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度認為柳夜星是一個非常蠢的女人。
那個時候在他的眼裡除了莉莉以外甚麼都看不見,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成為了朋友,或許是她的死纏爛打,也或許是因為她是單純善良的女孩,就跟莉莉一樣。
賽佛勒斯一直以為他們會保持著這樣的友誼,而自己對莉莉的愛也不會改變。
直到某天。
他用殘忍的言語傷害了他青梅竹馬的那一天。
而那個名叫柳夜星的蠢女人,冒著跟他們決裂的危險,跑來找自己。
她跟自己對峙著,用平靜但是有些生氣的眼神注視著自己,或許是受到愧疚感責備,他像隻野獸般張牙舞爪的、又以同樣的方式傷害了他的朋友。
「你這個蠢麻種!」賽佛勒斯瞪視著她,掩藏在長袍下的手卻止不住顫抖,「可憐我?彰顯自己的純真善良?這樣很好玩嗎?不愧都是狂妄自大的葛萊芬多。」
她沒有說話,十六歲的單純表情卻掩蓋了深深的憤怒。
「想講的都講完了嗎?」
夜星的聲音隱隱有些顫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打了自己一巴掌。
「去跟莉莉道歉!」
她的吼聲讓自己不禁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哪有這麼容易?他沒有辦法再回頭過去找那個被他傷害的、他所深愛的莉莉伊凡斯,因為那個愚蠢無聊的自尊。
「我清楚你不是有意的,算我求你,去跟莉莉道歉好不好?」
「你以為你自己是誰?」
他就像隻野獸不斷防衛自己,即使會傷害人,他還是不願把自己的心意講出口。
「你的朋友,名叫柳夜星,你敢保證將來的某一天你絕對不會後悔?」
他沉默。
這是已經預見的事實,他一定會後悔───只是,他不願意讓她看到自己羞恥的樣子,而讓莉莉忘掉他倒吊在樹上的蠢樣,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更深的憤怒去掩蓋那份羞恥的記憶。
依照莉莉的個性,她是不可能原諒自己的,這點夜星以及他都非常清楚。
說出口的話已經無法收回,這是誰也沒辦法改變的事情。
「我知道莉莉不會原諒你,但是說出口就會有轉機啊,」她激動的抓著自己的肩膀顫抖著,低下了頭,「我不願意讓你們變成這樣……」
看著低頭死死抓著自己肩頭衣服的夜星,不禁讓賽佛勒斯的聲音開始放軟。
「……你哭甚麼?」
「我才沒有哭!」放開了他胡亂的在自己臉上亂抹,夜星瞪著賽佛,「我要講的已經講清楚了,接下來就由你自己決定,聽到了沒!」
接著不等自己任何回答,她就氣呼呼的走了,這讓他不禁覺得好笑。
但在那之後,他還是沒有對莉莉說出任何一句道歉。
已經錯過最好的時機,再怎麼講都是徒然,尤其是詹姆波特抓住這個機會趁機跟莉莉在一起────他都知道,他犯了最大的錯誤。
自己沒有資格得到她的愛。
他明瞭自己的愚蠢所帶來的結果,而在這時,唯一陪在自己身旁的葛萊分多,就只剩下夜星一個人。
明明自己是水火不容的史萊哲林,他不懂這個蠢女人為什麼想跟他做朋友,為什麼數次跟自己最愛的男友吵架都堅持不能失去自己這個朋友。
「說不火大是騙人的,尤其是經歷莉莉那件事情之後。」
她一邊看著書一邊說著,賽佛勒斯闔上書本,瞇著眼看她。
「但是,賽佛勒斯‧石內卜嘴巴毒的程度跟他的善良程度成正比,這點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就因為太過明白所以才不能放著你不管。」
他愣然,隨即嘴角浮出一絲冷笑,「可憐我?」
「你聽到哪裡了?」她翻了翻白眼,「為什麼我這樣死纏爛打你都不抵抗?」
「……覺得麻煩。」
「不是吧,雖然我不清楚,但是你不是也不能放著我不管?」
「自作多情。」
「隨你怎麼講。」
夜星滿意的托著腮看著賽佛勒斯的臉上出現了淡淡的潮紅。
雖然她過於遲鈍,但他不得不承認在某種方面她的確有過於常人判斷能力。
即使布萊克多次與詹姆波特聯手,軟的硬的都用上場就是不想要讓他接近夜星,但他還是想為這段友情努力……就跟夜星得知他們軟硬兼施的時候對他們單方面施暴一樣。
她就像脫韁野馬一樣需要有人適時的拉她一把,可惜她身旁的那些人都是蠢蛋,不會拉她一把只會開始比賽賽馬看誰跑得快。
身旁都是這樣的人,他怎麼可能放著她不管?
這就是為什麼賽佛勒斯放任她的原因。




但是在畢業之前,那匹五年級時在狼人口下救了自己的白馬,終究與莉莉一樣,離開自己的身邊了。
因為自己加入了黑魔王的陣營。
「小石,我相信你,絕對不是這樣的對不對?」
她哭泣著為了自己的決定感到不捨難過,而在她身旁所陪伴著的,是她的朋友,葛萊分多的那一群人,他們以輕視憤怒的眼神盯著自己,為夜星感到不捨。
到最後,夜星離開了他的身邊,而她始終相信自己絕對不是真正想要站在黑魔王這裡,一想到,他的心中便浮出了一絲暖意。
沒有任何人能夠考慮到,包括那個號稱聰明的葛萊芬多也一樣,如果人一面倒的跑向了光明陣營,又有誰能知道黑暗陣營的所有事情?這樣子的話,莉莉跟柳夜星,到底還能不能平安的活下來?


他不在乎任何人以及任何事,即使他所保護的人並不知道這件事情。


在下這個決定的時候,賽佛勒斯還沒有很清楚對於夜星的感情到底是如何,除了很深的友情之外,其餘就是很淡的情愫,淡到連自己都沒有發覺。


在那之後、直到舞會,他才有些明瞭。
他無法很清楚的說明當時看到布萊克求婚的時候,自己眼前的一切事物。
跟傷害莉莉一樣的苦楚。
但是遠比當他知道莉莉即將跟詹姆波特結婚時還要痛。
他抓著自己的胸口,無法說明此時此刻的感覺。
不想承認也不願承認,這樣子,就等於把夜星單純的情感蒙上了一層陰影。
更重要的事情是,他不想要破壞此時此刻他們的關係。
即使已經遠離了她的生活圈很遠,但他還是想要等一切結束之後,還能夠當柳夜星的好友,他一直如此確信著他們的友誼不會有任何改變,就算要壓抑自己的感情,也必須那麼做。


但就在某一天,這一切開始崩毀。
在他拿著小刀,刺穿她那纖弱的身子時。


【待續】

time144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