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瑟柯克蘭原本以為區區的幾場戰爭對於他們兩個的牽絆毫無影響,只是年幼的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是,那個與他牽絆極深的法蘭西斯,早已瀕臨死亡的邊緣。
於是所有的一切即將改變。
穿著破爛綠色斗篷的他,看見自己的法蘭西斯跟一個女孩在一起,面對著自己。
明明想要伸出手去抓住他的衣袖,可是卻被一旁的將領扯著自己的斗篷。
「你不行去。」
「為什麼!為什.......」
「現在殺死他是必要的,亞瑟大人!」劍鋒指著眼前的法蘭西斯,將領毫不留情的說著,「不殺死他的話就無法完成統一!」
統一有那麼重要嗎?能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
轉頭看著法蘭西斯的臉龐,原本充滿笑容的表情只有仇恨、疲憊以及心酸,那女孩轉身就走,而法蘭西斯也逃離了亞瑟的視線,不再注視著他。
不要、不要、法蘭西斯─────





「呃!!!」
亞瑟猛然的睜開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氣,差點被房內冰冷的空氣嗆到。
那是夢。
無限真實的惡夢。
只是不同的是,那時的自己並沒有那麼懦弱,而用劍尖劃破彼此感情的人是自己。
到底為什麼會夢到這個夢呢?
皺著眉頭,此時的亞瑟已經睡不著覺了,他決定起床為自己泡一杯紅茶,安定因惡夢而慌亂的心神。
看著注入的熱水,他的心思飄到了以前的那個時候。
『亞瑟,不要!!!!』
親手終結那孩子的性命的是自己。
幹出這種事情的當下,他是帶著笑容面對法蘭西斯的,後者的心以及情緒則是在當下隨著她的屍身一次又一次的燃燒直到乾枯。
即使他哭喊著不要傷害她,他還是做了。
這是永遠都無法挽回的事實。
法蘭西斯對自己是怎麼想的呢?即使是好幾百年後的今天他還是不懂。
「唷~小亞瑟。」
隨著被捏起的臉頰,亞瑟沉浸在思緒裡的情緒一下子被拉了起來。
「!!」
下場則是被紅茶壺燙到。
「啊啊啊啊!」
慘叫的不是本人而是罪魁禍首。
他快速的抓起亞瑟的手開了水龍頭,原本有些疼痛的右手隨著冷水的沖刷下變的舒緩許多。
「還好吧?」
「喔..........還好啊你這混蛋。」
「看來是不太好。」
法蘭西斯尷尬的笑著,亞瑟看著他的笑臉,差點忘了今晚因為會議的關係他借住在自己家裡。
「那麼晚不睡就別吵到哥哥我,都被你吵醒了。」
「是你自己太淺眠好不好。」
「亞瑟可能不知道你的叫聲就連隔壁房都聽的到,怎麼?亞瑟在做色色的事情喔?」
「是啦是啦。」
不耐煩的辯解讓法蘭西斯覺得奇怪,照理說他應該是會開始跟自己吵架,怎麼會有這種反應?
「夢到惡夢?」
「關你屁事你這個XXXXX。」
「你喊著我的名字。」
原本想繼續罵下去的亞瑟口中的話突然堵住,法蘭西斯握住他的手腕漸漸變緊,注視著他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尋常。
「......哭著喊我的名字。」
並不是他淺眠,而是亞瑟所喊著的他的名字,那音調太過於心碎。
所以他很好奇亞瑟到底是夢到了甚麼?好吧說老實話,他並沒有忽視心底那逐漸竄爬上來的情感。
「.....我不會說。」
永遠都不會說,因為對象是你。
亞瑟故作冷靜的回答,法蘭西斯愣了一下便快速反應過來,露出無奈的笑容放開了他的手。
「你的手好多了嗎?」
「不痛了。」
「那你醫療箱放哪,我.....」
「沒事,我不要包紮。」
應該說是他們家根本就沒有醫療箱,自己沒有塗藥的習慣,傷口也不會發炎還是怎樣的,塗藥這種行為只是舒緩傷口兼癒合而已,沒有任何意義。
「你這樣會讓哥哥很擔心的。」
這個孩子是什麼時候才開始這種幾近自虐的行為呢?
法蘭西斯明白自己沒有追問的權力,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叮嚀著他。
「不用你管。」
「好冷漠啊~那哥哥先去睡了,別再吵我了。」
聽到比平常激烈的反應,法蘭西斯聳了聳肩,摸了摸頭他的頭便轉身離去。


冷漠的是你吧,亞瑟無聲的低喃著。


身後傳來了關門聲,亞瑟注視著自己的手腕,上面似乎還殘留著法蘭西斯的氣息以及溫度,不知為何,一想到這點他便發現眼前一片氤氳。
有些事情終究挽回不了。
即使自己如此渴求,即使自己與他的時間似乎永無止盡。






因為傷害已經造成,而他永無可能愛上自己。






【END】

 

我的本命竟然拖到現在才寫出來XDDDD!!

故事背景並不是法貞本的設定,而是另外一個版本的他們。

應該會有續篇吧我想wwwwww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