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同人創作,折原臨也x自創女角有,請慎入


早晨。
洛雅從一片氤氳的早晨悠悠轉醒。
揉著自己更加凌亂的頭髮,她低頭看著身旁睡著的男人以及感受著那男人給予自己的痛楚,有種想要把他從窗戶丟下去的念頭。
真煩啊,這個男人。
他是不知道這個男人的睡眠習慣,但是自己可無法忍受身旁有人睡著,於是只要有這種情況,她通常都會比對方早起很多。
現在早到窗外沒陽光透進,洛雅打消了讓陽光直射這男人眼睛的念頭(她永遠忘不了當時她發現他討厭早晨的陽光有多麼驚喜),打算起身自己準備早餐。
但是那男人的手突然伸了出來,環住自己的腰。
洛雅確定對方沒有醒,只是因為睡在他身旁的人動了他才下意識的碰觸自己。
聽說他有兩個妹妹,大概是因為這樣吧?以前艾利還小的時候,自己也練就這身功夫,她可不想一早起來看到自己妹妹躺在地板上。
所以她很了解男人為什麼這樣做的舉動,而她也了解,這男人現在的力氣大到自己可能沒辦法掙脫他,雖然可以吵醒他,但是現在的洛雅根本不想面對對方。
不是那種什麼初夜害羞的無聊情感,而是現在的自己不想面對也不想去想他們兩個的關係,這樣太過無趣也太過麻煩,尤其是對這種在非日常生活的男人來說。
她絕對不會讓自己沉溺在這種情感,因為這不是她想要的東西,也不應該在這男人身上得到。
輕輕覆上男人有些粗糙的雙手,洛雅試圖不在這種噁心的動作下尋找任何意義。










正午。


「洛雅,你有必要那麼防備我嗎?」
臨也托腮看著眼前深鎖的木門,一旁的洛雅正在擺菜。
「三道大鎖四道電子鎖還有一個找不到地方的觸控鎖,我都把我的資料庫大剌剌的放在我的辦公室而且還讓委託者自由出入,你把書房鎖成這樣也太麻煩了吧?」
「我的心思不是跳蚤能想到的。」
讓另外一個情報販子住在自己家裡一天其實是非常危險的事情,而且她是那種要把資料收集起來整理成冊的人,哪能做出那種把書房的真正資料記在自己腦子裡面然後假造一堆資料堆放在辦公室這種無聊的事情。
臨也放棄了尋找開啟那扇大門的方法,他繞到餐桌前面看著擺在上頭的菜餚。
「一道菜五千元,回去記得把三萬匯在指定戶頭。」
「怎麼這樣~~我昨晚技巧不太好嗎?」
「你是期待看到我甚麼樣的反應嗎?」
「洛雅你好無趣。」
「彼此彼此。」
原來他是這種人,臨也心想。
明明之前以照顧自己名義行S之實,現在則像是一隻生氣的刺蝟不斷用長刺保護自己,把所有的冷酷尖銳全都釋放出來試圖掩蓋情緒。
她真的很有趣。
他可沒有掩蓋自己興致的自虐行為,但是他也沒有承認這種感情的興致存在。








下午。


來我家吧?折原臨也這麼說著。
昨晚的疲累讓洛雅還沒從那種狀況下回復過來,但是她又不可能放任自己讓他肆意探索著自己的家 ,意識到這點的臨也超級貼心的提議她來他家睡覺。
「過來。」
「幹嘛……….噗喔!」
洛雅拉起他的領子吻住了他。
不,那不是吻,是餵藥才對,他感覺到有種奇怪的液體正灌入自己的口腔內,完全沒預料到她會有這種行動的他腦袋有些當機。
「裡面除了安眠藥還加了催情劑喔。」
她可是一直記著昨晚這傢伙得意的笑以及自己的痛楚,沒有把他綁起來丟個一整個下午她是不會甘心的。
「美咲你…….」
「叫我洛雅,解藥我已經吃下去了,」洛雅微笑的替臨也上了手銬以及腳鐐,丟在沙發上伸了個懶腰,「晚上再放你出去,好好體驗你應該要過的日常吧。」
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日常吧?已經非日常到一種很詭異的境界了吧?
意識漸漸模糊,臨也開始擔心自己接下來應該要如何是好,畢竟他還沒有那種忍耐慾望的經驗…….


來不及思考,他就已經沉入了夢鄉。








夜晚。
臨也被冰冷的地板冷醒,一抬起頭來就看見洛雅正躺在沙發上睡著,而且還蓋著厚棉被……...這女人啊。
甩了甩自己冰冷的身體,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動作過大,洛雅從沙發上醒了過來。
「…….」
即使還沒完全清醒,但洛雅還是用棉被裹緊自己的身體,順便給了臨也一個非常美麗的笑容。
「美咲出乎意料的幼稚呢~」
竟然在炫耀,這女人。
「叫我洛雅,這不是幼稚,只是針對你所做的行為而已。」
「你就這麼想溫暖我的身體啊?」
臨也站起身來坐在沙發的扶手旁邊,低下頭看著洛雅。
「你這種居高臨下的態度讓我很不爽,想試試從最高樓墜下來的滋味嗎?」
「真讓我失望,我們不是應該要過過普通人般的日常嗎?」
雖然臨也到現在還沒確定也不想去想,這個人是否就是他想要與之一起度過日常的人,他相信對方也是這樣想的。
只是對方,比她『日常』許多。
「個人認為這已經夠日常了。」
臨也很日常的掀開了裹在美咲身上的棉被,冰冷的身軀躲了進去。
一瞬間碰觸到他的體溫讓她有些不習慣,皺了皺眉頭,她正在思考把他踢出被窩的可能性,唉,真是的,就是因為自己太溫柔才會這樣啊,她第一次困擾於自己的溫柔,如果這番話跟她親愛的妹妹說了,她可能會打冷顫吧。
「美咲真壞,騙我安眠藥裡面有催情劑。」
「擔心害怕的感受不壞吧?還有,叫我洛雅,我跟你沒熟到那種地步。」
她才不會做出這種下流的事情,基本上看他的四肢被腳鐐手銬壓出痕跡她就覺得愉悅,雖然這種小小的樂趣還不能滿足自己就是了。
「真是個不坦率的傢伙。」
「不坦率的是你,我認真的覺得我們兩個關係沒好到這種地步。」
她是認真的。
總是帶著美麗的微笑回答自己,和自己站在同樣高度的女人。
如果是她的話就算一起度過的生活是非日常也沒關係,曾經在這麼一瞬間,折原臨也有過這樣的想法。
但也僅僅只是一瞬間而已。
「美咲好壞~」
「叫我洛雅。」
神經敏感到連自己都比不過的異常,光是從睡覺這點就能看得出來。
如果是她的話,或許也曾經對日常感到困惑吧。
『別把我跟你相提並論,折原臨也。』
她是真的有說過這種話。
因為她有一直以來都在守護的東西,而自己沒有。
所以,明明不該跟她相提並論的。
但是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似乎就無法和她站在一樣的視線了。






「嗯……」








這還是第一次,臨也為這種想法感到困擾。






【END】

 

超難寫........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doh)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