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女主有,沒有決定配對但是以後會有配對。

※一定是BG向,但也無法肯定裡面會不會有BL成分。(靠)

※背景為親世代,不知道會不會續寫下去,主要主角大概於第二/三章出場。

 

OK?

 


發現自己成為了一個孤兒的確不是好事。
或許是重獲新生,也或許是她的身體帶有奇怪的記憶,她一直記得那炙熱的、包圍著自己的火焰以及身旁正慘叫、哭喊著的人們.......那是一個活生生的、地獄般的景象,她被包裹在天空中的火球中,接著就連同那焦黑的零件與殘肢,消失在『那個世界』中。
接著就來到了這個世界,被一群小孩圍繞著成為一個觀賞用寵物。
「好了,別再看小安妮了,」溫柔的女聲喚著其他人,他們安靜的讓開了個位置,隨後她就被那位女性抱了起來,「哎呀,小安妮想喝奶了嗎?」
「懷特夫人,我剛剛餵小安妮喝過奶了。」
一個約十三、十四的少年驕傲的說著,如果那也叫餵的話........她想起了一醒來就被灌牛奶的悲慘記憶,嬰兒的身子不經抖了抖,然後開始放聲大哭,彷彿是在抗議那根本就不是喝奶,而是灌奶。
那少年抽了抽嘴角,另一旁的女孩喚道:「你看,小安妮都哭了!都是哥哥你啦!」
「一定是因為你太不溫柔.......」
「好啦好啦,你們功課做了沒?小安妮需要休息囉,」看著七嘴八舌的孩子們,懷特夫人失笑的哄著正哭泣的她,安撫好孩子之後便轉身走進房間,「小安妮,從今以後你就是這大家庭的一份子囉.......」
她一直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甚麼意思。
直到她終於成長到不必受到照料、坐在餐桌上才發現那句話真正的意思,根據那模模糊糊莫名其妙的記憶來說,她似乎投胎轉世到一個孤兒院裡面,而跟上一世不相同的語言雖然學起來有點吃力,卻不妨礙她的了解。
自己是個連名字都沒有的棄嬰,從剛出生就被遺棄在懷特孤兒院的門口,被院長夫人帶進來扶養。
簡單來說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
幸好自己的運氣很好,被懷特夫人撿了回去;事實上這個孤兒院的環境算是很好了、雖然衣服有些破舊,但至少吃的好睡的暖,不用擔心太大的問題,而且在懷特夫人嚴厲的教導下,也沒有發生欺凌事件,大家也都真的如同兄弟姐妹一樣照顧著彼此。


一直到一九六八年的到來。


那時的安妮莎‧懷特已經十一歲,才剛念完小學的她已經成長為一個可以照顧其他小孩的女孩,也是裡面第三年長的孩子,每天最早起的她總是打理小孩們的早餐,才八歲的小幫手佩姬則是負責送信、端早餐到桌上。
正在把蛋一顆顆打到鍋子裡面的安妮莎聽到了後頭蹦蹦跳跳的跑步聲,一轉過頭來看才發現是佩姬,她正一臉興奮的拿著手上成疊的信,刻意把帶有老舊花紋的信封揮了揮。
「安妮,有你的信!」
她皺了皺眉頭,怎麼會有我的信?雖然很想要看信但......還是先弄好早餐好了,她把蛋翻面後便轉頭指揮著佩姬。
「把信放在懷特夫人的桌上,先弄好這個吧。」
「可是安妮,那信好奇怪喔~」
那就更不能自己看了,懷著一種莫名其妙的警覺心,她決定把拆信的重大任務交給夫人。
佩姬得不到回應,便乖乖的走向懷特夫人的辦公室,滿意的安妮莎回過頭繼續自己的工作。
陷入忙碌的安妮莎一直到懷特夫人希望她午餐過後來到辦公室時她才想起有這回事,她想,她是要跟她談談的那封入學信的。
才剛接受完國小教育的安妮莎立刻想到這種可能性,便有些不安的絞著手指,因為自己前不久才偷偷申請一所不錯的中學,她還沒有想好怎麼面對懷特夫人。
懷特孤兒院的孩子們都會被集體安排到一所中學上課好互相照料,但因為安妮莎知道自己有更好的選擇,昨天便瞞著懷特夫人偷偷投了另外一所學校,現在那麼快就被發現真是奇怪......但等到進到辦公室裡頭她馬上就知道不是這個原因,因為自己的申請書似乎被忽略掉了,但卻來了另外一家學校的入學通知函。
「安妮莎,我必須跟你講一件事情。」
「是的。」
看著難得露出嚴肅表情的懷特夫人,安妮莎不禁緊張了起來。
「我知道這或許是個很艱難、不可置信的事情.......但我希望你能接受,這對你的未來是件好事,」懷特夫人把當初佩姬拿在手上的信遞給安妮莎,「只是,我們為此必須要做出許多準備。」
有些了解事態嚴重性的安妮莎眨了眨眼,接過信紙便看到一個很精細、漂亮,上頭寫著霍格華茲的標誌。
隱約有種熟悉感湧上心頭,她知道這或許是那個世界所接觸過的東西,但是並不太清楚那到底是甚麼,她帶著好奇翻了翻開來,仔細閱讀完信上的內容後便收回去。。
「懷特夫人,」她抽了抽嘴角,試著挑選適當的字眼表達自己的想法,「我認為這是......」
「這不是惡作劇,安妮莎,」她苦笑著,「小蘋果之前哭著要娃娃的時候不是突然睡著了嗎?」
「小嬰兒本來.......」
就容易睡著,她認為這並不能成為自己是女巫的決定性證據。
「那海蒂惡作劇結果一不小心讓自己受傷,你又怎麼說呢?」
她愣了愣,那次的確是無法解釋的意外,原本想要在拖鞋裡面放石頭對艾斯惡作劇的海蒂竟然割傷了手指,哭著對安妮莎討包紮,而那是她剛好看到海蒂惡作劇現場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那石頭非常光滑,沒有半點可以割傷小海蒂的菱角。
「你還記得亞當嗎?」
突然一個無關的名字讓安妮莎愣了愣,他記得是一個在寒暑假回來照顧大家的志工哥哥,而且似乎是懷特夫人的遠親.....但看著懷特的神情,她才發現似乎不是原來所想的那樣。
「他就是這所霍格華茲的畢業生,也就是......他是個成年巫師,」懷特夫人頓了頓,便開口,「沒錯,巫師,或許你念過許多故事書有提及它,你知道他不是真的,就僅僅是個故事,但我必須要告訴你,他是真的,而亞當不是我的遠親、也不是志工,他原本就是這個孤兒院的一份子。」
他依稀記得那第一次醒來就強灌自己牛奶的十三歲少年,後來才聽一些與他同年紀的哥哥姐姐說是志工。
「但巫師界是不容許普通人知道這件事情的,唯一能知道的只有學生的監護人......安妮莎,巫師都會許多強大的魔法,其中有一個就是把人的記憶消除。」
她立刻了解到懷特夫人想表達甚麼,安妮莎緊緊抓著信紙開口:「這就是哥哥姐姐們只知道亞當是志工的原因嗎?」
「沒錯,安妮莎,」懷特夫人溫聲的安慰道,摸了摸他的頭,「我認為你該去霍格華茲。」
但這意味著甚麼安妮莎很清楚,她只是絞著手指沒有多說甚麼。
「明天霍格華茲的副校長就會帶領你去買新生必備的用品,錢的事情你不必擔心。」
「我能不去嗎?」安妮莎不安的抬起頭來,「我不要變成亞當......」
「傻孩子,」似乎已經預料到安妮莎的反應,懷特夫人撫了撫她的頭,「我還記得你呀。」
她抿了抿唇,便低下頭來不再多說些甚麼。
安妮莎對扶養自己以及整個孤兒院的懷特夫人是尊敬的,而這樣子的環境也造就她非常依從聽話的個性,懷特夫人即使知道她的內心會反對,但依舊會順從自己的決定。
她站起身來,對於自己而言這件事情已經發生很多次了,但這孩子還是第一次。
「親愛的小安妮。」
懷特夫人溫柔的喚著她,安妮莎抬起頭來,眼眶已經蓄滿了淚水。
「即使所有人都忘記你,這還是你的家啊,霍格華茲的教授們都很不錯,你不必擔心到那邊的生活。」
「只有我會換尿布。」
懷特夫人看著眼前倔強的女孩,「我會教佩姬的......小安妮,你不是被拋棄了,寒暑假你還是要回來這邊。」
但即使要回來這邊,也會過著與之前完全不同的生活,認知到這點安妮莎只是點了點頭,想要說甚麼卻發現已經有想哭的衝動,便轉身走出辦公室。
原本很沒禮貌的行為應該要受到訓斥的,但懷特夫人原諒了她這時的行為。
她的確需要一些時間做心理準備,這對一個十一歲的孩子的確太過殘忍,就連平時聽話乖巧的安妮莎也在範圍之內。
看著外頭灰濛濛的天空隱約透出的一絲光亮,希望明天那孩子出去時天氣別太糟。
離開辦公室的安妮莎雖然很難過,但從一出生就有著二十年的記憶(雖然模糊且不可靠)的她倒是很快平靜下來,不停的端詳著那封信,試著從自己支離破碎的記憶中找尋一些蹤跡。
但基本上沒有,只有一個白鬍子老人、一個戴眼鏡的男孩然後還有一個穿著黑袍的男人而已。
噢,穿著黑袍的那個男人記憶最深,雖然長得還好,但無論氣質還是五官都是自己喜歡的。
他又不禁想起那個男人在加油站和一個穿著小禮服的女人跳性感舞的畫面,不管是穿黑袍還是西裝都那麼帥,雖然穿著黑袍的他看起來很可怕,但這不妨礙他的腦袋浮現那個令人著迷的片段。
揮了揮那在腦中浮現的記憶,果然她的前世是女性,總是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她不禁為自己的癡女想法笑了出來,心情也比自己預計的還要快回復過來。
她收起入學信夾在自己的日記本中,看來是必須好好列出明天要詢問那位女士的事情了。
.........也該收拾行李才對。
雖然不知道去那所學校需要花上多少車資,但總歸來說對這裡至少會造成一種負擔,住校制的小學都會放學生回家過節,那邊也是一樣的吧?從位於倫敦郊區的孤兒院到市中心需要花上不少英鎊才到的了,霍格華茲應該不可能會負擔這筆費用......看來,是不用期望能夠回去了,連生活費也是問題。
希望霍格華茲能夠聘用十一歲的小員工。

 

麥女士是位非常和藹可親的女士,似乎和懷特夫人是舊識,簡單的打聲招呼後他便帶著安妮莎離開孤兒院,前往斜角巷購買物品,對於安妮莎的問題總是有問必答,而且也非常熟練的講解起安妮莎即將踏入的魔法界。
「懷特小姐想要工作?」
「是的,麥女士,」看著驚訝的麥女士,安妮莎有些不安的說著,「您也知道我們院裡的狀況,若是可以得到一份工作、或著有獎助學金的措施......我一定會盡力爭取的!」
麥米奈娃的眼神柔和了些,不愧是懷特夫人教出來的孩子,她還記得之前優秀的葛萊分多畢業生亞當懷特,第一天與自己見面的時候也是提了這個問題。
「請以麥教授稱呼我,關於餐食以及宿舍我們都會提供,學費以及一些所需的書籍、魔杖我們也有安排,你們可以等畢業找到工作後再支付,」麥米奈娃細心的講解起霍格華茲可能會需要用到錢的地方,「你唯一會用到生活費的狀況,就是教授到時額外需要你們購買的教材或是書籍,但這種情況相當少;我們的獎助學金每半年發放一次,等等我跟你講解詳細規定......若在那之前有急用的話可以找我談談,至於工作.....你現在的年紀還不適合工作,但我想到三年級時你就有打工機會了,懷特小姐。」
「麥教授,有辦法當教授聘用的私人助理嗎?」
她笑了笑摸著艾妮莎的頭,「那也是你三年級後的事情。」
「我知道了。」
他們相談甚歡的去採買上課必須要用的物品,麥女士似乎帶很多學生來這邊過,也或許是與店主熟識,他們很快的挑選好魔杖,艾妮莎覺得非常驚奇,當她挑選到對的魔杖時,那從體內湧出並且在魔杖頂端冒出的七彩火花讓她永生難忘。
「懷特小姐,你挑到了一個非常不錯的魔杖,十一吋、黃檀木,龍心弦.......」
雖然並不知道那些到底是甚麼,但總之聽起來很威,拿起來手感很好就好了,艾妮莎聽完奧利凡德的講解,對自己挑選的魔杖很滿意,便很愉快的離開了魔杖店。
善於與人交流的艾妮莎度過很愉快的一天,也在麥教授的勸說下買了一隻寵物-小貓陪伴她,經歷了一天的折騰很快的變回到了孤兒院。
「安妮、你回來了。」
現在已經十點多了,但她看見原本應該早睡的佩姬穿著睡衣迎接自己,幸好東西也已經藏到麥教授指定的櫥櫃裡面,她牽起佩姬的手,那七歲的小手緊緊握著自己,不禁讓安妮莎想起,啊,之後她就不記得自己了.......明天一早就要前進王十字車站的她一樣由麥教授迎接自己,接著她就會施展咒語清空他們對自己的記憶。
「佩姬,怎麼還不睡覺?」
「懷特夫人叫我先睡,但我擔心你所以就跑來了......安妮,念故事給我聽好不好?」
「.............好。」
她溫柔的說著,沒握著佩姬的手緊了緊,便神態自若的躺臥再鑽進被窩的佩姬旁邊,念著那千遍一律的故事。
這是她留在這裡的最後一夜了。
聽著佩姬逐漸平穩的呼吸,安妮莎的心頭有說不上來的酸楚,卻也無法把她發洩出來。

 

等到自己從這種似乎永無止境的悲傷中掙脫出來時,已經是進入王十字車站的時候了,把她送去車站的麥教授一直很擔心自己,即使先把自己叫出門也無法掩飾掉她消去孩子們記憶的事實。
若是哭鬧還比較好,但像這樣文靜乖巧的孩子總是令人擔心。
直到麥教授叮嚀她必須自行前往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安妮莎才平穩的笑了笑,簡單的道謝便自行去尋找月台了。
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群,安妮莎有種很奇異的感覺,離開了將近十一年的家庭,雖然說還是可以回去,但......也已經有些東西不同了,她現在,等同於只有一個人。
為了把這些令人難過的想法壓下去,安妮莎一邊尋找月台一邊計算著先欠下的錢可不可以每學期都還清,麥教授臨走前有給了自己一份必須詳閱的規定,剛剛是看過了,但幾乎沒記在大腦上。
但一下子就從孤兒院到王十字車站的她,似乎也沒有這種餘力能夠看那份規定。
如果能像麥教授一樣用那個魔法就好,至少省了車錢......但似乎未成年不能在校外施魔法,既然如此的話就先努力賺錢吧,這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終於找到第九和第十月台,但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到底......一直到走到比較前頭,她才發現那月台指的是隔間,她呆呆的站在旁邊,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學生撞進牆壁、接著從牆壁中消失。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魔法,但她還是有些嚇到了。
「噢,親愛的,怎麼呆站在那邊呢?」發呆中的她聽到有個婦人的聲音拍了拍她的肩膀,抬頭一看,發現是一位年約三十歲、看起來非常優雅的夫人,「你是新生嗎?」
「是的,夫人,」呆住的她有些不安的指了指牆壁,「那個......」
「跑過去就好了,不會撞到的,」她微笑的拍了拍安妮莎的肩膀,指了指正準備要助跑的小男孩,「那是我的兒子,比利,也跟你一樣是霍格華茲的新生,跟著他跑就好了。」
「是的,謝謝夫人。」
即使聲音聽起來有些穩重,她還是免不了緊張,已經有了兩個正在霍格華茲就讀孩子,的卡翠娜‧伍德並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隻身來霍格華茲就讀的學生雖然沒有很多,但也有一定的數量。
等等要叮嚀他的孩子們好好照顧她......心想著的卡翠娜看見已經跑進去的安妮莎,便也跟著跑了進去。
安妮莎跑進去月台後雖然還是有些發呆,但已經勉強打起精神看著眼前的猩紅色、正在冒著蒸氣的火車頭,然後又再一次呆住了,她望著應該是火車行駛的方向,軌道感覺頗脆弱,而且還看不到盡頭,但這種令人驚悚的景象卻也沒有帶給她多少害怕,只是有些疑惑霍格華茲到底離這邊多遠。
「欸欸欸,讓開讓開!」
有些粗魯的吼叫聲讓她驚醒,這才讓她閃到一邊去連忙道歉的快速奔跑到放行李的地方,接著她便帶著自己的貓以及寫有獎學金申請規定的信封,便上了車。
幸虧有麥教授的督促,還有許多可以讓她自己一個人待著的空間,她找到了最後一個位置的車廂便把貓放著亂跑,自己坐了下來打開信紙研究規定。
「賽佛,別鬧。」
還是隻幼貓的賽佛咪咪叫著,向自己的主人討摸摸,黑色的爪子抓呀抓的卻總是抓不著邊,她煩不勝煩便抱起她一邊摸著一邊看信。
之所以取這個名字,也是直覺,不知道為什麼一決定要取名字時腦中浮現了賽佛這個單字、覺得很好聽就取了。
覺得自己有點隨便的安妮莎並沒有發現自己為什麼會想起賽佛這名字,理所當然的也沒有想到未來會因為這個名字鬧多大的風波,畢竟這時的她只專注在賺錢上面。
「不好意思,這裡有人坐嗎?」
一直到火車開始行駛有一段時間,艾妮莎的寧靜才被打破,她猛然驚醒的看著眼前有著棕色瞳孔、淺藍色短髮的男孩,似乎就是那個在自己前面衝向牆壁的......比利?
「請自便。」
她微笑的說著,也查覺原本很吵的貓咪竟然安穩的睡在自己的懷中,男孩有些好奇的看著她手中的信紙,卻也沒有忘記禮儀,微笑的打招呼:「我是比利‧伍德,請多指教。」
「我是艾妮莎‧懷特,剛剛在王十字車站的時候受到你母親的照顧,謝謝你們。」
「啊,不會,我媽也叫我們要好好照顧你呢,」他好奇的看著手中的信紙,「那是甚麼?」
「這......」艾妮莎想起伍德夫人那優雅的打扮,不禁臉紅了紅,儘管有些羞於說出口但她還是開口了,「這是獎學金申請的規定,我希望能減輕家中的負擔。」
比利點了點頭,從長袍裡拿出了兩份三明治,像是沒有聽到她所說的話似的遞給了她。
「??」
「我媽說這要給第一個朋友吃,我們現在......已經是朋友了吧?」
「......嗯!」
良好交流讓艾妮莎很快的就與比利混熟,在愉快的聊天中他們抵達了霍格華茲。
艾妮莎曾經想像過霍格華茲的樣子,正確來講應該不是想像,而是從那模糊的記憶中提取有關於霍格華茲的記憶,一個很大的城堡、大草原、還有依照季節變換天空的大廳,她所見到的的確是這些,但是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簡單。
在黑夜中乘著小船所看見的、那燈火通明的霍格華茲,連巫師家庭的學生都會驚訝了,更何況是來自麻瓜世界的艾妮莎?她張大嘴巴搖了搖身旁的比利,「好大喔。」
比利闔上嘴巴,「對啊,好大喔。」
無意見聽到他們對話的海格笑了笑,「小傢伙,歡迎來到霍格華茲。」
雖然說霍格華茲不是用『好大喔』就能形容的完的一個建築,但學了十一年英語的艾妮莎已經找不到一個完美的形容詞能概括整個城堡,他們下了船,很快的就看見那位善待自己的副校長-麥米奈娃。
簡單說了幾項艾妮莎聽過的規定後,他們便進去了大廳,新生有些是很興奮的在打量著城堡、有些則是有些不安的望著眼前的一切,而艾妮莎與比利倒是討論起接下來的分類儀式。
「如果可以,我想進雷文克勞。」
已經聽過比利講解學院的艾妮莎倒是當機立斷的選擇了雷文克勞,畢竟勇氣她還好、狡猾沒這種特質、但懲罰小孩懲罰到很熟練的艾妮莎也稱不上善良,對於她而言還是腦袋派的雷文克勞比較適合自己。
「我應該是進葛萊分多吧,我的姐姐們也在葛萊分多呢。」
「這樣啊.......」
若是在不同學院的話恐怕跟比利的交流就會變少了吧?她實在是不想放棄這個朋友,於是很快就下定決心選擇葛萊芬多。
雖然這想法的確有點幼稚,但現在的狀況就像是......溺水的人緊緊抓著稻草不肯放手的感覺吧,為了讓自己獨立,還是一切照天命好了。
「艾妮莎‧懷特!」
「啊,是的!」
在自己亂想中驚醒的她快步跑到台上,僵直的站著等待麥教授幫她戴上分類帽。
「穩重又有智慧.....但你似乎想被分到葛萊芬多?」分類帽沙啞沉重的聲音在腦內響起,但卻在艾妮莎反應不及的時候高喊:「葛萊芬多!」
艾妮莎愣了愣,麥教授拍了拍示意她下台,她才有些愣然的跑到了坐位上接受學長姐的歡迎。
熱烈的氣氛讓她感到有些不習慣,聽著學長姐的自我介紹更是讓她腦袋混亂,或許這就是分類帽丟她到這邊的原因吧.......

畢竟自己最缺少的,就是從一入學開始就必須鍛鍊的勇氣。


【續】

這裡是不知道自己寫了甚麼的TimeFlies(欸
這次跟以往的HP文有些不同,雖然還是以自創女主的角度出發、但已經不在把主題放在戀愛上面,也算是平反(?)過去的舊作。

希望大家會喜歡。d

創作者介紹

Passage Of Time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