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平和島靜雄/折原臨也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OK?

她想起了許久以前那剛踏入業界單純的自己。

成為情報販子,是因為這是一個不看外表年齡、只靠智慧便可快速獲得名聲地位的職業,搞的不錯就能贏得一切,搞砸就會像那些被自己踩在腳下的屍體一樣,落的既可悲又愚蠢的下場。

因為要保護重要妹妹的她,跟折原臨也是兩個極端。

她能為自己所愛的人做任何事,而他,只是找不到任何依靠以愛之名施暴的蠢蛋,或許就因為處於兩個極端但身分地位又相近,才會變成是敵人也是同事的複雜關係。

 

而現在這兩個極端,或許更加接近了些。

因為期望的結局達成,對美咲而言就是失去活下來的意義。

 

灌下一杯又一杯的酒,身旁的男人看著這樣的她笑了。

「不怕我對你做出不好的事?美咲。」

「叫我洛雅,」她不懂為什麼這個男人會出現在自己家中,「我已經喝下解藥,再搞這些小把戲我就殺了你。」

「我用的可是大象都會死的劇毒耶……但你這樣死了也顯得無趣,」他喃喃著又斟滿一杯酒,「若是在這種時候把你送到原田委託人手中的話,會怎麼樣呢?」

「你可以試試看。」

她的語氣充滿了殺意,沒抓著酒杯的另外一隻手已經伸進自己腰間。

「喝的那麼醉,你………

接著刀尖便抵住折原臨也的心臟。

對於眼前的女人,他一如往常的保持著高度的戒心……但是卻沒有想到,她的速度已經快到自己反應不了───喝過酒的她臉色微紅,但警戒及防備卻硬生生的拉到兩倍以上,光是平常時他就有些招架不住,更逞論現在。

「好好好,我安分一點。」

聽到他的答案,她才乖乖的收起摺疊刀放進袖中…….真沒想到她是喝醉卻更加敏捷的類型,看著埋頭狂喝威士忌的美咲,雖然比平常更加危險,但現在的她看起來也比較女人。

…….你應該沒有蠢到以為自己能脫身吧?」

知道臨也在指甚麼的她愣了愣,放下空酒杯。

「為什麼要問這個?」

「你說呢?」

臨也毫無掩飾的笑容讓她皺起眉頭。

他是真的在開心,因為從自己與他初識的那一刻起,彼此的人生的就被寫死結局,即使妹妹已經交付到平和島靜雄的手上,她依舊得繼續從事這份行業,依舊要與他在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裡糾纏。

……

或許隨著這份意義的消失,還會更加緊密,這就是他所抱持著無聊期望吧?

她不會坦承自己猜到他的想法,而他更不可能說出口。

「真是好事啊。」

「甚麼事情?」

「你妹妹變成他老婆的事。」

……..

美咲又開始皺起眉頭,臨也發現現在喝醉酒的她比較會表達情緒,算是很有趣的事情。

「不相信我?我可是誠心的祝福他們喔~」

對於一個讓敵人得到幸福的傢伙,他不相信折原臨也能夠寬容到覺得開心,而且從以前到現在他就不太喜歡艾利……因為是好事(讓他抱持著半調子好感的人通常都沒有太好的下場),就隨他去了。

「可是她同時也讓你放下了不是嗎?名為次山艾利的重擔。」

美咲的臉孔一瞬間扭曲。

明知踩到地雷的臨也卻不閃躲她的攻擊,任由完全失去理智的她把刀尖刺入他的肩膀。

「很痛吧?」她慢慢的說著,帶著明媚燦爛的笑容把臨也壓制在地板上,而他刺入肩膀的傷口湧出血來,「還要更痛嗎?不管是這邊還是下面,我都可以讓你痛不欲生哦,小蟲子。」

 

沒有人看過她這個樣子,瘋狂主導理智的次山美咲,看起來竟意外的迷人。

但臨也並沒有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哈哈哈,次山美咲,你只有這個時候才像個小孩子啊,」他用另外一隻沒被壓制的手撫上她的臉頰,「這不就是你所期望的嗎?想要兩全其美,只會顯現你的幼稚之處喔。」

任由臨也露出嘲諷的笑容撫摸著她的嘴唇,美咲並沒有因為這樣的羞辱而把刀子刺的更深。

…..折原臨也,想要我砍下你的頭嗎?」

美咲回來了,雖然時間短了點,但也不讓人覺得無聊。

「不了,我不想被新羅喜歡。」

看著臨也愉快的笑容,美咲不想理他,「那就閉上你的狗嘴。」

拔出刀子所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她的手臂,美咲厭惡的甩了甩手想要起身洗掉,卻被躺著的臨也反壓在地板上。

「血還在流喔?」

「你很貼心的沒傷到重點。」

嘖,原來剛剛沒有刺中要害……臨也肩上的鮮血滴落在她散亂的髮際,但或許是因為喝醉酒的關係,她並不感到噁心,反而主動起身迎合即將貼向自己的唇。

明天一定會很糟糕吧?地上以及自己都會沾染到他的鮮血,她並不相信臨也會好心的做出清潔的動作。

……好期待明天吶。」

那沾滿了她的鮮血的屋內以及,彷彿就成為了他的所有物似的……或許反而會很享受也說不定。

就當作是自己刺傷他的交換條件算了。

不願承認這種詭異的包容從何而來,美咲的意識隨著他的動作逐漸模糊。

 
【END】

補完一個坑囉~~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