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韓吉中心,微兵韓。
※有自我妄想的韓吉以及兵長的過去、也有自我的設定。
※韓吉為女性。

如果可接受的話請入內。


滿懷仇恨的加入調查兵團的結果,就是一次次的被所謂的現實衝擊。
我依舊記得剛加入訓練兵團的時候第一次出牆征戰,討伐術最多的人就可以喝奶油濃湯喝到飽,還有豬肉無限量供應,賭的當然是我們自己的晚餐、後天難得出現在菜單上面的奶油濃湯。
大家都為了難得的豬肉努力活著,但在那之後有的時候我想,或許那只是一個避免自己死亡的藉口吧。
畢竟為了奶油濃湯而不是人類的榮光而死,這的確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所以絕對不能為這種丟臉的原因而死。
結果那幾天,兵團內幾乎有一半的人都很丟臉的死去了。
奶油濃湯並沒有過剩,豬肉也不太需要了,因為大家在那幾天都吃不下肉類,除了我以外,全身沾滿鮮血的我沒有換衣服、打理好自己便衝向飯桌,嚇壞了一堆人,還有人聞到血腥味跑到旁邊吐了,分隊長只是看了看我,也沒有阻止我的舉動。
我一邊吃著夾著肉片的三明治一邊哭了出來。
我是進食的那個人,不是被進食的夥伴們,我還活著,我還好端端的站在這邊。

第一次出牆調查的結果以失敗收場。

我們除了帶回分隊長的右腳以及一些士兵的屍體之外,其餘甚麼都沒有帶回。
之後的調查現在回憶起來已經有些模糊了,但跟第一次出牆調查的結果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憎恨幾乎麻痺了我的同理心,現在我終於知道當時分隊長看著我瘋狂舉動的心情。
所有活著的、在調查兵團中的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只是能不能走到讓自己滿意的終點誰也不知道,就如同當時坐著喝濃湯的分隊長一樣,他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右腳以外的身體會整個被巨人吞掉。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是如何,但總比沒有付出還來的好。


「班長,這一次要賭甚麼?」
在出牆調查的時候,一個夥伴偷偷摸摸的靠了過來。
「嗯~~聽說安東尼偷偷從廚房帶了一些貴族才能享用的美食,就拿那個當貢品吧!」
「甚麼!那是我跟安東尼商量好......」
說到一半他便說閉上嘴巴,有些不安的望著自己。
「哼哼,果然嗎,沒收!上繳!」
「班~~長~~~」
即使哀號著,但喜歡甜食的我還是搶奪了他們的食物,打算等後天才慈悲的獎賞他們。
但最後安東尼終究沒有活著吃到那些可愛的甜點。
我看著被自己切斷的巨人頭以及安東尼散落在一旁的右半身,突然覺得自己做了錯事。
啊啊,我居然沒有讓他在死前最後一天吃掉偷出來的甜點,就讓他這樣被這該死的東西吃掉了。
剛切掉的巨人頭沒有任何溫度,而安東尼的肌膚依舊有餘溫。
我還以為到這種地步自己不會難過,但果然死亡這種事情還是如此的難以忍受。
狠狠的踩了一腳,我把礙眼的巨人頭踢走,卻發現有種不對勁的感覺。
繃著臉處理團員們的屍體、跟安東尼一起偷甜點的伊賽被我的巨人頭襲擊,卻也沒有因為巨大的頭顱而被推倒。
我與伊賽對望了一眼,他重新把巨人頭踢回來了,而我又踢了回去。
「史密斯隊長,」我轉過頭去,發現隊長正看著我們這種詭異的舉動,「這樣不是很奇怪嗎?」
「......啊啊,的確很奇怪。」
我按住伊賽踢過來的巨人頭顱思考著,感覺自己好像發現了甚麼不得了的東西,當我正快速的抽出剛換上的刀刃準備奔向巨人的屍體,卻發現這件事情早已經發現的太晚。
「啊啊啊啊啊~~~~~」
收起刀刃後悔的慘叫著,我並沒有注意到所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陷於自己的糾結之中,直到史密斯隊長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佐耶,回去跟艾麗莎做份計畫書。」
「咦?」
臨時被抓回現實的我馬上反應班長在講些甚麼,艾麗莎是兵團總部專門研究巨人的研究班班長,她的父親則是我的啟蒙老師,雖然我丟下那些認為派不上用場的知識跑到了調查兵團,讓老師發了好大的火,但直到現在我們的關係還是很好。
「把你的發現告訴她,剩下的事情我自然會處理,另外......你好好想想。」
「是的。」
雖然我搞不清楚隊長到底要做些甚麼,但是他的命令總是有原因的,畢竟是在調查兵團短短兩年就升上隊長的人,依他的能力以及上級的汰換率,相信不出個幾年他就能夠統領這個團。
畢竟他是我見過最適合的領導者,而我的判斷從未出過錯。


回到總部過後我見了艾麗莎,遵從史密斯的指示開始跟她說出在回程路上我一直想的事情。
「自從發現巨人的弱點過後,我們一直把重點放在尋找壁外據點這件事情,忽略了探究巨人的本質,若是重新開啟巨人實驗的話......相信我們能夠發現意料之外的東西。」
「韓吉,上面不會答應這種事情的,」艾麗莎聽了我的想法之後馬上否決,身兼兵團收支管理職的她自然清楚這件事情,「我不是沒有提過這個問題,但自從發現可以作為壁外據點的地方後他們就沒有以往一樣重視這個實驗,也就不會讓我分心去管錢了。」
「艾爾文跟我說他會處理,只要我們能提出令人信服的企劃書就好!」
她有些遲疑,卻已經沒有向剛才一樣強硬的否決,「我們兵團的錢扣除一些必要的支出大概只能負擔研究經費的四分之一,他做的到?」
「我相信他做的到。」
「做不到你就徒手抓個巨人搞定它吧,」艾麗莎一邊說著一邊從檔案櫃中翻出大量的資料,一邊篩選一邊詢問,「下一次的調查甚麼時候開始?」
「三個月後,這次損傷過重,要處理的事情很多。」
「那就把你兩個禮拜的行李搬來這邊吧,」她快速的整理完後便把資料放在桌上,「我一直想找機會重啟調查,幸好你告訴我這件事情。」
「我也是剛好找到機會而已。」
我們相視而笑後,便著手開始討論起有關於巨人實驗的計畫,幾十年前的研究資料依舊很完整的保存下來,我們的計畫過程非常的順利。
不知不覺就天亮了,艾麗莎的體力已經到了極限而我還好,於是就由我繼續接手,她先去休息片刻再奮戰。
但是艾麗莎並沒有攤在床上,而是撐著頭看我。
「怎麼了嗎?」
「韓吉,你打算一直待在調查兵團嗎?」
看著她的表情,我突然想起了幾年前我剛入調查兵團時,她有多麼的反對。
我不如艾爾文那樣有優秀的領導能力,更不如才剛進入兵團不到一年就快速抓到技巧、斬殺四十幾頭巨人的里維,從一剛開始我能依靠的,就是比常人還高的知識水平以及強烈的復仇動機,這讓我幸運的存活下來。
「就算你現在已經充份的掌握了殲滅巨人的技巧,但也這不代表未來......」
「艾麗莎,」我微笑的阻止了她想說的話,「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我堅持自己的想法是正確的嗎?若保持著像以往一樣的角度去研究巨人,還能發現到甚麼?」
在踢飛巨人頭的同時,我彷彿看到的一個完全不同的新世界。
那是沉浸在仇恨中的研究者或許從未看見、覺得不重要的事物,就像艾麗莎一樣,她專注的是找尋它的弱點卻不是從根本開始著手,從前的巨人研究計畫也是這樣。
前輩們仇恨他們、把他們甚至是自己碎屍萬段過後才找到巨人的弱點,若是以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想法是否就會得到更多東西。
「你的意思是......」
「我想藉由這次的研究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心態,為此我必須一直留在調查軍團裡面。」
經由這次的計畫,我是可以留在城內做研究的,艾爾文的暗示我不是沒有聽進去,但我想他也不願意我離開兵團。
「......艾麗莎,我不會輕易承諾一定會活下來,就如同一剛開始所說的。」
她的父親、我的老師,死於巨人實驗體掙脫繩索大快朵頤的意外,艾麗莎選擇繼承父親的遺願,而我為了復仇加入調查兵團。
「但至少我還能留下一些東西給你。」
她愣了愣,因為熬夜而顯得蒼白的臉龐上露出笑容,「你是說現在的實驗報告嗎?」
「或許還有更多東西,」我拍了拍她的頭,轉過頭去繼續自己的研究,「你快睡吧。」
我明白她不想失去家人的想法,但有些事情......是我應該去做的。
也只有我才能做到。
拍了拍自己的臉,我聽著艾麗莎沉穩的呼吸聲,繼續努力完成報告。

 

 

「......所以這就是你為什麼會變那麼變態的原因?」
「哪有變態!我到後來觀察巨人啊,發現他們真的好可愛~~里維你都不了解我的心情!」
「我了解你的心情做甚麼?我可不想像艾倫那個傢伙被你拖著好幾天都不睡覺。」
我和里維在某個夜晚一起聊天喝酒,談論著過往的趣事。
人就是這樣,在談論回憶時往往會陷進去,追求自己依舊還停留在過去的安全感。
畢竟過去是如此的美好,而現在總是會發生一些不如意的事情。
已經升為團長的艾爾文依舊忙碌、未成年者早已經乖乖入睡,而其他人則是跑去向上帝奉獻自己的心臟了。
總是有那麼一天,我們並不意外為此付出的代價會那麼慘重......但是就算面對再多次死亡,依舊無法輕易習慣此時此刻總會來襲的絕望感。
「......韓吉。」
「怎麼了?」
「你還記得第一次出牆的情形嗎?」
「當然記得啊,你也記得吧?」
「啊啊,那時跟我一起的人......一直到前幾天為止才全部死光,」里維看著杯中的冰塊,

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我記得所有人的名字。」
「哦~~讓我考考你。」
「呿,無聊。」
但即使這樣,口中咒罵著的里維依舊乖乖念出那些名字,有我不認識的、見不到一兩次面、也有成為摯友的人,與里維同期的兵團成員我認識不少,因為有一部分的人就是我負責帶的。
即使當天里維沒有與他們行動,但得知他們的死訊之後還是記住了名字。
被稱為人類希望的兵長,用著不帥氣的方式記住了他的責任。
「怎麼露出了那麼噁心的笑容?」
唸到一半,里維皺起眉頭來看著滿臉笑容的我。
「只是想里維你還真帥啊,真是好男人。」
他的表情更加怪異,只差沒有把酒潑到我臉上,我灌下自己杯中的威士忌後趴在桌上傻笑著,這是驅除絕望與空虛最快的方法。
里維踹了踹我,到最後放棄似的喝乾原本要倒在我頭上的酒,畢竟這樣的場景總是習以為常的再次出現---有人死了、喝酒弔念、然後發酒瘋。
只要出牆過後總是會那麼來上一場聚會,唯一改變的是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以往佩托拉的哭聲總是充滿這個室內,奧立歐會一邊碎碎念一邊用閃閃發亮的眼神望著艾魯多(我推測他喝醉酒把奧魯多誤認為里維),艾魯多則是開始跳脫衣舞說要向死者致敬,理性的君達、我以及里維就在旁邊喝酒聊著天,三毛通常不會參與這種活動,因為太臭。
「快模仿艾魯多跳脫衣舞~~~~」
「去吃屎吧,眼鏡仔。」
總是這樣,時間總是帶走了那些原本應該要待在這邊的人們,而留下來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絕望中繼續找尋著生存的希望。
而我,即使改變對巨人的態度,但似乎也沒有改變任何事情。

「吶,里維,我應該有盡到責任吧?」
即使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問題到底是甚麼,我相信他也不知道,但他依舊回答了我的問題。
「不用思考這種無聊的問題,你只要一如往常的繼續你那可怕的行為就好。」
啊,他真是個善良的小混混!
「你人真好~~~~」
他又補了一腳,「去死。」
到最後喝了多少酒我也忘記了,醒來後的記憶依舊停留在夢裡,有許多人都參加出牆回來過後的聚會,有人哭有人笑有人脫衣服跳裸舞,而我醒來過後,發現唯一陪伴我的只有溫暖的晨光以及里維留下來的外套。
「真是不溫柔啊。」
我抓起外套喃喃自語著,想起了夢中那些人們的笑容。


..........如果這就是你們留給我的東西,那我也只能盡力的去守護它們吧。

END.


基本上本篇是沒有任何配對的,後段的兵韓對我而言也是很要好的異性朋友,但還是加註提醒了一下。
以上就是我所了解的兵長以及韓吉,也是我對巨人這個作品的感想。
能夠在日本的時候不小心看到巨人第一集動畫真的太好了(抹臉),而這也是我Blog搬家過後的第一篇新文,希望大家會喜歡喔。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