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冰封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女主角都已經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那其他的人呢?



在那件事的幾個月後,雷木思一個人走在寂寥的長廊上。

心裡想的全都是那天失蹤的她。

他並不喜歡艾思,從那本書才知道自己對艾思的感情其實從頭到尾都是兄妹之情,也知道自己其實一直喜歡的人是那個風宿華。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是她吟唱宋詞的時候,還是第一次見到她把人打的稀八爛的時候?

他想他是一輩子都不知道這個答案,他只知道自己現在非常非常的思念他。
他期待自己有一天能與他相見。



[既然你有本事騙我姐,你就要好好的給我打一頓!!]

言寧當著眾人面前指著天狼星的鼻子大聲的說著,天狼星愣住,露出乖乖讓你打的認命表情。

[還有!你要找一個很愛我姐,個性溫柔不吃喝嫖賭的男人!!還有那個男人要能應付我們風家大大小小上至高堂下至弟妹,接著一定要跟我姐結婚!!]

言寧看著天狼星屈服的樣子感到不爽,所以又提出那些令人感到頭痛的條件。

[有那種人?]

天狼星皺眉,這種人太難找了吧....

[去你的!]

言寧踹到天狼星之後在用力的踩踩踩,惹的女生發出心疼的尖叫。

[不管有沒有那種人,你一定要找到直到我追到我的親親賽佛為止!]

[為什麼是到那時候?]

[因為我一定會和我的親親賽佛共築一個家之後找我未來的姊夫啊ˇ]

[如果真的有那個時候的話,我就會和詹姆波特變成好朋友。]

一個冷到冰凍的聲音從後方傳來,賽佛斯勒帶著怨恨的眼神冷冷的看著言寧,一語不發的轉頭就走。

[啊~~不要走啊,我的賽佛~~~~]
言寧帶著小跑步跟著賽佛斯勒離去,眾人看著這有點無言的場面。

[有這種人才有鬼....]

天狼星喃喃的說著,原本在一旁見死不救的雷木思默默離開,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他原本不可能會做的事。




[宿華.....]

雷木思看著眼前眼睛有點紅腫的宿華,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但其實看到宿華這種憔悴的模樣,心裡正在淌血。

[要不要去逛逛?]

[好啊。]

宿華憔悴的面容上扯出微笑,雷木思牽起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出學校。




他們越過了山澗,宿華被雷木思輕引到了一大片盛開著灼白花瓣的油桐林,宿華一臉驚訝的看著雷木思,他笑而不語,走到了一顆最大的油桐樹下坐了下來,宿華和他背靠背的坐了下來。

[這讓我想起了一首宋詞,雖然不太符合現在的景象。]

宿華伸出雙手接著那一朵朵落在手上的油桐花瓣,露出微笑。

[什麼?]

[李清照的聲聲慢。]

宿華說完後從口中吟唱出一種雷木思聽不懂的語言,雖然聽不懂,但雷木思聽的出來,那旋律非常悲傷且優美。

風吹起了宿華的髮絲,百合清香與油桐花香混合成甜美的氣味在空中飄散著。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雷木思,這首宋詞很美對不對?]

梧桐花飄落在宿華的身邊,她露出憔悴的笑容。

[.....我喜歡你。]

雷木思輕聲說著,轉身抱住了宿華,純白的梧桐花瓣交錯在宿華的黑髮中,形成了強烈對比。


[.....雷木思,在我的家鄉,有一個地點叫斷橋殘雪,那裡在冬天的時候一片雪白,景象很美,看起來也很寂寞,我現在的心就像斷橋殘雪上那被雪覆蓋的樹一樣,一層層的防備心埋沒了我對人的信任心,現在我已經沒辦法去相信任何人,我並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麼堅強,我其實比一般人更為脆弱,從小那對白目父母就常丟下我們兩個出去渡N次蜜月,所以我平常都要堅強起來去照顧言寧......我想這大概就是物極必反吧,現在我不用照顧言寧了,好不容易放鬆下來跑到霍格華茲讀書,接著在這裡就被天狼星布萊克徹底集垮我那裝堅強的心....]

雷木思放開了宿華,他已經很清楚答案了。

[我想要自己一個人跑去旅行,逃學也沒關係,反正我的成績早已經到達超勞巫測的最高級。]

她故做瀟灑的撥了撥頭髮,拍拍屁股站了起來,雷木思臉上帶笑的站了起來,可是那個笑容有些僵硬。

[我一定會回來的,希望你能等我。]

宿華臉上帶笑的笑容讓雷木思沒辦法扯起笑容,接著他走了,從此失去了蹤影,直到了他們畢業,詹姆和莉莉結婚.....經歷了許多事之後,她還是沒回來。







時光飛逝,從宿華失蹤的那時候開始,到現在,也已經過了二十四年了..... 詹姆和莉莉的孩子哈利波特打敗了佛地魔,艾思從簾幕那救回天狼星和他結婚,生下了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娃叫莉莉,言寧依然追著賽佛,只不過照這樣看來訂婚的日子也不遠了。

雷木思發覺他已經無法靜靜的等著她了。

[雷木思叔叔,你要去哪?]

四歲的莉莉拉著拿著行李箱準備出發的雷木思,他溫柔的蹲了下來撫著她的頭。

[我要去找一個我等了很久的人。]

[那你為什麼以前不找她呢?]

莉莉偏著頭不解的問著,這種表情讓她想到很久以前艾思問自己朋友是什麼的那件事。

[因為我怕如果我跑去找她的話,她會找不到我。]

[嗯,雷木思叔叔,你要找到她喔!]

莉莉由衷的祝福著雷木思,他笑了笑,向莉莉揮手之後就走出大門。

倫敦街頭飄滿濃霧,雷木思尋找著去中國的港口鑰。


他相信自己一定找的到他的。


當他這樣想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的長袍被人拉住。

[先生!我迷路了,可以請問一下,王十字車站怎麼走嗎?]

有點熟悉的女聲對自己說著,雷木思回頭,一頭長到腰際的黑髮,熟悉的瓜子臉,還有她身上的百合清香讓雷木思當場愣在原地,而那女人一看到雷木思,也愣在原地。

[.....雷木思?]

女人絕美的容顏和宿華的身影重疊,雷木思克制不住自己,行李箱一丟就緊緊的抱住了她。

宿華一愣,也伸出溫暖的雙手輕抱住了他。

[我回來了。]

於是她對雷木思這麼說著。



TimeFlies~* 94/9/22




《純真》

一個瞎了右眼的女孩。

[.....這裡是哪裡?]

她有著長至腳跟的頭髮的,穿著拖曳在地上的和服,戴著黑色眼罩,手上卻抱著一個同樣戴著黑色眼罩,可愛的包子臉上勾起醉人笑容,眼神迷人且奸詐,穿著軍服的娃娃。

[.....咦?羅伊的娃娃怎麼抱在我的手中......?]

她望著現在她坐著的地方,一個紅色的車廂內,列車即將到站。

[.....咦?]

她打開車門,看著呆立在前方的長髮男孩。



他和她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姐啊,妳什麼時候身上有百合花的香味?』

『有喔....大概是莉莉幫我打扮的時候弄上去的吧。』







最近雷木思和艾思一起出去的時間變少了,天狼星很樂於這樣的改變,甚至還當著宿華的面抱著艾思,向雷木思宣示艾思是他的所有物....抑或著是情人?

而宿華看到這種情形只是默默的走開,接著在葛萊分多塔的房間裡就會傳出某隻人妖的哀嚎。





雖然出去的時間變少了,但是相對的,天狼星越來越好奇他們出去的那段時間做了什麼,當然以狗的大腦容量來說,想像到的是不外乎是那種圈圈叉叉十八禁的東西。

所以他決定跟蹤他們,據說是因為好奇。

[不....與其說是好奇,不如說是在忌妒.....好痛!不要打我!]

[什麼忌妒?我是擔心艾思!]

[既然不是忌妒.....那風宿華呢?]

[喜歡他啊。]

詹姆看到天狼星的反應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頭望著上次偷拍莉莉的照片,照片中的莉莉點著頭,看起來非常同意詹姆所說的話。

[莉.莉莉~~~~]

詹姆因莉莉第一次同意自己的意見而感動的大喊著,用他的香腸嘴貼近了照片,照片上的莉莉驚愕的看著香腸嘴正逼近著自己,到了像框邊死命的比著中指。

[我先借走了。]

天狼星滴汗的看著進入失魂狀態的詹姆,隨手拿起擺在一旁的隱形斗篷步出門外。





[說!!你為什麼會喜歡上賽佛斯勒‧石內卜!!!]

宿華指著正在吃洋芋片的言寧大聲說著,莉莉去開級長會議所以不在場。

[我不是跟你講過了嗎,因為他可愛,有夠像女生啊ˇ還有還有,他是第一個我告白之後打我巴掌的人耶對了對了,他還是在你發飆的時候沒逃走的人,將來如果你發飆的話,你的弟媳...不對,妹夫說不定會保護我呢ˇ。]

說完拿著洋芋片的言寧呈現心花朵朵開的狀態,看的宿華懷疑言寧因為變成女生受到太大的刺激而精神異常。

[我可憐的弟弟.....姊姊帶你去龐苪夫人那.....]

說完宿華心疼的抱著言寧,言寧皺眉的推開宿華。

[為什麼我喜歡我的親親賽佛就是神經病?]

言寧不滿的嘟著嘴,可愛的表情絕對讓一堆人噴鼻血而死。

[因為你從男生變成女生再喜歡上男生,這很奇怪。]

[我把我的親親賽佛當成女生看,這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反倒是你......]

[啊?]

言寧一臉欠扁的樣子看著宿華,後者露出疑惑的神情,順便拿了一片洋芋片塞進嘴裡。

[你越來越像女生了,而且是那種情竇初開,正值懷春時期的女生喔。]

宿華愣住,接著頭上冒出青筋,狠狠的搥了言寧一拳,痛的言寧都流出眼淚來,那種楚楚可憐的樣子絕對會讓人不怕死的跑去挑戰宿華。

[你這小子~~~~我本來就是女生!!!!]

[本來就是女生?]

言寧挑眉,把剩下的洋芋片都倒進嘴巴裡。

[可是我好像記得某人曾經因為校長機車所以當全校學生面前放火燒了他那禿頭只剩剩下的頭髮,然後毆打騷擾你的人把他打到現在都沒醒來,就是因為這件事所以某人才會在北京惡名昭彰沒人敢娶。]

[..........]

宿華聽了這些事後只是埋進枕頭不回答。

[還有一件事,我聽說在這裡有個好像有被SM癖好(因為被宿華打還喜歡她)的花花公子跟你告白?接著又跑去跟一個跟你很像的人在一起。]

言寧拿出另一包甜食開始吃,宿華原本埋進枕頭的臉抬了起來。

[跟我很像?]

[就是那個一臉純真,有著綠色瞳孔還有綠色頭髮的那個人啊,我記得是鄧不利多的乾女兒.......]

[艾思?我和他很像?]

宿華疑惑的皺著眉,她可不認為艾思和自己很像。

[對啊,除了你的鳳眼,髮色及瞳孔的顏色還有氣質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很像,連你身上的莉莉幫你弄的百合清香都很像。]

宿華的眼神在聽完言寧的話的那一瞬間轉變成驚訝,她跳了起來盯著言寧,看的言寧很不習慣。

[天狼星他玩過的女人都是怎麼樣子的?你通常都會摸清楚別人的底細,所以你應該有探聽到吧?]

她激動的搖著言寧的身子,這小子要打聽人的話連那個人最喜歡的顏色都會問,而且還會記的牢牢的,所以她一定有探聽到。

[有啊,長髮,體味是花香,還有瓜子臉.......靠,不會吧。]

言寧說出了很沒氣質的話之後一臉擔心的樣子看著宿華,宿華放開了言寧的身子,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姐?你要......]

[我出去一下,只是確認一下事情。]









天狼星的身體罩著隱形斗篷悄悄的跟在雷木思和艾思的後面,一臉不悅的盯著雷木思那隻牽著艾思的手,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對艾思的心意。

雷木思帶領著艾思緩緩的走入有著昏暗燈光的隱密長廊,艾思一臉習慣的望著眼前的長廊,雷木思則是掛著一貫溫和的微笑,捧著一本書,這讓天狼星感到疑惑以及不滿,難道真的像自己所想的那種圈圈叉叉年齡禁的東西嗎?天狼忍住把艾思搶過來的衝動緩緩的跟在後面。

他們走入了一個地牢,空氣中飄散著艾思身上特有的百合清香。

當然天狼星也跟了進去,但他絲毫沒在注意正在擊昏艾思的雷木思。





他看到了一個很大的冰塊,裡面有一個傷痕累累的艾思,眼前的人兒半睜著眼睛,透露出無奈以及傷心,看的天狼星有點心痛。

[睡吧,你很快就會好了。]

雷木思撫著艾思的頭,拿出剛剛捧在手上的書開始翻閱著,從夾在書中間的書夾來看,這本書他已經看了很久。

天狼星脫掉隱形斗篷,無視於雷木思有點驚訝的眼神,坐到了他的身旁撫著艾思的髮絲。

[雷木思,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嗎?]

雷木思微笑不語,遞給了他手上剛剛在看的書,天狼星靜靜的接過那本書,開始翻閱著。






過了許久,天狼星停了下來把書還給了雷木思,接著目不轉睛的盯著躺在床上的艾思。

[......天狼星,你有沒有發現到一件事?]

雷木思開口問著,天狼星不捨的把眼神移到了雷木思身上。

[什麼事.....?]

[你以前所交的女朋友,其實都是艾思的代替品?]

[......我知道,包括宿華,她的長髮,她的臉,還有她轉進來第二天身上就有的百合清香。]

天狼星的臉沉了下來,再次伸手撫著艾思的髮絲,一瞬間,擺在旁邊的冰塊爆開,濃郁的百合花香飄散在空中,而冰裡的艾思也消失了。

[在冰裡,全身是傷的艾思是之前靈魂因為時間的關係而幾近毀滅的那個艾思,鄧不利多即時的把她的靈魂封在那裡頭。]

雷木思看著那一片片掉落下來的透明碎冰露出微笑,天狼星也笑了,而原本在床上沉睡的艾思緩緩的睜開眼睛,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天狼星。

[雷木思,我告訴你喔........]

[嗯?]

雷木思看著蹲下身撫著艾思臉頰的天狼星,他露出溫柔的微笑。

[就算艾思不是我前世的戀人,我還是會愛上艾思。]

天狼星溫柔的說著,艾思不可置信的用雙手摀住嘴巴,積滿眼框的淚水輕易的流洩了出來。

他無聲的抹去了艾思的眼淚,覆上了她的唇。

門後窺探的人影,在那一瞬間逃出地牢。




[老姐,你終於回來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老姐?]

言寧驚訝的看著門口眼框微紅的宿華,原本躺在床上看書的莉莉也跳了起來,擔心的跑到了宿華的面前。

[怎麼了,宿華??發生了什麼事?]

宿華一語不發,言寧嘆了口氣走下床伸手抱住了宿華,宿華一愣,在言寧的懷裡像小孩似的大哭了起來,還一邊喊著我一點也不喜歡他之類的話。

[老姐,你就好好的哭吧......]

言寧輕拍著宿華,宿華還是不停的大哭著,言寧沉下了臉,莉莉靜靜的看著言寧,她竟然露出了那種我要保護姐姐,十足的男子漢表情。




[我明天就會幫你出氣的,我保證。]

言寧輕聲說著,抱緊了宿華。

<待續>


冰封-完結篇預告


[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雷木思,這首宋詞很美對不對?]

梧桐花飄落在宿華的身邊,她露出憔悴的笑容,和雷木思背靠背的靠在梧桐樹下。

[是啊,好美的宋詞。]

雷木思輕聲說著,轉身抱住了宿華,純白的梧桐花瓣交錯在宿華的黑髮中,形成了強烈對比。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忘了他,我就不會那麼痛苦了吧,也許,逃避才是最好的選擇。』

她淡淡的說著,依賴性的窩在我的懷裡,我安慰的摸了摸他的頭。

『但那畢竟是如果,也許,我雖然無法給你正確的答覆,但是我很肯定的是,如果你忘掉他的話,你的樣子會比現在還要糟。』

我正經的回答著,他給了我一個苦笑。※





[艾思呢?]

[不知道,大概是和月影出去了吧,他們每次都很晚才回來。]

[月影那傢伙.....]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了,艾思的床還有雷木思的床依然空著。

要約會也不是這樣的吧?天狼星恨恨的想著,完全忘了某人以前常溜出去和一堆女生約會的事情。

至少自己在艾思的名義上也算是她的監護人,要溜出去也要經過自己的同意吧,天狼星臉上的表情漸漸扭曲了起來。

[老兄,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表情那麼的變化多端。]

詹姆懶懶的說著,手上抱著寫著"莉莉"名字的抱枕。

[擔心艾思不行喔。]

天狼星白了他一眼煩躁的坐了下來,抓亂了自己的長髮。

[我們回來了。]

雷木思爬了進來,在他背上是熟睡的艾思。

[艾思怎麼了?你們去了哪裡?]

原來你也會說這種話啊,雷木思壓下心裡的不滿,把艾思放到了床上蓋好被子。

[沒有啊,只是去外面逛逛。]

雷木思聳聳肩,這種態度讓已經很火的天狼星更是火上加火。

[去逛逛?你們從早上就出去到了現在才回來,你竟然還理直氣壯的跟我說去逛逛?]

[獸足,你如果有時間對我發飆,不如把你對宿華的關心全都移到艾思身上吧,我今天很累,我要睡了。]

雷木思不理他就爬上床睡覺,詹姆無奈的笑了笑,看著呆在原地的天狼星,關燈睡覺。

詹姆覺得他們的友情不可能就因為幾個女人而這樣瓦解掉,所以他並不擔心。









[你們聖誕節不是要回去嗎?]

宿華跳起來對著他的親生爹娘大叫著,此時他們正在悠閒的喝著茶。

[因為言寧他要過來過節啊ˇ]

[霍格華茲不是你的家啊啊啊啊!!!!!]

宿華的理智線終於斷掉了,開始翻桌。

[喔呵呵,我的兒媳婦,言寧大概今天就要到了ˇ]

[.....風爸爸....我叫莉莉,不是你的兒媳婦....]

坐在教師席上的鄧不利多哈哈大笑著,麥教授則是皺眉,心裡計算著要把宿華扣幾分還要做幾次勞動服務才好。









[你們這兩個不知羞恥的混蛋爹娘!!!!]

一個嬌媚但是卻帶著極度憤怒的女聲大喊著,原本在翻桌的宿華還有說服莉莉當他兒媳婦的風爸爸風媽媽回頭一看,一個極度美麗的女子正拿著行李廂氣沖沖的走到了他們的面前,他穿著不合他C罩杯尺寸的中國服衝了過來,讓留下來過聖誕節的男生個個噴鼻血昏倒,除了剛剛皺眉的看著宿華翻桌的某史萊哲林學生以外。

[你是.....?]

[你們這對死沒良心的爹娘竟然忘了你們的兒子?!]

一瞬間靜了下來,宿華衝上前不可置信的盯著那兩團肉。

[言寧?]

[廢話!!]

宿華伸手去摸那兩團肉還順便捏了捏她那細緻的大腿,接著不可置信的放開了自己的手,那個被她摸的人則是無奈的看著他的姐姐。

[啊啊啊----我夢寐以求的C罩杯竟然長在我那騙死人不償命的老弟上----而且還那麼好摸---這世界還有天理嗎嗎嗎嗎----]

[重點就是C罩杯啊----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們知不知道老姐那A罩杯的衣服穿起來很不舒服耶!!!]

言寧拉著她爹娘的衣襟大叫著,她爹娘則是拿著扇子呵呵笑著躲避言寧的眼神。

[你知不知道我前幾天生日的時候就在我眾女朋友的面前變成女生這件事是有多.......]

[言寧,你剛剛說什麼?我那A罩杯的衣服很難穿?]

[親,親愛的姐姐,我沒有說.....]

她放開她爹娘的衣襟後退了好幾步,大家都有見識到宿華發飆的時候是怎樣的情況,何況是跟她從小被她打...不對,疼到大的弟弟(妹妹?)。

接著宿華開扁,鄧不利多笑笑的趁宿華開扁的這段時間走下去把桌子都回到它原來的位子,接著跟風氏夫婦交談了幾句話,又呵呵笑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宿華代替她已經被打成爛泥的弟弟....應該是妹妹發問著,此時他們的位置正在校長室。

[話說言寧出生的那一年.....]

承言站了起來一臉裝帥的樣子遙望遠方,眼角似乎沁出了淚水?

[宿華你也知道我們是發明新魔藥的負責人,那時候我們夫妻倆剛發明了一種變性藥水。]

[然後我們就把那種藥水滴一滴在言寧要喝的牛奶裡,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們,我知道這種藥水不會死人,也會成功變性,但是就是不知道藥水的時效多少.....]

梓寧躲在角落畫圈圈的說著,讓宿華聽了差點昏倒。

[結果到了言寧十三歲的時候,看到他已經開始遊走於花群中,我們怕言寧將來回復女生的身份的時候會鬧自殺,又聽到世界上最偉大的魔法師鄧不利多的學校霍格華茲要和宿華你的學校舉辦交換學生的活動,你又剛剛好是所有科目都全校第一名的優等生,我們又剛剛好是符咒學的老師,所以.....]

[所以你們就把我送來這裡先跟鄧不利多校長混熟後,再和一直很想去中國參觀的孚立維教授交換你們的位置?]

宿華不等承言說完就懶懶的說出這段話,她的爹娘點了點頭。

[你們算什麼父母啊,竟然餵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變性魔藥?]

她話中的怒氣所有人聽的很清楚,風氏夫妻慶幸自己現在在校長室,宿華才不敢輕舉妄動。

[所以你準備要把言寧帶到鄧不利多校長面前請求他的幫忙,卻沒想到在言寧十三歲生日的時候他自己就已經變回女生了?]

[小宿華你好聰明喔~~~]

梓寧準備撲抱她的女兒,她白了自己的母親一眼,自顧自的說下去。

[依照言寧的個性不是會發瘋就是會自暴自棄變成同性戀,所以現在.....]

[老姐,你說錯了。]

從後面傳來一個嬌媚的懶聲,言寧已經換上和她尺寸相同的衣服靠著牆邊。

[言寧?]

[你們這對爹娘給我滾回中國去好好的教書,我已經通知孚立維教授回來了。]

親生爹娘露出燦爛的笑容,確信親子關係不會破滅後就走出校長室整理東西。

[校長,真對不起,麻煩你那麼多....]

[不會的,喔呵呵呵。]

[那就好,那我們先出去了。]

宿華忍住白他一眼的衝動禮貌的走出校長室的大門,牽著言寧的手走了出去。




[你剛剛說我說錯了是怎麼回事?]

[我沒發瘋也沒變成同性戀。]

[怎麼可能?]

宿華盯著那正懶懶的望著自己的弟...不對,妹妹,她依然不習慣自己弟弟或是妹妹胸膛上比她大兩倍的那兩團肉。

[是真的,我愛上賽佛斯勒了。]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狼星,我要抱抱。]

[.....啊?]

[抱抱。]

艾思伸出雙手,天狼星無奈的看著幸災樂禍的兩人還有皺眉的一人。

[.....好。]

她綻放出笑靨,撲進了天狼星懷裡把玩他的長髮。

[你們覺不覺得艾思變的越來越像小孩了?]

[對啊......總覺得...該怎麼說?變的越來越單純了。]

詹姆說著,雷木思的心抽痛,站了起來牽起艾思的手往外走。

[雷木思?]

艾思睜著大眼不解的望著雷木思,雷木思淡淡的笑了笑。

[我想要去外面看書,你們先去睡覺吧。]

雷木思頭也不回的關上門,天狼星皺眉,看著雷木思這樣的舉動有點生氣的躺了下來。

[月影最近變的怪怪的.....還有你也是,獸足。]

詹姆說著,望著閉上眼睛假裝睡覺的天狼星。






[為什麼你堅持要成全他們呢?]

雷木思喃喃的說著,看著書中的某頁。

[雷木思雷木思,這個好像我喔!]

艾思指著書上的圖片---一個穿著淡綠色的皺褶洋裝還有拿著百合花的沉睡少女被冰封在冰裡面,雷木思淡淡一笑。

[對呀,好像你喔。]

雷木思和艾思相視一笑,接著當雷木思把視線轉回書裡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個疑點。

[.......百合花怎麼不見了呢....?]

[雷木思,我想睡覺。]

艾思打破了雷木思的沉思,揉了揉眼睛,雷木思閤上書笑笑的摸著他的頭。

[睡吧。]

[嗯......]

艾思沉沉睡去,雷木思纖細的手指滑過書脊,最後他的指尖停留在作者的名字上面。

『塞恩斯.理德。』

他翻開了第一頁,第一頁的上方有一個跟雷木思長的一模一樣的人的相片,然後相片下方寫著一行字。

『以下內容的人,事,物,全都是真的,沒有半點虛假。』

雷木思苦笑的看著第一頁,原來自己的前世有寫過這本書,而且曾經有參與過他們的生活。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感受才會特別深刻吧。





[為什麼你們會來這裡?!]

[因為好玩....不對不對,因為想我們的親親女兒啊ˇ]

[......]

別以為我沒聽到因為好玩這四個字!!宿華暴怒的想著。

[風爸爸風媽媽你們好。]

至少朋友的爸媽要問候一下,莉莉想著,承言摸了摸莉莉的頭。

[你好啊,我跟你講喔,我家有一個兒子叫言寧,不彷考慮.....]

[不准把莉莉納入你的兒媳婦名單中!!言寧那傢伙已經夠花了,我可不要讓他殘害我的朋友!]

[好啦好啦。]

梓寧一臉可惜的說著,然後從他的背後蹦出一個黑黑軟軟長長的物體。

[咦......?]

那個小東西跳到了宿華的身上,親暱的摩蹭著宿華的臉的。

[小宿!]

宿華綻放出笑容,但是那個叫小宿的東西卻讓莉莉放聲尖叫。

[莉莉?]

[蛇啊!!!]

[放心啦,小宿他不是毒蛇,而且他也不會咬人的。]

莉莉原本有點緊繃的臉放鬆了下來,但是還是後退兩三步,宿華看到莉莉的反應嘆了口氣。

沒錯!那個叫小宿的蛇就是宿華的寵物,有著烏黑到閃閃發光的鱗片,還有雙深黑的細眼。

[喔呵呵,我的女兒,你高興了吧。]

[我很高興啊ˇ,我明天要帶這條蛇去上課!]

[.....那布萊克...?]

[管他去死,反正順便防身.....啊,糟了。]

宿華瞄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爹娘,他的娘感動的握起他的雙手,他的爹則感動的抱住她。

[孩子的娘~~~我們家宿華終於有人追了~~~]

[但是追他的人是個超級花花公子。]

莉莉在旁邊暗暗的說著,宿華驚訝的望著她。

[孩子的爹~~~不枉費我們把她推薦到霍格華茲的苦心啊啊啊~~~]

[原來你們是為了要她找到可以嫁的對象....]

莉莉再一次在旁邊暗暗的說著,宿華得知真相後握緊拳頭。

[你們這對混蛋夫妻!!!!]

莉莉退到了一旁去,專心的看著第二次女兒毆打親生爹娘的場面。











[呀啊~~~不要靠近我!!!]

[走開走開!!!]

一堆女生看到宿華飛的飛逃的逃,宿華看了看他們的舉動後把小宿拿過去靠近他們。

[呀啊啊~~~~]

[.......]

看到他們的反應,宿華覺得越來越好玩,越來越靠近。

[宿華,你幹麻玩她們?]

[她們就是當初欺負艾思的人啊。]

小宿高興的舔了舔宿華的臉頰,此時小宿正繞在宿華的脖子上。

[那是應該的。]

[宿華!]

宿華轉過身來,發覺天狼星正笑笑的站在她身後。

[幹麻?]

她不悅的皺起眉來看著天狼星,撫著頸間的小宿,昨天已經知道他的目的根本就是想要再征服一個女人而已(因為他很花),所以她打從心底瞧不起他。

[怎麼對我這種態度?]

[那不然你要我把你踹死嗎?]

[怎麼突然改變那麼大?]

[小宿我們走吧,有活青蛙喔。]

宿華轉身就走,天狼星握住了她的手疑惑的望著他。

[別扯開話題!說清楚!]

[喔喔喔,這就是我們的女婿啊,長的還不錯嘛。]

[你們什麼時候訂婚什麼時候結婚?蜜月要去哪?] 

風氏夫妻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一人握著天狼星的手一人搭著天狼星的肩。

[......啊?]

天狼星愣在原地,宿華全身冒起火來,嚇的小宿逃到鄧不利多那裡。

[你們這對不良夫妻!!!]

路人甲乙丙丁兼天狼星的結拜兄弟都退了開來,為什麼會扯到天狼星的結拜兄弟呢?那當然是因為這次連天狼星也被挨打了,眾人就看著女兒痛毆親生父母和追求者的場面。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果然是這樣嗎.....?]

雷木思翻閱著書,沉下了臉。



他無法想像,天狼星知道事實的時候會有怎樣的表情。

還有,如果艾思自己本身也不知道這件事......

雷木思皺了皺眉,闔上書,離開圖書館。








[艾思怎麼了嗎?]

詹姆看著正睡在粉紅色大床上的艾思問著。

[什麼?]

[他睡覺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大概是最近消耗的精力太多了吧。]

[還有她會自己穿衣服了耶。]

[這樣很好啊,我就不會流鼻血了,我們要不要先去上課?]

[.......好啊。]

天狼星並不覺得這件事有什麼奇怪的,詹姆沉了沉臉關上房門,在門內的艾思爬了起來,雙眼無神的望著門。

[艾思?]

雷木思走了進來,艾思一反剛剛的樣子,露出笑容,開心的牽起雷木思的手。

[天狼星和詹姆呢?]

艾思睜著大眼問著,雷木思坐了下來。

[他們剛剛才出.......]

雷木思閉上嘴巴,凝重的望著艾思。

[不用在躲起來,我已經知道了。]

雷木思露出笑容,艾思愣住,接著閉上了雙眼,再睜開後,她露出了接受的笑容,完全不是艾思會笑的那種笑容。

[你知道了啊?]

[你為什麼會被封閉在冰裡?]

艾思無奈的笑了笑,抬頭呆望著天花板。

[好幾世紀前,我依然是叫艾思,生活在一個小村莊裡,然後在森林裡遇到了喬裝成獵人的卡洛王子,也就是天狼星。]

雷木思沉了沉臉,想問她的話吞了回去。

[我們彼此互相吸引,經歷了很多事,最後因為有人以卡洛的性命要脅我,我只好把自己的身體封閉了起來,靈魂守護在卡洛的身旁,最後卡洛死了,我的靈魂也被喚回去封閉我身體的地方,等著卡洛的轉世來把我接出來,鄧不利多在旅行中看見了我,把我帶來這裡,再幫我找卡洛的後世。]

[.....果然是這樣......]

雷木思嘆了一口氣,安慰似的摸了摸艾思的頭。

[過幾分鐘後我就會因為時間的耗損而消失,留下開朗純真的艾思。]

[你的意思是.....?]

[我把自己的靈魂分成了兩半,一半是純真不會思考的我,一半則是背負著過去所有記憶而痛苦,會思考的我,而我的另一半會一直像小孩似的陪伴著天狼星。]

[這樣真的好嗎.......?]

雷木思皺了皺眉,他並不認為逃避是好方法。

[宿華是個好人.........其實天狼星高興就好,我無力干涉他的想法。]

艾思苦笑,雙眼的薄霧再次的糢糊了她的視線。

無力干涉他,是因為已經徹底傷心了,所以才會無力去干涉嗎?

[可是你不是等了他好幾個世紀嗎?這樣真的好嗎?]

[也只有這種辦法,那不然我不知道這個沒有"純真"控制的靈魂會做出什麼事。]

艾思嘆了口氣,望著雷木思。

[我該走了,再見。]

艾思閉上眼睛躺到雷木思的懷裡,一縷白煙從她的身體飄出,接著在空氣中漸漸分解成水氣消失。

雷木思愣愣的看著那縷消失的白煙,望著懷裡沉睡的艾思,悲哀沁入了雷木思的心裡,他突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明明她是那麼的喜歡天狼星,為什麼他要這樣做?自己真的很不懂。






[啊啊~~~要怎麼辦啊~~]

[拒絕他對你來說不是難事啊。]

莉莉坐在床上看著走來走去幾近崩潰的宿華輕鬆的說著。

[我當然知.......]

她握拳大聲的說著,但話說到一半他立刻紅了臉,過了許久滿臉通紅的踹倒桌子。

[啊啊~~~倫敦是個會砍熊貓頭的恐怖地方啊~~~]

[......為什麼會砍熊貓頭啊.....]

莉莉看著快發瘋的宿華輕嘆口氣站了起來,拍了拍她的肩膀。

[如果你喜歡她就答應,如果你不喜歡她就拒絕,那麼簡單的事依你的聰明才智應該很容易決定才是。]

[可是.....]

宿華睜大眼睛,好像想到了什麼東西。

[對!我要告訴我爹!我要看看他有什麼反應!他絕對不會答應的!!很好!!我現在就去寄....]

說時遲那時快,窗外的貓頭鷹丟進一封信,莉莉仔細的看著封面上的文字......她看不懂。

[這是.....]

[為什麼爹會剛剛好寄信來.....我有不好的預感.....]

宿華滴汗的撿起那封信,信封上寫的事我的親親女兒小宿華收。

〔TO:我的親親女兒

爹好久都沒看到你了,記得要在新年的時候回家來看看我和你娘啊。

你在北京這已經沒人會娶了,所以看到中意的你就要把他綁回來啊~~
      
      記得不要太麻煩鄧不利多喲~~   你親愛的爹&娘 上〕

[去你的!!!你們這對白目父母!!]

宿華用中文咒罵一聲後,氣憤的撕毀有愛心塗鴉在上頭的信紙。

[你爸媽說什麼.......]

宿華把信裡的內容翻譯給他聽,讓莉莉聽了直滴汗。

[所以說你要帶布萊克那傢伙去北京?]

[......啊啊啊莉莉你說什麼東西啊~~~~]

擺在一旁無辜的椅子成為她的犧牲品。

[應該已經發洩完了吧?我們快走啦,再不快就來不及了。]

[.....好啦......]

宿華洩氣的垂下頭離開房間,原本被撕碎散落在地上的信紙幻化成兩個人影。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個傢伙.......]

宿華顫抖的指著坐在座位上的天狼星,天狼星露出笑容。

[因為我們是同個年級又是同個學院的啊.....]

莉莉拉了拉依然在顫抖的宿華到位置上,望著天狼星,臉紅到肉放在臉上還會熟。

這節是符咒學,所有人的手中都握著魔杖,每兩個人都面對面作者著,很不巧的是,宿華的對面是天狼星。

『答應我了嗎?』

『.........』

宿華撇過頭去選擇不回答,不時的用眼角瞄著天狼星,後者給了他一個足以讓人臉紅到燒起來的燦爛笑容,前者看到他這樣的笑容給了他一個白眼。

[喔呵呵呵~~~]

一個讓宿華全身戰慄的熟悉聲音響起,她臉色發白的轉向左前方,不可置信的看著笑聲的來源者,來源者撲向了他,後者驚嚇過度揍了他一拳。

[哇啊~~~親愛的,我們女兒竟然會揍她的爹!我們是不是沒有去感謝送子娘娘....]

[對啊對啊~~~這小丫頭真是大逆不道~~~我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

一個貌似宿華的女人衝了過來激動的抱住了那個有著小鬍子的男人,全部的人都驚訝的望著他們。

[呵呵,各位別驚訝,這位是風承言先生,還有這位是閔梓寧小姐,是幫孚立維教授來教導各位符咒學的,順帶一提,這兩位是宿華同學的父母。]

鄧不利多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冒出來的,他笑笑的說著,全部的人眼光都朝向了宿華,宿華低著頭,鄧不利多笑笑的走出去之後宿華站了起來,雙眼冒火的看著她的爹娘。

[.......爹娘.....你們寄那封信不怕我見到你們的時候會做出大逆不道的事.....?]

宿華活動活動了身子,拳頭捏的滋滋作響,全部的人都往後退乖乖的看著自己的書,其中有一些人不怕死的則是看著女兒痛毆親生爹娘的場面。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

[你在念什麼鬼東西?]

[吵死人了!老娘念什麼干你屁事啊!]

當宿華正翹著二郎腿窩在沙發上拿著宋詞唸詞的時候,天狼星很不識相的靠近了她。

想當然,因為背不起來而滿腔怒火的宿華狠狠的把天狼星踹倒在地,順便再多踹幾腳。

[明天就要舞會了....怎麼辦啊....]

一想到自己要上台表演,宿華就覺得自己怎麼那麼命苦,一來到這裡就要被人虐待!(想的太嚴重了。)

[對了,你有沒有舞伴啊?]

天狼星趴在沙發邊緣問著,宿華合起書來皺了皺眉。

[怎麼可能有,幹麻問這個。]

[因為我沒舞伴。]

天狼星簡單的回答著,宿華挑眉。

[想找你還有我的男生多到繞霍格華茲十圈都不夠,怎麼說沒有人,何況還有艾思啊。]

[艾思她不會跳舞,何況我就是想要找你。]

天狼星堅定的說著,宿華愣住,接著露出絕美的笑靨。

[請你先搞清楚,本小姐哪有這種時間陪你這個路人甲跳舞-----!!!!]

她踹了天狼星一腳之後便捧著那本宋詞走開,詹姆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第一次被拒絕耶,哈哈哈哈。]

詹姆走過去拍了拍天狼星的肩膀,天狼星露出一絲笑容。

[你應該知道....]

天狼星緩緩的站了起來,眼睛裡閃著勝利的光芒。

[當一個女生紅著臉拒絕你的邀請時,那是代表什麼吧。]

詹姆愣了一下之後就繞住了天狼星的肩膀,大叫你好樣的連那個風宿華都敢釣上。

[別這樣說,我這次可是認真的。]

天狼星嚴肅的說著,詹姆愣住。

[真的?]

[真的。]

接著整堆人笑鬧成一團,只有孤獨在一旁的艾思落寞的垂下睫毛,自己走上樓梯,回到寢室去。

雷木思看了看艾思,再看了看在人群中笑鬧著的天狼星,決定跟著艾思回到寢室。







[艾思,怎麼了嗎?]

[咦?]

[怎麼突然回寢室了?]

[沒有啊....人家只是好想睡覺。]

艾思開朗的跳上一直都沒睡的粉紅色大床,雷木思皺了皺眉頭。

[你不是一直睡在天狼星那裡嗎?]

[咦?這不是天狼星的床嗎?]

艾思睜著大眼問著,絲毫沒有說謊的現象。

[那不是天狼星的床,這....]

雷木思閉上了嘴,接著露出笑容,拍了拍艾思的頭。

[沒事,睡吧。]

[嗯!]

艾思乖乖的閉上眼睛,過沒多久就沉入夢鄉。

確認艾思已經睡著的雷木思皺了皺眉,想起之前在圖書館看過的書中片段。

如果串連起之前天狼星說的他解救艾思的片段....?

[是這樣的嗎....?]





宴會開始的前幾分鐘湧入人潮,其中都是打扮的比平常完全不同,企圖吸引男生目光的女生,還有已經和舞伴約好要找她的男生。

[艾思沒來嗎?還有雷木思呢?]

[艾思在睡覺,雷木思說不想淌進這團渾水中。]

穿著帥氣燕尾服的天狼星一走入大廳就完全吸引了在場女士的眼光,然後一團女生圍在天狼星的身邊邀舞,詹姆則是找著她未來老婆莉莉的倩影,但是莉莉已經先去幫忙宿華裝扮了。





[我實在不想彈古琴.....]

宿華無奈的想著,雖然她是大戶人家的閨秀,但是他實在是不喜歡那種女孩子在玩的東西,他寧願表演雙節棍(?)也不想表演這東東....

[別這麼說啦,我很想看你表演。]

[.....唉,我就是拿你沒輒,天....布萊克來了沒?]

[我看看.....]

莉莉探出簾幕,看見了一個在女生群嬉鬧的混蛋(天狼星),還有一隻死黏人的蒼蠅(詹姆)拼命的向他揮手,他嚇的拉上簾幕而且還全身發冷了起來。

[莉莉,怎麼了啊?]

[沒事,他已經來了。]

[那我要看....反正都已經打扮好了。]

[不要看!]

已經打扮好的宿華準備起身看看天狼星能扮出什麼鬼樣子來,但莉莉強壓他到椅子上。

[為甚麼不能看....]

[因為...因為如果我被波特發現的話....]

[....說的也是。]

宿華重新坐了下來開始用古琴試音,莉莉捏了把冷汗,如果讓他看到剛剛那種景象的話......舞會會場一定會在一夕間毀於一旦.....

鄧不利多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宿華停止試音,莉莉則是無聲的比了大拇指要他加油後,就跳下教師席混入人群。

[現在,我們來歡迎我們今年的交換學生-風宿華來為我們帶來節目!]

全場不分男女歡呼聲四起,在教室席上出現了一個坐在木椅上,穿著無袖淡粉紅繡花上衣,下身則是搭配著上衣穿的長褲,臉上還擦了些胭脂的宿華,而他烏黑的秀髮用純白珍珠製的髮簪挽著,纖細的雙手掛上紫色的中國結手環,而白皙的脖子上則掛著按照中國結編織法製作的銀色墜飾,而在她的面前有一把放在桌子上的古琴,鄧不利多笑笑的用手掃過在場的每個人,讓他們能了解宿華的語言。




原本在歡呼的人群聲隨著宿華撩撥琴弦時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陣優美的吟唱聲還有琴聲。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悲切的情意訴說著無奈,所有的人都專注的聽著宿華的吟唱聲。

『都門帳飲無緒,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那霧沉沉的楚地天空一望無邊,讓人不禁想了好久都沒回去的家。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幾落清秋節。』

逢這冷落淒涼的秋天,離愁讓人感到難受。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淒厲的晨風和黎明的殘月讓人模糊自己的眼前的視線。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宿華停止吟唱聲,站起來淡淡的鞠了個躬,全場靜默,之後便是熱烈的歡呼聲。




[唱的很好。]

舞會結束後,天狼星把宿華帶到了空無一人的走廊上。

[你只是想要跟我說這句話喔?]

宿華一臉你很莫名奇妙的說著,天狼星搖了搖頭,宿華一語不發的準備回房睡覺。

[我喜歡你。]

宿華愣在原地,她轉身望著天狼星,皺了皺眉,臉上卻有退不去的潮紅。

[你....要騙人也不是用這種方法的吧?]

[我真的喜歡你,你不知道?]

[......]

宿華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天狼星,之後摀住了臉快速的逃跑。

[......]

天狼星淡淡的笑了笑,轉身準備回房間。

[艾思?你不是在睡覺嗎?]

她一轉身的時候就看見站在他後方,一臉皺眉,好像正在思考喜歡是什麼意思的艾思。

[你們在做什麼呢?]

[沒事。]

天狼星撫了撫她的頭,牽著她的手準備回房。







此時,跟在天狼星背後的艾思臉沉了下來,望著他的背影,突然覺得天狼星和他自己好遙遠,即使兩人的身體那麼接近。





無形的壓力重重的壓在艾思的身上,艾思靜靜的望著他,雙眼的薄霧模糊了天狼星的背影。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只有永遠和瞬間,我寧願選擇瞬間,我也不要選擇永遠。











[那是鄧不利多的乾女兒耶....還是要偷偷的比較好吧?]

[就算動我想鄧不利多也不會怎樣的吧......你有看過鄧不利多對學生發火的嗎?]





[.......我怎麼覺得好像有人在背後說悄悄話?]

宿華牽著艾思的手穿著中國服在霍格華茲大大方方的走著,天狼星不在艾思的身邊,因為他被送去醫院廂房了,聽說好像要躺上幾小時。






[現在下手是最好的時機吧.....反正天狼星不在她身邊....]

[可是她身邊有那個功夫強到變態的風宿華......]

[..........]

剛剛我好像有聽到人罵我變態......宿華捏緊拳頭,嚇的旁邊的人呈鳥獸狀散開。

[艾思,你跟在我的身邊比較好。]

[知道了!]

她純真的笑著,宿華摸了摸她的頭,她的笑容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布萊克這傢伙有你在她身邊真的是走狗運。]

她下了這個結論。

[走狗運是什麼?]

艾思歪著頭不解的說著,宿華滴汗,他有時候真的懷疑艾思的智商到底有多少。

[風同學,請你過來一下。]

麥教授擋住了宿華和艾思要走的路,宿華滴汗,不會是昨天晚上還有今天早上毆打天狼星的事被發現了吧?

[請...請問有什麼事?]

[有人通報說你毆打布萊克同學的事是真的嗎?]

麥教授眼睛一亮,宿華流了一身冷汗,緩緩的點了點頭。

是哪個該死的渾蛋說的!她恨恨的想著。

[艾思,你在這裡乖乖的等著,如果有人要你跟他走的話你不要跟他走喔。]

宿華摸了摸艾思的頭,她笑笑的點了點頭,宿華微笑,轉身跟麥教授走進教室。

艾思靠著牆壁對路人微笑著,有的臉紅,有的冷漠的走開,有的還流鼻血。






[乾脆去廚房一趟在她的食物加點這個?]

一個少女露出燦爛的笑容,拿出一小罐裝有液體的瓶子。

[那是什麼?]

另外三位少女全都湊了過去,異常興奮的看著那一罐液體。

[一種麻瓜的化學藥劑,叫做硫酸,聽說可以讓一個人毀容呢!]

[好辦法!反正那些小精靈笨的跟一頭大山怪一樣!]

[可是這樣不太對勁吧,不是要讓他毀容?]

其中一個少女提出疑問,出主意的那個少女神秘的笑了笑。





[唉....果然被訓了一頓.....]

宿華嘆氣的走出門外,而且剛剛還被告知一件校長拜託自己的事......麥教授說如果不答應的話就要罰自己去用手刷圖書館的地板,圖書館的地板大到變態耶!只是打混帳布萊克一頓,反正他又死不了,幹麻還要這樣啊...

[宿華,怎麼了嗎?]

[沒事的,我要先回寢室去了。]

宿華摸了摸艾思的頭,把她帶到餐廳後就回去房裡了。

艾思興奮的望著餐廳裡因為接近中午時刻而到來的人潮,她走了一段路後突然停了下來,呆站在餐廳的中央,發覺到那個一直待在自己身邊的天狼星好像不見了?(為什麼到現在才發覺到.....)

她左望望右望望,望到一些因為和她眼神接觸的男生到噴鼻血。

[艾思!]

[啊!天狼星!]

艾思聽到了天狼星的聲音馬上豎起耳朵轉過身去,天狼星的手在滿滿的人潮裡揮著,她開心的穿越人潮奔了過去,當她穿越人潮到那裡的時候,發現原本在揮手的天狼星突然消失了。

[咦.....?]

[啊!對不起!]

[咦?]

她抬起頭一看,一盤熱湯從上方掉落......





[那個死暴力女!]

天狼星叫罵著,她早上被她打之後就被拖去了龐苪夫人那,在他身邊的三人因為已經聽慣他的叫罵聲了,所以都不去理他。

[.....餐廳那裏好像發生了什麼事了?]

詹姆好奇的望著被一團人圍起來的地方,天狼星停止叫罵聲,也望向詹姆正在望的地方,此時宿華恢復之前男性化的裝扮來到了餐廳。

[發生了什麼事嗎?]

宿華問著,議論聲充滿了整個餐廳,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哭喊聲,那哭喊聲令天狼星有點熟悉。

他衝進了餐廳,急忙的推開擋在路中央的人,因為他認出來那個陣哭喊聲,跟昨天晚上艾思要求自己和他睡的哭喊聲一樣,只不過這陣哭喊聲竟然讓天狼星整顆心都快破碎了。

他終於推開所有的人到了艾思的面前,然後他的心真的碎了,艾思無助的跪坐在地上摀著臉大哭著,而在圍觀的人鐵青著臉一副反胃的樣子,天狼星蹲了下來,她看到了艾思的臉和手愣住了。

他的皮膚被腐蝕掉了一大塊露出了細細的白骨,雙眼也被硫酸徹徹底底的腐蝕掉,看到這樣的天狼星沒有像看到這種令人反胃的樣子而鐵青著臉的人一樣,反而緊緊的抱住了她,艾思的哭喊聲漸漸的小了起來,變成了一陣陣抽泣聲。

[別擔心...沒事了!真的沒事了!我馬上帶你去龐苪夫人哪!]

天狼星抱著她衝出餐廳外,只見人潮因為沒有熱鬧可看而緩緩的散開來,宿華跳上餐桌,暴怒的盯著正在移動的人潮,而人潮因為宿華跳上餐桌停止了移動。

[是誰幹的!如果現在招的話我就會留命一條!如果不招的話可別怪我用各式各樣的酷刑咒來虐待你!]








[放心啦!這只是麻瓜的藥劑,雖然要花上幾個小時,但是保證不會留下疤痕。]

[那就好.....謝謝你!]

天狼星感激的說著,龐苪夫人笑笑的離開去整理藥品,在床上的艾思因為剛吃了藥,藥效發作而昏睡了過去。

[到底是誰做的.....]

[以後再慢慢查吧....現在他沒事就好。]

雷木思嘆了口氣坐在床舖邊,彼得露出擔心的眼神,詹姆則是沉著一張臉。

[她沒事吧?]

宿華衝了進來走到了床邊,看著慢慢復原傷口的艾思,鬆了一口氣也坐了下來。

[抓到兇手了嗎?]

[原本想關進地下室拷打的,但是被麥教授帶走了。]

[是嗎....]

天狼星望著她一身的男裝皺眉。

[你變成女生比較好看,你幹麻又變回來?]

[.......我本來就是女生!]

宿華揮了天狼星一拳。

[因為鄧不利多要我在下一次的宴會表演中國的東西!扮成這樣比較有那種味道出來。]

宿華受不了的攤手,四人組面面相覷,都有共同的想法:這個暴力女表演出來的東西能看嗎?



<待續>




大家的留言我過幾天再回喔orz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死平胸女!●!]

天狼星撫著臉說著,一邊施咒治療一邊咒罵著。

[難怪她當時是往女生寢室的方向走.....]

雷木思坐在床上說著....幸好當時在車廂裡沒有把他當作男人稱呼。

[天狼星身上有好多顏色的!]

[話說回來....]

眾人一律看向穿著白色皺摺睡衣.笑容滿面的艾思,她在無緣無故冒出來的粉紅色大床跳來跳去,還一邊興奮的大喊著。

[他怎麼會在這裡?]

詹姆提出問題,艾思跳下床跑去窩在天狼星的懷裡。

[不知道.....這裡多了一張床....鄧不利多這麼放心讓她跟我們睡在一起....?]

[管他的,艾思,去睡覺。]

天狼星準備把艾思抱到床上,沒想到艾思一手抓著天狼星一手抓著天狼星的床鋪。

[不要~~~~我不要離開天狼星~~~~]

艾思死命的巴著天狼星不放,天狼星皺了皺眉頭,雷木思想到天狼星穿粉紅色圍裙安撫著艾思,就笑了起來。

[月影,你在笑什麼.....]

詹姆看到雷木思的笑容感到有點寒。

[我想這大概是鄧不利多讓她跟我們住的原因吧。]

彼得恍然大悟的說著,天狼星無奈的看著在懷裡哭喊的艾思。

[別再叫了.....]

[我們要睡了,明天我還要去看我親愛的莉莉~~可不能讓他看到我有黑眼圈.....]

詹姆就這樣一邊碎碎唸趴了下來,雷木思則是又想到天狼星穿圍裙的景象一邊笑一邊趴了下來,彼得看到前兩個人都趴了他也跟著趴下來。

[......]

天狼星無奈的和艾思對望著,艾思停止哭喊,用淚汪汪的眼神看著天狼星。

[....睡覺啦!]

天狼星抱著艾思,一股腦的躺了下來。

[嗯!]

艾思往天狼星的懷裡鑽,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到底等了多少年.....才等到你這樣的擁抱我呢....?

......好像太多年了,我的手指頭都不夠數了。














過了好幾個世紀.....我才看見了你,也看見了溫暖的曙光。
















[他們兩個在幹麻?]

彼得看著在床上的兩人,穿上外套。

[獸足他....我都不知道他有這種嗜好......嗚嗚月影我們的獸足變了。]

說完詹姆直往雷木思身上躺,雷木思露出笑容。

[你不要把流出來的鼻涕往我身上噴,知道了嗎?]

他用溫柔的聲音回覆著,詹姆寒了起來,為什麼雷木思總開不起玩笑....

[知....知道了......]

[吵死人了......]

天狼星喃喃的睜開眼睛,他的頭現在正躺在一個柔軟的東西上面,也被一雙手抱著,所以他現在對吵醒他的人感到不悅,總而言之就是有起床氣。

[你先看看你是躺在什麼東西上面再說這句話吧?]

雷木思溫柔到毛骨悚然的聲音讓天狼星皺了皺眉頭,他抬頭一看,兩團淡皮膚色的東西擺在眼前。

昨天好像跟艾思一起睡.....?跟艾思.....!!!難不成......

他抬頭一看,女孩子特有的特徵正在他的眼前,他馬上跳下床,抱著天狼星的頭的艾思感覺到手上好像沒有東西了,她睡眼惺忪的爬了起來,身上的睡衣因為凌亂所以胸前的釦子完全解開----看到這幕的天狼星,一邊噴鼻血一邊擋在艾思的前面,彼得的鼻血早已流了滿地,詹姆則是紅著臉要求把艾思的臉變成莉莉....至於雷木思則是撇過頭不去看,但是臉上出現明顯的紅暈。

[天狼星怎麼流血了?]

艾思擔心的說著,昨天宿華把他打到重傷耶(都是內傷所以沒流血),現在只是流鼻血而已你擔心什麼啊。

[沒...沒事...快把釦子扣好....]

[我不會扣釦子。]

她再一次理直氣壯的說著,天狼星又變出一副墨鏡,戴了上去雙手又顫抖的幫他扣釦子。

[天狼星,我不會穿那長長的衣服。]

[........]

劫盜無言的看著指著長袍的艾思,鼻血狂流的天狼星煩惱的摀住眼睛。

[你們先出去,我幫艾思換衣服。]

[天狼星...你的鼻血還在流....]

彼得顫抖的說著,他們馬上被天狼星用魔法轟了出去。









[彼得!雷木思!詹姆!我們來了~~~]

[......天狼星,你的臉超紅的。]

[閉嘴。]

天狼星左右兩鼻孔都塞了衛生紙,艾思蹦蹦跳跳的下交誼廳,眾女生怒火直升,她怎麼從天狼星的房間走出來?

[宿華宿華,早安!]

她跑向正倚著桌子和莉莉談天的宿華,宿華看到了奔向她的艾思笑笑的抱住了她,她現在美到不可方物,身上穿的不是昨天的銀白色中國服,而是鑲著紅色金邊的淡粉紅的正統中國無袖上衣還有長褲,頭髮也不再是普通的馬尾,而是左右兩側都綁著辮子,頭上有兩顆用頭髮捲起來的包包頭,看的大家都不敢相信那是昨天的人妖宿華。

宿華看見走向這裡準備領回艾思的天狼星,挑釁的揚起眉毛。

[好狼狽啊,布萊克大少爺,是不是A漫看太多啦。]

她嘴角揚起的弧度表示對天狼星的不屑,天狼星露出紳士風範的把艾思搶了回來,他原本想回說,不是A漫看太多,是真人裸體展示看太多。

[你看起來還蠻不錯的嘛~~~終於變成女人啦?]

天狼星抬起她的下巴,原本以為會出手的宿華反而有點愣住,過了一段時間才掙脫了天狼星的手。

[宿華我跟你講喔,天狼星人很好,還幫我穿衣服,所以你不要跟他吵喔!]

艾思看到有點火爆的氣氛拉著宿華講著,原本愣住了宿華突然醒了過來。

[.....幫她穿衣服....?]

宿華揉了揉手關節,手關節正在喀拉喀拉的響著,天狼星冷汗直流。

[莉莉~~~~]

[波特你這顆山怪鼻屎給我滾開!]



伴隨著莉莉的救命聲和詹姆的追逐聲,以及某犬的慘叫聲,美好的一天開始了。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哇~!好美喔!好美喔!]

艾思興奮的往窗外大叫著,所有的山光美景小橋流水盡收眼底,坐在旁邊的是一臉無奈的天狼星外加無言的劫盜三人。

[艾思,別大叫了....]

[....知道了....]

艾思失望的坐好,接著往天狼星的懷裡鑽,天狼星習慣的摸了摸他的頭,他們三個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前天狼星根本就不會做這種事,詹姆眼睛一閃,跳了起來拿起魔杖。

[你不是天狼星~~~~讓我代替月亮(啥)來處罰你~~~]

說完詹姆被天狼星踢了一腳,艾思大叫好好玩。

[天狼星,她是.....?]

雷木思盯著艾思,後者則是給了他一個傻笑。

[她被人擺在夜行巷那裡,然後我救她出來。]

應該算是救吧?他想著,雖然當初只是想要一個傭人打掃家裡......

[那鄧不利多他....]

[他知道的,他昨天還送長袍和書呢,那不然你以為他身上的長袍是什麼,他把她編入學生。]

[天狼星,學生是什麼?]

艾思睜著大眼問著,除了天狼星還有問這問題的人以外其他都摔下椅子。

[學生就是穿著像妳身上衣服的人喔,記起來了嗎?]

[記起來了!]

她重新窩回天狼星的懷裡。

[.......她會讀書嗎?]

彼得問著,天狼星皺眉。

[這太難了,我拒絕回答。]

[她不怕會被你這超級大色狼吃掉?]

說完天狼星就踹男人最重要,將來要和莉莉傳宗接代生出哈利的地方,現在在車廂內有一個滾來滾去疑似吃到柏蒂全口味豆之屎口味的人。

雷木思只是靜靜望著天狼星,雖然他知道天狼星沒膽踹他,可是還是不要說比較好。

[她把那誤解成玩遊戲。]

[哇!好大的房子!!]

艾思趁天狼星不注意時跳回窗邊,又開始大叫著。

很大的房子....?那不就是.....

[霍格華茲到了?]

天狼星望著自己的衣服,除了雷木思還有正趴在窗邊大叫的艾思外,他自己,彼得,加上還在滾的詹姆穿的都還是便服.....

[我帶艾思出去好了,你們就去換吧。]

[那麻煩你了。]

雷木思牽起艾思的纖手往外走,艾思樂的左望望右望望,剛剛天狼星因為怕惹麻煩是用衝的到車廂,所以她幾乎都沒看到火車的內部。

[你從哪裡來的?]

他放開了艾思的手,溫柔的說著,艾思閉上眼睛偏著頭,過了幾秒後他恍然大悟的睜開眼。

[不知道耶!但是我一睜開眼就看見天狼星了。]


聽說有些動物都是認第一眼看到的生命物體當媽媽.....所以他才黏天狼星黏那麼緊嗎?

.......天狼星當媽媽,雷木思腦中浮現穿著粉紅圍裙的天狼星手忙腳亂的泡牛奶畫面....想到這裡,雷木思輕笑了起來。

[那你覺得天狼星怎樣?]

[他的聲音好好聽!你的笑容也好美喔!]

她興高采烈的說著,雷木思首先愣住,接著露出淡淡的笑容。

[謝謝。]

他伸出手撫了撫他的頭,艾思笑了起來。

雷木思突然想起,天狼星好像是個音癡........看來艾思的價值觀有點異於常人。

當他正準備把視線轉回前方發呆的時候,一個皮膚色混著黑色疑似肉球的物體快速的從他們面前衝過去,雷木思下意識的遮住艾思的眼睛,因為他注意到了剛剛滾過去的原來是個人,而那個人正呈現大字型血淋淋的黏在走廊盡頭的牆壁上。

[雷木思?怎麼了怎麼了?]

艾思興奮的問著,雷木思說聲先不要講話。

一個黑色長髮及腰,穿著銀白色中國服的秀氣少年兇狠的走了過來,盯著盡頭那血肉模糊的人,他正哀嚎著。

雷木思有點驚訝的看著他,他有辦法把那個人揍成這樣?

[浪費我的力氣!]

少年說著,雷木思還以為是雄渾的低沉男聲,沒有想到竟然是清脆的中性聲音,但是他明明看起來是那麼的男性化。

[大姐姐好厲害喔!你們在玩遊戲嗎?]

艾思不知道怎麼時候跑去了中國少年面前,興奮的拉起了他的手,少年首先一愣,之後原本凶狠的臉部表情放鬆了下來,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艾思!]

[好,我交了你這個朋友!]

他揉了揉他的頭髮,艾思露出招牌不解神情。

[朋友是什麼呢?]

[啊?]

少年不禁有些愣住,雷木思微笑的走了過去,牽起艾思的手。

[朋友就像是我和你一樣,懂了嗎?天狼星剛剛跟我說們已經換好衣服了........我記得我沒有看過你?]

[我是從中國那裡過來的交換學生,被校長分配到葛來分多的風宿華。]

[我是雷木思.路平,很高興你來我們霍格華茲,請多指教。]

雷木思伸出手來,宿華愣了一下,笑嘻嘻的伸出手來握住雷木思的手。

[我也交了你這個朋友!霍格華茲好像快到了....我先走了!再見!]

他鬆開了手,摸了摸艾思的頭轉身就走。

雷木思大開車門,看著已經穿好黑色長袍的三人坐了下來,而艾思馬上撲向天狼星的懷裡。

......天狼星媽媽啊,哈哈哈哈。

[雷木思,你笑什麼?]

詹姆問著,雷木思笑了笑,望向門外。

[沒事,只是想說....以後應該會很好玩。]

除了另一個正在玩天狼星領帶的艾思之外,其他的人都露出不解的神情。







[哇!船耶!船.....]

[小聲點!艾思!]

天狼星摀住正在大叫的艾思,她不甘願的重新窩在天狼星的懷裡,惹的其他女生一陣白眼。

[艾思你要小心啊....]

詹姆一邊划船一邊望著那些正在瞪人的女生。

[小心是什麼呢?]

[.....就是...呃....你要緊緊跟在我們身邊的意思啦!]

[喔!]

在同艘船的人都不禁這麼想著:小心的意思不是這樣的吧.....

聽到這樣的艾思,更是緊抱著天狼星不放,然後那些女生眼睛開始冒火。

雷木思望著眼前的景象,不禁有點擔心以後的學校生活會變成怎樣。




[ㄨㄚ......]

天狼星不等艾思說出完整的字就急忙的摀住艾思的嘴,她不滿的嘟起嘴巴。

[你先不要說話,等等給你吃很多東西好不好?]

[好!]

她開心的說著,抱住天狼星的右手臂,眾女生一致白眼。

天狼星無奈的嘆了口氣,這才發現,原來自己自從撿了艾思回來後,嘆氣的次數比他從以前到現在所嘆氣過的次數還多。






等分類儀式完之後,原本趴在桌上的艾思因為覺得有食物吃而高興的抬起頭來。

[呵呵,今年我們學校來了兩個新同學,一個是我的乾女兒-艾思.鄧不利多。]

鄧不利多把目光落到了艾思的身上,天狼星錯愕,艾思什麼時候成了他的乾女兒?

艾思看見周圍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她很高興,綻放出一張和天狼星初次見面的那絕美的笑靨。

在一瞬間--男生不是大叫哇靠好正的美女啊不然就是噴鼻血,女生不是咬著手帕就是把餐桌上的盤子當作艾思凌虐。

[呵呵呵....大家請聽我說,還有一位是從中國來的交換學生,風宿華。]

宿華那黑色的長髮綁成了長麻花變圍繞在脖子上,一身正統的銀白色中國服還有那深邃的黑瞳孔讓女生不是尖叫就是拿出相機拍照,男生不是握著熱血的拳頭就是拍桌怨嘆自己怎麼沒別人帥。

[好了好了,請讓宿華坐下來吧。]

宿華臉上緩緩冒出幾根青筋,她看到了模仿男生握拳動作的艾思,笑笑的走了下去坐在她的身旁,然後不理天狼星就和雷木思還有艾思聊了起來。


那和艾思熱絡的樣子,不禁讓天狼星有點生氣。






狂歡了幾小時之後,眾人拖著疲累的身子準備回到大廳。

[喂,臭小子,你給我站住......]

天狼星叫住了正準備回宿舍的宿華,宿華伸懶腰的動作停在半空中,她凶狠的轉過頭來。

[你剛剛叫我什麼?]

宿華的聲音寒到圍觀的人潮都不經打了個顫,天狼星不怕死的挑了挑眉。

[臭小子,怎.....!!!]

突然宿華的人影消失在原地,然後眾人看到了天狼星被揍倒在地,依然對天狼星死忠的女生不禁發出尖叫聲。

而宿華陰冷的看著被自己揍倒在地的天狼星,一邊踹一邊不停的叫罵著,而他叫罵的內容讓眾人都很沒形象的睜大眼睛兼張大嘴巴。



[●!!老娘好歹也有A罩杯!你們這些死白目是瞎了眼還是腦袋天生裝龍大便啊!!○的!]




<待續XD>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天狼星皺了皺眉頭,說不定帶她回來不是件好事....要買衣服,整理被子等等的事,好麻煩。

他進門,把她抱到了沙發上,那咖啡色長布還是緊緊的包著他的身體。

還是先找衣服給他好了....天狼星想著,走到了他的房間撿起一套前任女....不,那還不算是女友的衣服還有內衣褲丟到了她的身上,然後他把注意力轉到了滿地的垃圾。

.....嗯,帶她回來說不定是正確的,他努力糾正自己的想法。

[嗯....]

沙發上的女孩突然扭動了身子,淡綠色長髮飄散在她的肩膀上,和咖啡色長布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天狼星坐了下來,不停的望著他。

那個老人到底是誰?他不禁那麼想著....而且,看起來那麼純真的女孩為甚麼會在夜行巷裡?滿滿的疑惑幾乎塞滿了天狼星,讓他感到有點頭痛。

突然,那個少女坐了起來,緩緩的張開她墨綠色的大眼望著天狼星看,接著露出了絕美的笑靨,讓天狼星慶幸喚起她的是自己。

[從今以後你要幫我打掃我家。]

天狼星指著地上的垃圾,少女皺了皺眉頭,閉上眼睛揉著自己的頭。

[打掃是什麼意思呢?]

她偏著頭不解的問著,這樣的舉動讓天狼星差點摔到沙發下....這女孩連打掃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呃....就是...把那些東西撿起來,再把那些東西丟到那個桶子就對了。]

他指了指滿地的垃圾,接著在指了指垃圾桶。

她開心的點了點頭,纖細的雙手握住了天狼星的手。

[你的聲音好好聽喔!]

[......]

他堂堂的天狼星大爺活了快十五歲了從來沒有聽過別人稱讚他的聲音好聽....他汗顏。

[妳叫什麼名字?]

[我沒有名字!]

她開心的說著,好像是吃到她最喜歡吃的東西一樣,他再一次汗顏,不小心注意到她的胸部....她發誓,真的是不小心的。

[算了....妳先穿上衣服。]

天狼星指了指已經掉到她腳邊的衣服,她抓起內衣,不解的看著那件內衣。

[好奇怪的衣服喔!可不可以幫我穿?我不會穿!]

她理直氣壯的說著,天狼星無奈,卻想到了一個解決的辦法.....


言教不如身教!

他把內衣丟到了沙發上,整個人就壓在她的身上。

[妳難道不知道我有可能會對你做那種事?]

天狼星邪惡的笑著,表情很符合詹姆口中的超級色狼狗,少女望著他,又露出她的招牌不解神情,最後她好像想通似的突然睜開了眼睛,開心的攬住天狼星的脖子。

[要玩遊戲嗎?好啊好啊!我最喜歡遊戲了!]

[......]

天狼星無奈的起了身,用魔杖變出一副墨鏡戴了上去。

[轉過去....]

她乖乖的轉過去,天狼星顫抖的拿起內衣.....啊?你問為什麼要抖?因為他從來只脫別人的內衣,沒幫別人穿過啊!





[好...好了....]

天狼星試著平撫自己快腦充血的腦袋,無力的趴在沙發上。

[怎麼了嗎?]

少女疑惑的望著天狼星,天狼星想起....他好像還沒幫她取名字?該取什麼呢......既然她是從冰出來的...

[妳就叫艾思(Ice)好了。]

[艾思?是什麼意思呢?]

[妳的名字就對了!]

天狼星失去耐性的大叫著,艾思愣住,她的墨綠色大眼馬上呈現水汪汪感。

他嘆了口氣,摸了摸艾思的頭。

[沒事....我叫天狼星,等等我和你打掃。]

[嗯!]

他開心的抱著天狼星,像隻小貓似的往他的懷裡鑽......他第二次覺得帶她回來似乎不是件壞事。





[終於整理好了....]

天狼星無力的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閃閃發亮的地板,有種很感動的感覺。

艾思跳上沙發,很累的趴在他的懷裡。

[天狼星,我肚子餓了。]

艾思說著,天狼星把放在旁邊的食譜丟給了她,她開心的翻著食譜。

[妳想吃什麼告訴我,我馬上弄給你。]

他也順便拿起食譜.....魔法果然不是普通的好用,他光是用這三本食譜就吃遍了整個世界的食物。



過了許久,天狼星沒聽到艾思說要吃哪種東西的可愛聲音,他一低頭看,她早已經安穩的睡在了他自己的懷裡。

[......]

他露出了笑容,變出一張床,把她抱到了那張床上面。

[啊....]

他坐回沙發,其中一本食譜掉出了要返校的信......猛然想起,開學日好像是後天?

天狼星無奈的望著那個正在睡覺著艾思,想著,總不能把她留在家裡吧.....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狼星獨自散步在這危險的夜行巷,但是他反而不對這附近的景象感到緊張,反而像在逛自家花園一樣。

當然他帥氣的面貌吸引了許多女巫,突然有一個人走近了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兄,要不要跟我走啊?]

[不要。]

天狼星頭也不回的拒絕,他淡淡的笑了笑,抽出一把刀抵在天狼星的腰間。

[聽說布萊克家的長子....逃家啊?把你交給布萊克家應該會有很多賞金吧?]

[喔?]

他露出了淡淡的邪笑,自顧自的向前走,而那個威脅他的人瞳孔放大,呆愣在原地,而站在原地的話,全身血管突然爆炸,就這樣躺在血泊裡抖動著,接著被眾人圍了起來,分屍,個人帶走個人需要的部份。

天狼星淡然一笑,夜行巷就是這種地方。

只為自己的需求,不管別人死活而建立的地方。



其實世界也是這樣的吧?也是這種地方。







[嗯....?]

天狼星走到了夜行巷的盡頭,他注意到了盡頭的店櫥窗裡有一座冰塊,裡面有一個半透明,大約十五歲的少女正靜靜的閉著眼睛,身上穿的是不符合時代潮流的淡綠色的皺褶洋裝,而他的手中拿了一束純白的百合花,整個人透露出一種純潔的氣質。

他揚眉,這種地方也有這種東西?他好奇的走進了有點破爛的店,發覺周圍是跟店櫥窗一樣的半人冰塊,但是他們的面容全都是跟櫥窗那個女孩完全不同的邪惡,醜陋,以及猙獰。

[啊啊,有客人來啦。]

一個臉上有一堆白鬍,和鄧不利多有點相像的老頭子走了出來,他打量著這個少年。

[請問.....]

[我知道你要問什麼,這是一家....算是販賣實驗材料店的地方吧?這些都是把靈魂出賣的人,而這些人的污穢程度越高,販售出去的價錢就越高,當然解凍之後所做的實驗,成功的機率也就越高....你是布萊克家族的人吧?來這裡是要帶幾個人回去做實驗的嗎?]

[我已經脫離那裏了,我只是來這裡幫海格買一些東西罷了。]

[是嗎?那你所需要的材料不應該在這家店才對。]

他揚了揚眉毛,一副好奇的表情。

[我只是注意到了店櫥窗那個女孩。]

他指了指後面,那個老人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想買下來?]

[沒錯,因為我缺一個幫手來整理我的小屋。]

他聳聳肩,以輕鬆的口氣說著。

[那個是非賣品,但是有個例外......如果你能喚醒他的話,你就可以免費帶他回去。]

[真的?]

這麼好康的事情其中必定有詐,天狼星想著。

[放心,我騙你又沒好處。]

[說的也是。]

老人拿出魔杖,讓那塊冰塊轉到了天狼星的面前。

[加油吧。]

他坐了下來,看著天狼星走到了那座冰塊面前,靜靜的凝視著那個少女。

他伸出手來慢慢的滲進了那個冰塊,而他的手竟然不會覺得冷,反而有種被水包圍住的感覺。

天狼星覺得疑惑,難道這個像極冰的外殼只是假象?

老人嚴肅的看著天狼星的背影,沒錯,非他莫屬了,他在心裡想著。

天狼星碰觸到了她的手,他的手像絲綢一樣好摸,接著那個女孩突然緩緩的蹲了下來,但是眼睛依然是緊閉的。

[要有心理準備喔。]

老人說著,天狼星來不及回頭疑惑的望著他,因為在一瞬間---在女孩周圍的冰塊,還有女孩身上那件皺褶洋裝在一瞬間都快速的變成了沙子,只剩下女孩赤裸裸的身體還有他手中的百合花束。

天狼星即時的接住了他,他湊近一看,他還有呼吸...

[好了,你可以帶走她了。]

[等一下!]

當老人準備轉身就走的時候,天狼星叫住了他。

[可以給我一塊可以遮住她身體的大布嗎?]

天狼星嚴肅的說著,雖然自己沒那麼血氣方剛,但是其他人總該有吧!

[當然是可以的。]

老人慈祥的說著,從箱子裡摸索出一塊咖啡色的大布,接著用魔杖把女孩的身體用布包了一層。

[再見。]

天狼星說著,把女孩抱了起來頭也不回的走出門外。

[呵呵,你一定可以.....]

此時老人的身影突然幻化成一個身高約兩百公分,鬍子長到可以塞進長袍裡的老人--他露出常見的笑容,喃喃自語著。

[你一定可以的....天狼星.布萊克。]

他呵呵的笑著,店面和身影消失在空氣當中,只剩下一面破爛的紅磚牆。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