吧。」

君涵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句,便走進房內。

「你腦子有問題嗎?」

但即使這樣,他還是讓她進門了。

一進到房門內,她就放下身上的東西開始很有規律的分門別類,譬如說是把供品放進冰箱、被子丟到沙發床之類的舉動,一切都如此的自然,稀鬆平常到就像是她只是出去買個東西回來而已。

……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我那邊發生一點事情,需要借住你家,」君涵佔領他的和式桌,一邊說一邊接上自己的電腦線以及網路線,「我家那邊還有電線跟電鍋,如果你要的話我再拿來,但我不要中午跟晚上的時候過去。」

看著專心於接網路線的她,他側著頭問。

……報備過了?」

「哦,報備過啦,晚上會帶酒過來一趟。」

「哎。」

看著無奈的他,她有些狡猾的笑著。

「呵呵。」

眼前的這個男人,是自己唯一可以毫無顧忌訴說一切的、在大學社團的男性好友──顧燕東。

流著些許鬍渣、長得有些粗曠的他身材不錯臉蛋不錯家世也不錯,是個很受歡迎的三高男(雖然實際上…….嗯),但他現在則是大家在班上所傳的、自己名義上的男友……他們兩個倒是沒有否認就對了,有一個原因是自己不介意,另外一個原因也是他剛好需要一個女友當做幌子,就這樣順其自然的維持著這樣的表面關係。

「你又不准我住到小守那邊。」

不是出於不信任,只是單純的佔有。

深知這點的君涵裂嘴對他笑著,後者只是搖搖頭,對付不要臉的女人他只能選擇沉默,並且暗罵守為什麼偏要當個爛好人。

她知道自己這樣的要求很不道德,下地獄都不夠償還他們兩個難得的相處時間…..可是,她真的沒有其他辦法,收起笑容,插完網路線的君涵坐直身抬起頭來,用著哀求的眼神看著燕東。

……我知道很對不起你們,找到房子馬上就搬出去,我保證。」

難得收斂囂張的她讓他有些不習慣,他們兩個沉默的對視著……這是她難得的脆弱,畢竟這個女的從來都不試著做出這種求救的舉動。

僵持一段不算短的時候,燕東嘆了一口氣,自己帶衰又不是一兩天的事情,而且……比起自己,他比較在意另外一個人的觀感。
既然他答應的話,自己實在就沒有理由反對。

「他答應我就答應,」他從櫃子中拿出餅乾丟在桌上,「拿電鍋出來做一點下酒菜,房租就等於菜錢,幫我打掃家裡,就這樣。」

「原本就是應該的……那小守會答應嗎?」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除了出錢外,這些都是他們共同友人的工作。

……也是,讓他煮好了,畢竟你除了味增湯、味增湯還是味增湯。」

想起她讚揚著水滾、丟味增跟魚煮一煮就可以吃上三天的湯品,就讓他對自己的晚餐感到絕望。

「真對不起喔,我就是喜歡味增湯。」

「只是你懶吧。」

笑著打開洋芋片,君涵快樂的吃著餅乾打開電視,而剛睡醒的燕東鑽進浴室,決定先打理好自己再說。

看著熟悉的友人接受自己,讓原本不太舒服的君涵心情上多少緩和了一些。

「那,你要等他來還是?」

燕東的聲音從浴室傳來,君涵咬著餅乾思考過後便回答。

「等他來吧。」

她一定要好好撲到小守身上大哭一場,唯有看到燕東想要砍人的臉色才會讓現在壓在她心頭的沉重壓力減輕不少。

 

 

 

「夏梓當上研究生?」

「詳細情況我也不清楚,」悶悶的喝了一口酒,君涵梨花帶淚的看著小守-也就是他們的好友,林戴守,迅雷不及掩耳的撲向他,「小守~幫我趕走他!」

燕東一掌就壓住即將撲向戴守的臉,「快去找房子,滾出去!」

「燕東,別這樣,」拍了拍他的肩膀,戴守另一手主動抱住她,「乖乖,這段時間你就住在這邊吧,我晚上會帶東西給你們兩個吃的。」

相較於燕東的粗曠以及直來直往,戴守就是溫柔新好男人的代表。

她還記得自己第一次與他見面的時候因為老師的關係而對他衍生出痛恨,畢竟自己被吸引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出自於老師的溫柔。

「對不起……我不該拿夏梓跟你相提並論。」

……現在想一想真是對不起他,居然把他跟那個敗類相提並論,已經三分醉的君涵有些感激的望著他,也是因為戴守,自己不再對溫柔的男性產生敵意。

「乖乖。」

「你現在才知道?」

兩個都是他重要的好友,若沒有他們的話,自己恐怕早就拿著刀子砍破紗門造成社會案件,女大學生殘忍殺害昔日恩師之類的新聞標題一定很聳動吧。

……真是討厭啊,為了一個男人把自己搞成這樣。」

面對沒有改變的夏老師,她在那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回到了愚蠢的國中時代,那個活在自己夢中,完全沒認清現實的單純少女。

 

她討厭這樣的自己,討厭原以為已經改變卻發現依舊停留在過去的自己。

 

原本借助酒力還有他們的安撫已經好了大半的她,反胃的噁心感瞬間湧上來。

……好想吐。」

「什吐在這邊你就去死!」

摀著嘴的發言讓燕東驚慌的跳起來,反而比較常照顧人的戴守快速反應過來,拉起她直奔浴室。

「顧燕東你給我閉嘴!君涵我帶你去廁所,你忍耐一下。」

「我嗚嘔嘔嘔嘔!」

「守你快點關上門,快!」

真是沒用的男人,君涵在心中暗暗吐槽著燕東。


【待續】

我真的不擅長取名啊(抹臉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